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悟道>一百五十三 養屍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一百五十三 養屍地

小說:悟道| 作者:楊小奇| 類別:武俠修真

秋止水無暇顧及他人,他速度極快,眨眼間便就進入了那空間門中。

無邊的黑暗中,他像是經歷了千年之久,又好似只是剎那間。當天地間第一縷曙光亮起的時候,秋止水看著眼前的一切,深深被震驚到了。

「看吧。這才是真正的刑天墓穴。前面兩層只能算是個墳堆兒」那穿著邋遢的女子忽然出現在秋止水身邊。

秋止水沒有答話,他眼睛死死地盯著天空。

蔚藍的天空上,橫列著如長河一般的巨大鎖鏈,鎖鏈的一頭捆綁在幾座大山之巔,另一頭牽連著一具巨大的棺槨。

鐵索橫空,棺槨如山。也不知道在這裡存在了多少年時間。天地間儘是洪荒氣息,蒼涼而久遠。

「這才能稱得上是神的墓穴」女子激動萬分。

他二人都沒有動作,即使前面令狐錯等人也已經徹底被眼前一幕驚呆了。除了遠處桃花公子不斷飛行的身影之威,所有人都沉寂在這幅仿若洪荒畫卷一般的天地中。

巨棺遠處,一株可通天地的巨樹撐天而立,枝丫甚至散落在天空之中,這是堪比定地神樹的存在,也不知生長了多少萬年了。

樹葉彷彿磨盤一般大小,巨大的枝丫如天羅地網,呈現傘狀,蓋住萬里蒼穹。樹冠中密密麻麻的結著很多果實,距離太遠了,看不清那是什麼形狀。

「那是什麼東西」秋止水忍不住問道。

「魔藤。洪荒初開時的植被,可比定地神樹的無上寶物。」那女孩說道,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前方天空。

「快躲起來,後面那群老不死的要來了」女子忽然驚醒,快速拉著秋止水就近落在一處山頭之上,隱去神識和修為,變得如普通山石一般,除非大能人物,否則根本不可能被人發現。

他二人剛隱藏起來,那空間門中便就傳來靈力波動。諸多大教的老輩高手紛紛踏進這片領域內。

嘩啦啦!

聲響傳來。那空中的鎖鏈竟然莫名奇妙的抖動了一下,發出震驚天地的大響。

秋止水被嚇到的不輕,:「我的天埃那棺槨中的主,不會現在還活著吧?」。

千里鐵索,誰人能夠撼動?此時發出這等巨響,足可亂人心神。

不只是秋止水,即使遠處諸多大教的高手也是覺得心中打顫,這太過詭異了。橫空的鐵索竟然自己顫抖起來。

還好,鐵鏈只是抖動了一下,之後便就沒在有動靜。

秋止水與女子在山林中一直等到其他人離去,這才敢探出頭來,貼著森林飛行。慢慢的向著前方那巨棺飛去。

好在下方的叢林中沒有什麼上古荒獸,否則二人連前行都有困難。

山林中並非只有樹木,還有一座座小的墳墓,都是白堊時期的文字刻的碑文,二人不可能認識。一路過去,足足有數千座墳墓,分別不同的坐落在山林周圍。

秋止水看著奇怪,這裡難道到處都是墳墓不成。

眾神墓地?

這個詞如炸雷一般在秋止水耳邊響起。

「不對」秋止水仔細想了想。「刑天之墓絕非眾神墓地,這點那些大教還是能夠斷是這裡如此多的墳墓難道都是陪葬者嗎?」秋止水腦海中胡亂猜想。

「怎麼這麼多墓穴?有些眼熟,在哪裡見過呢」那邋遢女子也是一臉沉思狀。

秋止水驚訝的看著對方,期待她能想起什麼。

忽然,女子美目一瞪,嘴巴張的很大,道:「不可能吧。如果真是那樣,這地方也太可怕了」。

「什麼地方?」秋止水問。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哪裡有這麼逆天的手段」女孩搖頭,但是雙目間卻滿是驚恐。

秋止水停下腳步,仔細問道:「你究竟看出了什麼?」。

女孩抬起頭,漏出一張較美的臉蛋兒,雙手環抱在胸前,秋止水看的一愣,有那麼一個瞬間,他竟然把對方錯當成侍劍。同樣的姿勢,同樣的沉思狀,這不禁令他呆了一呆。

女孩可沒注意他的變化,神秘兮兮道:「我觀此地,好像是凡人口中所說的養屍地。」。

「養屍地?」秋止水不解。

女孩解釋說道:「這是風水葬學,屬於旁門末流之術,一直未列入修真文明中,所以修者中知道的很少。但是這種文化卻真實存在。凡人百姓多推崇這種葬術。所謂的養屍地,分很多種,大多都是取自大地山川中精氣旺盛之所,也就是通俗所說的龍脈。凡人死後葬在這種地方,相傳會有莫大好處。」。

女孩講到這裡停了下,隨意撫了撫額前秀髮,接著說道:「其實你我都知。這種地方多是靈氣充盈之地,屍體葬在裡面很可能會屍變,成為殭屍為禍一方。其所謂的好處,也就值成就殭屍之身,只怕修習有成后,可以恢復前世記憶。這也算是一種接著天地大勢而重新獲得了一次生命。

還有一種養屍地,便就可怕了,那是以屍養屍。死後身邊埋葬千萬生靈,借著無邊死氣供他吸收。所謂死之極致便是生,便就是指的如此。」。。

秋止水聽后,眉頭皺了皺,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這裡是養屍地,這些墳墓中的屍體都是為他人做嫁衣。只要時間一到,那棺槨中的人就會在無盡的死氣中獲得重生不成?」。

女子點頭,看了看四周,嘆道:「這裡太大了,應該被稱為『養屍界』才最合適。」。

死之極致便是生,生之極致便是死。

秋止水心中難以平靜,如此看來,這刑天當年身死之前就已經在為自己日後的重生做布局。

白堊期到現在,中間隔斷一個太古時期,足足二十多萬年,貫徹古今的復活計劃,想想都叫人覺得恐怖。

當然,這一切都是猜測,但是秋止水理智告訴他,這種猜測很可能是真的。

如果刑天真的復活,如此殺神來世,對於震旦大陸來說,是災難,還是另一種修真文明的巔峰?他不知道。

二人繼續向前走,途中曾經試圖挖開墳墓一探裡面究竟,但是卻發現這裡的墳墓竟然好比萬年玄冰一樣堅硬,他二人若是不費手段根本弄不開,如果動靜太大,定然引起他人注意。想了想,只好作罷。

正飛行間,前方忽然出現一個茅草屋。

二人行了幾百里,期間除了墳墓之外就是原始老林,此處出現一座草屋顯得非常突兀,頓時引起他們的注意。

「這裡難道還會有人居住不成?」女子嚇的不輕。

秋止水也好不到哪裡去。

二人小心翼翼的接近。藤蔓植物幾乎把整座茅草屋覆蓋,只漏出一個黑漆漆的墓門,敞開著,裡面漆黑一片,院子里雜草叢生,一眼便看出早已久無人居祝

「很多年前的屋子了」秋止水說。

「裡面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忽然,顏不平的聲音在秋止水腦海中響起。

秋止水對顏不平的神魂一直鎮壓著,不曾理會。此時他猛地開口,秋止水這才記起來,自己神識海中還有這麼一個貨色。

他有些吃驚,問道:「你確定?」

顏不平道:「只是一種感覺。裡面有一種氣息透過你的神識海被我感知到了,應該與我修鍊的功法有關」

秋止水皺起眉頭,沒有理會對方。

此時女子早已進入屋子裡甚至還兜了一圈,喊道:「裡面有張畫像」。

「難道」秋止水一震,快步進入,果然見在那屋子牆壁上掛著一幅人物圖畫。畫中的主人正是如他猜測的一樣,正是木劍門開派祖師枯心上人。

這已經是第三幅枯心畫像了。

秋止水對這畫像拜了拜,之後準備取下。卻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那幅畫竟然剎那間燃起一陣火焰,只眨眼睛便就燒成了灰燼,彷彿已經完成了一種任務似的消失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見鬼了」女子嘀咕一句,疑惑不解。

秋止水也不解釋,他並不覺得奇怪,枯心與虯髯鬼主都是神秘莫測的人,所做之事定然有其隱情。他不好猜測,也無處猜測。甚至連個著力點都沒有。

「這裡有個石匣。」女子驚道。

她真的不像是個女孩,也不怕那灰塵滿布,自顧自的把石匣拖到了院子里。

她嘗試著打開,但是卻發現上面連個縫隙都沒有,根本無處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