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陸少是個妻管嚴>第133章 更優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3章 更優秀

小說:陸少是個妻管嚴| 作者:慧之言| 類別:女生小說

送走了言肅,言書豈揉了揉眉心,看見新分配到他這裡照顧他的小陳,他換上笑臉,「小陳,這是怎麼了,臉色不大好埃」

「言哥,別提了,」小陳拍了下大腿,「這不,王青王哥轉到了這裡,你不知道,我剛剛去看他,滿身的傷口,看著就疼,那幫下手的孫子真不是東西,下這麼重的手。」

言書豈適當的表現出來好奇,他的笑容中帶著恰到好處的驚訝,「王青?他也在這裡住院?他怎麼了?還滿身的傷口是出什麼事了嗎?」

小陳不疑有他,向言書豈解釋道:「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那天言哥你也被叫到什麼南山路警局了嗎,然後你回來了,王哥被他們留下了,也不知道要問什麼,就下這麼重的手,我非宰了那幫動手的崽子不可。」

小陳嘴上罵罵咧咧的要為王青出氣,但心裡清楚,如果上面的人不為王青討個說法的話,那麼,王青的罪就算是白受了。不過,他們四十七軍的首長應該會為他們討回這個公道。

「那,那天跟我一起去南山路的還有個女人,叫夏琉,她怎麼樣了?」言書豈其實知道事情的走向到了什麼地步,他不過是裝出個樣子讓所有人知道,自己並不知道那些事而已。

「這不是為難我嗎,言哥,我被調到這裡,整日里圍著你轉哪有空關心什麼女人,再說,南山路那些孫子為難一個女人幹嘛?」小陳是真不知道。

「不知道嗎?沒關係我也就是好奇罷了。」言書豈扶了下眼睛接過小陳遞過來的白粥,他這些天一直再喝白粥,傷口癒合的時候,猶要忌口,他索*待每天只送白粥就好。

「那行,言哥,有事你叫我,我去看看王哥怎麼樣了。」小陳起身,笑的憨厚,他是四十七軍的人,和王青的關係要比和言書豈的好的多。所以現在去看看王青,也挑不出錯來。

走進王青的病房,王青趴在床上看見來人是小陳,「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看著言書豈的嗎?怎麼一個人跑到我這裡了?」

「今天他那個表第又來了,」小陳彷彿換了個人,他正色道:「我已經按照老大的吩咐給他交流信息的機會他剛剛向我問了你還有夏琉的情況。」

「夏琉?你告訴他了?」王青皺起眉,那個女人也應該受了不少苦吧,真是難為她了,還只是個訓練營里的新兵,就要經歷這麼多風波……

「沒,怎麼可能,我現在可是個什麼都不知道、腦子還反應慢的小陳。」小陳翹起二郎腿,眯起眼就是一副賴皮樣。事實上,他可是四十七軍里的精銳。

陸離做事,向來周全,既然走了個事情考慮周全的王青,那就來個更優秀的。

「好我的事可以回答,但那個夏琉,無論言書豈怎麼問都要說不知道。」王青不放心的交待著,生怕一不小心就出什麼差錯。

夏琉的恢復力驚人,明明上午還只能躺在床上,抬起胳膊都覺得費勁,下午就已經可以自己走幾步了,蘇曉微看著她,莫名的想哭。

「微微,我準備好了以後就回部隊了。」夏琉看著窗外,眺望著遠處的天空,碧空如洗,天高任鳥飛。

「回去做什麼呢,繼續這樣的日子嗎?完成什麼任務以後,連個護住你的人都沒有。」蘇曉微替夏琉感到委屈,明明什麼都沒有做錯,卻因為首長是夏琉就要被捲入這樣的風波,受這樣的無妄之災。

夏琉依舊望著窗外,那裡有隻小鳥,在藍天下飛的歡實,明明是冬天了,卻依舊在擺動翅膀,沒有什麼能阻擋一隻鳥對飛翔的嚮往。

「是我不夠優秀啊,」夏琉望了一眼蘇曉微,嘴角帶著笑,她已經做好了決定,不會更改,「我已經想好了,回去以後,加緊訓練然後投入到任務中去,等我足夠強大,軍銜也足夠高,就沒有人能隨意的傷害我了。」

夏琉不是那種玻璃心的女生,相反的,她喜歡越挫越勇,在哪裡摔了一跤,就把哪裡踩平了繼續走。她選擇了的路,就沒有放棄的道理。

蘇曉微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勸她嗎?她的脾氣自己清楚,怎麼勸她都不會更改自己的想法的,勸也無用。支持她嗎?然後眼睜睜的看著她滿身傷疤的站在高處,傷口和榮耀並存,讓人驕傲,也讓人心疼。

「對了,喬雪那女人怎麼樣了?那天只聽你說了一嘴喬家怎麼樣,那麼她呢,罪魁禍首怎麼樣了,喬家放棄她了?」夏琉扯開話題,再繼續這個話題,蘇曉微大概就要落淚了吧。

「她?」蘇曉微知道夏夏要轉移話題,她只好娓娓道來。

那天蘇曉微回到蘇家,剛好在門外遇見了喬二先生喬行帶著他的女兒喬雪登門致歉,被攔下聽喬二說了一通自家女兒「少不經事」的借口之後,她諷刺了幾句便約過他們走進了蘇家。

蘇家對蘇曉微是真的好,她是這個家裡板上釘釘的「大小姐」,誰都越不過她去。跟在她身邊的蘇曉寒義憤填膺,為她打抱不平,恨不得衝過去揍喬雪一頓的樣子。

「微姐姐,看見那個叫喬雪的,我就感覺她不是什麼好東西,事既然做了,就大方承認,或許咱們看見她這麼磊落的份上饒她一命也說不準,這麼躲在喬家後面,敢對你下手的勇氣去哪了?」蘇曉寒看不敢敢做不敢承擔後果的人,現在又裝的白蓮花似的,還好意思說「少不更事」,她明明都比微姐姐大。

「好伶俐的小嘴兒,當心伯伯聽見了,又要說你沒腦子、一根筋。」蘇曉微曲指,勾了勾蘇曉寒的鼻子,小寒是蘇家罕見的直性子,磊落豪爽,在她身邊很舒服。

「怕什麼,讓他說,有意見他就提,反正我是不會改的,再把他憋壞了多不好。」蘇曉寒煞有介事的樣子惹得蘇曉微笑彎了腰,什麼時候夏夏來蘇家,一定會和小寒相處的很愉快。

「說什麼呢,笑的這麼開懷。」蘇家客廳里人不少,凡是在京城的蘇家人都在這裡,敢對蘇曉微怎麼樣,無疑是在打蘇家的臉。敢打蘇家的臉,就要做好付出代價、承受他們怒火的準備。

「沒什麼。」蘇曉寒吐了吐舌頭,她一看到蘇游就慫,沒了剛剛的古靈精怪。眼珠子一轉,她轉開話題,「你們不知道,門外那位喬二先生的嘴是真厲害,喬雪那麼囂張的行事,在他嘴裡就只是少不經事。」

「少不經事?」蘇游一拍桌子,「我去書房待著,讓他知道知道咱們蘇家可沒有什麼少不經事,微微,你要不跟我一起上去,免得看見他們心煩。」對於這個侄女,蘇游打心裡偏愛,自己弟弟因為救自己而死,弟妹改價,這麼一個丫頭他不疼誰疼埃

聽見蘇游這麼說,幾個年輕人瞬間就明白了什麼意思,一個個的拍著胸脯保證要為蘇曉微出氣,好好待客。當然,只是這麼一遭,可平息不了他們的怒火,聽說總裁小說里,有什麼「天涼王破」,那麼,天冷了,喬家破產如何?

蘇曉微跟著蘇游去了書房。蘇游問了她昨天事情的經過,對蘇曉微說的「楚風」已及「夏琉」很感興趣。

「這麼說,微微以前喜歡過那個楚風?還有這個夏琉真有意思,有時間我一定要認識一下,一直知道你有這麼一個朋友,如今她終於來到京城了,伯伯得好好見上一面,謝謝她照顧你。」

蘇游這是在說真心話,蘇澈死在a市以後,蘇曉微就一直呆在a市,天知道,蘇游有多怕她一個人在a市受委屈了、長歪了,幸好有這麼一個朋友,讓微微長成這個樣子。

「伯伯,您可要想好了,夏夏,她是陸離手下的兵,這次來京城就是捲入了陸家和另外幾家的恩怨裡面,我不想您為難。」蘇曉微不想因為自己給家裡帶來什麼麻煩,她會傾盡自己所有護住夏琉,也尊重蘇家的選擇。

「這是什麼話?」蘇游嗔怪的看了蘇曉微一眼,「人家陸家可以和那些東西對上,我就不能護住我侄女的朋友了嗎?」

蘇曉微抱住蘇游的胳膊,父親走了以後,她把夏鍾明看做半個父親,也把蘇游看做半個父親,父親的在天之靈應該會很欣慰的吧,自己,過得很好呢。

兩個人在書房天南地北的閑扯著,都沒把樓下喬家兩人放在眼裡,他們相信樓下的那些人就可以應付,不,應該是好好招待能言善辯的喬二先生,和「少不經事」的喬雪小姐。

「然後呢?」夏琉很好奇,她不太明白大家族是怎麼行事的,所以有點好奇。

「然後?夏夏你別急,聽我說完。」蘇曉微給她披上件外套,好不容易退了燒,可別再發熱了,那天昏迷著的夏琉可把她嚇壞了,額頭滾燙、身上遍體鱗傷,這樣的夏琉她不想見到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