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抗戰之還我河山>第694章 暗夜殺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94章 暗夜殺機

小說:抗戰之還我河山| 作者:漢唐風月1| 類別:

渡邊少佐心目中比地老鼠還要猥瑣三分的浪團座在這個晚上將他的猥瑣演繹到極致。

已經熬了兩個白天加一夜的海盜們在入夜之後就已經兩眼通紅的意識模糊,雖然知道有惡魔在伺機偷襲,但人體生理需求的本能讓他們哪怕面臨死亡的威脅也會變得恍惚。

尤其是那幫已經幾乎把腸子都快拉出來,最終卻不得不兩腿打晃去堅守崗位的海盜們,那絕對是,特娘的要死人啊!

黑暗裡悄然的殺戮正式展開。

哪怕還有昏暗廊燈的照明,也阻擋不了劉浪帶著兩個精銳戰士的悄然襲擊。

不過三個小時,四處巡查的海盜們就悄然死去了七人。

屍體分佈於各處,有六個人,全部是被冷兵器襲殺致死。

四人,是死於那種可怕的軍刺,軍刺捅的位置不是心臟,而是後腦,斜刺十五度從後腦而入刺穿大腦的同時再一攪,就將毫無反應甚至連驚呼都來不及的海盜的大腦攪成了一團漿糊,同樣精於此道的渡邊少佐知道,一個人的心臟受創,至少還能在生存五秒,那樣他或許還有大聲慘呼提醒同伴的機會,但冷酷而深懂殺人技巧的敵人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

甚至精神有些恍惚的海盜們直到數分鐘過後才發現少了一個同伴,而這樣的戲碼在三小時之內竟然上演了四次,無論海盜們怎麼提高警惕。

那個可怕的敵人就像一個會隱形的惡魔,隨時可能出現。

渡邊淳勝當然知道,不是劉浪會隱形,而是他會尋找已經極度疲憊不堪的海盜們精神鬆懈的空檔,當他們開始恍惚時,那就是他殺戮的時間了。

襲擊無處不在,一名海盜僅僅只是脫離隊伍三十秒,習慣性的在僻靜處小解,就為他的大意付出了生命。

他不是被兇悍的軍刺捅死,而是死於窒息,一雙強壯有力的臂膀竟然將他的頭扭動了一百八十度,那名海盜應該在死前也曾經劇烈掙扎過,不過竟然詭異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渡邊淳勝很輕易的就會想起一個畫面:那個高大而強壯的敵人將海盜的頭扭成一百八十度和他面對面的那一刻,還將他的整個高達1.6米的身軀提起來,任他徒勞的踢動腿部,卻終究只是和空氣發生接觸。不會超過十秒,他的意識就陷入了黑暗,大海波濤中鍛鍊出的強壯軀體只剩下無意識的微顫。

明明是仰躺著,但面部卻是朝下的詭異畫面讓海盜們都忍不住兩股間澎湃的尿意。

而另外兩名,則死的更血腥一些更直接一些,一把從船艙中突兀出現的寬大的短刃猛然揮出,直接切斷了一前一後距離有些近的兩名海盜頸部的大動脈,狂噴的鮮血在空中形成了兩道詭異的血泉,驚愕中回過神來的海盜們剛剛瘋狂的射齣子彈,可怕的敵人就已經躥入船艙中消失不見。

海盜們並不知道,七個無論是死於冷兵器還是活活被人拗斷頸骨而亡的海盜還只是這個凶夜的序曲。

當在「蘇曼達之鯊」的怒吼聲中繼續鼓足勇氣在船艙外巡邏的一個小隊突然踢中一根細線,猛然從頭頂上傳來的一陣劇烈的爆炸才將黑暗中的殺戮高潮徹底點燃。

細線牽動的火石將劉浪今天一天精心炮製的土製炸彈點燃了。

從廚房偷來的兩斤白砂糖成為炸彈的主要材料,用從輪機艙流出的潤滑油做燃料熬成糖漿,再配上兩個常用的日用品碾成的粉末,劉浪製作的土炸彈讓黑大個和陳運發眼睛都瞪圓了。

他們並不不知道,浪團座這點兒小製作不算什麼,未來時空中那個處於內亂戰火的西亞國家的一個大神不僅將白糖做成了炸彈,更是做成了火箭彈,爆炸的威力甚至不比專用炸藥差。

更牛叉的是,他們不光是用白糖,就是做成口香糖的木糖醇都被他們當成了火箭彈的助推劑,射程更是高達十數公里。

這樣的事實再度證明了,人類的智慧是無窮的,艱苦的環境更是催生了這些可怕智慧的產生,就如同幾年後紅色部隊甚至將槍榴彈這一神器都給用土法製造出來了,而且帶著尾翼的槍榴彈甚至比國軍裝備的可發射手榴彈的槍榴彈以及日軍裝備的擲彈筒的發射距離更遠。

如果僅僅只是爆炸,已經算是比較封閉的空間讓並不太大的爆炸衝擊波肆虐倒也罷了。但當爆炸后,朵朵火焰落在被炸蒙圈的海盜們身上開始燃燒,嘶聲慘嚎著的海盜們迅速在地面上翻滾,企圖壓滅火焰而不得熄滅開始,海盜們才知道什麼叫做悲催。

他們並不知道,在油料中參入鎂粉就會讓火焰猶如附骨之疽持續燃燒,唯一讓火焰熄滅的方法,只有使之喪失可以繼續提供燃燒的氧氣。

當然了,這也是劉浪在船艙里所能尋找到的不多的化學物質,如果能再多些橡膠和硫酸以及白磷什麼的,劉浪完全可以做一個類似於凝固汽油彈這樣的恐怖傢伙,那種燃燒彈一旦沾染上,最後的結局要麼是被活活燒成一團渣,要麼就是被同伴用槍打死,那實際上才是最好的解脫方式。

不過,加入鎂粉和白糖粘液的炸彈已經足夠了,對於這幫並不通曉軍事常柿們來說。

帶著橘黃色的火焰在五六名海盜的身上熊熊燃燒,痛嚎著在地面上翻滾並沒有達到熄滅火焰的作用,直到此時,僥倖沒有被濺到火焰的數名海盜這才如夢方醒,拚命拿著衣服去扑打。

但結果很顯而易見,是徒勞的。如果旁邊有土堆的話,用土覆蓋火焰之上來隔絕氧氣應該算是明智之舉,可惜,茫茫的大海上,並沒有這種物質。

特殊的燃燒物質將人體的油脂一起點燃,空氣中瀰漫著焦臭的味道和可怕的吱吱作響的聲音。當更糧系劍六名海盜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甚至連哀嚎聲都已經有氣無力了。

好不容易撲滅了海盜們身上的火焰,被火焰燒的幾乎已經露出了骨頭的胳膊、腿和軀幹讓殺人如麻的海盜們都看得心驚膽戰,這簡直比死還要可怕。

六名海盜被海盜首領那巴叫毫不留情的丟下了甲板,哪怕他們大部分都還活著,頭腦尚算清醒竭力睜大著眼睛的祈求根本沒有獲得憤怒值燃燒至最高值首領的憐憫。

他們這種慘象不適合讓所有人看到,那會打擊軍心,或者滋長有些暗流的茁壯成長,這是那巴加唯一考慮到的。

但是,看著同伴一個個被拋下甲板,越來越多低下頭眼裡已經開始閃爍著各種心思的海盜們已經沒了多少恭順的表情,這是「蘇曼達之鯊」沒看到的。

來自外界的打擊和內部首領的殘酷,讓這群海盜再也不是先前的那群海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