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五十九章 奇花異草九天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奇花異草九天紅【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尚晨雪接過來左右打量,平時不愛看書的她一時之間沒認出來,但惠陽真人以及大元教的長老們卻都認出來了,惠陽真人臉色一喜,忙催促尚晨雪道:「晨雪,快謝過黃龍爺爺的厚賜,這可是一株紫心草。」

惠陽真人見尚晨雪還沒反應過來,解釋道:「你不是一直渴望能得到一株奇花異草榜里的靈藥嗎?這株紫心草可是異草榜里排行第三十七位的靈藥,價值不菲啊1

尚晨雪聽爺爺一解釋,那張漂亮的臉上頓時驚喜交加,連忙跪在地上向黃龍真人行禮,說道:「晨雪謝謝黃龍爺爺厚賜1

黃龍真人哈哈一笑,用靈力將她虛托起來。

這時,尚晨雪喜孜孜地收起黃龍真人的饋贈,開心笑著向自家爺爺抱怨道:「晨雪一直想要奇花異草榜上的靈藥,可是爺爺小氣不給我,還是黃龍爺爺大方,一下子就送我異草榜上排三十七的紫心草1

被孫女埋怨幾句,惠陽真人苦笑連連,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而大元教那些青年俊傑們都是一臉的羨慕啊,可羨慕也沒轍,誰機他們只是普通的弟子,並不是掌教的嫡親孫輩呢?惠陽真人的後代不少,但大多在可修仙之時,仙種已經枯萎,尚晨雪則是僅存可修仙的後輩,得到的寵愛自是難以比擬。

就連之前一直站在尚晨雪旁邊的俊朗青年,也微微有些動容。

異草榜一共收錄了五十種靈草,這五十種靈草可都是罕見的靈藥,哪怕排名第五十的靈草,都能賣出天價了,現在黃龍真人卻隨隨便便就當作禮物送出來。

包括他在內的大元教小輩俊傑們都在心裡嘆道:「哎,這就是掌教嫡親孫女的待遇啊1

如果尚晨雪只是一個普通的宗門弟子,那還無所謂,可她不但是大元教這一輩中最優秀的褐色仙種,還是大元教掌教惠陽真人的親孫女。太初教四大堂的堂主論輩分的話,也都是尚晨雪的長輩,因為惠陽真人的緣故,所以他們在黃龍真人送出禮物之後,也都紛紛拿出禮物了。

一臉親切笑意的蘇百花最先走上來,她送了一個漂亮的頭簪給尚晨雪,秦浩軒一眼就瞧出來,這個頭簪可比當初白展躍送給徐羽的頭簪好多了,上面至少有三座陣法加持,而且樣式漂亮,從尚晨雪那雙發光的眼睛就可以瞧出她有多麼喜歡這根頭簪了。

碧竹子最善煉丹,所以他送了滿滿一瓶的還魂丹,這一瓶里足足有十顆還魂丹。

太初教副堂主以上的高層,每十年才有資格領取五顆還魂丹,這種還魂丹對普通的長老們來說也是相當昂貴的丹藥,碧竹子拿出這十顆還魂丹,不可謂不大方。

古雲子和夏雲子兩人,也都分別送出了價值相當於蘇百花和碧竹子的禮物。

這四份禮物再加上黃龍真人的厚賜,真讓尚晨雪驚喜萬分,這可是來之前完全沒想到的。

在四大堂堂主送出禮物的時候,秦浩軒心裡也在想:「我現在是自然堂的代堂主,而且論起輩分比尚晨雪要高,不管從哪一點來說,我都要拿出禮物才是,畢竟我代表的不是我自己,而是自然堂和師父他老人家。」

秦浩軒想到這裡時,蘇百花也朝秦浩軒投來一個示意的眼神。

接著,秦浩軒又看著碧竹子、古雲子送的禮物,他在腦子裡迅速想道:「掌教送出這麼貴重的禮物,四大堂堂主的禮物也這麼貴重,我該拿出什麼好呢?如果我拿出來的禮物不比四大堂堂主送的,好像有點拿不出手,他們送的禮物可都不差。」

「可是我該送什麼好呢?四大堂堂主送的也不是尋常東西,都是平日里難得一見的。我身上擊殺散修獲得的各種材料、符獸,和他們的比起來實在拿不出手了。」眼看著四大堂堂主中最後一個夏雲子在送禮了,秦浩軒無比頭疼地快速想著。

忽然,秦浩軒想起惠陽真人方才說的那句話,他這個孫女似乎最希望得到奇花異草榜上的靈藥,掌教送出那株紫心草就令她高興成這樣。

秦浩軒想道:「我身上那株九天紅不就是奇花榜中排行前三的天材地寶嗎?我兩年前去靈田穀時,就曾撕下半片花瓣來,不如將這半片花瓣送給她吧1

在夏雲子送完禮物之後,秦浩軒也笑吟吟地走上去,拿出自己的乾坤符。

當秦浩軒走上來,還掏出乾坤符時,尚晨雪愣了愣,她感覺秦浩軒身上的靈力波動很弱,看起來修為不算強的樣子,但他卻一直和太初教四大堂的堂主平起平坐,看樣子身分地位在太初教中也不低。現在四大堂堂主都送了自己禮物,莫非他走上來也是要送禮不成?她不禁用好奇的眼光看著秦浩軒。

這時,黃龍真人的目光也落在秦浩軒身上,他對秦浩軒主動走出來送禮也很欣慰,畢竟秦浩軒是代表璇璣子和自然堂的,論資排輩,秦浩軒還是尚晨雪的長輩,禮數上也應當像四大堂堂主一樣送出禮物。

但黃龍真人心裡又想:「秦浩軒入道四年,養傷閉關卻有兩年之久,他身上會有什麼好東西嗎?對了,當年他斬殺了不少散修,只不過那些散修身上的東西,應該都拿不出手吧?」

大元教掌教惠陽真人也看著秦浩軒的動作,笑意盈盈地看著秦浩軒,心想:「他一個弱種弟子,卻能和四大堂堂主平起平坐,一起來這裡接待我們,莫非他是自然堂的堂主?難道璇璣子道友已經壽元耗盡了?」

惠陽真人看著秦浩軒主動走出來給晨雪禮物,一臉好奇,看秦浩軒的年紀比尚晨雪大不了多少,而且看起來又只是一個弱種弟子,不知道能拿出什麼禮物。

秦浩軒已經走到尚晨雪身邊了,他從乾坤符中拿出九天紅的那半片花瓣。

半片花瓣出現在秦浩軒手中時,頓時透出一股奇異的幽香,這股幽香很快瀰散開來,飄蕩在肅穆莊嚴的太初寶殿之中。

「尚姑娘,你遠道而來為敝派掌教祝壽,我們自然堂也沒有別的禮物,就把它送給你吧。」

說著,秦浩軒將花瓣遞了出去。因為他修練了神魔煉體法殘篇,又加上他本身練過道心種魔大法的緣故,身體力量比普通修仙者強上太多了,所以拿出這片九天紅花瓣才顯得毫不費力,但實際上這半片花瓣是很重的呀!

尚晨雪沒有認出這片九天紅花瓣的珍貴,眼神中閃過一絲好奇,心中想道:「半片花瓣?難道這半片花瓣很珍貴,是什麼天材地寶罕見靈藥嗎?不然他怎麼當作禮物送來呢?」

滿心好奇的尚晨雪雖然不知道這半片花瓣是什麼,但畢竟是別人送給她的禮物,善良的她在心裡想道:「他比我大不了多少,可能是真的沒好東西吧,就算這半片花瓣不算珍貴,我也得認真跟他說謝謝呢,免得讓他沒面子。」

所以尚晨雪伸出漂亮的手掌,一臉認真地準備接過秦浩軒遞來的九天紅花瓣。

秦浩軒還當一直想要奇花異草榜靈藥的尚晨雪,肯定熟知上面種種奇花異草,覺得她應該一眼就能認出這是什麼,所以也沒刻意解釋,再多加解釋的話就顯得賣弄炫耀了。

只是他沒想到,喜歡奇花異草榜靈藥的尚晨雪,根本沒能認出這是九天紅的花瓣。像奇花榜上很多花,模樣都是極為相似的,除非經驗老道或者親眼見過九天紅的人,否則很難認出來。

九天紅這種在奇花榜上排名前三,論珍貴程度更是比異草榜排行前三的芝仙草還要珍貴,尚晨雪自然沒機會親眼看到過,更加想不到這半片花瓣重達數百斤。

當秦浩軒將這半片花瓣遞到尚晨雪手裡時,並沒有做多少準備的尚晨雪的手猛地一墜,身子好一個踉蹌,整個身子重心失衡朝前傾去,若不是黃龍真人反應得快,忙用靈力托著她的身子使她保持平衡,她差點就撲到秦浩軒身上去了。

饒是如此,尚晨雪也驚出一身冷汗!

半片九天紅掉落在地上,數百斤的重量狠狠砸在太初寶殿有護山大陣加持的地面,頓時傳出一陣重物墜地的沉悶聲響。

因為不認得九天紅而出了一個丑,羞得滿臉通紅的尚晨雪驚訝地看著秦浩軒,正想出聲問個明白時,惠陽真人等人的臉色都變了,尚晨雪不認識,他們卻都認得呀。

當秦浩軒拿出這半片九天紅花瓣,奇異的花香傳遍整個太初寶殿,不論是黃龍真人還是惠陽真人,或者太初教四大堂堂主、大元教那些眼光毒辣的長老們,完全都傻眼了。

他們驚詫地看著秦浩軒,同時在心裡想:「這香味,不會是奇花榜上排行前三的九天紅吧……不對,他的身上怎麼會有這種寶貝呢?」

但當尚晨雪接過九天紅花瓣,被這小小一片花瓣差點弄得摔跤時,不管是黃龍真人、惠陽真人或兩教的那些堂主長老們都肯定它就是九天紅的花瓣,因為除了九天紅這種奇花,普天之下沒有第二種奇花有這種重量。

霎時,他們一個個呼吸急促,有的甚至眼中都冒出綠光,貪婪地嗅著九天紅的花香。如果不是身在太初寶殿,接受禮物的不是尚晨雪,說不定會有不少道心不堅的長老們忍不住撲上去搶奪。

惠陽真人也看得一雙眼睛都直了,原本不怒而威的神色此刻根本消散無蹤。他眼中精芒閃爍,連忙對還傻愣愣站在原地的孫女,用驚喜的語氣連連催促:「晨雪,晨雪,快謝謝這位師叔的厚賜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