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04,偷回合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004,偷回合約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舒母這個時候並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假結婚,雖然對兒子娶了個二婚的女人頗有不滿,但她懦弱的性格,也並沒有讓她因此做出什麼抗議的事情來。

「小晚,過來看你媽呀?」

林晚進了房間,就看到弟弟在搖床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她頓時心都寒了,就是這一年裡,母親給弟弟斷奶回了娘家,舒家對弟弟不聞不問,弟弟發高燒沒有及時治療,弟弟才會燒壞了腦子。

後來,父親去了之後,舒宏山跟母親天天吵架,某次為了泄憤,虐待弟弟,拿針扎弟弟的頭,自此弟弟就徹徹底底淪落為了一個傻子。

這時看到如此炎熱的天氣里,弟弟還被裹在厚厚的棉被中,林晚一顆心都揪了起來,她三步作兩步跑過去,將弟弟抱起來,趕緊拿了把扇子給他扇風納涼。

陣陣惡臭傳來,她揭開尿布,屎尿糊了孩子一屁股。她忍著噁心,給弟弟清理了一下,換上了乾淨的衣服,又給他餵了半瓶水,弟弟才安靜下來沒再哭鬧。

她重新整理過了搖床,換上了涼席,把弟弟放進去。這才轉頭看向在一旁訥訥無言的舒母說到:「這可是你的孫子,你就是這麼對待他的?」

現在林晚大致也能猜到,肯定是舒宏山慫恿母親不要管這個孫子,舒母一向聽兒子的話,可能也從兒子和兒媳長期分房睡中察覺到了些什麼,所以對這個孫子也是愛管不理。

「我、我這不是忙著嗎……」舒母到底還是有些心虛。

林晚知道,在自己沒有能力把弟弟接回林家之前,必須要讓舒家好好對待弟弟,再也不能讓弟弟變成傻子。

「再忙能有你的孫子重要嗎?這麼熱的天,大人都受不了,何況是孩子?宏叔要賺錢養家糊口,沒空照顧他自己的兒子,你這個做奶奶的也不管孫子?孫子沒了,你們舒家可就要斷後了,將來你要怎麼跟舒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舒母本來就懦弱,被兒子訓斥慣了。林晚長得高挑漂亮,身上自有一種軍人子女高人一等的氣場在。所以她絲毫沒有覺得被林晚這個晚輩給呵斥有損顏面。

相反,她還無措的搓著手,態度很好的認了錯,點頭說:「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照顧洋洋的……」她很老實,應下了之後就馬上去泡奶喂孩子。

林晚鬆了口氣,幸好舒母不是那麼壞。這時,外面門被推開,舒宏山大步走了進來。看到他的那一瞬,林晚一瞬感到了心驚肉跳。想到他後來對她上下其手時的猥瑣、向她敲詐時扭曲的嘴臉、打她耳光時毒辣的眼神。她對他有一種本能的害怕,她下意識的退了兩步。

隔了那麼長的時光,隔了那麼多年。他笑起來那麼和藹,林晚卻依然感覺到了他笑容里寒氣森森的惡毒。

「小晚,過來了?」

林晚強忍著心頭的恨意,死死咬著唇沒有做聲,冰冷的眼神釘在他的臉上,恨不能將他凌遲。

舒宏山看到林晚這副反應,愣了愣,轉瞬又換上笑容,大步走過來,習慣的想拍拍林晚的頭。十六歲的林晚,身高只到他的胸前,林晚在他靠近時,心驚得厲害,她幾乎是條件反射的在他的手掌落下之前飛快的閃開了,避開了他的碰觸。

大概她的厭惡和抗拒太明顯,舒宏山怔了一下,奇怪的笑了兩聲:「才幾天不見,就不認識你宏叔了?」

怎麼可能不認識,就是化成灰也會認識!

只要想到他後來欺凌他們母女時禽獸不如的嘴臉,心裡的恨意就直往外躥。

舒宏山看她緊抿著唇不說話,又說到:「你是來找你媽媽的吧?你媽媽回你外婆家了。」

林晚看著他假惺惺的笑容,恨不得上去撕破他虛偽的嘴臉。可是她想到她來這裡的目的是拿回那份假結婚的合約,若是直接問他要,說不定他會留一手。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那件事把合約偷回來!

要偷回合約她就必須繼續跟他維持從前的和平,想到這裡,她才勉強壓下心頭瘋涌的憎恨與厭惡。扯出一點聊勝於無的笑容說到:「我是來看我弟弟的……」

舒宏山臉上的笑容更加親切熱情了:「晚上在叔家吃飯吧?」

林晚點點頭:「嗯。」

舒宏山當即就從兜里拿錢給舒母,熱情的不得了,一邊拿了根煙放到嘴裡點上,吐出一個煙圈轉頭鄭重其事的吩咐母親:「小晚晚上在這裡吃飯,你去買兩個好菜,不要捨不得錢,一定要買挑貴的買,知道了吧?」

舒母不敢有任何反對意見,只是一個勁的點頭:「好的,好的……」

舒宏山又說到:「你晚上要回市區是吧?你一個人回去宏叔不放心,待會宏叔就提前把棋牌室關門了送你回市裡。」

以前林晚來這邊很少會在舒家留宿,每次舒宏山都熱心的送她,不但博取了她的好感,也深深博取了她父母親的好感,都認為他是個熱心腸有情有義的人。

殊不知他根本就是一個表面賣好,背地陰損的人。

若是林晚沒有重生,一定會很感動。現在林晚看著他心裡只有陣陣冷笑。

白天這點時間不知道能不能將合約偷回來,所以林晚這回不打算回去,無論如何,她都要拿回合約,絕對不會再讓舒宏山這隻中山狼反咬她父親一口。

她也沒有將心裡的憎惡表露出來,前世他留給她的陰影漸漸被她壓下去,最初的恐懼散去。她越發平靜起來。她跟往常一樣,若無其事的說到:「我不回去了,明天還要去外婆家看我媽媽。」

舒宏山有一點意外,隨即又咧嘴笑了起來,非常高興的跟母親說到:「難得小晚要留下來啊,你趕快去把她媽媽床上的被單都換成新的,早點去買菜早點煮飯……」

舒母雞啄米似的點頭:「噯,噯,我曉得了。」

舒母這就把懷裡的林洋送到兒子面前,說到:「我馬上就去買菜,你看著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