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五十四章 屁股才決定腦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四章 屁股才決定腦袋【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吃了行氣散的新弟子們,身上都出現了好幾個拳頭大小的黑色氣流漩渦,就像秦浩軒吃了行氣散一樣,瘋狂汲取著天地靈氣。

靈田穀的天地靈氣雖然比不上黃帝峰,卻也是十分充足的地方。但被一百多個同時吃了行氣散的弟子一吸收,頓時感覺到附近的天地靈氣都形成真空,其他區域的天地靈氣則不斷瘋狂地補充過來,又被抽干、補充、抽干!

「嘶1其他四大堂弟子見秦浩軒拿出來的,果然是比普通行氣丹效果都要強的行氣散,不禁倒抽一口涼氣,他們都被秦浩軒的大手筆驚呆了,心裡也無比無奈。

即便是他們這些人,都無法抵擋秦浩軒這些行氣散的誘惑,更別提這些連普通行氣散都沒見過的新弟子們。他們現在嘗到秦浩軒行氣散的好處,又看到秦浩軒的出手闊綽,日後還不搶著進自然堂?

秦浩軒沒有注意到四大堂弟子在想什麼,他對藍煙使了個眼色,藍煙開始驅動黃粱陣法。

藍煙抬手施展一道靈法,黃粱隨之啟動,原本淡淡的靈力波動瞬間變強很多,形成一個七彩氣罩,將所有新弟子都籠罩在其中。

黃粱陣法啟動之後,所有弟子臉上激動的神色都沉寂下去,彷彿睡著了一般,但實際上他們還在修練。

楚長老注意到,在這座陣法中的弟子,有的人眉頭微微皺起,有的人露出笑容,有的人緊緊咬牙,有的人則一臉迷茫。相同的是,在這些稚嫩的弟子身上,有不少人身上很快就透出一股滄桑的味道。

「這是什麼陣法啊?」王君盧朝朱欽發問。

朱欽苦笑著搖頭,道:「我也不認識。」

這時,一連打了幾道靈法啟動黃粱之後,藍煙問秦浩軒,道:「為什麼要布黃粱呢?很明顯,最早開口請你收下他的羅茂勳資質最好,他介於飽滿仙種和灰色仙種之間。」

秦浩軒微微一笑,道:「我要選的不但是資質最好,綜合素質也要不錯,黃粱最適合用來挑選我要的人才了。誰能堅持到最後,就證明他道心很強,我就收他作我的入道師弟。」

王君盧聽到藍煙竟然直接瞧出羅茂勳的資質,心頭一驚:「她怎麼瞧出來的?」

而其他聽到藍煙這話的弟子,也驚訝地看著羅茂勳,沒想到他竟然是介於飽滿仙種和灰種之間,這種仙種雖然比不上灰種,卻比一般飽滿仙種要強多了。

黃粱啟動了大約八息時間,一名弱種弟子臉色轉成驚恐之色,身上的滄桑氣息一散,渾身冒出涔涔冷汗,臉色蒼白,睜開眼睛時,眼神里全是恐懼。

這名弟子從沉寂中甦醒,睜開眼睛的一霎,黃粱陣法自動將他排除於陣外。

這弟子從陣法中出來后,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渾身冷汗一直不斷冒出,好半晌才將驚詫恐懼的神情壓下去。他抬頭四顧,看到地上青青綠草,遠處高山樹木,還有楚長老等人,眼中又露出驚喜,他在心裡狂呼:「我沒死,原來我沒死,剛才只是在陣法里作了一個夢。」

他用又懼又敬的眼神看了秦浩軒一眼。和他相處了三個月,對他也有一些印象的楚長老注意到,這個弟子以前的眼神很乾淨純粹,沒有一點人情世故的雜質,可現在他的眼神中卻多了飽經滄桑才有的複雜。

秦浩軒看著那名弟子,搖頭嘆息道:「這個,失敗。」

第一個弟子從陣法中被排擠出來后,接二連三的又有弟子從陣法中被排擠出來,他們臉上的驚恐和第一個比起來毫不遜色,同樣眼神中也多了一些深邃和複雜,也同樣用敬畏的目光看向秦浩軒,神情動作與第一個出來的弟子一模一樣。

「這到底是一座什麼樣的陣法1楚長老心頭震驚無比,猜測道:「他們閉目沉睡的那幾息時間裡,到底看到什麼驚人的東西?」

其他四大堂弟子也無比驚訝,朱欽對其他三大堂弟子投來的目光,只能苦笑搖頭,他也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種陣法。

朱欽想上前去問,但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的時候,黃粱陣法里不斷有人退出來,甚至還有幾個弟子口裡吐出鮮血,這一幕更讓楚長老和四大堂弟子驚訝。

「如果這是一座幻象陣,最多讓人著迷失神罷了,怎麼還會吐血呢?」看到這裡,楚長老甚至都想衝上去問問究竟了。

秦浩軒搖頭,無奈地宣布這些人失敗。

大約四十息時間,那個名叫閔敏達的飽滿仙種也驚懼地從黃粱中退出來,大口大口喘氣。平定了神色之後,他遠遠朝秦浩軒恭敬地行了一禮,道:「謝謝師兄贈的機緣,弟子受教1

說罷,他和其他從黃粱中失敗退出的弟子一樣,開始盤膝打坐練氣,畢竟他們吃了行氣散,現在藥效才剛剛開始呢,不能浪費了!

閔敏達對秦浩軒的感謝,也讓楚長老等人更加驚訝了。他們原本以為秦浩軒布的是一座兇險的幻象陣,但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呀!若是兇險的幻象陣,在夢境裡面出現恐怖的東西,這些弟子看向秦浩軒的眼神肯定會有一些怨恨,但現在他們非但沒有怨恨,反而一個個有著發自內心的尊敬和崇拜。

堅持了約一百息的時間后,這座偌大的黃粱陣法中,只剩兩個人了,一個是介乎飽滿仙種和灰色仙種之間的羅茂勳,一個是名叫曹清華的弱種弟子。

這兩個人都端坐在黃粱中,尤其是那個弱種曹清華,雖然他是弱種,卻能夠堅持到現在還不出來,看來道心確實很堅固!

秦浩軒看著他,愈看愈覺得他很像以前的自己,這個曹清華到現在都還沒有紮根,但他的道心卻堅固到如此境地!

黃粱陣法,是秦浩軒構思出來,然後由在陣法上造詣頗深的藍煙研究布置的。黃粱便是取黃粱一夢之意,在陣中能夠讓修仙者在短暫的時間內,根據他自己的道心和**,在夢境中走完自己的一生。

有很多修仙者,他們的目標並不是得道成仙。應該說,所有修仙者的希望都是得道成仙,但一些道心不堅固的人,很容易被其他東西所吸引,比如掌教之位,比如名聲,比如天材地寶。他們因為道心不夠堅固,而過度在乎這些東西,最終落得一事無成。

真正的道心堅固者,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得道飛升。

在黃粱里,那些道心不堅固的人,可以很快實現自己的夢想,比如說成為一堂的堂主,那麼等他夢到自己成為堂主之後,時間將會飛快流逝,然後壽元耗盡死亡,從黃粱一夢中清醒。

有的人道心能夠達到仙嬰道果境的要求,那麼等他到達仙嬰道果境之後,他同樣會死,只是他道心堅固一些,在黃粱中堅持的時間稍微久一些罷了。

秦浩軒做出這麼一座陣法,就是希望磨礪自己的道心,道心在外界誘惑的磨礪和生與死的感悟中,總能變得更強大。

可以說,秦浩軒這一次送給新弟子們的禮物,最珍貴的並不是行氣散,而是看到自己一生的機緣。經過黃粱的新弟子們,多多少少對修仙有了一些感悟,這樣對他們未來是很有幫助的。

黃粱中僅剩的兩個人,羅茂勳和曹清華,在堅持了一段時間后,終於都堅持不下去了,同時從夢境中甦醒,被黃粱彈了出來。

他們兩人從黃粱一夢中醒來,畢竟是道心堅固的弟子,很快便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知道自己得了秦浩軒莫大的好處,兩人一起朝秦浩軒行禮致謝。

「終於出來了1楚長老從這些弟子身上也瞧出些門道,看出來秦浩軒這座陣法應該是挑選道心堅固的弟子。因為一些出苗的弱種弟子沒堅持多久便被彈出來了,一些剛剛紮根、還沒出苗的弟子卻堅持了很久,尤其是和羅茂勳一起堅持到最後的曹清華,更是連仙種都沒破開,更別提紮根了。

他的境界,可謂這批新弟子里墊底的幾個人之一。

別人對他能堅持到現在都滿心驚訝,看不出來一個連仙種都破不開的弟子,道心竟然這麼強!

這兩個人同時出來后,楚長老和四大堂弟子的目光都落到秦浩軒身上,不知道秦浩軒會選誰。

秦浩軒看著這兩個人,臉上也露出為難的神色。

楚長老看著羅茂勳和曹清華兩人,也為秦浩軒糾結起來。論道心這兩個弟子一樣堅固;但說起仙種,羅茂勳顯然比曹清華強很多,羅茂勳是介乎飽滿仙種和灰色仙種之間,曹清華卻連紮根都沒扎,可以說是這一百多名弟子中最差的一個。

但楚長老知道,這個曹清華很像秦浩軒,他的忍耐、他的堅持、他的執著都和秦浩軒一模一樣。

的確,秦浩軒在他的身上,就像看到了自己。同樣是弱種,同樣道心堅固,而且他的道心比秦浩軒當年的道心都還更堅固,秦浩軒經歷了這麼多,道心才堅固到現在的程度,可曹清華的道心自一開始就十分堅固。

秦浩軒很想選曹清華,但仔細思索之後,走到曹清華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很像我,從你身上我彷彿看到當年的自己。如果只是我個人要選擇入道師弟,我一定會選擇你。但是你入門三個月,想必也聽說過自然堂的一些情況,自然堂太弱了,我要為自然堂著想,所以我沒法選你。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難處。」

秦浩軒走到曹清華面前時,羅茂勳的心都提到喉頭了,就連楚長老也一臉遺憾,以為秦浩軒要憑著自己本心的喜好選擇曹清華。不過當他們聽到秦浩軒的話后,又輕嘆了一口氣。

說出這些話,其實秦浩軒的心裡也很不好受,他真的從曹清華身上看到當年的自己,如果任由他選擇,他肯定會選擇曹清華。但他不能,他是未來要當自然堂堂主的人,站在希望自然堂變得更強大的角度上,他更需要羅茂勳這個資質接近灰種的弟子,這樣對自然堂才有好處。

雖然秦浩軒也是從一個道心堅固的弱種修練到現在,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作為一名弱種弟子,修練到現在這一步是付出了多少努力,吃了多少苦,浪費了多少天材地寶才達到的。如果將他的勤奮努力和他吃的天材地寶都給一名紫種,甚至都可以堆成仙苗境四十九葉的強者了!

自然堂在太初教五個堂中是最弱的,擁有的修仙資源也最少,為了自然堂,他必須選擇羅茂勳。

直到這一刻,秦浩軒又想起了掌教問自己的話,如果你是掌教,你會怎麼辦?如今自己還不是掌教,只是來替自然堂選人,做法還不是跟掌教的做法一樣?屁股坐的位置,往往決定了腦袋怎麼想。以前自己會不會看不起現在自己呢?

曹清華抬頭,望著秦浩軒的眼神深邃而憂傷,卻沒有一絲半點責怪的神色,他咬著下唇,說道:「秦師兄,我理解你的難處。」

曹清華微微躬身,朝秦浩軒揖禮,他一臉失落,但仍然表現得得體大方,並沒有因此怨恨秦浩軒。

即便楚長老,也看得暗暗點頭:「真是一個好苗子,初訓的三個月里,他是最努力的一個。哎,可惜他是弱種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