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太初>第三百七十九章 兄弟齊心方斷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九章 兄弟齊心方斷金【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可能,絕仙毒谷中怎麼還有活物?」秦浩軒震驚不已,因為蛹中傳出的巨大威壓,以及蛹身散發出的紅芒染紅了四周環境,營造出來的恐怖氛圍讓秦浩軒不禁對這玩意生出一些畏懼。

「若是它有一天破蛹而出,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怪物?實力想必不會差,而且它是絕仙毒谷中孕育的生物,戰鬥力肯定不弱,那時我還能不能在這裡混下去呢?」

「還有那些天材地寶……以後豈不是都要便宜它了?」

「而且,太初教距離絕仙毒谷這麼近,一旦這東西跑出絕仙毒谷,第一個遭殃的就是太初教……」

一時間,諸多想法縈繞在秦浩軒心頭:」不行,不能把它留下!趁它現在還沒破蛹,得將它滅了。」

想到這裡,秦浩軒心中生出強烈的殺意,可他並沒有馬上動手,他還是得先找些資料看看。像這種絕地中孕育的東西肯定不簡單,貿貿然動手絕對是自找死路,得找准它的弱點才行。

圍著巨蛹轉了幾圈,秦浩軒沒有耽誤時間,繼續朝前行。

在他神識快耗盡的時候,他看到了幾棵小樹,這幾株小樹很明顯是活著的,上面還掛著一種長相不好看的果子,外形和山梨差不多,秦浩軒認不出它來。

不過能生長在絕仙毒谷的東西,絕對不簡單。於是秦浩軒將這些果子全部採摘下來,準備回去要刑幫忙認認,說不定是什麼天材地寶也說不定。

神識即將耗盡,秦浩軒匆匆回去,這一次來絕仙毒谷收穫很大,不但神識得到突破,而且還得到了真正的三清靈法,若是能練成,自己的戰力將再提升一個檔次。

回去之後,秦浩軒顧不上神識的疲累,將僅剩不多的神識探出一絲,進入三清玉簡中。然而想要接觸裡面的靈法篇章時,卻被玉簡中附帶的大陣給彈了出來。

果然,這玉簡也有陣法禁制,在破開陣法之前,自己休想修練三清靈法。

看這陣法禁制的複雜度,想要描繪出來至少得花上幾天的時間,神識耗盡疲累不堪的秦浩軒暫時沒有再為三清靈法折騰了。

他起床煉製了幾包行氣散,最近小金和那些大力猿猴修練速度不慢,行氣散的需求也與日俱增。既然它們能夠修練,作為主人,當然得保證有足夠的後勤供應。

做完這些,藍煙已經將早餐準備好了。

秦浩軒、刑以及藍煙坐在桌上,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臉腫得跟豬頭似的人,秦浩軒好不容易才辨認出來,這傢伙不就是陰十三嗎?

被刑修理了一頓的陰十三老實了許多,身上的氣焰也不再那麼囂張,他再看刑的目光也有些畏畏縮縮。秦浩軒沒有虐待他人的習慣,笑呵呵地跟他打招呼,然後開始用餐。

陰十三看著桌上擺著豐富的食材,主食都是一品靈穀,而且分量還不少,經過藍煙這麼一料理,色香味俱全,而且還有一盤看起來靈氣充足的水果,絲毫不比師父平時吃的飯後水果要差。

刑端起碗,一邊吃菜一邊大口扒飯,秦浩軒也不客氣,很快,這一桌子最便宜都得二十顆下三品靈石的飯菜全都被吃乾淨了。

這種飯菜,對師父華萬谷那種仙嬰道果境的強者顯然不算什麼,但對一個仙苗境十葉,還是自然堂的這種窮地方,卻非常不一般了。

秦浩軒就餐食的待遇,已經遠遠超過一般堂主了,很顯然他並沒有享受四大堂堂主的那種待遇,現在的一切都是他憑著實力,自己為自己創造的。

從昨天被」仙奴」刑暴揍了一頓,陰十三對秦浩軒的態度也大有改觀。當然,他報復的心思並沒有消失,只是隱藏得更深,潛伏等待著適當的機會。

吃完飯,秦浩軒對陰十三說:」我現在是入道師兄,要去靈田穀帶弟子,你去不去?」

「去1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陰十三就點頭答應。

他就是想讓秦浩軒在人前丟臉,去靈田穀或許能找到機會,他又怎麼能放過。

很快,秦浩軒帶著陰十三,乘坐仙雲車來到了靈田穀。

「秦師兄,秦師兄來了1

在靈田穀的仙雲車場,有一些新入門的弟子等候著自己的入道師兄,看到秦師兄到來,大喊了一聲,原本安靜的靈田穀立刻變得人聲鼎沸。

「他在這些低級弟子中,人氣還挺高嘛1陰十三默默想著,心裡也閃過另外一個念頭:」若是讓他在這些弟子面前丟人現眼,名聲大損,我也算找回場子了。只是……我該如何做,才能找回場子,落了他的面子呢?」

秦浩軒的入道師弟羅茂勳以及曹清華也在其列,自己入道師兄在靈田穀中人氣很足,他們也是與有榮焉。不過曹清華並不敢大聲地笑,因為他的身上有傷,動作大了會拉得傷口生痛。

曹清華身上的傷並不明顯,但是休想瞞得過秦浩軒的目光,同樣在靈田穀待過的秦浩軒,很快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

強者欺負弱者,什麼時候都不少見。

秦浩軒再看羅茂勳時,發現羅茂勳身上並沒有傷。

「羅茂勳,曹清華似乎是受傷了吧?他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呢?你跟我說說。」秦浩軒語氣平淡地詢問道。

秦浩軒問這話時,羅茂勳的臉色變得很扭捏,流露出尷尬的神情,支支吾吾半天也沒說出什麼話來。

曹清華嘴唇張了張,似乎想幫羅茂勳說話,但秦浩軒沒有讓他說話,他也不敢貿然吭聲。

「曹清華被打時,你沒有幫忙吧?」秦浩軒目光炯炯,嚴肅地望著羅茂勳,羅茂勳微微垂下頭,不敢說話。

秦浩軒的臉色陡然沉了下去:」是不是以後看到我遭難了,你也不會幫忙?」

「不,不,師兄,不是這樣!你是我入道師兄,如果你遇到麻煩,我一定會盡心竭力1羅茂勳連連擺手,面露惶恐。雖然秦浩軒只是以一副嚴肅的神情質詢,但已讓羅茂勳膽戰心驚了。

畢竟秦浩軒在七丈淵戰場上經歷過無數次生死之戰,哪怕只是在嚴肅質問,也難免不自覺帶上一股淡淡的殺氣和威壓,再說秦浩軒又是羅茂勳最敬重的入道師兄,不由得他不慌張。

「師兄,我不是那樣的人,我……」

羅茂勳解釋著,臉上流出悔意,卻被秦浩軒打斷:」曹清華是弱種,我也是弱種,未來你的修為可能強過我,我也可能會惹上我得罪不起的敵人,你欺軟怕硬,那又如何敢幫我?若日後有人進犯太初,敵人比我太初還強,你是否也在一旁看著?不為太初出戰?」

羅茂勳的頭壓得更低,目光死死盯著腳尖,完全不敢抬頭看秦浩軒。

這時曹清華不忍再看師兄教訓羅茂勳,不禁鼓起勇氣為羅茂勳說話:」師兄,事情不是您想像的那樣,當時打我的人很多,而且實力也比我們強,就算羅師兄幫我,也只是多一個挨打的人,根本幫不上什麼忙。」

「呵呵。」秦浩軒左嘴角抽起,發出一串冰冷的冷笑聲,不屑的目光仍舊冷冷盯著羅茂勳。

聽著師兄冷笑,曹清華徹底不敢說話了,至於羅茂勳聽到秦浩軒這種冷笑聲時,一顆心都變得冰涼了,尤其在看到秦浩軒眼神中透出的不屑后,他的自尊心也受到傷害,同時回憶起當時曹清華挨打,自己因懼怕對方人多勢眾,沒能去幫忙而深深愧疚。

想著平時師兄的教誨,以及剛入門時背誦的門規,羅茂勳的臉紅了。他終於意識到自己這種行為完全屬於臨陣脫逃,表面上看是識時務者為俊傑,但實際上跟懦夫叛徒又有什麼不同?

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羅茂勳反而釋然了,不再試圖推脫責任的他坦然認錯:」對不起師兄,我錯了,我辜負了你的教誨。」

秦浩軒依舊一臉嚴肅,聽著羅茂勳認錯的話,伸出右手食指,說:」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往後若有什麼事,你們都要相互扶持。你們倆都是自然堂的人,同門師兄弟要是都還做不到守望相助、互相扶持,還能指望誰?」

羅茂勳暗暗咬牙,悔恨自己當時的自私和膽怯,同時滿懷歉意地看了曹清華一眼,說道:」師兄,我記住了。」

「修練去吧。」

秦浩軒也不在這個話題上多糾纏,好鼓不用重鎚。

以羅茂勳的資質和聰慧,稍微提點一下,修練速度一定不會慢。

至於曹清華,人格人品都很好,道心也很堅固,但資質實在太差,秦浩軒可不想耽誤他寶貴的修練時間。

秦浩軒來到自己在靈田穀的房間,讓羅茂勳和曹清華開始打坐。

在他們倆打坐之前,每人先給了一包行氣散:」將這個吃了之後再打坐修練。」

接過行氣散,羅茂勳和曹清華有些興奮,因為他們早就聽說師兄有無上紫種徐羽師姐煉製的行氣散,吃了之後汲取天地靈氣的速度極快。

最近一兩年,徐羽師姐不在宗門,秦浩軒也在閉關養傷,秦浩軒的行氣散已經炒到天價了還有價無市。

不過轉念又想想,最近兩年徐羽師姐不在宗門,師兄手裡也未必能有那種珍貴的行氣散,這可能只是普通的行氣散吧。

即便是普通的行氣散,也比什麼都沒有乾坐著修練要強多了。

羅茂勳和曹清華兩人略有些遺憾,吞服這兩包行氣散。

原以為這只是普通的行氣散,但當他們吃到嘴裡,行氣散化作一股氣流直入胸腹,隨後體內透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在他們的頭頂,出現了一個靈力漩渦。

靈力漩渦一出現,立刻有許多靈力瘋狂湧入羅茂勳和曹清華的體內。

這兩人同時吞服行氣散,但頭頂靈力漩渦的大小以及汲取靈力的速度卻明顯有差別。

飽滿仙種羅茂勳汲取靈力的速度明顯比曹清華更快。

可兩人的道心區別也更加明顯,得知這是特製的行氣散后,秦浩軒能感覺到羅茂勳的心明顯變得激動了,費了一些時間才平靜下來,曹清華卻不這樣,他感覺到這是特製行氣散后,心情也僅僅微微起伏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