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三百七十三章 老魔自有老魔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 老魔自有老魔風【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整個太初寶殿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秦浩軒身上,包括華萬谷,他目光中閃過一絲誰都沒有發現的訝異,然後繼續神色如常地注視著秦浩軒。

彷彿秦浩軒打贏陰十三在他意料之中似的。

至於太初教和大元教其他人,壓根沒想到秦浩軒竟然能打敗陰十三,而且贏得如此乾淨利落,陰十三在一眨眼間,就被秦浩軒制服,踩在地下。

「你這個弟子弱的,超乎我的想象,還好我收力早,不然他便真的死了。日後出門,莫要這般猖狂,並非每個人都如我這般,出手力道能控制的如此之好。」秦浩軒也不為難陰十三,收掉手中靈法,鬆開被自己壓在地上的陰十三,陰十三才強忍著頭昏眼花和劇痛,從地上踉蹌地爬起來,灰頭土臉地回到師父身後。

丟人啊!陰十三被秦浩軒擠兌的頭都抬不起來,更不敢去看自己師傅的眼神。

安靜的太初寶殿中,秦浩軒的聲音率先打破沉默,他直勾勾地盯著仙嬰道果境的華萬谷,毫無懼色的對峙,這模樣就像跟鄰家大叔話家常的感覺,哪裡有半點對仙嬰道果境強者的敬重。

說來也是,這一對師徒來到這裡,便大呼小叫囂張無比,動不動就罵太初教和大元教是廢物庸才,動不動要屠宗滅門,這樣的人誰會尊重?

話雖如此,但換成其他人,面對仙嬰道果境的華萬谷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威壓,肯定不敢這麼直接說話,畢竟人家隨便噴口氣,都夠仙苗境的人死上百次了。

這也不禁讓人心生懷疑,這秦浩軒是藝高膽大,還是不知死活呢?

華萬谷這種邪派中人,向來行事乖張極端,做事全憑一時喜怒,要是高興了哪怕天材地寶他也如棄敝屣隨手贈人,若是不開心了,就算有黃龍真人拚死護著,他也會一怒殺人。

現場氣氛因為秦浩軒那一句討取的話,變得極度緊張,黃龍真人和惠陽真人暗中蓄勢,只要華萬谷有動手的意圖,他們說什麼也要救下秦浩軒。

就在這時,一聲不合時宜卻猶如黃鶯出谷的清脆女聲響起:」哦哦,秦師叔好厲害,果然不愧是打遍同境界無敵手的強者1

聽到這個聲音,一些本就為秦浩軒安危擔心的人,不由得有些怨氣,於是順著來源看過去,發現說話的人是惠陽真人的孫女尚晨雪,於是心裡的那點怨氣也只好埋在心裡了。

「哦?」一直沒說話的華萬谷聽到尚晨雪這句話,不禁又多看了秦浩軒一眼。

對尚晨雪這句話最不滿的,還要數輸在秦浩軒手裡的陰十三,他不滿地撇著嘴,不服地冷哼:」怎麼會有這樣的怪物?我十葉時便可戰二十葉,如今的我便是面對三十五葉甚至四十葉……」

陰十三的不服輸頓時惹來一陣嗤笑,地上那個被他的頭所砸出來的小坑還在,他那一臉灰塵也沒清理乾淨,甚至被撞得說話都不甚流利了,現在竟然還敢矢口否認剛才的失敗,這臉皮也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你能跨境界作戰,秦師叔便不能嗎?」牙尖嘴利的尚晨雪站在爺爺身後,毫無懼色地嘲笑著陰十三。

至於其他兩派年輕弟子,也都報以嘲諷的鬨笑:」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你也不看看自己算什麼東西1

頓時,各種冷嘲熱諷一股腦撲來,陰十三那張還沒擦乾淨的臉又密布怒意。從來就沒有如此吃過癟,向來都是在嘲笑別人的他,好好享受了一下弱者待遇。

一個太初教弟子見陰十三一臉不服,不禁冷笑道:」你也不去七丈淵戰場打聽打聽秦師弟的名聲1

「他很有名嗎?」陰十三臉上的桀驁之氣已經褪去,現在完全就是一股不服輸的孩子性。

說來也怪,這些邪派中人,行為做事僅憑喜怒,性格方面都帶著點神經質,不是一般人能揣測的。

「你當秦師弟血衣煞神的名號是自己叫出來的?」這名太初教弟子冷笑著嘲諷道:」憑你這種三腳貓本事,若是在七丈淵戰場上被秦師弟碰到了,死了恐怕不止一百次了。」

秦浩軒微微皺眉,覺得自己這邊吹得自己有些過了,若非兩年前的重傷,讓自己近乎涅槃了一次,雖然還是十葉境,但戰力卻大幅度提升,兩年前的自己全盛狀態,恐怕還真不是眼前這人的對手。

剛才陰十三囂張太過了,使得太初教弟子心裡都憋著一口悶氣,現在秦浩軒贏了一把,他們也大感揚眉吐氣,趁著機會狠狠把剛才受到的侮辱雙倍奉還。

「血衣煞神?」陰十三嘴裡喃喃念了一遍,隨後一臉震驚,目瞪口呆地望向秦浩軒:」是你?你是那個血衣煞神?」

看到陰十三這副震驚的模樣,一直觀望著的黃龍真人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因為七丈淵戰場是太初教和翔龍國散修的戰場,規模雖大但也只限於翔龍國範圍之內,又沒有別的教派參加。

秦浩軒雖然有名,但也僅限於在七丈淵戰場上,他那血衣煞神的外號自己太初教的人知道很正常,散修們也肯定知道,但遠在萬里之外的天忍宗陰十三,怎麼可能知道呢?而且看他那模樣,似乎對血衣煞神這個外號還頗為了解,不然也不至於如此震驚了。

原本黃龍真人就懷疑這些散修的背後還有其他勢力支持,不然僅憑著翔龍國這些猶如一盤散沙的散修,不可能有如此魄力,曠日持久地跟太初教一打就是兩年多,而且還越打越強。

正當黃龍真人心裡閃過種種揣測時,秦浩軒又伸出手,對華萬谷說道:」把半截符劍拿來吧,我打贏了。莫非你想反悔?」

華萬谷看到秦浩軒這副無所畏懼的模樣,愣了愣后哈哈大笑,隨後真的將這半截斷劍丟給秦浩軒。

秦浩軒接過斷劍,立刻雙手呈給黃龍真人。

接過道侶留在這世間唯一的遺物,黃龍真人心中猶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皆有,尤其是對秦浩軒的複雜心情,簡直無法用言語表達。

兩年前秦浩軒重傷瀕死,黃龍真人在璇璣子的墾求下,拿出道侶的遺物靈藥救了秦浩軒,但也因此失去了唯一寄託哀思的東西。那時候他對秦浩軒的心情是有那麼一絲莫名恨意的,然後又因為三個紫種彼此間關係的緣故,他對秦浩軒的觀感一直不好。

可眼前這個秦浩軒,卻真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

他在仙苗境四十多葉的師兄們都敗下陣來時,毅然衝上去挑戰陰十三,打敗陰十三后又直接找華萬谷討取半截符劍,這分膽魄、這分氣度,在場的年輕弟子沒有一個能比得上他。

黃龍真人拿回斷劍,不由得輕輕撫摸,就像回到百年前與道侶在幽泉魔淵並肩作戰,一同面對種種挑戰和生死磨難,無數個深埋記憶深處的畫面,在這半截斷劍落到黃龍真人手中后,又一幅幅出現在他的腦海,最後畫面一轉,自己為了採摘一株靈藥,引來魔族注意,她為了救自己,悍然引走魔族的注意……

她最後的影像定格在黃龍真人腦海──猶如殘血的夕陽下,灰暗的魔氣和淺淺的餘暉交雜斑駁,她的影子拉得很長,手中符劍不住砍殺,魔族瘋狂湧上……最終符劍斷,玉人隕。

畢竟身為一宗掌教,黃龍真人的失態沒有維持太久,他很快就從記憶中回過神來,神色複雜地望了秦浩軒一眼,心中對他的觀感又好了幾分。

幾年前,秦浩軒拜入太初教,這個弱種弟子本該會埋沒於諸蘢又校和許多默默無聞的弟子一樣被三大紫種璀璨的光輝籠罩著,根本不可能被人注意到。

但唯有這個弟子,和紫種之一的徐羽交好,和紫種張狂、灰種張揚交惡,和紫種李靖關係也不好,甚至導致三個紫種、兩個灰種拉幫結派,互相不對盤,這種狀況,未來將嚴重影響太初教的發展。

兩年前,秦浩軒嶄露頭角,在七丈淵戰場的風頭蓋過三大紫種,但也因此身負重傷,最後自己拿出道侶用生命換來的靈藥,也是留給自己唯一的遺物,救了秦浩軒。

現在,太初教、大元教的年輕一代弟子,面對天忍宗的叫囂無可奈何,這個僅有仙苗境十葉的弱種弟子挺身而出,一招放倒陰十三,向仙嬰道果境的華萬谷討取斷劍。

黃龍真人和華萬谷兩人明爭暗鬥這麼多年,一直沒有佔得多大便宜,不論比實力、比修為、比寶物、比身分,雙方都是半斤八兩,這一次比徒弟,眼看自己就要輸了,結果秦浩軒出面力挽狂瀾,竟然反敗為勝,這麼多年和華萬谷的各種比較,自己難得佔了一次上風。

……

華萬谷可不理會自己在這裡受不受歡迎,他將斷劍遞出去后,大搖大擺地踏前幾步,到了桌前坐下,說道:」黃龍老道,老子不遠萬里給你送賀禮祝壽,你們為大元教辦的這個接風宴,以及你接下來的壽宴,我是有資格吃的吧?」

黃龍真人不知道他葫蘆里賣什麼葯,但道侶的遺物確實是他帶來的,說是他送的賀禮也沒錯,只好說道:」你吃壽宴倒是沒關係,但是過幾日壽宴的賓客來齊了,其中有不少是你的仇人吧?我就怕你到時候跑不掉。」

「哈哈,我能不能跑掉,那是我的事,與你沒關係。」華萬谷大刺刺地為自己斟酒,當場便喝了起來。

太初教和大元教的人雖然極度不喜這一對師徒,但主人黃龍真人都沒出聲趕人,他們自然不好說什麼。

雙方落座之後,陰十三也坐在華萬谷身邊。

有這對師徒在,整場氣氛都變得不那麼融洽了,席間的輕聲細語也少了許多。尤其是陰十三仍舊一臉憤恨,好像被秦浩軒打敗,他還一點都不服氣似的,不時以挑釁的眼神瞪著秦浩軒,他總覺得自己輸得很冤。

「師尊,弟子還沒發揮全部力量,就被那廝給扣在地上,一定是他使了什麼詭計,請您允許弟子再打一次,弟子一定……」陰十三終於按捺不住,主動提出來。

華萬谷滿飲了一杯酒,一腳踹在陰十三的屁股上罵道:」你腦子進水了不成?再打一百次你也打不贏秦小子!老子平日里怎麼教的你?你都給忘了?輸了就是輸了!輸不丟人!但你他媽得給我認啊!只有承認自己不行,才有進步的空間!老子平日里教你的東西,都喂狗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