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百七十二章 碾壓秒殺展霸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碾壓秒殺展霸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以秦浩軒的眼力,還是看得出洛歸的那頭異鳥符獸非同尋常,卻沒想到這麼乾淨利落就被咬碎了,可見這骷髏頭的尖牙利嘴有多麼兇狠了。

陰十三戰敗洛歸也懶得看如喪家之犬樣的對手,雙臂環抱在胸前笑道:「大元教?不過如此……只有這般庸才?那我可大元教滅教之日也不遠了埃至於太初?可是連出戰的勇氣都沒了?是否需要本座讓上一葉修為?」

聽見陰十三的叫囂,躲在人堆後面驚魂未定的洛歸氣急攻心,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

他洛歸在大元教的資質算不得最好,但也是教中長輩喜愛的弟子,否則又怎麼有資格隨宗門長輩來太初教拜謁黃龍真人呢?敗軍之將不敢言勇,被陰十三羞辱,洛歸也只能默默忍著……

秦浩軒又偏過頭去,輕聲問赤煉子:」這兩個人是什麼來頭?」

「他們?是魏國的護國邪教。」也許是華萬谷和陰十三的張揚,讓赤煉子這個心胸狹窄的傢伙也暫時摒棄對秦浩軒的成見,對於秦浩軒的提問不再那麼不耐煩了:」魏國的人都是蠻族,本來是有一個護國神教的,但在兩千多年前,這個名叫天忍宗的門派忽然竄出來,將魏國的護國神教給滅門了,魏國原護國神教的同盟宗門,連幫忙的機會都沒有,戰鬥就已經結束了。滅了護國神教后,天忍宗便佔據山門,啟動護山大陣,再想將它打下來已經不容易了,於是久而久之,天忍宗就成了魏國的護國邪教,其門人弟子行事向來乖張偏激,傳到今天已有兩千多年了。」

「這個華萬谷,是天忍宗的一個長老,實力和身分地位都很高。他曾經和掌教真人一同在幽泉魔淵戰鬥過,但是雙方關係不好,曾為了一些糾紛大打出手。他們實力在伯仲之間,誰都沒佔到便宜。私下裡掌教對他的評價倒是不低,說這人有手段,為人倒是還算磊落,若是選擇做朋友的人,這人算是上佳人選了。」

在秦浩軒和赤煉子說話的當口,太初教和大元教的弟子輪番上陣,已經連敗六場了。

掌教真人身邊那幾個修為高深,至少有仙苗境四十多葉的弟子都上了,可無一例外都折在陰十三的手下。陰十三除了符獸厲害,本身的戰力也相當強。

勝了這麼多場后,陰十三站在太初寶殿的正中央,冷眼瞟過大元教和太初教的諸多高手們,這些高手們臉色一個個都很不好看,但有的礙於輩分,有的礙於實力,卻再沒有人敢上場了。

陰十三極其囂張地哈哈大笑起來,說道:」在師尊麾下,我還不是最強的,我還有個師弟名叫陰十四,他的實力遠勝於我,正在趕來的路上。要是早知道所謂太初教、大元教都如此不堪一擊,就不該叫他特地趕過來。」

說罷,他回頭對師父說:」師尊,要不要我們今天就將這個太初教和大元教的高手一口氣全滅了吧,他們實力這麼差勁,根本不堪一擊。把這山門打下來,當作我們天忍宗的分舵如何?」

陰十三說完之後,又頓了頓,十分認真地歪著頭想了想,絲毫不用正眼去瞧太初教和大元教的人,囂張地自言自語:」可是這種門派太爛了,也沒幾個實力強的人,打下來也沒啥意義。」

他這麼說,彷彿大嶼山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想要的話隨時可以取的樣子。

陰十三這麼囂張的話,讓太初教的人又驚又怒。不過他們也看出來了,陰十三絕對不是普通的飽滿仙種,而是有色仙種,而且還不是灰種,很有可能是褐色或者更強的仙種。

黃龍很是淡定的看著敗下來的弟子,他並不著急,因為他知道自己一定會贏,只是在贏之前……他還真的希望借著陰十三,來磨練一下自己教中的弟子,不要以為自己修為不錯,便小看天下英雄。這種磨鍊,平日里花錢都買不到的!

至於大元教的惠陽真人也皺起了眉頭。敵人的強橫他看在眼裡,如果說自己這邊沒有強力弟子能將陰十三教訓一頓的話,那麼日後必定會傳出太初教和大元教加起來都不是天忍宗對手之類的傳聞。

對於一個修仙門派,這種聲名的折辱是致命的,日後大元教和太初教抬不起頭事小,導致道消魔長、風氣變壞事大。

大元教也是有底牌的,比如尚晨雪就是褐色仙種。惠陽真人開始認真思考這個時候是不是得動用門派有色仙種弟子出來幫忙,同時也在思考幫了太初教之後,自己宗門暴露了底牌,又能得到太初教多少回報作為等價交換的問題。

就在這時,黃龍真人一名仙苗境四十四葉的弟子被陰十三一腳踢了回來,又一名弟子落敗。

黃龍真人的臉色終於有點難看了,自己這個弟子雖然並非入道弟子,但也是跟在身邊有些日子的,明顯佔有戰鬥豐富經驗、靈力掌控更精妙的優勢還輸了,真心不想讓秦浩軒這麼早就出手,不過太初的面子,也要考慮一下。

就在黃龍真人和惠陽真人猶豫時,秦浩軒忽然站起身,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太初寶殿的中央,對氣焰囂張得無以復加的陰十三說:」自然堂秦浩軒,想要見識見識天忍宗的妙法,是否真的如爾吹得這般無敵。」

秦浩軒的出現,讓不少人都意外,畢竟秦浩軒的受過大傷,還有不少人並不知秦浩軒如今是多麼的能打。

「你們太初教沒人了嗎?」陰十三眯縫眼睛打量著秦浩軒,眼中多了幾分狂傲掃向黃龍跟惠陽說道:」竟然派一個區區十葉境的小子跟我打。」

秦浩軒提了提長袖,很是平淡的說道:「爾剛剛連戰數場,可先下去歇息片刻,恢復如初再交手也不遲,免得你敗了還找借口,那便不好了。」

華萬谷左右打量著秦浩軒,他隱隱感覺這小子有問題,這說話的方式完全是俯視的姿態,氣度也是不凡,可這修為……實在是……

華萬谷又偷偷去看黃龍真人,發現這黃龍老道一臉的老神在在,完全沒有半分的擔憂,這便更加讓人起疑,只是陰十三的能力,作為師傅的華萬谷還是很有信心的,他心中多了幾分冷笑,想待會看到黃龍那張老神在在的臉上出現點驚慌的模樣,那就可以讓自己樂好多天了。

陰十三像是看傻子一樣的看著秦浩軒,他有些無法理解,此等修為的人也敢如此自信?莫不是腦子真的壞掉了?

「同你交手,還需要恢復?少這裡說笑了。不過是十葉的爬蟲罷了,看來太初不但秘法不行,便是收的弟子腦子都有些問題。你若是現在磕頭,還可來我天忍宗做我的雜役弟子。」

秦浩軒微微皺眉,低聲的說道:「聒噪。」

簡單的二字,聲音不高的二字,卻足夠讓在場所有人聽到。

只是兩個字罷了,卻讓眾人都有一種秦浩軒在打臉陰十三的感覺,那是一種赤裸裸的蔑視。

也就是這副模樣,更激起了陰十三的狂傲,他昂著脖子站在原地,一副彷彿舉手投足就能將秦浩軒斬殺的神情。

正當陰十三準備將自身修為壓到仙苗境十葉然後斬殺秦浩軒時,華萬谷一直在打量著秦浩軒的目光終於移開了,他對陰十三說道:」你打坐,恢復靈力。」

對於師父這個命令,陰十三非常訝異,眼前這個十葉境的小東西能有什麼威脅?但他並不敢違背師命,只好含上一顆丹藥,迅速盤腿打坐回氣。

一直在觀察著秦浩軒的華萬谷命徒弟打坐后,心中也暗暗吃驚,太初教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個弟子?雖然看起來資質不算好,但是他的氣勢相當沉穩,完全不是一個仙苗境十葉的小修仙者應該有的氣度,即便面對強橫的陰十三,他仍從容自如,一派高手風度,很小的一個孩子看起來卻如一座高山,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讓華萬谷有些看不透。

尤其是華萬谷也觀察了其他人的反應,當秦浩軒站出來之後,那些太初教的長輩倒是沒什麼反應,反而是黃龍真人、惠陽真人兩個老東西,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神情也沒剛才那麼猶豫,看起來這個小修仙者真有能夠打敗陰十三的本事?

為了避免陰溝裡翻船,華萬谷覺得還是謹慎點好。

很快,陰十三便恢復了靈力,站起來,將自己的境界壓到仙苗境十葉,目光炯炯地望著秦浩軒,準備一舉就將他擊殺了。

雖然壓縮到十葉境,但是陰十三依舊自信滿滿,在他身前漂浮的三顆骷髏頭張牙舞爪,給人一種莫名的心理壓力。

「你的符獸……」

還在等著秦浩軒召喚符獸的陰十三,忽然眼睛一花,餘光只看到秦浩軒空手赤拳衝上來了。

原來,秦浩軒看準了陰十三的實力很強,認為硬拼不是辦法,戰鬥經驗極其豐富的秦浩軒很快想好了對策。

所以早在下場時,他就悄悄捏了一枚萬里符在手上,在陰十三等待他也放出符獸的機會,一下子啟動萬里符衝上去。在啟動萬里符時,秦浩軒無法自主釋放的龍魔金身也主動施展開來,隨後秦浩軒又收掉萬里符,憑著慣性和龍魔金身的護體,正面撲向陰十三。

秦浩軒的速度極快,但陰十三的戰鬥經驗也夠豐富,面對秦浩軒猝不及防的攻擊並沒有讓他驚慌失措,反而是立刻反擊,朝秦浩軒打去,同時指揮三顆骷髏頭,快若閃電地撲向秦浩軒。

雙方距離極短,可堪思考的時間幾乎微不可計。急速撲過去的秦浩軒看到一道白光閃來,有著豐富戰鬥經驗的他立刻猜到那是什麼,本能地將頭一偏,貌似驚險其實拿捏極准地躲過這一擊,隨後他的身子便已經到陰十三的面前。

陰十三的反應很快,他之所以能打敗壓低境界的黃龍真人弟子,也絕對是真正從無數場生與死的戰鬥中累積的戰鬥經驗。他立刻捏出一個法訣,做出三柄氣劍,閃爍黑色毫光,狠狠刺向秦浩軒上中下三路。

本來憑著龍魔金身,秦浩軒絕對能夠毫髮無損,但是經歷過無數次生死戰鬥的他,知道自己不該冒這種險,萬一陰十三有什麼后招,那自己想再躲開都難。

所以秦浩軒身子微微一側,頭朝右一偏,身軀則輕輕一扭,在別人眼裡再度是險之又險,其實是毫不費力地又躲過去了。

這種閃躲看似簡單,但只要推算不準確,戰鬥經驗比對方少了半點,就會導致極其嚴重的後果。

秦浩軒這麼幾個輕微的動作,看在黃龍真人和惠陽真人這種在幽泉魔淵戰鬥中活下來的強者眼裡,絕對是精妙得無以復加,就算自己親自上陣,想要躲避得比秦浩軒更優雅更輕鬆,也難以做到。

在秦浩軒躲避陰十三攻擊的同時,身子已經接近陰十三的他,伸手抓在陰十三的頭上,輕輕往下一壓,全部心思都在攻擊秦浩軒的陰十三根本沒機會躲閃,就被秦浩軒狠狠扣在地上,頭顱重重地砸在太初寶殿的地面上。

太初寶殿中不管是牆壁還是地面,都是經過無數座小陣法和護山陣法的聯合加持,之前洛歸的異鳥符獸那銳利的爪子,也只能在地面上抓出幾條白痕而根本留不下其他痕,就是明證。

可是秦浩軒這一扣之力,似乎比那異鳥還要大,而陰十三的頭顱恐怕也比那異鳥的利爪還要堅硬。

「砰1

一聲巨響傳出,陰十三的頭顱被硬生生砸在地面上,竟然將地板砸出半個頭顱大小,深達五寸的小坑。

剛才還狂妄無比,號稱要將太初教滅門的陰十三,此時七葷八素地躺在地上,連動動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因為交戰的速度極快,整個大殿中雖然高手眾多,但是真正能看清楚秦浩軒動作的,恐怕就只有少數仙樹境以上的極強者。至於在兩派其他的天才弟子眼裡,他們只看到秦浩軒無比腦殘地衝上去,心裡還想著下一刻秦浩軒會怎麼死,念頭還沒轉完,就已經看到秦浩軒半弓著腰,一手將陰十三的頭顱鑲入地板中,姿勢帥氣無比。

秦浩軒的另外一支手上,有靈法在閃爍,卻沒有打下去。

這靈法正是威力極大的定天棍,若是一棍打下去,以現在陰十三徹底喪失還手和防禦能力的狀況,立刻就會變成一具死屍。

秦浩軒的目光落在華萬谷身上,雖不說話,但意思再顯而易見不過了。

碾壓!赤裸裸的碾壓!如同碾死一隻蟲子一般的簡單的戰鬥!這一次,便是黃龍都被驚到了……他想過秦浩軒能贏,但沒想到贏得這麼霸氣,這麼蠻橫。

呂施背後冒著冷汗,他從后怕變為暗暗慶幸,秦浩軒跟自己動手根本沒用全力,不然的話……自己不只是戰敗那麼簡單……一時間他的心情特別複雜,作為天才灰種,他該有自己的驕傲,所以他敗給秦浩軒確實非常恨對方,但對方的指點又讓他很是感謝。

人嘛,總是一種混合體,呂施便有著這種複雜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