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七十八章 絕仙異蛹多詭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八章 絕仙異蛹多詭秘【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正如藍煙和秦浩軒所料,這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后,開始大打出手。

「嗤1一道幽藍的劍氣從陰十三雙指間迸發,凌厲得撕裂空氣,速度快若閃電。

此時的陰十三全力出擊,對他來說,重創一個仙奴也不算什麼。自己搞不過秦浩軒,還不能收拾收拾一個仙奴?

一出手就是仙苗境三十一葉全力一擊,而且用的是他們天忍宗的」南天一劍」,這道靈法對施術者的實力要求高,消耗的靈力也多,威力更是巨大,尋常仙苗境三十葉的修仙者,碰到他陰十三施展這一招,連抵擋之力都沒有就會被斬殺了。

陰十三自忖這一擊,至少得仙苗境三十五葉的實力才能抵禦,刑區區一個仙奴,自然必死無疑。

在施展南天一劍時,陰十三注意到秦浩軒和藍煙依舊沉浸在修練中,這麼大的靈力波動,自己身上澎湃的戰意都沒能影響到他們,甚至連外面的猴子都絲毫不以為意。

「難道這個仙奴這麼沒價值?他們連眼皮都不抬一下?」

陰十三正想著呢,揮出去的那道劍氣微微一挫,他這才回過神來。

已經做好看到一地鮮血以及斷成兩截屍體之畫面的陰十三,赫然感覺到自己攻擊刑的南天一劍崩碎了,就像是雞蛋碰到了石頭一樣。

再看自己的敵人刑,身上閃爍著淡淡金光,那張俊秀的臉上氤氳著濃濃怒氣,一雙眼睛怒目圓瞪,隨後撲向自己。

堂堂仙苗境三十一葉的陰十三,甚至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就被刑撲倒在地。

陰十三狼狽不堪,掙扎著想爬起來,卻發現被刑坐在屁股下的自己就像是被一座山壓住一般,根本動彈不得,更別提爬起來了。

要說被撲倒是他粗心大意了,那現在陰十三知道,刑的實力比自己強多了。

區區一個仙奴,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實力?這個念頭剛剛在他腦海中閃過,眼前就已經出現一個斗大的拳頭,帶起勁風,隨後陰十三眼睛一花……

刑連話都懶得跟對方說,自從見到對方便也想找機會揍對方一頓,讓這看起來有些桀驁不馴的小子知道知道,這個地方有兩個老大!一個是秦浩軒,一個便是他刑!

拳頭如雨點般瘋狂落了下去,全部落在了陰十三的臉上,陰十三別說反抗了,連抵擋的餘地都沒有,一張好好的陰沉臉,直接被揍成了豬頭。

虐待完了,刑想起這傢伙是宗門交給秦浩軒帶的小弟,要是打得太慘也不好交代,這才戀戀不捨地收手,拍拍手看了看豬頭一樣的陰十三,踩在他的胸口,拍著陰十三的臉說道:」小子,今天揍你是告訴你,誰才是老大!這裡可不止老秦是老大,你家花爺也是老大!給老子記清楚了1

陰十三被打得七葷八素,即便以他仙苗境三十一葉的身體強度,都疼得要死不活,哪裡還說得出話。

「還有,以後別再以為哥好惹,像你這種獃頭鵝,哥不知道踩死多少個了。以後看到哥有多遠就滾多遠,若我看不順眼了再修勞輳繼續坐回去修練。

躺在地上的陰十三足足花了一刻鐘時間才回過神來,一對被打得充滿血絲的眼珠,無神地仰望著天花板,更是委屈的難受,自己不過是想欺負一下這看起來路人甲一樣的仙仆,怎麼自己又被揍了啊?師傅不是說太初教是一個很挫的教嗎?這他媽哪裡挫了?秦浩軒強橫也就罷了,怎麼他身邊一個仙仆,也強到了這種地步?

一股深深的挫敗感升起……

……

秦浩軒修練完后,朝閉目修練的刑微微一笑,雖然剛才他沒有睜開眼看,但是惹到刑這煞星,他可以想像陰十三的下常

兩年前,刑在七丈淵戰場頂替花勞的名號,殺出了不小的名氣,秦浩軒受傷之後,它隨秦浩軒在整個太初教靈氣最濃郁的地方閉關兩年,修為更是與日俱增,秦浩軒都已經看不出刑現在有多少葉境的修為了。

不過話說回來,陰十三這傢伙若放開了打,他的戰力還是很驚人的,秦浩軒一直好奇,雙方現在交手的話,自己還能不能搞得過對方了。

受傷閉關這兩年,以往被自己遠遠拋在後面的同年師兄弟,現在一個個追平甚至強過自己,更何況自己快要作為入道師兄帶領新弟子們入紅塵,據說現在的七丈淵戰場更加兇險,他知道自己的當務之急是盡其所能地快速提升實力,以應對未來的兇險。

修仙路漫漫,一葉一天梯,一輪一輪迴。修仙路上也有諸多兇險,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保護自己,恐怕很快就會上英靈山和列祖列宗作伴了。

所以汲取完靈氣,秦浩軒馬上附身在小蛇上,朝絕仙毒谷行去。

絕仙毒谷一如既往的灰暗,以前這裡簡直就是秦浩軒的後花園,除了神識有限不能更深入外,想來就能來,想怎麼逛就怎麼逛;但現在不一樣了,自從秦浩軒發現這裡有毒靈這種恐怖的東西,他對絕仙毒谷更加敬畏。

絕仙毒谷雖然危險,但若沒有它,秦浩軒知道若全憑自己的資質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若要在修仙路上更上一層樓,自己更不能沒有絕仙毒谷。

他進來之後,便徑直朝絕仙毒谷的深處行去。

這段時間,他有種隱約的感覺,自己的神識似乎正一直波動起伏不定,似乎有突破的跡象。

秦浩軒一路直行,感覺到壓力越來越大,很快便達到自己以前能走到的最深處。這一趟運氣頗好並沒有遇到毒靈,因此他更努力想再深入一些。

絕仙毒谷中巨大的壓力,讓秦浩軒舉步維艱,每前進一步都是極限的挑戰。

若是以前,秦浩軒不會這麼趕著挑戰極限,但此刻卻不同,他感覺到自己的神識隨著自己每前進一步,就會變得更加活躍,起伏也變得更大。

神識消耗速度雖然快,但並沒有衰竭的跡象。

「嗡1

一聲悶響在秦浩軒腦海中響起。

隨後,秦浩軒感覺到自己的神識變得更加精純,意識海的容量也擴大了一些,能儲存更多的神識了!

突破了!

神識終於突破了!

秦浩軒再看向絕仙毒谷的前方,雖然仍舊一片灰暗,可見度也不高,但他卻彷彿看到一條修仙坦途,未來無限美好。

這兩年來,自己的神識一直處於瓶頸,增長幅度小得可以忽略不計,現在終於突破了,代表可以進入絕仙毒谷更加寬廣的範圍,搜尋到更多寶物。

當然,進入得越深,危險也越大,現在就已經會遇上毒靈之類的凶物,在更深處未必沒有更加兇狠的東西,就像不死巫魔這種變態,在絕仙毒谷中不也苟延殘喘了幾千年嗎?在更深處,說不定也有還活著的強者存在。

神識增長后,秦浩軒身上的壓力一輕,繼續往前走去。

心理上有了準備,秦浩軒謹慎地前行,小心翼翼地避開那些飄蕩的毒靈。

這是以前沒有來過的區域,雖然和外圍的景象類似,但這裡的屍骸數量更多,從地上散落的破碎法寶來看,這裡的戰鬥更激烈,這些屍骸生前的實力也更強。

累累白骨隨處可見,幾千年來並沒有被毒氣侵蝕變色,從這點也可間接得知死者的實力較之前看過的更強。

走了一段路,神識的消耗速度加快,絕仙毒谷的壓力也逐漸變大了。秦浩軒在一處巨大的天坑旁,看到三個穿著一樣,甚至連模樣神態都完全相同的屍體。

這三具屍體顯然不是三胞胎,因為即便是三胞胎,也肯定會有細微的不同處。

那種不同之處,絕對瞞不過一個修仙者的觀察,但不論秦浩軒怎麼看,這三具連肉身都保存得十分完好的屍體,確實沒有不同之處。

想到白天掌教賜給尚晨雪的三清符,秦浩軒心頭一動。

難道這是三清道人的那位真傳弟子不成?能參加當年那場大戰的修仙者,哪個不是實力滔天,但死後別說肉身了,就連骨頭都剩下不多,但他們死後竟然連肉身都保存如此完好,在劇毒中存放了幾千年,神色卻只跟睡著了一樣。

再看他們身上的法寶物品,雖然在毒氣的腐蝕中都已經壞掉,但看得出來以前都是好東西。

秦浩軒毫不猶豫地在這三具屍體上找尋起來,很快在其中一具屍體上找到一塊玉簡。正欲探入一絲神念,玉簡頓時先透出一股凜然不可侵犯的正氣將秦浩軒給震住了,隨後四個金字出現在秦浩軒的腦海:」三清靈法1

三清靈法!赤煉子不是說,太初教得到的三清道術只是三清靈法的殘篇,真正的三清靈法可能還在絕仙毒谷,沒想到現在找到了!

才深入了這麼一點就找到三清靈法,秦浩軒心中大喜,雖然前方仍舊危險重重,但他的心更炙熱了。

絕仙毒谷雖然危險,但際遇與危險並存。

又遠遠避開一頭看似強大的毒靈,秦浩軒圍著一個山腳轉了個彎。

「咚咚……」

有節奏的響聲傳來,讓秦浩軒不禁心驚,難道說這裡還有別的活物?

同時他也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威壓遠遠透過來,令秦浩軒不禁止步。

這時他看到半空,在一些樹藤中纏繞著一個巨大的蛹。

這是一個鮮紅色的蛹,長達數丈,猶如掛在半空的一塊巨石,同時散發出淡淡紅芒,給這附近更添了幾分恐怖。

更令人驚悚的是,這個蛹傳出有規律的心跳之聲,有力又響亮。絕仙毒谷中的靈氣濃郁,但這些靈氣都夾雜了谷中特有的毒氣,若是尋常修仙者,別說想吸收了,就算沾染一點都必死無疑,可這個蛹卻正在瘋狂地汲取著這毒靈氣,導致它的周圍形成一個靈氣漩渦。

顯然,這蛹裡面正孕育著一個恐怖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