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六十四章 畫地為圈斗靈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 畫地為圈斗靈法【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小金的出現,立刻讓兩個小孩子抖了起來!如今這小金不只是秦浩軒的驕傲,也是整個自然堂的驕傲了!

羅茂勳傲然笑了起來,他回答道:「這些大力猿猴都是我師兄養的靈寵小金的手下。小金手下可是有一千五百頭大力猿猴,它們每天在小金的指揮下幫助咱們太初教弟子看管靈田,當靈田裡的作物成熟后,會收取一成作為報酬,這些靈谷、靈藥和靈石,只是今天一天收到的報酬罷了,現在太初教大部分靈田都歸小金負責看管,每天都能收到很多報酬。」

秦浩軒淡然笑著,撫摸著懷裡驕傲的小金,說道:「這都是小金的功勞罷了。」

他又詳細地解釋了一下。

聽到羅茂勳的話,以及秦浩軒不卑不亢的謙虛解釋,尚晨雪和呂施都一臉獃滯。

尚晨雪是越聽越驚喜,而呂施卻是越聽越驚訝,也越聽越貪心。

尚晨雪忍不住走過去摸著秦浩軒懷裡的小金,讚嘆道:「小金你好厲害哦,竟然能有一千五百隻大力猿猴手下,還能照看靈田幫你幹活。照看靈田可不是容易的事呢。」

小金微微昂起可愛的小腦袋,似乎很滿意尚晨雪的稱讚。

呂施則在心裡想道:「這個秦浩軒,憑什麼擁有一隻這麼厲害、這麼聰明的靈獸!如果將它帶回大元教,讓它為我幹活,我可以收到多少傭金啊!雖然我是灰種,可門派資源有限,也沒辦法任由我使用;但如果我擁有這麼一頭猴子,我便可以在原本門派資源的基礎上,自己也賺取修仙資源,這樣的修練速度絕對會是現在的兩倍、三倍,我就能更快突破到仙樹境1

「如果我能得到這隻猴子,每年賺取這麼多修仙資源,我將來的修練速度不見得會比晨雪師妹慢。」

「只要我的修為境界猛增,實力境界變得更強的情況下,我和晨雪師妹成為雙修道侶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晨雪師妹可是掌教真人疼愛的孫女,又是比我強的褐色仙種,如果我能和她成為雙修道侶,未來我成為大元教掌教的希望也就更大1

看到小金之後,不但尚晨雪眼睛亮了,一貫露出高高在上神情的呂施也不禁生出強烈的貪慾。

尚晨雪喜歡小金,是因為小金可愛又通人性;可呂施喜歡小金,卻是因為小金能賺靈石。小金這種通人性,可以指揮一群大力猿猴為它賺錢的靈獸,如果屬於他的話,一年可以賺進多少靈石啊!

想到這裡,呂施的心變得非常火熱,若在別的地方遇到小金,他肯定忍不住出手搶奪了。不過這裡是太初教,不是他呂施大爺的地盤,自然不能胡來。

極其想要得到小金的呂施在心裡想道:「畢竟現在身在太初教的地盤,不能動粗,那就乾脆給一個價格,將這隻猴子買下吧1

想到就做,呂施思索片刻,那雙隨時充滿優越感的目光落在秦浩軒身上,他輕飄飄瞥了秦浩軒一眼,說道:「既然晨雪師妹這麼喜歡你的猴子,你把這猴子賣給我吧!十萬顆下三品靈石。」

十萬顆下三品靈石,對仙苗境四十一葉的呂施來說,也是一筆巨大的數字了。在他想來秦浩軒這種自然堂出身的土包子,雖然運氣好,得到一株奇花榜上的天材地寶,這隻猴子每個月又能為他賺錢,但應該不曾一次見到十萬顆下三品靈石?說不定利欲熏心就會賣了。

秦浩軒這一刻像看傻子一樣的看著呂施,在他的身上,有一種張揚的影子。如果不是礙著雙方是兩個教派的弟子,秦浩軒真的直接問對方是不是痴傻的蠢貨?十萬下三品靈石買可以源源不斷賺取靈石的小金,這腦子還修什麼仙?腦子掉糞坑裡,把腦子泡壞了嗎?

呂施眉頭一皺,顯然對秦浩軒的拒絕很不滿,但他實在太眼饞那隻猴子了,於是他那充滿傲氣的腔調又響起:「這樣吧,我用修仙功法和靈法道術跟你換這隻猴子如何?我知道你們自然堂連先祖道統都斷了,你們自然堂的修仙功法、靈法道術肯定很少。我雖然不能將本門的功法給你,但是我也斬殺過幾個散修,得了幾本不錯的修仙功法、靈法道術,比你們自然堂的修仙功法要好很多,夠你們自然堂用的了。」

秦浩軒心裡對呂施這副嘴臉十分厭惡,但神色依舊平靜,他淡淡瞟了呂施一眼,聲音帶出了幾分不耐煩:「小呂啊,你這樣說話不只是在侮辱我太初,我自然堂。也是在給你們大元教抹黑。我作為你的長輩,可以容忍熊孩子一次兩次,但絕不是容忍你百次千次的借口。我太初不缺秘籍,而且我自然堂的道統斷沒斷,豈是你能知道的?若在說胡話,別怪本座不講情面,將你轟出山門。」

呂施被一通教訓的面色難看,同時也反應過自己剛剛確實過分了,若真的讓這秦浩軒告到掌教那裡,自己少不了的要被罰,而且是重重責罰的那種。

不行!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出現!呂施快速的思考著,突然說道:「秦……師叔……說的是……」

呂施一句秦師叔喊出口,差點沒給自己幾個大嘴巴,這話實在說的彆扭啊!只是……如今若不說,恐怕要吃大虧了。

「剛剛是呂施孟浪了……」呂施接著說道:「只是剛你的兩個入道師弟說你很時厲害,甚至都能打贏我,這也確實侮辱到了我,跟我大元教。十來葉修為的人,打贏我四十一葉?難道我大元秘法都是擺設?秦師叔,不如這樣?我們就打個賭吧,如果你不能打敗我,那你必須將這隻猴子給我。」

秦浩軒冷冷瞧著呂施,心知他是看上了小金的賺錢能力,迫不及待地想要佔為己有,但還要給自己找個借口跟台階。

呂施的話剛剛說完,羅茂勳與曹清華第一時間都覺得不公平。

羅茂勳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來說道:「你可真好意思呢,你仙苗境四十一葉,我師兄才仙苗境十葉,你這麼做豈不是想強取豪奪?」

尚晨雪也皺眉說道:「師兄,你這樣做,很是不妥……」

呂施哈哈一笑,說道:「師妹放心,我自然是不會真的為難秦師叔,我會將自己的修為壓縮到仙苗境十葉,同秦師叔公平一戰,來證明我大元教真不是他們口中的那般不堪。」

尚晨雪想了想,又道:「師兄,你可是仙苗境四十一葉的強者,就算只發揮仙苗境十葉的實力,但是你的戰鬥經驗、戰鬥技巧、靈法道術都是仙苗境四十一葉的水準呀。」

見被自己視為禁臠的師妹竟然替秦浩軒說話,呂施滿心不爽,冷冷看了秦浩軒一眼,無比自信地說道:「那我便壓縮到仙苗境八葉跟他打,讓他輸得心服口服。秦浩軒,你敢不敢?你若贏了,那就能證明你確實很厲害,你們太初教的功法確實很高深。」

「師兄,如果你輸了怎麼辦?你拿什麼來賭?」尚晨雪對於秦浩軒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早就好奇不已,她可不信秦浩軒真像他自己說的那麼弱。所以現在看著師兄挑戰秦浩軒,她無比興奮。

被師妹一問,呂施也愣了愣,他還真沒想過自己會輸呢!

呂施不屑地輕笑道:「我若輸了,便將我身上的財物都給秦浩軒。我身上有些丹藥、材料和符籙,還有六萬顆下三品靈石,加起來至少價值十一、二萬顆下三品靈石吧?」

秦浩軒聽著呂施自信滿滿的話,心裡冷笑不已,想道:「他能修練到仙苗境四十一葉,也絕非是蠢材之流,沒想到卻被小金和修仙資源給迷住了雙眼,竟然自甘墮落將智力降到這種程度。」

秦浩軒神色依舊淡然,望著呂施認真說道:「小呂啊,承蒙你的抬愛,我不需要用打敗你來證明我太初教修仙功法的厲害,更不需要用打敗你來證明我的實力。我太初教的修仙功法是用來修仙求長生,向天奪命,也是為了用來斬妖除魔,匡扶正義,而不是用來做這等無謂的意氣之爭。至於我本人,也一心向道,遵循師門長輩教誨,以修仙長生為目的。打贏你,能助我修仙長生嗎?至於跟你打架的資格,還是你自己留著吧,我在七丈淵戰場,太多人把這種資格給我,但結果都是被我殺死,我實在不願意殺人。」

被秦浩軒這句話一堵,呂施簡直恨不得當場打死秦浩軒,他臉色十分難看。他一個仙苗境四十一葉境的修仙者,竟然被一個仙苗境十葉的傢伙肆意喊打喊殺?還一副自己必輸的樣子?

呂施咬了咬牙,怒氣沖沖地對秦浩軒說道:「小心說大話咬了舌頭,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用手裡全部十一萬靈石,賭你打不贏我;如果你輸了,只要將你的猴子借我使用三個月,你敢不敢?」

呂施之所以敢押上自己全部身家找秦浩軒一戰,一是因為他很生氣,二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就算壓到仙苗境八葉和秦浩軒打,也絕對不會輸。畢竟他豐富的戰鬥經驗和仙苗境四十一葉的見識擺在那裡,尋常的修仙者施展靈法時多多少少會有些不完美,而他卻完全不會,甚至連靈力也不會浪費半點。

讓他這麼瘋狂的原因是,這隻猴子實在太罕見了,它一個月能賺這麼多靈石,那一個月、一季、一年乃至一生呢?

尋常猴子有二十年壽命,像小金這種靈獸猴子,就算沒有半點突破,但要活個五十年、一百年,問題不大吧?

秦浩軒聽著呂施囂張的話語,心中對他的厭惡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這個人為了得到小金,簡直是喪心病狂了。若非自己不在太初教而是在外面,對方肯定會做出殺人奪寶的事情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不打一場你是不舒服了?」秦浩軒冷笑著,平淡的臉上沒有一絲多餘的情緒,他靜靜凝視著呂施:「這樣吧,你也不用讓我,咱們倆都用仙苗境十葉,你就算跟我打的時候突破了十葉境,哪怕用了十五葉境的戰力,只要你能將我打敗或者打出戰圈,都算你贏1

秦浩軒自信滿滿,因為他在七丈淵打過太多場仗,幾乎每一戰都是以弱勝強。呂施雖然是仙苗境四十一葉境高手,但只要不施展仙苗境四十一葉的實力,他沒有可能贏過自己。

然而秦浩軒說出這番話后,尚晨雪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秦浩軒。

呂施見秦浩軒接受挑戰,臉上閃過幾分得意,再看向小金時,眼神中的貪慾更炙熱幾分,他在心裡冷笑:「既然你已經接受我的賭注,小金就成我的囊中之物了,就算只施展仙苗境八葉的實力又如何?我可是仙苗境四十一葉境的強者,對付你一個區區仙苗境十葉的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只要小金到我手裡來了,你再想討回去就難了。」

秦浩軒走到外面,在地上劃了一個巨大的戰圈,然後傲立戰圈中央,對呂施說道:「誰先離開戰圈,誰就輸了。」

「可以1呂施神態自若,眼神中透出強大的自信。

秦浩軒劃出一個十丈見方戰圈的動作,以及他和呂施兩人臉上透出的濃濃戰意,不多時便將靈田穀里不少太初教弟子吸引了過來。

在靈田穀,秦浩軒是一個傳奇人物,但是大多數人都只聽過他的傳奇故事,並沒有親眼見過他有多厲害。

這一次秦浩軒的對手是大元教的呂施,實力境界是靈田穀這些弟子只可仰望的等級,現下秦浩軒和呂施動手,頓時讓整個靈田穀的太初教弟子都沸騰起來,瘋狂涌過來看熱鬧。這種近距離觀看高手對決的機會,在他們可能平凡的修仙生涯里絕對罕見。

不管是羅茂勳還是曹清華,在秦浩軒劃出戰圈的時候,兩人就同時透出狂熱的眼神,恨不得自己的師兄將呂施一拳打倒。

唯有尚晨雪臉上掛著擔憂,當然這些擔憂不是因為呂施,而是為秦浩軒流露的。

在秦浩軒劃定戰圈后,她甚至還悄悄走到他身後,拉了拉秦浩軒的衣角,悄聲說道:「還是……別比了,我師兄很厲害的。」

秦浩軒微微一笑,闊步走到劃定的十丈戰圈左側,大方地朝呂施擺出一個請的手勢,回過頭對尚晨雪微微一笑,道:「你師兄目中無人,受些教訓對他有好處。」

面對落落大方的秦浩軒,聽著他嘴吐狂言,為了得到小金的呂施強忍著滔天怒意,冷冷哼了一聲,心想:「若不是在你們太初教的山門裡,老子一掌就拍死你了。不過自己身為客人,在太初教的地盤上開殺戒似乎不好!也罷,今天饒你一命,下次找機會一定弄死你1

呂施心中「寬宏大度」的想法秦浩軒自然不知道,當然……他也並不想,或者說懶得去知道對方心中的齷齪想法,他見呂施一臉矜持地站著,遲遲不動手,客氣笑道:「小呂,遠來是客,你先請1

關注?limaoxs666?獲取最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