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五十六章 暫代自然堂主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 暫代自然堂主位【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靈田穀挑選入道師弟告一段落,秦浩軒離開英靈山後,也想快點趕回自然堂,將收了一個顏色接近灰種的飽滿仙種這個好消息告訴師父。

「如果師父知道我收了一個介於飽滿仙種和灰色仙種之間的弟子,肯定會很高興吧!自然堂多少年沒收過像樣的弟子了。」

畢竟經過了閉關養傷兩年的心境磨礪,秦浩軒雖然開心,但這份內斂涵養功夫還是做得很到位,他敲開璇璣子門走進去時,臉上看不出半點漣漪。

璇璣子看到自己的得意衣缽弟子回來了,也睜開眼睛,慈祥地看著秦浩軒。

沒等秦浩軒說話,璇璣子便輕笑道:「浩軒啊,咱們自然堂底子弱,而且先祖道統失傳這麼多年,最強的也就我這個老頭,可現在都快死咯。所以收不到什麼好苗子,你也別介意,這不是你的錯。」

秦浩軒笑了笑,道:「也許是我在靈田穀還有些名氣的緣故,所以很多新弟子願意挑我當入道師兄。後來我選了一個介乎灰色仙種和飽滿仙種之間的半色種子,他叫羅茂勳,羅茂勳的道心比當年的我也要強大很多。」

聽到秦浩軒這句話,原本還想多安慰幾句的璇璣子,差點從床上跳起來,他那雙無神的眼睛,忽然爆出縷縷精光,他的精神狀態也前所未有的亢奮。

「浩軒,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收了一個半色仙種當入道師弟?」

秦浩軒點點頭,對驚喜交加的師父說道:「而且他還答應以後加入我們自然堂。」

「好!好!好啊1璇璣子一連說了三個好,從床上走下來,開始在房間里踱來踱去,最終認真地看著秦浩軒,道:「浩軒,這個半色仙種你可要好好培養,未來你當了堂主,他可以幫你做很多事情1

「師父放心。」秦浩軒被璇璣子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子說道:「我會好好培養他的。」

璇璣子之所以派秦浩軒去當入道師兄,只是想藉此機會培養鍛煉一下秦浩軒,沒想到秦浩軒竟然能收到一個這麼好的弟子,不得不讓他喜出望外,畢竟自然堂太久太久沒有收過好苗子了。

璇璣子目光柔和,凝視著秦浩軒,欣慰地說道:「浩軒啊,你總是能做一些別人做不到的事,創造出這麼多奇讓我們驚訝!這樣吧,浩軒,為師年紀也大了,近來身體還是日益虛弱,但自然堂還是有很多事務要處理;以後你每天帶完羅茂勳,就來我這裡,我教你怎麼樣作一個堂主,告訴你作為堂主需要做些什麼,我也會把一些跟其他堂的銜接事務都交給你做,你暫且就當咱們自然堂的代堂主吧。等你熟練了,為師再為你舉行正式的接位儀式。」

秦浩軒一愣,沒想到師父會這麼早將自然堂交到自己手裡。但他看到璇璣子並不好看的臉色,思及師父的身體現在也不能太過操勞,所以秦浩軒沒有推辭,微微躬身道:「是。」

璇璣子滿意地看著秦浩軒,爽朗一笑,顯然今天秦浩軒帶給他的消息,讓他心情無比舒暢,他道:「我要讓所有的人知道你是咱們自然堂下一任堂主,以後咱們自然堂大大小小的事務,都是由你出面。」

「是,弟子一定不負您的重託。」秦浩軒感覺到自己肩上壓力沉重。

他一個人修練都無比艱難了,現在還要負責一個堂的興衰榮辱,壓力焉能不重?

……

第二天一早,秦浩軒便來到靈田穀羅茂勳的房間。

羅茂勳早已醒來,精神飽滿地等待著秦浩軒的到來。

秦浩軒看著他,從他的身上看到一些不同之處,看來昨天在英靈山上,他還是有一些感悟。這樣很好,年輕人,尤其是資質不錯的年輕人身上多多少少會有一些銳氣,即便羅茂勳在他面前沒有將這些銳氣表現出來,但並不代表他身上沒有。

昨天帶羅茂勳去英靈山,就是希望在未來的日子,羅茂勳能存一顆卑微之心,積極勇敢地逆天奪命。

「今天是你入仙道的第一天,你知道什麼是修仙六藝嗎?」

羅茂勳茫然地看著秦浩軒,搖了搖頭。

「修仙六藝,便是法、丹、器、符、陣、御。這六藝每一項都博大精深,昨天我布黃粱陣法甄別你們道心,便是『陣』里的學問。」秦浩軒說罷,詢問羅茂勳道:「黃粱,你覺得神奇嗎?」

「很神奇1羅茂勳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作一個夢,在夢中模擬自己未來一生,雖然並不一定真是未來一生的寫照,卻也真實無比1

秦浩軒笑了笑,說道:「黃粱,其實只是一種不算太低階的陣法罷了,跟那些真正厲害的陣法比起來,它實在是微不足道。」

羅茂勳在秦浩軒的指點下,開始學起一些基本的修仙知識,涉獵修仙六藝里的知識。秦浩軒就像一個諄諄善誘的導師,從羅茂勳最感興趣也最琢磨不透的「陣」開始說起。

就在秦浩軒講得盡興,羅茂勳聽得認真的時候,羅茂勳的房門被敲響了。

打開門一看,原來是拜入百花堂安陵師姐名下的曹清華。曹清華之所以第一天就來找秦浩軒,可能是因為秦浩軒和曹清華的淵源,安陵得到了寧靜師姐的授意,並沒有為難曹清華。

這是曹清華第一次找秦浩軒,臉上神色還有些拘謹放不開,畢竟秦浩軒不是他的入道師兄,如果秦浩軒不願意教東西給他,他也無可奈何。

「秦師兄、羅師兄,我隨師姐修練之餘,想找秦師兄多學一點東西。」曹清華臉上露出幾分不自然,但又很堅定的神色。

但是當他看到羅茂勳親切的笑容和秦浩軒讚許的眼神,他的心便安了。

秦浩軒也看得出來,這個曹清華本性有些靦腆,那模樣生怕自己拒絕他,但又一心希望多學些東西,所以來找自己。看來,曹清華的求知慾望很強烈。

秦浩軒笑了笑,對曹清華說了一聲:「坐。」

然後他繼續和羅茂勳講起修仙六藝,同時也兼顧著之前沒有聽到的曹清華,又重新解說一些重點部分。

講完之後,秦浩軒給了曹清華和羅茂勳一人一包行氣散,讓他們一同打坐修練。

曹清華一顆心放回肚子里:「秦浩軒師兄之前的承諾是真的,從師姐那得知,秦師兄的這種行氣散價值兩百顆下三品靈石一份,我不是他的入道師弟,可他還一視同仁,秦師兄真是好人1

想到這裡,曹清華看向秦浩軒的目光更加敬重,而修練也更加努力。

唯一讓秦浩軒比較鬱悶的是,接下來的十天里,羅茂勳修練的速度倒是很快,有了行氣散的支持下,他隱隱有要出苗的跡象了;而曹清華卻連仙種都還沒破開,更別提紮根這麼遙遠的事情了。他吃行氣散就像石沉大海一樣,全然沒有反應。

為此秦浩軒很頭疼,他還特地從絕仙毒谷里找些一些廢丹,又請藍煙幫忙煉製了一些特製的葯散。

在第四天,曹清華來找秦浩軒時,秦浩軒將這包葯散給了他。

從葯散透出的清幽香味,曹清華馬上認定這是好東西。這四天來跟著秦浩軒他也學到了不少東西,平時秦浩軒給他吃的行氣散,透出的香氣都沒這麼純正。

「師兄,這幾天我讓你失望了。」曹清華接過秦浩軒遞來的那包葯散,並沒有馬上吞下去,眼眶中隱有淚花浮動,他感動地說道:「一連四天受師兄您的悉心培養,可是我連紮根的跡象都沒有,如果換成其他人,至少都能紮根成功了。」

秦浩軒哈哈一笑,拍了拍曹清華的肩膀,說道:「好好努力1

被秦浩軒鼓勵的曹清華點了點頭,閃爍著淚光的眼睛中,閃過一道堅定決絕,又朝秦浩軒深深一躬,用無聲的目光表達了他的堅決,這才吃下這包葯散。

可是曹清華吃了之後,依舊沒有要紮根的跡象。

這幾天一直跟著秦浩軒的刑,悄悄對他說:「這個曹清華的資質太差了,你和他雖然都是弱種,但你的仙種是很有生命力的,所以修練起來也不算太吃力;可是他的仙種卻沒有多少生命力,這麼多靈藥和行氣散砸下去,還是沒有紮根的跡象,如果將這些資源都給羅茂勳的話,羅茂勳現在肯定已經出了第一片仙葉了。這樣下去,入仙道的三個月後,我看他才能勉強紮根,那麼他肯定是會被門派辭退的下常」

秦浩軒輕嘆一聲,他該做的已經做了,曹清華修練起來也十分努力,但他的仙苗就是沒有一點反應,秦浩軒詢問刑道:「我若是傳授一段道心種魔大法給他,會不會對他有幫助?」

刑輕笑一聲,搖頭道:「這事情你休要胡來!你若真那樣做了,我真不知道是害了他,還是幫了他。個人有個人的緣法,我真不覺得該這樣做。他雖道心堅固,其他品行等等,你我皆不知……不妥不妥……」

秦浩軒沒有再說話,兀自默默地思考是不是該傳授一段道心種魔大法給曹清華。

因為在秦浩軒的腦海里,當年自己能以一個弱種修練到現在,他相通道心比當年的自己堅固,付出的努力比當年的自己還要多的曹清華,也肯定能夠成功。

這段日子相處下來,曹清華給秦浩軒的印象是堅強不屈,十分有禮,而羅茂勳和曹清華二人相處得也很愉快,就像真正的師兄弟一般。

轉眼間,十天過去了,秦浩軒每天除了教導羅茂勳和曹清華,在教導他們倆時,自己也重新感悟了一遍仙道,在教導的過程中,他的心性也在逐漸蛻變。

這十天中,秦浩軒每天都會抽出一段時間去師父那裡,聽師父說該怎麼樣作一個堂主,並且以自然堂代堂主的身分,去拜訪掌教和其他四大堂堂主。

秦浩軒還記得他第一次以自然堂代堂主的身分去拜訪黃龍真人時,黃龍真人見到他時,眼神中一閃即逝的欣慰和黯然。

欣喜的是秦浩軒終於接了璇璣子的班,成為自然堂的代堂主,未來自然堂在他手裡,或許能比在璇璣子手裡更好;黯然的是,和他同年入門,有著深厚情誼的璇璣子,終於決定將堂主之位讓出來了。

「徐鵬老了,日子恐怕不多了。」念及至此,黃龍真人心如刀絞,不過他想起自己的壽元,也不禁微微一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