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六十八章 成長總在不覺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成長總在不覺間【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有了這麼個插曲,所以秦浩軒到來時,在場大部分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想看看他身上是否有三頭六臂,弄得秦浩軒很不好意思。

這個接風宴是設來接待大元教正副兩位掌教以及諸位長老的,規格之高實屬罕見,有資格、有實力坐在這裡的,若不是門內高人,就是尚晨雪這種仙二代,當然,這些仙二代本人也都擁有不凡的境界修為。

可以說,即便是將在場的太初教工作人員全都算入,秦浩軒的境界修為都是最低的,不過他代表自然堂來參加,這個接風宴自然有他的席位。

大元教的掌教長老們當然不會說什麼,可是他們所帶來年輕氣盛的高徒、仙二代們,卻十分不滿秦浩軒一個仙苗境十葉的低級修仙者坐在這裡,尤其是剛才秦浩軒打敗呂施的消息,讓他們覺得非常丟臉。

他們恨呂施,同時怨恨秦浩軒。

原因無他,秦浩軒的實力太弱了,若是呂施敗在其他太初教天才弟子手上,他們都不會覺得這麼恥辱。

這場接風宴還沒開始,在秦浩軒一走進來,氣氛就變調了。

偏偏尚晨雪這個沒甚心機的丫頭,在看到秦浩軒落座之後,還興奮地問道:」秦師叔,你告訴大家,為什麼你的實力這麼強嘛,仙苗境十葉的修為,竟然能打敗呂師兄。」

面對尚晨雪天真爛漫的問題,秦浩軒一陣頭大。之前在靈田穀不是問過了嗎?這小姑奶奶怎麼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問起來了?

不過若不回答,或者隨意敷衍的話,就顯得自己太過倨傲,而且這也不是待客之道,秦浩軒只好誠懇地說道:」這是我在七丈淵戰場上經歷了無數場生死廝殺磨礪出來的,換成其他任何一個人,經歷過像我這麼多的廝殺,取得的成就肯定都會比我強。」

按理說,秦浩軒的回答十分得體,有禮有節又顧了客人的臉面,太初教這邊的長輩,對秦浩軒的這個回答還算滿意。

若換成別的弟子,說不定就不會有其他想法了,然而在座的這些都是大元教眼高於頂的天才弟子、仙二代之類的角色,急著找回面子的他們,又豈會善罷甘休?

還沒等其他人說話,坐在尚晨雪旁邊的一個大元教飽滿種子的弟子洛歸,一臉笑意盈盈,換上一副兄長教育妹妹的語氣說道:「晨雪師妹,你的認知有些不對,一個修仙者的境界修為不高,戰力再強也沒用。像當年在幽泉魔淵修練了《吞魔寶典》那位,戰力強橫到能夠以仙樹境斬殺仙人,可這又如何?不是照樣壽元耗盡而死?而那些戰力不如他的仙人,卻能證道長生,好不逍遙。」

「修仙,求的是長生,修為境界永遠是最重要的,一葉一天梯,一輪一輪迴!修為不夠再能打又如何?充其量不過是一個打手罷了。」

洛歸的聲音不大,但坐在太初寶殿中的人,哪個是修為低下的呢?一個個耳聰目明,將他的話聽得清楚。

許多人對洛歸的話十分有認同感,一個個點頭讚許,即便是秦浩軒,也在心裡感嘆:」是啊,即便是再能打又如何?我還是要努力修練,提升修為境界,證道求長生。」

洛歸一副兄長教育妹妹的樣子,並不是針對秦浩軒,口氣也十分溫和有禮,任誰都挑不出毛玻但是誰都知道,他這番話表面是教育尚晨雪,實際上是暗罵秦浩軒不過是一介粗魯打手。

換成別人,或許不會挑他的刺,就連聽出他意思的秦浩軒也當沒聽到,但尚晨雪卻不依了。小姑娘心裡已經將秦浩軒當成偶像,哪裡容得自己的偶像被人如此說呢。

她臉色漸漸變了,心裡已經開始醞釀反駁的台詞。

眼看大元教兩個小輩又要唇槍舌戰,為免接風宴的氣氛被破壞,或許對洛歸的話也有些不爽,黃龍真人以眼神示意秦浩軒,要他來當這個解鈴人。

於是秦浩軒朝尚晨雪露出善意的微笑,說道:」剛才這位師兄說得很有道理,不過也不盡然。修仙界優勝劣汰,殘酷無情,在獲得更多更好修仙資源的同時,也面臨了更大的風險;如果沒有強悍的戰力,就無法獲得更多資源,即便獲得資源也無法保住,反而很可能丟了性命。修為境界和本身戰力是任何一個修仙者都應同時注重的,兩者缺一不可,只有真正將二者結合起來,才能更有把握修仙證道求長生。」

「至於這位師兄指出我的問題,我也很感激,在未來的修練路上,我也當努力提升修為才是。」

秦浩軒的這番話十分中肯,不軟不硬,同樣是任誰都挑不出毛病,即便是黃龍真人、惠陽真人,都聽得連連點頭,讚許不已。

不少大元教的長輩提高了對秦浩軒的評價,他們看得出秦浩軒的資質雖然不好,但他的眼光確實極准,他對修仙一道的認識甚至比洛歸還要準確。

一個大元教的長老,情不自禁地輕嘆出聲:」可惜啊,秦浩軒怎麼會是一個弱種,哪怕他是一個飽滿仙種,未來成就都不可限量啊1

惠陽真人一旁聽的直撇嘴,弱種怎麼了?這些老東西,回去要好好給他們教訓一番!秦浩軒贏了就是贏了!還有閒情逸緻感嘆人家弱種?看看咱們家的灰種被人打成什麼樣子了?少用老眼光看人!年輕,便代表著未來無限的可能!

聽到這位長老沒有惡意的輕聲嘆息,尚晨雪嘴巴一扁,顯然不認同他說的話,向爺爺惠陽真人撒嬌道:」爺爺,爺爺,我覺得打鬥厲害挺好呀,人家就是想打架變得厲害些嘛!人家想跟秦師兄學習打鬥技巧1

面對孫女的撒嬌,惠陽真人還真的沒有抵抗力,而且他對秦浩軒剛才的那一番見解十分認同。修仙界中殘酷無比,修為境界再高又如何,只要本身戰力和戰鬥經驗稍微弱一些,那麼就有喪命的危險。

惠陽真人朝黃龍真人露出一個特別的微笑,心裡也在想著,自己的戰鬥經驗雖然豐富無比,戰力也十分強橫,但他是仙嬰道果境的無上強者,他的戰鬥經驗以及戰鬥手段,顯然不適合才仙苗境的尚晨雪,反倒是秦浩軒這樣一個修為境界低的弱種,更能將自己的戰鬥經驗傳授給尚晨雪。

畢竟秦浩軒是個弱種,但他所面對的都是實力境界比自己強的對手,應該很有一套獨到的對敵手法。

於是惠陽真人對黃龍真人說道:」不知道秦浩軒是不是還會去七丈淵戰場?若是還會去的話,可以讓他帶上我這頑皮的孫女嗎?小孩子都關在門派里沒有經歷過生死場面,去長些見識,學些戰鬥經驗也是好的。」

惠陽真人的話,讓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尤其是剛才側面迂迴抨擊秦浩軒戰力無用說的洛歸,儘管掩飾得很好,但他眼神中不時閃過一絲怨毒,不住掃過秦浩軒的臉龐。

旁人感覺不到,但是經歷過無數次生死戰鬥,對這些旁枝末節十分敏感的秦浩軒早已敏銳察覺。同樣,他在感受到洛歸對自己恨意的同時,心中也生出了殺機,不過他隱藏得比洛歸更好。

入紅塵的這段時間,在七丈淵戰場歷經無數生死廝殺,也經歷過門派內其他人的暗算,秦浩軒對別人的恨意十分有警覺性。如果當初自己小心謹慎一些,將這些懷恨自己的人扼殺於萌芽之中,那麼自己說不定就不用受傷了。

現在的秦浩軒,雖然還是本著與人為善的待人處事態度,但也變得更加決斷。他深深體悟修仙路上的殘酷無情,自己雖不去害人,但絕不能讓別人害自己!

「在太初寶殿,我不能宰了他,等他一旦離開眾目睽睽之下,或者找個機會把他騙出去,就得宰了他。這人已經恨我了,我能在他眼中看到殺意1秦浩軒在心裡默默想著:」我之所以受傷,差點死了,就是這些年太過善良,沒有及時發覺別人對我的殺意。我想問道長生,就必須保護好自己,只有好好活下去,我才能達成修仙證道的目的。」

秦浩軒對洛歸,也生出了除了黃龍真人外誰都沒能發現的殺意。

黃龍真人是現場最了解秦浩軒的人,別看秦浩軒整日笑呵呵的,寬容大度,但經歷了這麼多事,他再也不是那個誰都可以欺負的自然堂新人弟子,漸漸成長為一個成熟的代堂主。

他的命不但是自己的,也承載著璇璣子、自然堂幾百名弟子的希望,他並不怕死,但他更珍惜生命。

黃龍真人沒想到,在兩年養傷時間內,秦浩軒的心性已經磨練到讓他都驚訝的程度,因此這一幕他也懶得揭破。對他來說,死一個大元教天才弟子又如何?既然他能對秦浩軒生出殺意,那就讓他成為秦浩軒掘起的磨刀石吧。

「秦浩軒是我宗門這一屆新弟子的入道師兄,按照慣例,他今年就要帶新弟子們入紅塵,進入七丈淵戰場接受磨練。」黃龍真人笑吟吟地對惠陽真人說道。

惠陽真人一喜,他已從尚晨雪自己口中得知秦浩軒的戰力很強,而且秦浩軒的名聲,他也曾有耳聞。

尚晨雪是他最寵愛的孫女,作爺爺的自然會儘力守護她;但是惠陽真人也幾百歲的年紀了,不可能一直寸步不離地守在孫女身邊。

所謂給人魚吃不如教人釣魚,如果能有機會讓孫女跟在秦浩軒身邊,學一些戰鬥經驗和手段,增強她的自保能力,在這個危機四伏的修仙世界才有辦法好好存活下去,自己也不用隨時擔心她了。

黃龍真人見老友這般模樣,心知他確實是動了讓秦浩軒帶尚晨雪去體驗戰鬥的念頭,於是打趣道:」既然你要找秦浩軒帶晨雪去七丈淵戰場,作為長輩請小輩辦事,豈能不意思意思呢?」

惠陽真人差點一頭撞死在黃龍真人的面前,九天紅的事情還沒完呢!又要送這小子?可……好像還必須給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