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太初>第三百六十三章 一葉障目不見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一葉障目不見山【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女生小說

第二天,秦浩軒在羅茂勳的房間,正式教他們自然堂的獨有法術「取元術」。

當年秦浩軒在蒲漢忠師兄那學到自然堂的這門獨有法術,可以將殘丹裡面的精華取出來,煉製行氣散、行氣丹之類讓紫種弟子都眼饞的寶貝。

他教羅茂勳和曹清華取元術,一來因為他們未來是自然堂弟子,資源肯定不如四大堂豐厚,更加需要有節儉意識,早早學會從廢丹中提純利用;二來取元術也有修練神識的效果,雖然這修練效果對神識強的他來說可以忽略不計,但如果讓羅茂勳和曹清華學習,那就能在不知不覺中緩緩增長神識。畢竟在仙嬰道果境以下,如果不是他這種變態,修仙界似乎真沒有什麼能夠修練神識的法術,所以學習取元術也算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秦浩軒正在教羅茂勳和曹清華取元術,一點一點指導他們,看著他們一次一次失敗時,這時尚晨雪和呂施來了。

他們兩人男的俊秀高傲,優越感十足,一副天之驕子模樣,女的漂亮可愛,身上透出濃濃的青春氣息,臉上隨時帶著令人心醉的笑容。

尚晨雪和呂施到了靈田穀的仙雲車場后,呂施無奈地對尚晨雪道:「晨雪師妹,你對卜卦不是很感興趣,一直想學嗎?可以去夏雲堂啊,太初教夏雲堂的六爻卦可是很出名的,你去請教的話,夏雲子堂主一定會教你一些。對了,你對煉丹不是也有興趣嗎?你剛得了紫心草,那可是能煉製出很好丹藥的靈藥哦,咱們可以去碧竹堂,碧竹堂的煉丹之術跟咱們大元教的比起來,別有一番獨到之處呀1

尚晨雪撇了撇頭,對師兄掃去一個白眼,可愛地說道:「你不覺得昨天那個秦浩軒很有趣嗎?多好玩的一個人呀,找他玩多好,幹嘛要去找那四個沒意思的堂主呢?咱們大元教也有那類似的四個堂不是?」

昨天也不過短短接觸了半個時辰,秦浩軒的表現就讓師妹對他極感興趣,頓時讓呂施感到危機感和憤怒。他平日里一直都跟在這個師妹身邊,就是希望一點一滴培養感情,日後和她成為雙修道侶。而且他是灰色仙種,修為又高,他做的這些就連尚晨雪的爺爺,大元教的掌教惠陽真人都沒有說什麼。

所以呂施更是早就將尚晨雪看成自己的禁臠,對一切接近她的人都抱有敵意。

尚晨雪走進靈田穀,因為不知道秦浩軒的所在,所以找了一個似乎是新弟子的少年修士,問道:「請問,你們門派的秦浩軒在哪裡?」

那名新弟子剛剛入門不久,心性遠沒有羅茂勳和曹清華那麼堅固,驟然看到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跟自己說話,一雙眼睛都有些發直了。不過當他聽到這個美女竟然是向自己打聽秦浩軒的消息,心念一動,暗暗想道:「她是來找秦浩軒師兄的,莫非她是秦師兄的……」

想到這裡,這名新弟子眼中的那絲沉迷一下子蕩然無存,臉上滿是崇敬之色:「秦師兄呀,他在右轉后那排屋子的第三間里。」

尚晨雪甜甜笑著說了一聲謝謝,沒有注意到這名弟子臉上的表情。但呂施卻看到這名弟子在提起秦浩軒時那雙充滿敬意的眼睛,以及臉上的崇拜,心裡頓時不爽起來,同時也更加不屑:「太初教這是怎麼了,一個弱種弟子罷了,就算自然堂沒人可以接替堂主之位,輪到這個秦浩軒來接替,也不用這麼崇拜他吧?看來這弟子是剛入門的,一點見識都沒有,他們太初教四大堂隨便拉出一個弟子,恐怕都要比這個秦浩軒強吧?」

經過太初教弟子指路,尚晨雪很順利地找到秦浩軒所在地。

尚晨雪來的時候,秦浩軒正在做示範,一點一點將殘丹里的精華取出來,沒多久便填滿了好幾個瓶子。

看到能將一顆毫無價值的廢丹變廢為寶,尚晨雪那雙眼睛都亮了。

等秦浩軒示範完,尚晨雪也走進去,和秦浩軒打了招呼之後,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驚喜地望著他道:「呀!你這是什麼法術,一般丹藥廢了就廢了,可你的法術竟然能從廢丹里提取精華,真是太神奇、太了不起了,能不能教教我?」

秦浩軒苦笑著看著一臉天真的尚晨雪,從昨天短暫的接觸,他也看得出這個可愛的女孩並沒有什麼壞心思,只是自然堂的獨有法術怎能外傳呢?

他略帶歉意地對尚晨雪說道:「抱歉,晨雪小姐,這門法術是我們自然堂獨創的,祖宗規矩交代下來,不能外傳。」

「不能外傳啊1尚晨雪那張漂亮的臉上閃過失望,但緊接著又想到一個很好的辦法,興奮地對秦浩軒說道:「要不然,我用我們教的法術和你換,門派和門派之間也是能夠互相交流靈法道術的嘛。你用這個跟我換一門你想要的靈法道術,你也不吃虧呢。」

秦浩軒淡淡一笑,還沒說話,這時一直跟著尚晨雪的呂施皺起眉頭,不屑地說道:「師妹你不能這麼做,這種用來撿垃圾的道術,沒什麼好學的,咱們大元教的靈法道術多麼高深啊,用來換一門撿垃圾的沒用道術,根本不值得。」

看著明顯針對自己的呂施,秦浩軒淡然笑著,根本沒放在心上,心想:「這個呂施不知吃錯了什麼葯,處處針對我,時時擺出一臉優越高傲的臉色。看來他修為不錯,可道心卻不太好,未來成就恐怕很有限呀。反正你也不是我弟子,我沒必要點醒你這問題。」

道心堅固,心性超脫的秦浩軒想得通,但他的兩名入道師弟就想不通了。

雖然羅茂勳和曹清華都是道心堅固之輩,堅固程度甚至更勝當年的秦浩軒。但道心堅固是一回事,他們畢竟還是十六歲的孩子,少年的脾氣還是在的,心性也還不夠沉穩,畢竟道心和心性脾氣是兩回事。

羅茂勳和曹清華平時都將秦浩軒視為生平的目標和偶像,尤其是入道這些天來,秦浩軒教給他們的東西是別的入道師兄那學不到的。而且秦浩軒的種種傳說,自從秦浩軒再度回來之後又開始甚囂塵上,落到他們耳里,自然是更加崇拜。

現在有人瞧不起他們的師兄,將取元術這麼一門在師兄嘴裡評價很高的術法,說成是撿垃圾的道術,彷彿一文不值的樣子,還如此藐視自己師兄,這讓他們兩個人憤慨不已。

初生之犢不畏虎,羅茂勳可不知道這些人是大元教的貴客,他冷笑道:「你的道術也不見得有多厲害吧?你現在能在這裡蹬鼻子上臉,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也不過仗著你早修了幾年仙罷了。如果你和我們師兄同年修練,我們師兄現在早把你打得心服口服了,你根本不可能贏我師兄。」

一直沉默寡言很少說話,只顧著專心修練的曹清華也搭口道:「看不起我師兄的人太多了,但這些人都用凄慘的下場證明了他們的愚蠢。」

呂施冷笑一聲,以藐視的目光從羅茂勳和曹清華兩人身上掃過,一臉不屑,羅茂勳和曹清華的話還真沒有讓他生氣,他在心裡想著:「兩個新入門的小癟三,一葉障目不見仙山,天天跟著秦浩軒也成了井底之蛙了。也是,秦浩軒這種出身自然堂的弱種弟子能教他們什麼東西?我若是和他們計較,豈不是平白墮了我的身分?」

呂施看都不看羅茂勳和曹清華,在他眼裡這兩個人和螻蟻差不了多少,沒有資格讓他一個仙苗境四十一葉境的強者和他們說話,只是繼續用冷眼和不屑的目光看著秦浩軒。

秦浩軒雖然不打算跟姓呂的一般見識,但看到自己的入道師弟這麼給力的噴人,心中還是多了幾分爽意,暗暗點頭不止,這兩個小子倒真的挺太初的,外面的任何攻擊都硬給頂回去!有點意思。

只是……秦浩軒如今身為自然堂代堂主,而且又是招待大元教的人,總不能真的當著眾人的面鼓掌誇這兩個孩子,身為長輩還是要說幾句場面話,說說自家孩子的不說,他剛想要開口打圓場,羅茂勳的門忽然又被敲響了。

曹清華剛剛走過去打開門,頓時有一道金光一閃,穩穩撲到秦浩軒的懷裡。

這道金光不用說,自然是剛剛從靈地里幹活回來的小金。小金在秦浩軒的懷裡蹭啊蹭的,精壯的身軀和充滿靈性的可愛動作搭配起來,不但不顯得突兀,反而顯得愈發可愛了。

看到小金,尚晨雪也忘了剛剛的尷尬,更忘記了自己剛剛也想要說師兄幾句來打圓場的事情,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秦浩軒懷裡的小金,嘴裡讚歎道:「好可愛的小猴子哦,可以讓我摸摸嗎?」

尚晨雪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秦浩軒懷裡的小金身上,而呂施則注意到,在小金進來后,還有幾頭比常人高出一個頭,渾身精壯、充滿結實肌肉的大力猿猴也走了進來。

這些大力猿猴身上都背著麻布口袋,這些袋子里有靈藥、靈谷甚至靈石。

它們走進來后,紛紛將身上重重的編織袋放在地上,發出砰砰幾聲悶響,將注意力都放在小金身上的尚晨雪嚇了一跳。

尚晨雪轉過頭,看著地上那滿滿幾袋的靈谷、靈藥和靈石,臉色都變了,驚訝地問道:「這些猴子怎麼會送來這麼多修仙資源!它們為什麼幫你送來?」

呂施雖然沒有問,但心中也無比驚訝,眼睛都有點直了。

ps:關注?獲取最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