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六十六章 逝去時光難追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六章 逝去時光難追回【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秦浩軒的評價是發自真心的,以七丈淵戰場的經驗來看,這個呂施表現的其實也算不錯了。

在七丈淵戰場上,那些仙苗二十五葉境的人,沒有一個能從他手裡活著逃走。或許三十葉境的強者,秦浩軒還需要藉助其他外力手段來獲勝,但是和仙苗境二十九葉以下的人打,秦浩軒從無失手。

師兄獲勝,最高興的當屬曹清華和羅茂勳,至於其他太初教靈田穀的弟子們也一個個昂首挺胸,門派自豪感讓他們有股揚眉吐氣的感覺,看向秦浩軒的目光更是崇拜,期許自己未來也能如秦師兄那般強橫,踩在那些看不起自己,甚至於欺辱自己的人頭上。

「什麼大元教的天才弟子,也不過如此嘛1

「就是說嘛,說好了最高提到仙苗境十葉,最後卻提到仙苗境二十五葉還狼狽跑出來,真是浪得虛名。」

有秦浩軒在,一干太初教靈田穀弟子肆無忌憚地議論起來,聲音雖然小,但哪個修仙者不是耳聰目明之輩?呂施聽的也是一陣面紅耳赤,各種後悔之前的狂傲。

若光是說呂施還罷了,問題是這些弟子們連整個大元教一起取笑進去了,讓尚晨雪好不自在。

呂施被人閑言碎語,秦浩軒覺得他是活該,但大元教和尚晨雪卻是無辜的。尚晨雪這丫頭心地不錯,多次幫自己說話呢,怎能讓她尷尬為難呢?所以秦浩軒清了清嗓子,對那些議論紛紛的靈田穀弟子說道:「小呂的能力還是很強的,才提升到二十五葉境時便從我手裡逃過去,證明呂師兄的修為比同境界的修仙者要強很多。再說我和呂師兄的切磋只是私人性質,你們議論時不可帶上宗門,若是被長老們聽到了,必定遭到重罰。」

打敗呂施后,秦浩軒的威望又上升到一個常人難以企及的地步。或許一些四大堂的弟子也可以震住場面,但那是建立在一貫的暴力威嚇基礎上,這些底層弟子們對秦浩軒的尊敬,卻是發自於內心的。

秦浩軒說這些話時態度十分誠懇,並不是取笑或嘲諷,可呂施的臉卻更燙了,心中雖然依然怨恨秦浩軒有些不給面子,同時也暗罵自己過度愚蠢,還好今日是切磋,若是生死相搏……自己日後定要吸取這次的教訓,來日……再跟這秦浩軒分個高下。

跪地是跪地!磕頭是感謝!但天才的驕傲之心,並沒有從呂施的身上消失,若是消失……他這輩子也沒什麼發展了。

呂施知道自己沒什麼資格發作,從仙苗境八葉被打到仙苗境二十五葉才勉強逃出來,面子已經丟光了,如果再繼續對秦浩軒出手,便是殺了秦浩軒,自己也算從此名聲掃地,而且肯定會影響大元教和太初教的關係,最終受到宗門的嚴懲。

呂施旁邊的尚晨雪看到秦浩軒主動為呂施說話解圍,她對秦浩軒的觀感更好了,現在人們不再連帶地嘲諷她和大元教,她的心情也隨之好起來,並且由衷為秦浩軒能戰勝呂施感到讚歎。

修仙路上,一葉一天梯。

哪怕高一葉境,都是一個不小的實力差距。可秦浩軒憑著仙苗境十葉的修為,硬生生將師兄打到二十五葉境,而且還是得狼狽逃命,這種恐怖的戰鬥力讓單純的尚晨雪不禁咋舌。

「秦師兄,你是怎麼修練的,竟然如此厲害1尚晨雪好奇地詢問著。

秦浩軒微微一笑,很誠懇地回答道:「我這個能耐是活生生殺出來的,全因真真正正的生死經驗,在七丈淵戰場時,最多我曾一天斬殺過三十個散修。」

「嘩!秦師兄你好厲害1尚晨雪一臉獃滯,她也聽聞過七丈淵戰場,敢去那地方的散修實力都不差,而且一般都是成群結隊外出狩殺太初教的修仙者,哪怕要殺一個散修都頗為困難,更別提一天殺三十個……

不只尚晨雪聽呆了,就連呂施,以他仙苗境四十一葉的修為,想要在七丈淵戰場一天殺三十個散修都不容易。

聽著秦師兄說出自己的光輝事蹟,周圍的太初教弟子更加自豪了,其中一個太初教弟子大聲說道:「我們秦師兄在七丈淵戰場有一個令散修聞風喪膽的外號——血衣煞神!你輸在我們秦師兄手下,不冤。」

現場又是一陣起鬨:「輸了就快把賭注留下來然後離開吧,秦師兄很忙,他還趕著去修練呢。」

畢竟是大元教的高層弟子,呂施雖然心疼十一萬靈石,但他更丟不起耍賴這個臉,於是咬著牙將靈石交給秦浩軒,一臉和睦的笑容:「秦師叔的實力讓為兄十分佩服,下次若有機會再來討教。」

對於呂施這種找面子的說法,秦浩軒不置可否,附近的太初教弟子們看到秦浩軒輕輕鬆鬆就賺到十一萬顆三品靈石,一個個喉結上下滾動狂嚥口水。下三品靈石的價值他們知道,現在秦浩軒隨隨便便就賺了十一萬顆,他們中一些資質差的,可能一輩子種靈田的收入都不到十一萬顆下三品靈石,因此更堅定了他們瘋狂修練,向秦浩軒看齊的決心。

秦浩軒轉頭對饒有興趣地望著自己,正準備纏著他講故事的尚晨雪說:「小晨雪,掌教真人為你們設的接風宴快要開始了,你們先去,我隨後就到。」

尚晨雪抬頭看了看天色,夜幕降臨,的確差不多到了晚膳時間,她只好對秦浩軒說:「秦師叔,那有空再聽你講七丈淵的故事,你一定要講給我聽哦,我很好奇呢。」

小姑娘水汪汪的單純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秦浩軒苦笑一聲不置可否,這小姑娘八成將殺人當成多麼威風的事呢。

修仙者並不像尋常人揣測的那樣不食人間煙火。在尋常凡人眼中,修仙者不食人間煙火,那是因為凡間的食物滿足不了修仙者對天地靈氣的需求。

真正的修仙者不但需要進食,而且越是高級的修仙者,越需要大量充滿了天地靈氣的食物,來補充身體各個器官所消耗的靈氣。

平時打坐修練時汲取的天地元氣,是在經脈丹田中運行的,但修仙者體內的五臟六腑也需要天地元氣來維持,這種天地元氣只能從食物中得到補充。

掌教真人親自在黃帝峰太初寶殿設下最高規格的接風宴,畢竟是大元教的兩位掌教親臨拜訪,該有的禮數不能失。

因為剛剛打敗呂施,為了避免尷尬,秦浩軒十分體貼的沒有和師妹他們一同進入盛宴場地,故意晚了一步,等接風宴大部分人員都到齊時,他才匆匆趕去太初寶殿。

當秦浩軒趕往太初寶殿的路上,在黃帝峰的半山腰上,他見到了幾個身上掛著傷的修仙者。

這幾個修仙者,正是當初和秦浩軒一同入門的師兄弟,看到秦浩軒又活蹦亂跳地靠過來了,這幾個師兄弟笑容洋溢地和秦浩軒打招呼。

「秦師兄,你的傷勢好了?」

作為同年入道的一幫弟子,秦浩軒絕對是他們之中的傳奇人物,七丈淵戰場的赫赫威名可不是鬧著玩的。當初秦浩軒重傷瀕死,這幾個師兄弟打心眼地為秦浩軒痛惜,如今看到秦浩軒又活蹦亂跳一副完全痊癒的模樣,又豈能不驚喜?

雖然還趕著去赴宴,但這幾位師兄弟的熱情讓秦浩軒暫時停下了腳步,和他們攀談起來。

「承蒙記掛,差不多都好了。」秦浩軒微微一笑,和氣地回答著,哪裡還有血衣煞神的凶威。

這幾個師兄弟當初在靈田穀中,和秦浩軒的關係雖然算不上太親密,但絕對不算差,也是人品端正的幾位。現在既然人家主動關心自己,秦浩軒哪有冷臉相應的道理。

他看了看這幾位師兄弟身上挂彩,不禁問道:「幾位師兄身上怎麼負傷了?」

「我們是在七丈淵戰場受了重傷,被宗門接回來養傷,受宗門長輩細心醫治,糟蹋了不少靈丹靈藥,這才從鬼門關里逃回來。」其中一個師兄弟笑了笑,隨後關切地望著秦浩軒,問道:「秦師兄受傷之後,修為恢復得怎麼樣?現在是多少葉的實力了?」

「修為恢復得還行,不過暫時還停留在仙苗境十葉的程度。」感受到對方真心詢問,秦浩軒如實告知。

「啊!哎……」這幾名師兄弟聽了,都默默嘆息搖頭:「可惜了,秦師兄的這一身修為真是可惜了。當初在我們這一些人中,秦師兄雖然是弱種,但修練速度僅僅次於那幾個有色仙種,是我們的榜樣和目標,下山進入七丈淵戰場之後,你的風頭更是蓋過三大紫種……」

這幾人臉上都流露出深深的痛惜之色,極為真誠,倒不是矯揉造作。

秦浩軒看著他們的神情,不禁好奇地問道:「幾位師兄的修為達到什麼程度了?」

聽到秦浩軒的問話,這幾人沒有猶豫回答道:「我仙苗境十四葉。」

「我十二葉。」

「我與秦師兄的修為一樣,是仙苗境十葉。」

秦浩軒聽罷,神情微微一僵,不禁在心裡感嘆道:「當初這些師兄弟的修為都遠不如自己,沒想到養傷兩年,他們的修為已經趕上甚至超過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