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六十一章 無歷練難成氣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一章 無歷練難成氣候【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維持面子,往往代表著要大出血。

對於惠陽真人來說,這件事情他還是十分明白的。

只是,便這麼白白的大出血,他也難受啊!就算是死……也得死個明白吧?

惠陽真人決定怎麼也得搞明白眼前這『傻』小子是什麼來頭,同時也在搞清楚這來頭的時間裡,思考一下到底該換成怎樣的壽禮才是。

到這時,惠陽真人才看向太初教的四大堂主和秦浩軒,不無感嘆的道:「黃龍道友,貴教可真是藏龍虎啊,可否給我們介紹一下呢?」

「當然可以1心情大好的黃龍真人爽朗笑著,開始介紹起來。

「古雲堂主,古雲子!碧竹堂主,碧竹子!夏雲堂主,夏雲子!百花堂主,蘇百花1黃龍真人回頭,依次介紹自己身後四大堂的堂主,最後目光落到秦浩軒身上時,他並沒有說秦浩軒是自然堂的代堂主,只是說:「這位是自然堂的弟子,秦浩軒。」

「自然堂?」大元教的門派高層、資深長老知道自然堂,但大元教大多年輕弟子卻都不知道。他們只知道太初教有四大堂,什麼時候又冒出一個自然堂了?而且自然堂的弟子,竟然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一朵九天紅?

作為大元教的掌教,惠陽真人當然知道太初教的情況,他知道太初教除了四大堂之外,還有一個堪稱廢堂的自然堂。不過惠陽真人和黃龍真人私交甚好,而黃龍真人和璇璣子又是同年入門的好友,惠陽真人也認識璇璣子。

所以當黃龍真人介紹秦浩軒是自然堂的人時,惠陽真人目光一凝,望著秦浩軒道:「自然堂堂主璇璣道友,是你什麼人呢?」

秦浩軒微微躬身,不卑不亢地恭敬回答道:「正是家師。」

「哦?你師父現在怎麼樣?」惠陽真人知道璇璣子是弱種,修為也很低,聲音有些低沉地問道:「他可還在嗎?」

秦浩軒還是微微躬身回答:「家師身體不是很好,謝謝惠陽師伯的關心,弟子代他向您問好。」

惠陽真人讚許地看著秦浩軒,淡淡說道:「這麼年輕就成了堂主的候補,年輕有為。」

當然,惠陽真人也只是看在九天紅的面子上誇了秦浩軒一句,以他毒辣的目光,雖然看不出有色仙種到底是什麼色,但是他也能瞧出秦浩軒連飽滿仙種都不是,資質可以說很差。只是驚訝他的道心竟然這麼堅固,在知道九天紅那麼珍貴的情況下,還將一整朵九天紅拿出來當禮物送給黃龍真人。

「可惜啊,他只是一個弱種弟子,道心堅固固然可貴,可又不能當資質1惠陽真人在心裡嘆息,然後又想道:「那朵九天紅,想必是他在七丈淵戰場上得來的吧,世上散修千萬,身上有點好東西也不足為奇,有不少散修也曾得過仙緣奇遇。」

他不重不輕誇了秦浩軒一句年輕有為之後,目光又轉到別處去了。

秦浩軒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尚晨雪聽到自己爺爺誇了秦浩軒一句年輕有為,還說他是自然堂的堂主候補,想到秦浩軒又有那麼珍貴的靈藥,頓時對他更加好奇起來,那雙明亮的大眼睛盯著秦浩軒上上下下打量。

她看向秦浩軒直接問身邊的俊朗青年,又似乎在問爺爺惠陽真人:「怎麼能有這麼年輕的候補堂主,我們門派怎麼沒有這麼年輕的堂主?他的實力很強嗎?」

尚晨雪這句突兀的話,讓惠陽真人很尷尬。雖然秦浩軒拿出那麼珍貴的禮物,但並不能改變自然堂整體實力弱的事實。而且以他毒辣的目光可以看得出,秦浩軒的修為境界也很低,現在自己孫女這麼說,等於讓太初教沒面子,一些知道自然堂內情的大元教長老,臉上也露出幾分尷尬神色。

如果黃龍真人和惠陽真人兩人關係不好,太初教自然堂很弱的事,倒是可以當成笑料來諷刺,可偏偏黃龍真人和惠陽真人的關係極好,稱得上摯友,現在尚晨雪這一句無心之言,就顯得很沒禮貌了。

惠陽真人瞪了尚晨雪一眼后,滿懷歉意地對黃龍真人說道:「我孫女自小沒大沒小,不懂規矩。」

「無所謂,無所謂,多出來歷練一下就好了1黃龍真人呵呵一笑。

這時,一直站在尚晨雪旁邊的那個俊俏青年,眼裡帶著幾分敵意的模樣,冷冷看著秦浩軒。他看到秦浩軒拿出那一整朵九天紅時,心都在滴血了,心想:「這個弱種弟子運氣真好啊,竟然能得到九天紅這麼珍貴的東西,若是讓我得到該有多好啊!哎,天材地寶都被這廢物得了。」

尤其當尚晨雪表現出對秦浩軒很有興趣后,他對秦浩軒莫名多了一股敵意。

他們這些人的表情都落在秦浩軒眼裡,秦浩軒臉上依舊是真摯卻淡然的微笑,他對尚晨雪道:「我剛剛修仙沒多久,修為並不高,我在這裡是因為家師身體不好,正在閉關,所以我代替家師來迎接各位貴客。」

被惠陽真人瞪了一眼的尚晨雪吐了吐舌頭,本來已經不敢說話的她聽到秦浩軒的話,不禁又好奇追問道:「既然是代替你師父,代替自然堂,那為什麼不派幾個修為高一點的呢?怎麼派你一個剛剛修練沒多久,修為還不高的人來?」

再任由沒有什麼心機的尚晨雪這麼天真地問下去的話,太初教可真要丟臉了。惠陽真人連連用眼神制止尚晨雪,黃龍真人也打破尷尬的氣氛,對惠陽真人熱情地說道:「既然來了,那就請各位道友先住下。來來來,惠陽道友,我引你去住的地方。」

說著,黃龍真人對四大堂的堂主道:「你們就負責接待好大元教的副掌教和長老們。」

四大堂堂主同時躬身應是。

黃龍真人又看向秦浩軒,對他說道:「浩軒,你就負責接待尚晨雪以及大元教的年輕俊傑們,切記要熱情周到,不可失了咱們太初教的禮數。」

「是,弟子遵命。」秦浩軒朝黃龍真人躬身行禮,長揖到地,不卑不亢,有禮大方。

惠陽真人從之前尚晨雪詢問秦浩軒時,便開始注意到老友璇璣子的弟子秦浩軒,他發現秦浩軒不但氣度或心態都非常好,不禁在心裡感慨:「沒想到璇璣子晚年竟然收了一個道心如此堅固的弟子,面對晨雪咄咄逼人近乎打臉的質問,他還能大方有禮,沉著穩重,他拿出九天紅時,臉上一絲心疼的表情都沒有,黃龍真人派他接待隨我而來的優秀弟子,以他一個弱種,竟然連半點自卑都沒有。這種道心,真可惜是弱種啊!就算他不是有色仙種,只是一個飽滿仙種,未來的成就也很值得期待,可惜他只是一個弱種啊1

待四大堂堂主帶著惠元真人和大元教的長老們離去,秦浩軒帶著大元教的一干小輩弟子們離去后,惠陽真人久久凝望著秦浩軒離去的背影,好半晌才惋惜嘆道:「這個秦浩軒道心著實驚人啊,若他不是弱種,就算只是一個飽滿仙種,未來的成長都值得期待。」

黃龍真人認可地點頭嘆息,又想起自己剛剛收了秦浩軒的珍貴禮物,不禁嘆道:「如果他是一個飽滿仙種,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啊1

「你也這麼認為啊?」惠陽真人看了黃龍真人一眼,感嘆:「他的道心,可真是罕見,罕見吶1

「若是晨雪和呂施有這種道心,該多好1惠陽真人接了一句話后,便搖搖頭,思考更加令他頭疼的事情去了……那便是秦浩軒之前搞的那一出,自己該拿什麼給這黃龍老道才是呢?一想到這個,惠陽真人忍不住的又是一陣肉疼。

晨雪自然是他的寶貝孫女尚晨雪,至於呂施,則是尚晨雪旁邊那個俊朗青年,此時他們兩人和大批大元教青年俊傑,在秦浩軒的引領下,朝黃帝峰招待賓客的院落走去。

儘管秦浩軒已經十分認真地表示過自己的實力修為並不高,但是他的真誠,反而讓尚晨雪更感興趣了。

一個實力並不強的弱種弟子,竟然能和掌教、四大堂堂主一起來接待貴客?太初教和大元教同為兩個國家的護國神教,比他強的人肯定還有不少吧?

一個實力並不強的弱種弟子,竟然能輕易送給自己九天紅花瓣,送他們掌教一朵完整的九天紅?

在這些疑問下,尚晨雪更加好奇自然堂是什麼樣了。

尚晨雪好奇地詢問秦浩軒:「你能拿出九天紅,又作為一個堂的代表,未來的繼任堂主,你的實力其實是很強的對不對?你們自然堂是不是新成立的?不然我以前怎麼沒聽過呢?」

在尚晨雪眼裡,一個能拿出九天紅,能代表一個堂,又一直表現得體大方的人,怎麼可能是弱者呢?

秦浩軒笑了笑,剛想開口解釋。

這時,尚晨雪旁邊的呂施冷笑一聲,沒有長輩子啊身邊,他也懶得保持什麼風度,搶話說道:「師妹,太初教一共有五個堂,從幾千年前就已經有了,只不過自然堂是很廢的堂,從沒出現過一個強者。所以我們一般只知道太初教有四大堂,不知道太初教還有一個自然堂呢。」

尚晨雪詫異地看著呂施,問道:「師兄,自然堂有多弱啊?跟師兄你打的話,實力相差多少?」

呂施臉上堆起得意的笑容,得意中還帶著幾分對自然堂的不屑,他說道:「師妹,你不能這樣要我去欺負人,師兄我好歹也是仙苗境四十一葉境的修仙者,讓我去對付自然堂的話,那也太欺負人了。」

聽到呂施的話,臉上一直掛著淡淡微笑的秦浩軒看了他一眼,心想:「仙苗境四十一葉,實力確實很強了,難怪一副誰都瞧不起的樣子,確實有些本錢。只是,四十一葉也不過如此,我兩年前便殺過四十葉修為的人了。」

修仙者在達到仙苗境四十葉之後,想再突破就很難了,真正是一葉一天梯。

ps:關注?獲取最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