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太初>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若是出事便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若是出事便晚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歷史穿越

冷汗刷的從劉新澤額頭落下,他趕忙跟了上去,後面的弟子更是全身緊繃!

「兩個小祖宗礙…」看著前方不遠處已經跟魔族打起來的兩個小小的身影,劉新澤在心裡叫苦,「帶他們來真是一個錯誤!萬一……」

不敢再想,劉新澤縱身也進入戰局,這本就是一些外圍的小魔,沒多少戰鬥力,不消多時就被消滅乾淨,大部分死在憶藍手中,玲瓏也幹掉不少,殺的最少的竟然是太初教的弟子們。

見憶藍又要往裡面沖,劉新澤眼疾手快的把他小胳膊抓住,連聲道:「小祖宗小祖宗,你躲在我們後面好不好?別沖這麼快埃」

憶藍殺性已起,覺得這真是個好地方,有這麼多能殺的魔物,遺憾的是太弱了!

聽了劉新澤的話,憶藍長眉一挑:「躲在你們後面?開什麼玩笑1

胳膊微微一震,就將劉新澤震開,然後他繼續沖了進去,玲瓏也打的痛快,哈哈一笑跟著沖了進去。

劉新澤一跺腳,一邊大叫道「別太往裡面啊1,一邊不敢絲毫落後的跟了進去。

又有敵人闖進來的消息很快的就傳遍了這片魔域的每個角落。

因為被張狂連殺了兩次,而且一次比一次慘,魔族的人也是震怒,已經派了更多的更強悍的魔族守在了這裡。

得知有人闖進來的消息之後,這片魔域最深的裡面,早已經架起三道攻伐陣法迅速被啟動,無數黑色的魔影也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

……

「小祖宗啊不能再往裡了1劉新澤緊緊的拽著憶藍的胳膊,皺著眉頭說道。

他們原定的計劃不過是進入這魔域五十丈,帶著新弟子砍殺一下流竄的魔族,歷練一下。

可是現在,他們已經深入這片魔域二百丈了,就是在以前,這都是非常危險的一個深度,更何況現在還帶著憶藍與玲瓏。

「不能再往裡了。」劉新澤嚴肅的重複道。

憶藍剛剛砍殺了一波實力稍微強了點的魔族,血液里的殺伐之意已經被完全挑起,他非常期待一場酣暢淋漓的打鬥,怎麼可能現在就住手?

看了眼跟在身邊,已經有些力竭的太初弟子,憶藍眉宇間閃過一絲不耐,當下道:「劉叔叔你帶著他們回去吧。」

劉新澤眼角一跳:「這怎麼行?我要負責你的安全,你也跟我回去。」

憶藍張狂傲慢的性格此時顯露無疑,他胳膊只是輕輕一動就從劉新澤手中脫離出來,然後嘴角微彎,勾起一個沒有達到眼底的笑意:「你們跟著也是我的累贅,不如早些回去,就這些魔物還入不了我的眼睛。」

劉新澤身子一僵,卻還是堅持的說道:「這怎麼行?你還是孩子,不知道那些魔物多麼狡詐!跟我回去吧,不要你的父親擔心1

玲瓏站在他們身邊,一會看看這個一會看看那個,卻沒有說話。

憶藍想要戰鬥的願望無比強烈,見自己說不清,便也不說,直接朝更深處飛去,同時留下一句:「隨你。」

玲瓏眼睛也是亮了,她自覺也沒打的盡興,能夠繼續深入進去打自然是高興,緊接著也跟了上去。

劉新澤眉頭皺的好像要夾死蒼蠅,重重嘆息一聲,然後對身邊的人:「你們立刻回教派,別跟進來。」

留下這句話,劉新澤閃身就沖了進去。

「師兄1

剩下的弟子相互看了看,面上焦慮非常。

「裡面危險重重,他們……」

「多一個人也是多一個幫手,我們也去1

「走1

不再多少,這些太初教弟子沒有半分猶豫的跟了上去。

這魔域深處,愈發暗黑,虛空晃動,綴滿散碎的碎片,偶爾甚至有帶著腐蝕行之的黑霧散出。

第一次來都這樣帶著危險地方的憶藍與玲瓏都是又緊張又興奮,就是不知道害怕為何物。

「呵,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孩都敢來闖,太初教真當我們魔族好欺負嗎?1隨著一聲怒極的呵斥,十多條黑色影子如同鬼魅般落下!

原本空蕩蕩的地面,也在這些黑霧出現的剎那,突然出現了無數個眸色幽綠,身似骷髏的魔族,這片本是寬敞的空間,頓時有些擁擠,而在虛空破碎之處,還會時不時的落下幾個魔族。

憶藍微微皺眉,下意識的護在玲瓏身側,他雙眸泛著冰寒之色,而眸子的更深處,卻是一股令人心驚的嗜血的興奮!

「把這兩個小娃娃剁成肉泥1

不知道誰吼出了這麼一聲,無數黑影徒然暴起,直奔憶藍而來!

憶藍面上沒有半分驚慌之色,右手手腕一抖,手中竟然出現了一把與他個頭差不多高的大刀!此刀刀身烏黑如墨,比之這魔域深處的黑暗還要深上幾分,一出現,一股刺入骨髓的寒意噴薄而出!

轟!

刀不似劍的空靈,而是沉重,剛猛,颯烈無比!憶藍手腕翻轉劍,狂風捲動,如同浪海狂濤,勢無可擋!魔族人全都心驚,彷彿憶藍手上拿的不是刀,而是舉起了一座高山巨塔,微微揮動,就帶著能夠劈天裂地的威能!

劉新澤追過來時,看到的就是憶藍被無數魔影圍攻的景象,他狂吼一聲,絲毫不顧及自己安危,瞬間沖入了戰局!

隨後,太初教的弟子也紛紛撲殺了上來!

原本憶藍與玲瓏二人合擊,根本未曾落到下風,反而逼得魔族左支右絀狼狽不已。

劉新澤倒也能自保,但是隨之而來的太初弟子卻實在太弱,才剛剛一進入戰場,便有數人受傷!

憶藍臉這才真的沉了下去。

身影比之鬼魅更加飄忽,比之閃電更加疾速,憶藍除了殺敵,更要兼顧差點被魔族打死的太初弟子!

魔族人一下子找到了他們的弱點,焉能不抓住,幾乎所有瘋狂的攻擊,全都朝著太初教弟子身上招呼過去!

劉新澤共帶了三十五個弟子,一旦被分散攻擊,根本無法有效的去維護,為了保護這些弟子不被打死,憶藍身上露出的空門越來越多,焦躁之感在他心中蔓延,但是又不能真的放任這些弟子被殺!

局勢變得異常危急!

啾!

劉新澤右臂被打斷,他看著身邊近乎血人的年輕弟子,終於怒吼一聲,將身上帶的三道求救信號,一下子發了出去!

刺耳的聲音回蕩在整片魔域之內!

這是求救的信號,但更是魔族愈發瘋狂進攻的信號!

「殺了他們!在太初來援之前,把他們全都殺死1

這片魔域內的魔族瘋了一樣發狂的發動了攻擊,他們已經完全放棄了防守,黑色的煙霧帶著沾之即腐的毒液,鋪天蓋地的灑了下來,太初教弟子偶爾不慎被沾染上,便是一陣痛苦的哀嚎!

而那些本就戰力超強的魔族,更是出手快過閃電,從四面八方發動了放入暴雨狂風一般的攻擊,一波又一波,根本不給太初教弟子喘息的機會!

憶藍臉色崩的極緊,身體上甚至籠罩一層金色的光芒,他手持漆黑的大刀,那麼笨重的武器,在他的手中卻好似毫針一般輕快,隨著他讓人根本看不清的動作,在太初教弟子的周圍刻畫了層層金色的大網!

但是魔族的攻擊太快太猛,也過於狠辣,根本不停歇的攻擊穿透了憶藍編織出來的防守大網,打到了裡面太初弟子的身上!

艷紅的血液在這片魔域中蔓延開來!

轟!

憶藍眸子一沉,將全部力量灌注於武器之上,每一步邁出都彷彿直接踏破了虛空,他的動作太快,竟然在虛空中留下了無數還未消散的殘影!

被攻擊的有些虛弱的金網再次綻出刺目的華光,而且那光芒太盛,將整片魔域都照得如同白晝,與此同時,憶藍動作未停,一張張大網重疊交織著落下,竟在太初教弟子身前構成了一堵寬厚的牆壁,完全的阻斷了魔族的進攻!

轟!

憶藍再次揮動手中的大刀,砍向周圍如同鬼魅般的魔族,無數魔族連聲音都沒有發出,就化成了煙灰!

玲瓏此刻心中的震撼已經無以復加!她這才真正意識到了憶藍的兇猛,不僅阻斷了魔族瘋狂的進攻,甚至能夠給予敵人反擊!

刷刷刷!

太初教援軍人未至,劍先到!

那猛烈的攻擊終於讓這些魔族意識到再不撤就死定了,一個個奪命而逃!

赤練子帶人趕到的時候,太初教弟子雖然沒有一個死亡,但是他們一個個全都受了重傷,甚至有幾個已經神志昏迷!

「你怎麼樣?」赤練子幾步竄到憶藍身旁,上上下下的看著憶藍,見他是真的一點傷都沒有這才放下心。

而玲瓏也被女弟子護在了懷裡。

憶藍看著地上幾乎要匯成小河的鮮血愣了愣,然後眼睛掃過周圍這些傷重的站不起來的太初弟子,心猛地一沉。

闖禍了。

憶藍臉的緊緊的,然後他掙脫了赤練子的手臂,提著大刀就朝那些魔族逃竄的方向追了過去。

赤練子面上一驚,想也不想的跟了上去。

憶藍此時也有些瘋狂,大刀在他手中烈烈舞動,因為太快太熾熱,竟是與虛空摩擦出一陣的火花,在這片幽深黑暗中彷彿長龍一般,氣勢駭人,殺意沸騰!

一刀下去,數個落在後方的魔族便被打成了一片黑色的粉末!

憶藍繼續向前,見魔就砍,直到將眼中所見的所有魔族全都砍殺殆盡,直到這片魔域再無一個魔族。

橫刀而立,憶藍站在一片幽黑的空間中微微喘息了幾下。

赤練子走近他,拉著他的手往外走,

憶藍的腦袋微微垂著,握緊赤練子的手表露出還是孩子的他的一絲緊張,他低聲問道:「我把它們都殺了,也算是將功折罪吧?」

赤練子雖然是大老粗,這時候卻蹦出一句:「恩,我們先回去,你別害怕,我會護著你的。」

憶藍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一行人很快回了太初教,重傷的弟子全都被抬去補天閣治療。

大殿中,黃龍,各大護法、堂主、長老也等待多時。

玲瓏被青虹憐半路接了回去,赤練子只帶著憶藍進入了主殿。

而秦浩軒也在赤練子進入大殿不久,就趕了過來。

補天閣進了那麼多重傷的弟子,略一打聽,秦浩軒就明白了幾分,這才走出待了數日的補天閣,來到大殿。

原本低垂著眼皮站在一旁的憶藍,眼角餘光掃到自己的父親進入大殿,脊背不自覺的挺直,腦袋卻微微低了下去。

赤練子見魔域中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最後特意向秦浩軒補充:「幸好也沒出大事,弟子們都回來了,憶藍他也夠強,竟是將魔域中的那些魔族砍殺的一個不留。」

秦浩軒朝黃龍見禮之後,徑直向憶藍走了過去,憶藍身子緊繃的愈發厲害。

赤練子趕緊上前兩步,擋在臉色沉沉的秦浩軒面前,乾笑著說道:「總歸是沒出大事,他還是孩子埃」

徐羽這時候也悄悄移動腳步,站到了憶藍身旁。

秦浩軒看了赤練子一眼,側身閃過:「出大事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