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八十章 因材施教方得利【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章 因材施教方得利【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這便是飽滿仙種和弱種的區別1一旁默默觀看的秦浩軒心中感慨,想起自己的際遇若是被張狂、李靖這種紫色仙種得到,有了絕仙毒谷這個修仙寶庫的支持,他們現在的境界得高到什麼程度!簡直不敢想像。

兩股浩蕩的靈氣貫穿屋頂,這個小小的屋子像是養著兩條吸水狂龍,將附近的靈氣都給吸取過來,整個靈田穀的靈力瞬間稀薄了些許。

這裡的異象,很快就驚動了靈田穀中的長老和新人弟子們。

新人弟子們早就聽說過秦師兄的種種神奇之處,現在看到這兩道靈氣漩渦,自然知道這是秦師兄拿了行氣散給他的兩個師弟,心中遺憾無比,後悔當時在黃粱中怎麼就沒多堅持一會兒,否則自己也能享受這種待遇。

至於楚長老等靈田穀長老則是長吁一聲,似乎想起兩年前的靈田穀。

那時的靈田穀很熱鬧,不但有兩大灰種,三個無上紫種,還有秦浩軒這個雖然是弱種,但風頭比這五個有色仙種更盛。

那一年,他們勾心鬥角、拉幫結夥,現在的新弟子們雖然也是如此,但不論從哪方面來說,比起秦浩軒那一屆都少了太多精彩。

「好久沒看到這般景觀了。」楚長老喟嘆一聲,想到秦浩軒的他不禁自言自語:」我這是怎麼了,竟然如此多愁善感,差點道心動搖?」

不只是靈田穀的長老和新人弟子們看傻了,就連陰十三都呆住了。

「若是太初教的新人弟子們個個都吃這種行氣散修行,他們紮根、出苗的機率遠比其他門派高,時間也能縮更短,用不了多久,整個修仙界還有誰是太初教的對手呀?」陰十三想到這裡,不禁一陣心悸。

他看向秦浩軒的目光複雜至極,太初教有秦浩軒雖然不可能無比興盛,但是因為他的存在,也確實會強大不少。

過了一個時辰,行氣散的藥效一過,羅茂勳和曹清華的修練也停下來了。

這兩人都用感激的目光炙熱地望著秦浩軒,一臉興奮。

在這群新人弟子們中,羅茂勳和曹清華兩人已經算是比較成熟穩重的,但此時也都一臉激動的潮紅。

在羅茂勳想來,有了這些行氣散,或許自己的修為境界能在這些新弟子中名列前茅了,甚至在未來也能追上有色仙種。

而曹清華則是想,或許自己紮根的機率能更大一些吧。

他們兩人心裡都感到慶幸的是,自己選擇的是秦浩軒作為入道師兄,換成別人哪裡有這樣的待遇。雖然自然堂在太初教五個堂中是最弱的,但跟了秦師兄,未來的發展可能會更好。

修練完畢,曹清華和羅茂勳對秦浩軒的敬畏更甚了。

「今天打坐修練完畢,學堂也開始上課了,聽課去吧1秦浩軒起身,下令。

……

秦浩軒帶著兩個師弟以及刑和陰十三一行五人,前往靈田穀學堂的路上。

和師兄走在一起,羅茂勳和曹清華兩人昂首挺胸,接受路上其他新人弟子投射過來的羨慕目光,剛才他們打坐修練汲取靈力的動靜,所有新人弟子們都看在眼裡,羨慕在心裡,看向秦浩軒的眼神也充滿了崇拜。

至於那些四大堂入道師兄看到秦浩軒,都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忌憚的神情。

感受到這些截然不同的目光,秦浩軒心中奇怪,這些人是怎麼了?

就在這時,有一個四大堂的入道師兄走上來,熱情地對秦浩軒笑道:」秦師兄,昨天晚上你大顯神威,打得邪派弟子滿地找牙,維護宗門聲威,給大家臉上都長了面子!不過我們只是道聽途說,並不知道細節,秦師兄跟我們詳細講講唄?」

這名四大堂的入道師兄很明顯和秦浩軒並沒有仇怨,對於秦浩軒盛宴上的出色表現,他表現得十分欣喜,他這麼主動提出來要求秦浩軒講述細節,頓時引起不少人的興趣,吵嚷著要秦浩軒講講細節。

秦浩軒身後的陰十三臉色陰沉,滿心不悅。昨晚秦浩軒大展神威不就是打了自己的事嗎?糗事被人掀出來當段子講,換誰都會很憤怒,但陰十三並不敢翻臉,因為秦浩軒不經意間表現出來的種種,讓他更加忌憚了,或者說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內心,已經開始佩服這人了,並非僅僅只是因為他的戰力,更重要的還是他在帶兩名師弟的態度。

所以陰十三不爽歸不爽,卻沒有一點辦法阻止。

這時,有人也注意到秦浩軒除了兩個師弟和刑之外,還有陰十三這個生面孔,於是詢問道:」秦師兄,你身後這個是誰呀?怎麼臉腫得跟豬頭似的,一臉陰沉沉的,長得這麼丑?」

因為秦浩軒平時為人隨和,這些弟子們說話也比較放得開,再說又不是嘲笑秦浩軒,所以很快就引起鬨堂大笑。

陣陣鬨笑彷彿刀子在切割著陰十三的自尊,若不是刑這個恐怖的傢伙還在後面盯著他呢,陰十三早就翻臉,出手狠揍一頓那出言不遜的傢伙。

當眾揭短並不是秦浩軒所喜,他只是微微笑了笑道:」楚長老來上課了,大家聽課去吧。」

說罷,秦浩軒一馬當先,走進學堂。

闊別學堂兩年,裡面的陳設一點沒變。看著自己當年坐過的位置,秦浩軒不禁想起每次上課自己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覺,而徐羽則埋頭苦記,下課後再把筆記給自己看,而楚長老那一聲聲恨鐵不成鋼的嘆息,至今仍縈繞在秦浩軒耳邊。

站在講台之上的楚長老,在秦浩軒走進學堂時也看到了他。

這個當年上課只會睡覺和打坐的傢伙,現在竟然成為入道師兄回到教室,而且還闖下了偌大的名頭。雖然因為受傷兩年,修為停滯,但他在太初教的名氣絲毫不亞於三大紫種弟子,楚長老不禁心生感慨,嘴角牽起一絲淺笑。

以弱種弟子的資質能做到現在這程度,太初教有史以來只有秦浩軒一個。秦浩軒現在的成就,已經大大超乎楚長老的預料範圍。他還記得秦浩軒第一天上課打坐便破種了,當時還在感嘆他道心堅固可惜資質太差呢。

新弟子們來齊之後,楚長老站在講台上準備講課,在講課之前,他目光特意在秦浩軒身上掃過,心裡想道:」當年我上課時他一直在睡覺,現在作為入道師兄,要給師弟們做榜樣,他總不會睡覺或修練了吧?」

楚長老開始講課,正唾沫橫飛講得起興呢,偶爾的一次回頭他發現……秦浩軒竟然又盤腿坐起來,自顧自地開始修練。因為自己養傷兩年落下了進度,秦浩軒現在當然是爭分奪秒地打坐修練,哪裡肯浪費一點時間呀。

講到興頭上的楚長老愣住了,他沒料到當了入道師兄,要給師弟做榜樣的秦浩軒,還是不改作風。

瞬間,楚長老甚至開始懷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我的教課方式出現問題?難道我講課這麼枯燥無味嗎?哪怕再枯燥無味,這些東西都是修仙的基礎常識呀,當年你不聽,難道現在都不願意聽嗎?」

楚長老哭笑不得,他並不知道當年秦浩軒在課後可是都將徐羽的筆記反覆看了許多遍,楚長老所講的知識,雖然他沒有當場聽到,卻是半點都沒遺漏。

羅茂勳和曹清華見秦浩軒在修練,於是他們也有樣學樣,開始修練起來。

楚長老不禁氣結,上樑不正下樑歪!

太初教上千年才出現秦浩軒這麼一個歪才,難道他以為歪才是可以複製的嗎?

正在修練中的秦浩軒,感覺到身邊也有兩個人在修練汲取靈力,整個課堂上敢不聽課的人,除了會向自己有樣學樣的羅茂勳和曹清華,恐怕沒有別人了。

秦浩軒立刻睜開眼睛,將剛剛入定的羅茂勳叫醒,朝楚長老露出一個歉意的笑容,將羅茂勳從後門帶出學堂。

羅茂勳見秦浩軒單獨叫自己出來,還以為是有什麼修練上的問題要指點自己呢,結果迎接自己的卻是秦浩軒稍顯嚴肅的面容。

「好好上課!你不認真聽講,學習修仙常識,打什麼坐入什麼定?難道你認為修仙是一朝一夕可以修成的嗎?未來有的是時間讓你去打坐修練,但楚長老的課卻只講這麼一次1

面對秦浩軒連珠炮似的教訓,羅茂勳啞口無言。

在秦浩軒將羅茂勳帶出來后,楚長老故意放慢講課速度,刻意聽著秦浩軒跟羅茂勳的對話,聽到秦浩軒這些話語,楚長老愣住了。

這真是秦浩軒說出來的話?楚長老懷疑秦浩軒是不是腦袋燒壞了,當初他自己可是從來不聽課的呀,現在又要求自己的師弟認真聽課?可是他為什麼只要求羅茂勳,卻不管正在修練的曹清華?

楚長老猜不出結果,這時羅茂勳有些委屈地說道:」師兄,可是曹師弟也在修練呀……您怎麼不管他呢?」

聽到羅茂勳被訓話,並且提到自己,正在修練的曹清華忙停下來,也悄悄從後門溜出來準備接受訓示。

秦浩軒眼睛一瞪,對曹清華說:」你好好地打坐,停下來幹嘛?」

曹清華愣了愣,說:」師兄您不是說上課應該要好好聽課嗎,我剛才分心修練了……」

「誰要你停下來了1秦浩軒一瞪眼睛,對曹清華說:」你是弱種,若不抓緊一切時間修練,恐怕紮根都難以達到,可羅茂勳是強種,他紮根是板上釘釘的事,所以不必著急這一時半會。」

看到曹清華和羅茂勳還有些疑惑的眼神,秦浩軒說道:」修仙修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仙路。若是修仙路都一樣,那還修個什麼仙?要針對各人不同的條件隨機應變,這樣才有機會修成正果1

課堂上的楚長老聽到秦浩軒這一番話,心中也不由得十分欽佩。秦浩軒雖然是一個弱種弟子,但不論他的見識、道心以及表現出的種種能耐,即便是飽滿仙種,或者一般有色仙種都沒有。

如果說之前楚長老還認為兩年前秦浩軒上課不聽課是種大錯誤的話,現在秦浩軒教訓入道師弟的話,直接將他帶了一輩子所總結出來的理念給擊潰了。

敢情自己認定的很多東西,原來有些都錯了。就像帶弟子一樣,修仙知識固然重要,但若是不能在規定時間內紮根,照樣會被門派趕出山,一旦被趕出去,這輩子修仙就沒希望了。

相反,只要能先紮根出苗,在門派中站穩腳跟之後,再找個師兄弟借他的上課筆記仔細閱讀,雖然效果不如聆聽自己親身講述的好,但修仙的機率就更大。

秦浩軒這種因材施教的辦法,更是讓楚長老敬佩萬分。

如果讓弱種弟子和強種弟子接受同樣的教育,接受能力強的強種弟子肯定會佔優勢。但若是專門為弱種弟子開闢一種更合適的修練模式,弱種弟子的修為未必會比強種弟子慢太多,就比如摸索出一條自我修練路子的弱種秦浩軒。

楚長老無奈地望著秦浩軒一眼,心裡不禁有些哀怨:」這小子比我還會教人啊!是不是到我該退位讓賢的時候了?」

回到學堂后,羅茂勳輕聲對曹清華說:」曹師弟,你好生修練,我會把楚長老的講課筆記給你看。」

曹清華點頭致謝,然後又入定修練,至於羅茂勳則真的認認真真拿起紙筆,開始記錄起楚長老的講課內容。

偶爾,楚長老也會朝羅茂勳的筆記上瞟一眼,發現羅茂勳將自己說的重點和非重點,基本上全都原封不動地抄錄下來,洋洋洒洒寫了幾十張紙,為了方便曹清華以後閱讀,他刻意記得很詳細。

秦浩軒之前還在擔心羅茂勳會不會因為自己是飽滿仙種,而和曹清華有隔閡,沒想到他記下來的筆記,細膩程度絲毫不亞於當初徐羽記錄給自己的講課筆記。

看來這兩個傢伙,師兄弟感情不淺。秦浩軒滿意地笑了笑。

羅茂勳和曹清華各司其職后,秦浩軒對陰十三說:」你在這裡盯著他們好好上課。」

秦浩軒的這副命令口吻讓陰十三十分不爽,但想起身邊的刑,他忍不住汗毛倒豎,哪裡敢廢話。

「哥們,來一下……」秦浩軒拉了一把刑,兩人走出學堂,來到一個偏僻的角落,確定四周無人窺探后,秦浩軒取出一枚昨晚在絕仙毒谷摘的果子,給刑看:」這是什麼,你認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