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世界冒險傳奇>第一章 話題閑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話題閑談

小說:世界冒險傳奇| 作者:三月的小草| 類別:

翌日。

季真早早的起了床,呼吸著不同世界的清新空氣。雖然這個都市世界的空氣並沒有修行世界那番的充滿了靈氣。

但是,這裡面有季真很喜歡的活力。

那是來自於世界人口所產生的活力。世界在發展,大多數人都在奮鬥著,這種意志侵染著整個星球,被季真所感知。

這是奮鬥的精神,這是力爭上遊拼搏的精神。而且是大統一思想的精神。

不像修行世界,修行之人精神思想各不相同,無法達到這種統一思想的境界。

自然,也就不會產生一種名為『統一之力』的東西。

季真搬了一把舒適的躺椅在院中,身子窩在其中,目光眺望著遠方。

如果許琳菲在他的身旁,便會發現此時的季真雙眼無神,瞳孔沒有焦距。

恩,也就是俗名發獃。

發獃是正常人的一種心理調節,偶爾發獃無傷大雅,還有利於健康。

發獃可幫助人們減輕疲勞,對大腦來說,是很好的休息。

處在這種狀態下的人們會突然不願意思考,使自己停滯在一個安靜的氛圍里,忘記一切。

會發獃的人,覺得發獃是一種享受,因為發獃的時候可放開所有,不再有煩惱和憂愁,整個空間都屬於自己的。

因此,在發獃的時候,人是輕鬆、快樂的。

從仙劍世界回來,第一時間當然是休息調養。不需要悟道,不需要操心和戰鬥瘋子重樓的打架,季真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老公,老公?」

許琳菲的手在季真的眼前晃了晃,但並沒有讓季真醒過來,他依舊沉浸在發獃之中。

直到許琳菲晃了晃他的身子,才將他搖醒了。

這時,季真才發現許琳菲也搬了個座椅坐在了他旁邊,而且已經給他削了一蘋果。

季真接過蘋果,一口咬了下去。

恩,水分剛剛好,蘋果不硬也不面,剛剛好,而且甜度適宜。

吧唧吧唧咬著吞了一口,然後又把蘋果遞到許琳菲嘴前,季真說道:「你沒玩遊戲了?」

隨著國家開始對間諜的布控,他們夫妻兩人也出去得少,季真倒是無礙,反正他研究課題在哪裡都行。

在家中還更安靜,對研究更好。

倒是許琳菲,就只能將歡樂寄託於網上了。看看新聞,刷刷微博、抖音,打打遊戲。

不過。

她覺得有必要關心一番自家老公,比如昨天晚上噩夢的事情。

所以,她就從遊戲室出來了。

「休息一會兒,陪你說說話。」

許琳菲準備咬一口送到嘴邊的蘋果。

誰料季真突然又把蘋果抽了回去,許琳菲一口咬了個空,許琳菲目光瞪著季真。

季真笑嘻嘻的又將蘋果遞了回來,許琳菲的嘴似張未張,好似在試探著季真的動作。

見自家老公的手很穩,沒有動彈,許琳菲這才一口咬上去。

啪!

又咬了個空!

許琳菲怒瞪季真。

隨後,她自己拿出了小刀,又拿了個蘋果,決定自己再削一個,小刀在蘋果上捲動著,一圈圈的蘋果皮便是連接著颳了下來。

雖然有專門的工具,但是許琳菲總喜歡用小刀削圈。或許在她的心中,其他方法削出來的蘋果,是沒有靈魂的。

正削著蘋果皮,季真又將蘋果遞到了嘴邊。

不過,這次的許琳菲直接偏了頭,對於送到嘴邊的食物,不管不顧,自己削著自己的蘋果。

「好啦,來,吃,我的手一定不動。」

許琳菲的眼神瞥了季真一眼,季真的面容和目光皆是表現著誠懇。

不過,許琳菲手上的蘋果皮已經削完了。

哼!

許琳菲哼出了聲。

「還是毛爺爺說的對,自己動手,豐衣足食1

說著,她啪的突然襲擊,一口咬在季真的蘋果之上,出乎她意料之外的,自家老公真的沒有抽開蘋果。

許琳菲扔了一個算你識相的表情。

「老公,你昨晚做了個什麼噩夢啊?說出來我聽聽,聽老人說,夢說出來就不靈了。」

「好夢不用說,噩夢就要說出來。」

許琳菲口中咬著甜蜜蜜的蘋果,咕嚕咕嚕的說著吐詞不清的話。

季真當然不能直說,所以便找了一個理由。

「你知道我們這種搞研究的人最怕什麼嗎?」他心中一轉,頓時想到了理由。

許琳菲想了想,說道:「沒有靈感?」

「這也算其一。」季真點了點頭,「但我靈感充沛的很,最怕的是禿頭啊1

「所以啊,我昨天晚上夢到自己禿了1

「禿了1

「禿了1

「整個頭皮中間都沒有頭髮1

「那種頭皮沒頭髮的觸感特別真實,超級真實1

「我當時就在想: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一邊哭著,一邊抹霸王1

為了讓這個故事顯得真實而精彩,季真手舞足蹈,語氣誇張,活像一隻大猩猩。

許琳菲都看愣了,聽傻了,驚呆了。

她站了起來,走到季真身旁,低頭看了看季真的頭髮,很是濃密茂盛,而後又上手抓了抓,並沒有抓下頭髮。

「放心,放心,老公你的發質很好,不用擔心。」

「雖然說現在網上各種90后的文章,什麼90後身體已經垮了,90后的眼睛快瞎了,90后已經開始禿了,但是這些都沒發生在老公你身上。」

季真一陣無語,這算安慰嗎?怎麼有一種扎心的感覺?

「再說了,老公你已經把噩夢說出來了。況且一般的夢都是反的,不會有事的。」

季真眉毛一挑,突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所以,夢是反的。禿的不是中間,是兩邊嗎?」

噗!

許琳菲正咬著蘋果,已經將塊狀的蘋果咬成了細碎,正準備吞下去。

聽到季真的這麼優秀的一句話,突然口中細碎的蘋果直接噴了出來。

索性她換了個方向,不然就直接吐在自家老公身上了。

咳咳咳!

不過,這一吐之下,岔了一口氣,咳嗽了起來。

「同樣是九年義務教育出來的,你為何如此優秀?」逛多了網路的許琳菲,一句優秀之語脫口而出。

季真當然不甘人後。

「因為我在九年義務教育的時候,得了一種玻」他的臉色顯得很嚴肅,很認真。

「什麼病?」許琳菲好奇道。

「腰椎間盤突出1

「鵝,鵝,鵝,鵝,鵝,鵝1

有些人到達極致的歡樂之時,笑聲會發生變化,有的是的豬叫之聲,有的是呵呵呵的低息之聲。

而許琳菲就比較厲害了,她是鵝叫之聲。

一陣歡聲笑語之後,這件禿頭噩夢的事情也就過去了。季真是不擔心自己禿頭的,而許琳菲心中則打算以後多燉點好吃給自家老公補補。

搞研究確實太傷腦細胞,要保護好頭髮。..

「哎,老公,那裡在建房子呢1許琳菲一指前方對面的山腰,說道。

季真點了點頭。

「很正常,反重力研究中心也已經再建了,周圍的配套住房當然也要開始建了,這可是我們國家研究核心中的核心。」

他的目光很好,看到那建房子的人都是軍人,應該是工程兵在建造。

「那敢情好啊!以後人越來越多,也就不像現在這麼冷清了。」

季真將許琳菲抱在懷裡,雙腿架在自己的大腿上,說道:「現在已經開始搭建築了,說明國家的布局已經差不多完成了。」

「等到布局正式收網之後,這裡也就會有其他人住進來,不會太久的。」

許琳菲沒有關注於國家布局方面,她想到的是另外一個事情。

「到時候,防衛工作是不是會松一些?」

季真搖搖頭,「只是看起來松一些,其實要進入這塊區域,還是要經過一系列檢查的,包括但不限於指紋、瞳孔、步態、DNA,甚至於還有腦電腦匹配。」

「啊?這麼複雜?」

看許琳菲有點喪氣,季真問道:「怎麼?有事?」

「我想邀請幾位朋友過來玩。」

季真目光一挑,「怎麼是叫朋友,不是爸媽她們嗎?」

許琳菲搖搖頭,「那時候,我可以回家見爸媽啊1

「也是1季真又問道,「是些什麼朋友啊?」

「是和我一起玩遊戲的朋友。」許琳菲有點不好意思,「科目二永遠過不了的大周女皇女流;准守交通規則的心靈導師陳一發兒;變聲器調戲嘉賓的平胸老女人呆妹兒;絕地求生眾神之母的鴿媽小白鴿。。。」

「等等1

季真打斷了許琳菲的話,「怎麼都是海鮮直播平台的主播啊?」

「聽說海鮮直播平台在準備上市,你收他們錢了?」

許琳菲翻了翻白眼,「什麼啊!我連企鵝的錢都沒收,怎麼會收直播平台的錢?」

「我是這樣覺得。」

許琳菲的語氣變了下,「老公你越來越優秀,地位越來越高。我們接觸的到人,也就沒了以前的那種平常心。」

「只有在玩遊戲的時候,和她們接觸的時候更覺得有意思。」

「畢竟,說句不好聽的實話,她們想靠我這層關係不現實,我主動插手她們的生活也不可能。」

「所以玩遊戲的時候,雖然她們也帶著我,趨讓著我,但還是一種平常的心態。」

「並不會出現太讓人噁心的畫面和話語。」

事實確實如此,許琳菲玩遊戲的時候,菜還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