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太初>第三百八十三章 實地勘探異象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三章 實地勘探異象多【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同人競技

混天梭在飛行之時,船首龍頭吐出一個靈法,將氣流阻擋在外,又不遮攔視線,月色清亮,可以將下方的山巒、村莊、森林和河流一覽無遺。

這種居高臨下的感覺很爽,唯一不爽的是操控混天梭的赤煉子,總不時回頭瞪自己幾眼。

秦浩軒想著,若是有一天自己能操控飛劍,隨心所欲地翱翔在藍天白雲中,來去千里轉瞬即到,那該有多好?

沉浸在對未來美好期待的秦浩軒不知道,赤煉子心裡至少閃過不下百次將他抓了的想法,他真的很想儘速逼問鍾乳靈液的下落,但想起臨行前掌教的諄諄交代,他不得不將這些念頭強壓下去,秦浩軒必須保護好,若是出現差池,自己也就不用回太初了。

作為太初的長老,若是被教派逐出,雖然也能逍遙天地間,但是……對於赤煉子來說,自己將如行屍走肉一般!

要麼飛升成仙!要麼魂歸太初英靈山!這是每一個太初人的決心!比起弄死秦浩軒,死後魂歸英靈山這件事情,赤煉子更加看重。

大嶼山和萬應縣距離不算太遠,在混天梭飛行了半個時辰之後,他們終於到達目的地。

秦浩軒在半空中便看到遠處灰霧瀰漫,一股淡而逼人的魔氣撲面而來,淡淡血腥之氣清晰可聞。

混天梭是掌教專用的飛行法寶,冰天火海無所畏懼,飛天遁地無所不能,太初教的長老人人都認識,所以混天梭剛接近萬應縣戰場時,立刻有鎮守在此的太初教長老出來迎接。

本以為是掌教親臨,誰知道從混天梭上下來的是一個穿著灰色宗袍的年輕弟子,而長老赤煉子竟然只是一個車伕的角色,頓時讓這個長老有些摸不著頭緒。

「赤鍊師兄,你們是?」鎮守在此的安沙長老對赤煉子拱拱手詢問著。

能坐掌教的飛行法寶出來,想必是掌教身邊親近的弟子,只是這名年輕弟子的境界低微,也就仙苗境十葉的程度,而且又陌生得很。掌教真人已經多年不收弟子了,他那些弟子最低都是仙苗境三十多葉,所以安沙長老一時也猜不到秦浩軒的來頭。

當了秦浩軒的車伕,赤煉子雖然不爽,但面對安沙長老的詢問,他還是十分客氣地回答:」這是自然堂代堂主秦浩軒,掌教派他來查勘戰場形勢,以便訓練下一批駐防弟子。」

安沙長老微微愣了愣,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秦浩軒,說道:」秦浩軒?你的傷竟然好了?」

秦浩軒點頭道:」托掌教真人的照應,弟子的傷全好了。」

安沙長老顯然十分歡喜:」你的名氣我早就聽過,之前還在遺憾你不能來這裡參戰,沒想到你傷勢竟然全好了,這可是一件大好事呀1

秦浩軒笑著致謝,隨後對安沙長老說道:」長老,弟子受掌教之託,準備為宗門訓練即將前來駐防的弟子,需要了解戰場情況,還請長老簡單介紹一番,隨後弟子再去實地查看具體情況。」

「這是自然。」安沙長老顯然對秦浩軒的名頭很熟悉,若是有他這種猛將加入,自己這邊的壓力也會小很多呀!於是他很爽快地答應下來。

「人界和幽泉魔界的裂縫就在萬應縣城偏南方七十里處,那裡是山區,平時人煙罕至,咱們太初教的弟子也駐防在那一塊,專門斬殺從裂縫中跑出來的魔族。」

「因為裂縫不大的緣故,從幽泉魔界跑出來的魔都不算厲害,加之我派高手在此設置了九華障目大陣,外界的人也看不出這裡有任何異象。」

「按照距離裂縫的遠近,咱們也將戰場分為甲乙丙丁戊,甲戰場是時空裂縫最大的口子處,那裡出來的魔族實力最強,乙次之,戊最弱,你若想去戰場實地查看,那便去戊戰場吧。」

秦浩軒致謝后,在安沙長老的指點下,走向戊戰場,而赤煉子和安沙長老則留了下來。

走近戰場,秦浩軒便感覺到自己被一股濃郁的魔氣包圍,渾身不爽至極。透過濃黑如墨的魔氣,秦浩軒可以清晰看到,在那片氤氳著魔氣的區域內,隱約可見一條十來丈長,七、八尺寬的幽黑裂痕,猶如被人硬生生撕開一條無法彌合的裂口,這便是通往人界和幽泉魔界的時空裂縫吧。

在這黝黑且似乎無限深邃的時空裂縫上,一個個莊嚴無比的金光符文繞著裂縫飛舞,減緩魔氣的逸出速度,也讓空間那一頭的魔族心生忌憚,不敢一窩蜂地涌過來。

在符文震懾之下,還有一個作用就是,雖然不能彌補裂縫,卻能讓裂縫停止繼續撕裂。

一陣陣浩浩蕩蕩的仙氣從鎏金流轉的符文中傳出,一看便是出於修仙高手的大手筆。

看到這個,秦浩軒的第一反應就是花了不少靈石吧!若非是宗門這等深厚財產,一般修仙高手就算再富有,也沒法弄出這麼大的一座陣法。

不過這符文的氣勢是有了,論起精妙程度,秦浩軒總覺得仍比三清靈法、大符籙術里的禁制銘文差了不少。

按照安沙長老之前的指點,秦浩軒走進戊區,戊區的裂縫最小,這裡出來的魔族也最弱,所以在這裡駐防的太初教弟子實力也不算強。

以這時空裂縫為中心,蔓延百里,灰暗的山巒,乾涸的河床,枯萎的草木,乾硬龜裂的大地,彰顯著此處就是萬應戰場了。

秦浩軒進入戊區,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住了。

這是一片灰暗的天地,魔氣濃黑,因為空間裂開的緣故,地面撕裂,空間重迭,走到這裡便心生一種時空錯亂的莫名感覺。

第一次見到被強行撕開的時空裂縫,秦浩軒看得有些呆了,用」蔚為壯觀」這四個字來形容毫不為過。

萬應戰場的時空裂縫都如此壯觀,可想而知幽泉深淵該多麼宏偉。

秦浩軒剛剛踏入戊區,沒看上幾眼便被人盯上,在一個被魔氣侵蝕得已然枯黃的低矮灌木叢中,忽然蹦出幾條人影,將秦浩軒給包圍起來。

這幾個人見秦浩軒也穿著太初教的宗袍,這才沒有貿然動手,目光中流露出十分明顯的鄙夷神色,甚至有一人低聲呵斥:」你是哪個堂的?區區仙苗境十葉的修為,竟然敢擅闖戰區,想死不成?」

不分青紅皂白被圍著訓了一頓的秦浩軒,表情十分淡然,正要解釋時,只聽一個厲喝傳來:」放肆,他是掌教真人派來查勘戰場的1

說話的正是陪著赤煉子來參觀戰場的安沙長老,顯然安沙長老的威望很高,他一聲呵斥,這個十人小隊立刻就老實了,但看向秦浩軒的目光更加鄙夷。

顯然,他們並沒認出秦浩軒是誰,秦浩軒在太初教的名聲雖然大,可認識他的人還真不多;這些弟子並沒有去過七丈淵戰場,安沙長老又沒提他名字,所以認不出來也是正常。

秦浩軒觀察了這個十人小隊,發現這個十人小隊最低境界都是仙苗境十五葉,有七個,還有一個是仙苗境十七葉,一個是仙苗境十八葉,最強者是仙苗境二十葉,這個二十葉的看來就是他們的小隊長了。

從這個小隊的配置來看,秦浩軒猜到,戊區的戰鬥確實不算太激烈,仙苗境二十葉已經是這些弟子中的最強者了。

「這樣,你便隨羅旭小隊長在戊區看一看吧。」安沙長老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並沒有提秦浩軒的名字,讓明顯看不起秦浩軒的羅旭小隊帶秦浩軒在戊區轉轉,很有考驗秦浩軒的意思,因為他可以猜到這個小隊的人一定會為難一下秦浩軒,讓他知道這裡的危險,從而讓其快速適應這裡。

安沙長老都如此說了,對秦浩軒滿心不爽巴不得看他笑話的赤煉子又怎麼會反對呢?

於是秦浩軒便跟著羅旭小隊繼續前行。

羅旭小隊的人都將秦浩軒當成仙二代,是跑過來鍍金的。像他們這種在戰場上為宗門出生入死的戰士,最看不得攀關係跑來鍍金的仙二代之流,都不用出半點力氣,最後功勞卻讓他們佔了,大把的獎勵也被他們撈走。

可想而知,他們哪能給秦浩軒好臉色看呢?

在羅旭等弟子心裡,秦浩軒仙苗境十葉的修為,若是換成一個沒有背景的人,根本連上戰場的資格都沒有,能到戰場參與戰鬥的,最低都是仙苗境十五葉的修為呢。

仙苗境十五葉以下頂多只能做做後勤工作,像秦浩軒這種仙苗境十葉的弟子,連充當後勤都不夠格,頂多只能在廚房打打雜,當個伙房兵。

現在這樣一個伙房兵竟然要代替掌教真人視察戰場,這當然讓羅旭等人覺得太可笑了。

戊區的危險程度雖然最低,但並不代表沒有危險,誰也不知道哪裡會忽然冒出一頭幽泉魔族,所以在這裡行走都要注意隱藏身影。

羅旭決定還是先探探秦浩軒的底,問秦浩軒道:」你姓什麼?」

別人沒有問自己名字,秦浩軒也十分乾脆地只報了姓:」秦。」

「秦?」羅旭搜腸刮肚,宗門內似乎沒有某個顯赫的高層是姓秦的,那也許只是一個普通長老的後輩弟子吧,於是他更沒將秦浩軒放在心上了。

所以羅旭瞥了秦浩軒一眼,說:」在這裡,我也沒辦法太照顧你,你跟著我們的腳步,注意隱蔽步法和身影,這些想必你師父都教過你吧?那我就不多說了。」

不等秦浩軒說話,他一錘定音,隨後故意讓他的隊友走在前面,自己則和秦浩軒並排而行,不住秀出自己精妙的隱蔽步法,同時想看看這個」仙二代」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