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百六十章 無心插柳柳成蔭【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無心插柳柳成蔭【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尚晨雪臉上有幾分疑惑,這花瓣如此沉重,看起來確實並非凡俗之物,只是這人送禮時也不交代一下,害自己出這麼大個丑,都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誠心讓自己出醜,怎麼還要感謝?而且,他這點修為?這點年紀?讓我喊他師叔?我該跟他平輩的吧?

惠陽真人對尚晨雪前所未有地認真說道:「當然是厚賜,你不是一直想要奇花異草榜的靈藥嗎?這位師叔可是賜你奇花榜排行前三,論珍稀程度在奇花中第一的九天紅花瓣!若是讓旁人看到這半片花瓣,他們絕對會冒著生命危險搶奪1

「嘶1整個太初寶殿中響起一片倒抽涼氣聲。

惠陽真人的話就像鎚子一樣敲在尚晨雪的心頭,之前收了黃龍真人的紫心草已經令她喜出望外了,後來又收了四大堂堂主的饋贈,都讓她無比開心,但這些東西跟秦浩軒的這半片花瓣比起來,簡直不值一提埃

四大堂堂主的禮物就不說了,光說奇花異草榜上的排名,每提高一個名次,價格就高一個檔次,而且每一樣都是有價無市。

紫心草在異草榜里排行三十七,但九天紅以藥力而論,在奇花榜中都排行前三,而且珍稀程度在奇花榜和異草榜里都算得上數一數二了。

別看只是一小片花瓣,價值仍是遠遠甩了紫心草幾條街埃

「九天紅?啊!竟然是九天紅1沒有回過神來的尚晨雪,小心翼翼地撿起地上的九天紅花瓣,發現不施展靈力,以她的力氣根本撿不起這片花瓣,想起之前秦浩軒拿著它時的舉重若輕,她心裡對秦浩軒的好奇又更甚幾分。

剛才沒見秦浩軒使用靈力,但他拿在手裡彷彿毫不費力,難道是天生神力嗎?

捧著手裡的九天紅花瓣,欣喜莫名的尚晨雪走神了,那張嬌俏漂亮的臉蛋上滿滿都是喜悅。

她按照爺爺的吩咐朝秦浩軒行了一個禮,就連她行完禮后,都有些詫異,為什麼要向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秦浩軒行禮呢?

這時,黃龍真人也從秦浩軒拿出九天紅花瓣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他笑道:「晨雪啊,論起輩分來,你確實可以叫浩軒一聲小師叔了。」

輩分?秦浩軒也是一愣才反應過來,師傅璇璣子的修為雖然不高,但同掌教乃是一輩的!這女子要喊掌教為爺爺,那麼自己作為師傅的弟子,自然也確實算得上是師叔了……

秦浩軒想到這裡也不由的搖頭一笑,自然堂的弟子雖然修為不高,但輩分還真不小,這個算是自己拜入自然堂的福利嗎?

想到這裡秦浩軒又想起了平日里徐羽等人,他們豈不是也該喊自己為師叔?那徐羽的師姐們平日里喊自己師弟,她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喊錯了吧……

黃龍真人又看著秦浩軒,認真地說道:「浩軒,你可知,之前你要送出的花瓣是什麼嗎?」

秦浩軒老臉微微一紅,他知道掌教的意思,畢竟自己當年在靈田穀那可是出了名的上課便睡覺,很少看書的弟子……掌教這是怕自己不認得那物件,相幫自己給要回來呢……回頭得跟那兩個跟著自己的入道師弟叮囑一下,該學自己的學,不該學自己的,千萬別什麼都學……這個真丟不起那人埃

「知道,弟子平時喜歡看書,在書上看過關於奇花異草的介紹,這片花瓣就是在奇花榜上九天紅的花瓣。」秦浩軒努力裝出語氣淡然,神情坦蕩,送出九天紅花瓣沒有絲毫心疼的樣子。

在惠陽真人沒有點出九天紅的珍貴時,黃龍真人確實還道秦浩軒送出這片花瓣,是因為不知道它有多珍貴,但現在顯然秦浩軒知道有多珍貴,在這種情況下,他還拿出來送人,這實在讓黃龍真人又驚又嘆。

別看秦浩軒這一小片花瓣,論起價值來,黃龍真人送的紫心草,加上四大堂堂主送的禮物的總價值,都遠遠比不上這半片花瓣啊!

古雲子聽到秦浩軒說自己愛看書,差點笑出聲來,其他幾位堂主也是緊咬唇角,怕笑出聲來……秦浩軒上課睡覺的名聲……伴隨著他成為靈田穀的傳奇,早已經傳遍整個太初教了,眼下居然還能一本正經的在這裡張嘴胡咧咧。

看來……這個做了堂主之後,臉皮倒是也厚了不少。

黃龍真人詫異地問秦浩軒,道:「你這小片花瓣,是哪裡得來的?」

秦浩軒笑了笑,道:「弟子兩年前在七丈淵戰場,斬殺了一些散修得來的。」

這時,大元教的惠陽真人等人都向秦浩軒投去驚訝的目光,他們一來沒想到秦浩軒明知九天紅有多珍貴還送出來當禮物;二來沒想到這個實力很弱的弟子,竟然還上過太初教的七丈淵戰場,而且還斬殺過散修。

「天吶,九天紅花瓣啊,這半片得賣多少錢啊?」終於,有大元教的弟子忍不住了,小聲地驚嘆起來。他們雖然沒見過九天紅,但九天紅的大名他們可都聽說過,那弟子嘆道:「我修仙二十多年,全部積蓄加起來,都買不到這片九天紅花瓣。」

另外一名大元教弟子小聲說道:「再修兩百年都買不到。」

他們的聲音很低,但秦浩軒還是聽到了。

黃龍真人也說道:「浩軒啊,你運氣真不錯,竟然能得到這麼珍貴的東西,將它送給小晨雪,也是替咱們太初教與大元教結下一個大善緣啊1

惠陽真人也連連點頭,他心裡著實替孫女高興埃九天紅花瓣,即便他這種修仙高手也可遇不可求,沒想到自己孫女修仙才幾年,就得到這麼一片花瓣,看來福緣匪淺。

大元教的副掌教惠元真人豔羨地看了一眼已經將九天紅花瓣喜孜孜收起來的尚晨雪,嘆道:「晨雪啊,這位小師叔可送了你一份大機緣,日後這片九天紅花瓣能制出相當厲害的丹藥,哪怕你在突破仙樹境遇到瓶頸時,它都可能幫到你啊1

惠元真人的話,讓大元教那些年輕弟子又倒吸一口涼氣,而站在尚晨雪旁邊的俊朗青年,看到尚晨雪激動而興奮地望著秦浩軒,他的面色有些難看。

聽到惠元真人的話,秦浩軒臉上露出微微笑意,他雖然知道九天紅很珍貴,卻沒想到珍貴到這地步。他轉頭對掌教說道:「黃龍師叔,再過段時日,就是您一百五十歲大壽,弟子一直在想到底要送什麼禮物給您。既然惠陽師叔、惠元師叔還有您對九天紅的評價都這麼高,那弟子就將這朵九天紅送給您吧。」

秦浩軒從儲物空間中拿出裝有整朵九天紅的盒子,恭敬地說道:「這是弟子一點心意,既然您喜歡,那弟子就當您一百五十大壽生日禮物,提前送給您了。」

說罷,秦浩軒將小玉盒打開,露出整朵只缺了小半片花瓣的九天紅。

一股更加濃郁的奇異花香傳出,黃龍真人、惠陽真人、惠元真人以及太初教四大堂堂主,還有大元教那些人,瞬間臉色大變。

黃龍真人驚喜無比,但心性已經錘鍊到極致沉穩的他只是微微一笑,接過秦浩軒手裡重逾數千斤的九天紅。

「一整朵九天紅1有一個大元教的長老,目光直勾勾地落在那一朵十分罕見的九天紅,他滿臉潮紅,聲音有些嘶啞:「完整度這麼高的九天紅,在整個修仙界中都很罕見啊,而且這麼完整的一朵,可以煉製多少神丹妙藥啊1

「這朵九天紅……不可估價,不可估價呀1

還有一名神情一直很穩重的大元教長老,看到這株九天紅后激動得熱淚盈眶:「想不到,想不到我這輩子有幸見到九天紅,是真的九天紅啊1

這名長老左右手十指相扣,因為激動用力,導致兩個手掌都發白髮紫了。

即便大元教的掌教惠陽真人,在秦浩軒拿出這一整朵九天紅時,眼睛里都冒出綠光了。儘管他努力地讓自己保持鎮定,但嘴角不住抽動、眉頭不住跳動的表情,都透露了他內心的激動。

同時,惠陽真人也詫異地望著秦浩軒,一朵九天紅有多重他知道,秦浩軒卻能輕鬆拿起,還沒使用靈力,簡直就是天生神力啊;而且送出九天紅這種珍貴的天材地寶,他臉上連一絲心疼的神色都沒有,難道他們自然堂很有錢嗎?或者他根本不是自然堂的弟子?就算再有錢,也捨不得拿出這種天材地寶吧?

也難怪在場所有人這麼驚奇,就連道心堅固的惠陽真人,都忍不住生出貪慾了!

而且還有一個讓惠陽真人萬分頭疼的地方,看這個青年弟子只是弱種,卻拿出這麼珍貴的禮物,這樣一來,自己準備給黃龍真人祝壽用的禮物就拿不出手了。畢竟是多年的老友,又是大元教一教之尊,他送出的禮物肯定不能比別人差勁吧?

「頭疼,這下得大出血了,太初教一個弟子都拿出這麼好的禮物,我總不能拿得比他差吧?」惠陽真人震驚過後,著實頭疼起來。

太初教四大堂堂主也同樣如此,秦浩軒是自然堂的代堂主,連自然堂那麼弱的堂都送出這麼厚重的禮物,那他們之前準備的禮物,跟九天紅比起來,簡直被遠遠甩出幾重天,根本拿不出手呀!

四大堂堂主們也一臉頭疼的模樣。

看到秦浩軒拿出九天紅后這些人的後續反應,黃龍真人一愣之後很快猜出緣由,心裡早已經笑翻了!

沒錯!早已經修鍊到心靜如水的掌教真人黃龍!這一刻心裡在也不平靜了,他整個人都要樂瘋了!秦浩軒這一手玩的,漂亮啊!

掌教大壽,四方來賀!

一,是來祝賀不假!二,也都是來摸摸對方的底子。

這也是為什麼黃龍一上來便送重禮給尚晨雪,便是為了穩住太初的氣派!

本來,黃龍還需要後面再露點東西,提提太初的氣派。

如今……沒必要了!秦浩軒太給太初教漲面子了!而且……他這麼一折騰,打了個樣在那裡,給了大元教的禮物也不錯,恐怕現在惠陽真人已經開始要思考重新換壽禮了!畢竟……堂堂一個大元教,總不能被一個修為十來葉的自然堂堂主給比下去吧?

惠陽甚至懷疑這是黃龍故意玩的這麼一手,讓自己好好考慮下壽禮!

當然,惠陽真人也是老江湖,看到太初教眾人的反應,很快便知道……這並非是黃龍故意給自己難堪,而是眼前這小子……在他恐怕自己都沒搞明白這個場合該怎麼做的狀況下,想給太初掙點面子,結果……玩了這麼一把大的。

惠陽真人都想給秦浩軒跪下了,年輕人你能不能把東西給收回去,你這麼玩……還讓我們怎麼玩啊?只是……這種話惠陽真人只能在心裡想一下罷了,作為大元教的掌教……雖然不能做冤大頭,但大元教的氣派面子,還是要維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