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02,你看那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002,你看那是誰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林晚做了一個很長的夢,等夢遠去,她感覺好像有很熱烈的陽光曬在身上。很悶,很熱。有人大力的推在了她的背上,她迷糊的抬起頭,迎面而來的是一束白燦燦的陽光。

有個男孩子站在桌子上,正拿著報紙封窗戶。隨著最後的一角被報紙糊上,陽光驟然消失。視線變得清明,入目是人頭攢動的教室。有人在擦黑板,有人在朝地上洒水,有人在打鬧奔跑,有人在埋頭學習。

肩膀忽然被人推了一下,林晚茫然的回過頭,看到一張俏皮的臉孔:「林晚,午睡早過了,怎麼還不……咦,你怎麼哭了?是不是我姐夫又讓你傷心了?」

林晚不敢置信的看著教室,看著面前女孩子一張一合的嘴唇。心裡的劇痛還在瘋涌,男人凌辱她時帶來的痛還真真切切,可是她現在是在哪裡?

「你……你是……誰?我、我……」

女孩子一愣,差點笑噴:「林晚你是不是睡傻了?什麼我是誰,我是你的好姐妹劉媛媛呀,你該不會是傷心過頭傻掉了吧1

教室里無比嘈雜,林晚卻忽然什麼都聽不見了。

因為她忽然看到攤開的課本上的幾個炫目的字:「高二班,林晚。」

她回到了十六歲的高二嗎?。

林晚渾身忽然劇烈的顫抖起來,她怕自己看錯了,抓起書用力的想頁被她胡亂的抓起,承受不住她手間的力道,撕拉一聲從書上被撕下來。

她戰慄將書頁送到眼前,「高二班,林晚」幾個字清清楚楚,她又抓起碼在桌上的其他書,一本本翻開,全都沒有看錯!

她抬頭看著熱鬧嘈雜的教室,眼前的一切那麼真實,她幾乎要流淚。她被蔣嘉月的丈夫凌辱而死,回到了十六歲嗎?

一直到下午兩點放學,林晚還處在渾渾噩噩如同做夢的狀態里。

同學們蜂擁著出了教室,她坐在座位上,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不知道如果她回到家裡,家是否還存在……

劉媛媛拿書包在她眼前晃了晃:「林晚,你不回家啊,你今天不對勁啊,哎,我姐夫來了。姐夫……」

她說著歡快的朝男孩子跑過去,抓著男孩子的手,捂著嘴巴吃吃的笑:「姐夫,你不知道我大姐姐今天睡傻了,還問我是誰……」

男孩子聽了,臉上露出了一抹冷冷的不屑。

林晚怔怔的看著兩個人,一瞬間她就想起來了,這個女孩子是她的好朋友劉媛媛,而這個男孩子就是她的初戀男友,秦文遠。

林晚看著兩個人親密無間的樣子,心裡泛過一陣冷意,原來她的這個好「妹妹」真的早就跟「姐夫」勾搭上了?

他們就把她當做傻子一樣唬弄。

看到林晚還坐在位置上不動,劉媛媛笑嘻嘻的回頭沖她甜甜的說到:「大姐姐,你要和我們兩個一起去圖書館嗎?」

林晚看著她緊緊握著「姐夫」的胳膊,還做出一臉可愛無害的笑容,她的心裡浮上一陣強烈的諷刺和厭惡。

她的心還處在重生的巨大波動中,也沒有心思搭理兩個人,此刻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快回家去找父親。

如果她真的重生了,如果她的家還在,那麼她再也不會讓父親出事,再也不會讓悲劇重演!她要趕緊回家找她的父親!

她一刻也等不得,拿了書包就衝出了教室。

劉媛媛還以為她要一起去,立即親熱的朝她伸出手,沒想到林晚一陣風似的從兩個人身邊跑過去,連看也沒有看兩人一眼。

她的手僵在一半,尷尬的不知所措。

秦文遠看到她一副下不來台的樣子,頓時有些惱火,沖林晚的背影譏諷的罵道:「神經病,又發什麼大小姐脾氣1

劉媛媛立即哄到:「姐夫,你快別說她了,大姐姐脾氣就這個樣子……」

秦文遠一聽就更火了:「她脾氣這個樣子,我們就活該忍受她嗎?」

「哎呀姐夫,忍受她一下又不會怎麼樣。有錢人家的女孩子都是這樣驕縱的脾氣……」

「有錢人家的女孩子就了不起了……」

兩個人的話漸漸飄遠,林晚也根本沒有心思去聽,她的一顆心都膨脹起來,彷彿要撐破她的胸腔。

她看著周遭一群群說笑著朝校門方向涌去的同學,她激動的跟著他們隨波逐流的朝前走去,很快就出了校門。

她站在校門口,看著往各個方向歸家的人群,仍然還是有種做夢的感覺。

「韓少意,你看那是誰?」

她正獃獃的站著,一群男同學打鬧著追趕到了這邊,一個男同學被人推搡著一下子撞在了她的身上,她險些跌倒。

「沒長眼睛啊?」男同學的聲音裡帶著羞惱的兇悍。

「對不起……」林晚下意識的脫口道歉,後退了幾步。

「不是說你。」男孩子臉色有點不好,轉頭就罵道:「劉平川,你是找死礙…」他說完揪住身旁的男同學就上去揍,一群人追打著跑掉了。

林晚揉了揉被撞痛的手臂,校門口一百米的方向就有公交車站,這時剛好看到十九路公交車來了,記憶里,十九路車是去錦山站。

她的心情又是一陣巨大的起伏,這車子會帶她回家嗎?回到那個她離別了十多年的幸福家嗎?她幾乎要熱淚盈眶,她飛快的朝公車跑過去了。

她上了公交車,車上坐滿了人,坐在最後面的那個男孩子,就是剛才撞到她的那個同學。

她傻愣愣的站在門口,直到司機古怪的看了她兩眼,問到:「沒帶錢啊?」她才反應過來,趕快從書包里翻出一枚硬幣投進了投幣箱里。

她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車子開動,她望著飛速退後的校園、街景。窗戶開著,風呼呼的灌進來,灌進了她的肺里,她只覺得呼吸不暢,一陣陣的窒息。

慢慢的她的眼睛濕潤起來,這真的是十四年前的錦原。

高大的香樟樹,古老的筒子樓,樸實的城市被掩映在連綿的綠樹間,少了幾分都市的浮華,多了幾分歲月沉澱的靜謐。

她捂住嘴巴,忽然淚如泉湧。

這不是夢,是真的。也許是命運聽到了她內心的呼喚,讓她回到了十六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