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六十五章 打到跪地來磕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 打到跪地來磕頭【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切磋,從來都是強者擺好姿態,任由弱者來攻。

或者,前輩擺好姿態,等待晚輩來攻。

呂施雖是晚輩,但不承認自己是弱者啊!對面一個十來葉修為的弱雞,自己單手就能捏死他啊!

讓自己這個堂堂仙苗境四十一葉境的強者先出手,這句話比當眾打臉還要狠,呂施一張還算俊秀的臉鐵青著,矜持地吐了兩個字:「你先。」

秦浩軒微微一笑,不輕不重地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指點指點你。」

「好礙…」呂施怒極反笑道:「我倒是想看看,你怎麼指點指點我。」

秦浩軒手腕揚起,赫然是太初教人人都會的,最低等的開天斬,閃爍的白芒耀的讓人有些睜不開眼睛,眼力好的人甚至可以看清那開天斬之上有著無數的小鋸齒!

一式開天看似很隨意的落下,卻是秦浩軒多次生死之戰練就,這一斬的速度角度完全令呂施失去了躲避的可能。

呂施見到開天也不躲避,隨手捏起一個手訣,靈氣從他體內噴涌而出,旋即化作一道花紋古樸的盾牌。

呂施施展的是大元教最低等的防禦功法紋鋼法盾,妄圖擋住秦浩軒的這一斬。

儘管將自身的修為壓到了仙苗境八葉,呂施身上的高手氣度卻沒弱下分毫,完美的靈力控制,沒有一絲一毫外洩,又將仙苗境八葉的實力模仿得恰到好處,不多一分,不少一毫,即便是他的對手秦浩軒,也不禁暗暗讚許,這個利令智昏的小子,看來平日里沒有今天這麼蠢,只是不知為何豬油蒙了心了吧?

「最低級的靈法就想對付我?」面對秦浩軒這一刀,一身長袍翩翩的呂施,看起來有說不出的瀟洒自如,眼神中透出的藐視可不是偽裝的。

附近那些將秦浩軒視為偶像,但並不知曉其真正實力的太初教低級弟子們,忍不住為秦浩軒擔憂起來。

仙苗境四十一葉境的呂施,雖然將自身的實力壓到仙苗境八葉,但他畢竟是仙苗境四十一葉的強者,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除了曹清華和羅茂勳對自家師兄堅信不疑外,其他人心中都懷著一個疑惑——秦師兄真的能贏嗎?

秦浩軒這一刀開天斬看似毫無氣勢,落在呂施紋鋼法盾上,那看似無比堅固的紋鋼法盾應聲破碎,但秦浩軒的開天斬刀氣不但沒有消失,反而還忽然見長,紫紅色的刀氣大振,削斷了呂施額頭前幾根頭髮。若非秦浩軒不想殺人,任由他就地一個懶驢打滾閃到一旁,託大的他腦袋都給切沒了。

秦浩軒十分有風度沒有痛打落水狗,好整以暇地等著狼狽不堪的呂施爬起來,隨後雙手背在身後連連搖頭:「小呂啊,剛剛你該迎著本座的開天而沖,這樣才有三分生機。只是防守,而且這靈法看似完美,卻靈力過度平均。你該計算出本座這開天的落力點,將所有靈力聚集為一,來進行防禦。修為還可以,但這交手的能力太差了!還不如我太初一個雜役弟子,你該好好練練。」

這一番指點聽得尚晨雪連連點頭,同時也算是把呂施的臉打的啪啪作響,他強壓怒氣,喉嚨里吼出一個字:「來1

堂堂仙苗四十一葉境強者,前途遠大,在宗門內很受重視,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

「就算你有幾分手段又如何?我的仙葉大多是四脈、五脈,你一個廢物弟子,資質不如我,還能翻天不成?」呂施心中惡狠狠地想著,如果被秦浩軒知道他內心所想,說不定會笑掉大牙。

秦浩軒除了效用更古怪的通體金色和黑色的仙葉外,哪片不是「區區七脈」呢?

「既然你還想被本座指點,那本座便替你師傅指點你一二,也算你這次太初沒有白來。」秦浩軒隨意抬手,數十條靈力在指尖跳動旋轉。

這是秦浩軒在七丈淵戰場上得來的一個散修靈法「氣凝天針」,將體內靈力壓縮凝聚成針狀,對靈力的掌控能力越強,氣凝天針的威力就越大。

看到秦浩軒露出這一手,呂施古怪地笑了,自己吃過一次虧,還能吃第二次虧?秦浩軒的靈力控制終究不如自己完美,施展氣凝天針時身體外隱約有一絲靈力外逸,顯然達不到這門靈法的最高威力,弱種就是弱種!

可旁人不知道的是,秦浩軒在施展這門靈法時,體內仙苗上那些原本一動也不動的仙葉,竟開始微微顫抖起來,起初幅度很小,但隨後便散出一股蓬勃靈力。

尤其是那金色和黑色的仙葉,將化作氣凝天針的靈力不住過濾、不斷精鍊,那些漂浮於秦浩軒身前的密密麻麻氣針,不斷被凝鍊,數量減少的同時,體積也由原來的一指長變成半寸粗細,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芒。

小姑娘尚晨雪還道是秦浩軒對靈力的控制不夠,施展過程中靈力外逸,為秦浩軒擔憂的眉頭皺得更緊,就連呂施也沒瞧出其中奧妙,不知死活地主動發起攻擊。

「秦……師叔……嘗嘗我大元教的通天大手印1

呂施手臂高昂,身前上空出現一隻房屋大小的金色手掌,這手掌頗有幾分遮天蔽日之威,瞬間將秦浩軒完全籠罩蓋落下去。

面對呂施打過來的靈法,秦浩軒微微皺眉表示不滿,他正沉浸在體內兩片仙葉壓縮和凝鍊靈氣的美妙感覺之中,呂施現下攻擊自己,他只能提前結束這種體驗。

秦浩軒還發現,自己的金色和黑色仙葉的效應各不相同,其他八片七脈仙葉則能提供磅礡的靈力,不過現在的自己沒有時間再仔細體會了。

「休休1

一枚氣針在秦浩軒的控制下激射出去直破天際!通天大手印掌心位置出現一個極小的空洞……下一刻……通天大手印還未落在徹底落下,便在空中碎裂。

秦浩軒手指微微一勾,氣針在空中打了個轉,宛如擁有靈性的飛劍直撲呂施!

紋鋼法盾!

呂施的通天大手印碎裂,顧不上心中的驚訝,雙手在身前連連結印,一口氣結出八面紋鋼法盾,這八面紋鋼法盾組成一個八卦的模樣快速向中心匯合。

八面閃爍著不同光芒的紋鋼法攪艘黃穡形成一面巨盾,盾牌之上還有八面紋鋼法盾,它們在盾牌之上排列如八卦一般!

八卦紋鋼法盾!蘊含地風水火之力!呂施曾經在十五葉修為施展時,擋住了師兄十七葉的全力一擊,而八卦紋鋼法盾不碎!

強吃!呂施打算強吃秦浩軒!自己雖然只用八葉修為,阻擋個十三葉修為的全力一擊也是輕鬆自如!

秦浩軒打了個響指,氣針撞擊在八卦紋鋼法盾之上……

若是呂施在仙苗境四十一葉時硬碰硬,秦浩軒的天針說不定就不是對手,但實力壓制到仙苗境八葉的狀態,就算靈力凝鍊得再精純,掌控得一滴不漏,那也擋不住經由秦浩軒兩片特殊仙葉,並由全七脈仙葉提供靈力而打出的靈法啊!

「滋……」

一聲難聽猶如放屁的聲音傳出,呂施的盾……碎了……竟然被一枚不起眼的氣針破掉!

閃爍著寒光的氣針徑直射向呂施胸口,將自身靈力壓低到仙苗八葉境的呂施,可不認為自己的身體比剛才那道靈法還硬朗。丟了面子事小,可身體要是被氣針扎出個洞,影響未來的修練,那可賠大了。

眼看躲是躲不過去了,為了不讓身體受到傷害,呂施一咬牙,將自身禁錮在仙苗八葉境的修為解封,提到仙苗十葉境,同時還布了一個仙苗十葉境才能施展的防禦靈法護體。

不好!秦浩軒心頭一緊,自己只是想要教訓一下對方,沒想到這孩子這麼不經打!便是對方施展十葉修為,這也是必死無疑!

這小子不能死!秦浩軒沒想到對方這麼弱,電光石火間也來不及調轉氣針,五指猛力握拳一捏!那氣針在呂施的身前驟然爆炸!

轟!

小小氣針,產生了巨大的爆炸之聲,颳起勁風吹的觀戰之人紛紛抬手遮掩,呂施整個人被炸的倒飛出去,衣服早已經破破爛爛,哪裡還有之前英俊小生的模樣,皮膚更是被勁風撕裂出了數條血口。

尚晨雪愕然……僅僅只是一擊!大元教的天才,呂施!便被搞得如此狼狽!而且……那秦浩軒顯然並非真的動用手段,他從始至終都是那樣的揮灑自如!

呂施暗中提升境界,秦浩軒當作沒看見,其實他現在也確實沒空去看呂施,趁著呂施剛才應對一枚氣針的閑暇,秦浩軒又沉浸在金色和黑色仙葉發揮功效的奇妙感覺中。

此時在秦浩軒體內,八片七脈仙葉正提供著蓬勃的靈氣,充斥丹田濃郁無比,紮根在秦浩軒丹田中的仙根,也瘋狂運轉起來,汲取靈氣提供給仙葉,形成一股良性循環。

現在秦浩軒並沒有刻意引導,靈力就在他體內形成循環,金色的無脈仙葉不斷凝鍊靈力,而黑色仙葉卻為化作靈法的靈力增添一股陰柔之氣,使得靈法陰陽並濟,威力更增。

這也是剛才氣針能刺破呂施的防禦靈法,還傷到他身體的緣故。

按理來說,就算呂施將自己的境界刻意壓下來,但他的護體靈力的強度並不會弱下太多,可見秦浩軒隨意的一擊,最後還自爆……放棄了大部分殺傷力,卻還是令他如此狼狽,雙方在很多方面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呂施臉色微微有些尷尬,他從未有想過會輸……更沒想到輸的這般狼狽,而且對手顯然揮灑自如,哪裡像是在對決,完全是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的意思埃

秦浩軒體會到體內的靈力異動,覺得有些意思,抬手的五指在空中輪轉,一道道氣針凝空而出,他想看看自己的力量到底可以逼得眼前這人到什麼地步,也好檢驗一下自己這兩年為恢復而努力的苦修成果。

自然堂,太弱了!沒人可以陪著秦浩軒這麼玩。

刑,可以。

但,刑完全沒興趣跟秦浩軒打。

不用神識,秦浩軒屬於被刑虐的一方,用上神識,刑則是被虐的一方。

一根……十根……二十根……一百根……

漫天的針雨直撲呂施!

僅僅只是一根氣針便能破開通天大手印跟八卦紋鋼法盾!如今上百根?呂施罵娘的心都有了,這他媽的哪裡是什麼十葉修為?十葉修為的爆發跟靈氣控制怎麼可能到這種地步?

「該死,他真的只是太初教最弱的自然堂弟子嗎?」這個念頭在呂施腦海中一閃而過,憑他的眼力自然可以認出,要凝成這麼凌厲的氣針得有多麼強大的靈力控制能力,就算自己,要在短時間內凝出這麼多銳利的氣針,那也根本做不到啊!

十葉修為?算了吧!二十五葉!

呂施體內有二十五片同時靈氣爆發!這一刻,他也顧不上再管之前的十葉約定……先保住小命要緊!

大地之中無數土氣騰空而起,在呂施的操控下迅速糾纏在一起!混元法石!

大元教,凡是帶元字的法術,都是大元真法之一!

這一刻,呂施顧不上什麼體面,混元石號稱當世至剛,大元教的混元法石,雖然並非真正混元石,卻也是模擬其威能,堅不可摧!

一面由混元法石組成的大牆出現在了呂施面前,生生擋住了漫天氣針的去路,同氣針生生撞在了一起,剎那間混元石之上密密麻麻的扎入了無數的氣針,隨時氣針都彷彿要刺透石頭一般。

呂施雙手掐住法決,一道道靈力灌注在混元法石之上,死死頂住氣針,他不能輸!再輸,自己真的什麼臉都沒了!雖然如今也沒什麼臉了,但已經提升到二十五葉的修為,再輸……大元教的臉都給自己丟了!

秦浩軒的五根手指輪轉著握向了掌心……上百根氣針隨著秦浩軒的手指化為握拳,也在高速抖動中……爆炸了!

轟隆!一道氣柱直衝天際!

眾人感覺腳下的大地都在抖動,混元法石在爆炸中化為齏粉,呂施的身體在勁風中飛退而去……

戰圈?呂施早已經飛出去了……

秦浩軒雙手背負在身後,看著那到飛出去撞斷了樹棵大樹才停下來的呂施說道:「當機立斷,沒有為面子而死守十葉修為約定,這一點值得誇獎。靈法也是好靈法,只是還是那話……太過於平均使用力量,如何能贏?二十五葉的法力,硬是讓你用出了十葉的效果。」

呂施怔怔的坐在地上,整個人的精神世界彷彿要崩塌了,他無法相信自己居然敗得這麼慘,便是真的生死相搏……自己動用全力是否可以贏?他已經產生了嚴重的自我懷疑。

曾幾何時,呂施在大元教都是天之驕子一樣的人物!走到哪裡都是被稱讚誇獎。

如今……呂施知道,自己敗了!敗得如此的徹底!

秦浩軒的話,不知何時傳入到了呂施的耳朵里,也不知道何時不停的在他腦海中回蕩,那種回蕩宛如暮鼓晨鐘,讓他猛地清醒了過來。

他望著秦浩軒,忽然感覺眼前這個人很是高大,忽然感覺自己很是可笑,沒錯!真的很可笑!

呂施回頭看向身後,彷彿在看不久前的自己,他覺得自己怎麼如此的可笑?小金珍貴,但那是秦浩軒的靈寵!自然堂存在這麼多年屹立不倒,自己居然小看它?師傅總是說外面人外有人,而自己卻一直固步自封。

蠢貨!呂施忽然發現自己是一個蠢貨!而且還是在這麼多人面前賣蠢!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看到弱種,便有自傲的心態?

呂施起身,踉蹌的來到秦浩軒面前,所有人詫異的看著他,疑惑的看著他,想知道這位大元教的天之驕子要做什麼。

噗通!

呂施跪在了秦浩軒面前,很是鄭重的磕了三個響頭,抬頭看向秦浩軒認真的說道:「多謝師叔指點,弟子呂施受教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