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05,門被鎖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05,門被鎖住了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舒宏山在林晚面前自然要表現,立即笑著就伸手要接林洋。

林晚看到他嘴裡叼著一根煙,時不時有煙灰掉落下來。看他對林洋根本沒有半分感情,怕是煙灰燙到孩子,他也不會心疼心虛。

林晚連忙幾步走到舒母面前,搶在他前面接過了弟弟:「洋洋我看著就行了,叔叔還要看場子,叔叔去忙吧。」

舒宏山確實要忙著看場子,而且他很討厭這個不屬於他的孩子,面上笑得親切,心裡卻只有厭惡,看林晚抱走了孩子,他也沒有強求,就笑道:「行,那你玩會吧,叔叔去忙了。」

恰好有人喊他收錢,他說完,這就沖林晚揮了揮手就快走幾步掀開門帘子出去了。

舒宏山走了,舒母也出去了,院子里瞬間就只剩下她一個人。

她看著空無一人的後院,心一下子就激起來,正愁沒有機會去偷回合約,現在沒有人,她正好去舒宏山房裡搜回那份合約。

她低頭看了看懷裡的弟弟,洋洋吃飽喝足這會兒已經睡著了。

她壓著急迫的心情,將弟弟抱回母親的房裡,放到搖籃里。這就壓著腳步,警覺著四周的動靜,一邊飛快走到了舒宏山的房間門外。

她豎起耳朵聽著前方的動靜,好一會,確定沒有人來,她才抓住房門的把手,慢慢的擰了開來。只是力道放到底,即刻就遇到了阻礙,門被鎖住了。

她的心好似被什麼捏了一下,劇跳的心一瞬間就墜落到了谷底。

舒宏山竟然這麼警惕,把門給鎖住了。趁他不在去把合約偷出來的辦法就這麼化成了泡影。

如果要拿回合約,就只有等他晚上打開門才能去偷。

可是晚上,他會在房間里睡覺,她該怎麼偷呢?

現在母親在外婆家,外婆家在隔壁的鎮上,她現在去找母親,也不一定有車趕得回來。現在讓她丟下弟弟去找母親,看到了舒母和舒宏山對弟弟的不聞不問的態度,她又不放心。

林晚滿心焦急和不安,抓著鎖死的門把,不甘的站了片刻,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傳來,她心裡一驚,連忙離開舒宏山的房門口,快走幾步下了石階,若無其事的站在了院里的花架旁邊。

門帘子被掀開,一個黃頭髮的瘦個子男孩子捂著褲襠急吼吼的衝進來,目光四處一掃落在林晚身上,看清她的臉,他的臉上閃過一抹尷尬,立即將手從褲襠拿開了,但渾身都抖著,依然能讓人看出來他很尿急。

「喂,美女,廁所在哪裡啊?」

林晚目光冰冷的看著他,曾經她就是被一個混混給侮辱了。所以她對混混沒有半分好感。只是出於希望他趕快從自己的面前消失,才淡淡的回了一句:「出門左拐。」

小混混雙手合十朝她拜了拜說了句謝謝就急匆匆的轉身走了。

林晚看他的身影消失在門帘子外面,心裡的焦慮沒有半絲緩解。這時聽到裡面弟弟的哭聲,她忙進房間。

林洋又尿尿了。

她給他換了尿布,看他還哭個不止,就抱著他到院子里小聲的逗哄。

沒一會,剛才的混混模樣的男孩子去而復返,看到她手裡抱著個孩子,吃驚的問到:「你、你這麼小就當媽了?」

林晚冷淡的看了他一眼:「麻煩你出去。」

混混臉皮很厚,像沒有看到她冰冷的臉色,反而又朝她走近兩步。他穿著一身紅色的衣服,這樣鮮艷的顏色引得林洋朝他看過去,嬰兒喜歡色彩鮮艷的東西,眼裡露出了稀奇之色,立即就不哭了,伸出小手朝他亂抓。

混混看到小小的一團嬰兒在向他招手,他只覺得又好玩又得意,就走上來要逗林洋。

林晚飛快往後閃開兩步,避開了他,聲音里已經有了不虞:「我再說一遍,麻煩你出去1

混混被她的語氣震了震,笑容僵住,卻還是不肯走,涎著臉說到:「美女,別那麼凶嗎。我叫張德華,你叫什麼?你南湖人啊?我是隔壁鎮的……」

林晚看了他一眼,不想再搭理他,轉身走進母親的房間,反鎖了門。

張德華不死心的在外面吼了兩句:「美女,孩子是不是你的啊,你結沒結婚礙…」

林晚沒有給半點回應,只要腦子裡想到她被侮辱的那晚,燈光昏暗的迪廳里那些烏煙瘴氣的畫面,那些混混們抽著煙吞雲吐霧,她被灌醉被人羞辱,她的心臟就陣陣抽搐。

她極力逼自己平靜下來,不去想從前的事,倒了溫水喂弟弟喝水,又拿了扇子給他扇風納涼。

洋洋肉嘟嘟的小手搭在奶瓶上,一雙烏黑漂亮的眼睛好奇的望著天花板骨碌碌的轉。

看著弟弟白嫩秀氣的小臉,林晚的眼睛漸漸又濕潤了。

弟弟長得很漂亮,跟爸爸長得很像,如果他後來沒有成為傻子,他會像父親一樣英浚

就是因為弟弟和父親長得太像,才導致爸爸不敢在弟弟出生后就馬上讓舒宏山和妻子離婚再復婚。

明眼人都一眼就能分辨的出來。如果太快離婚復婚,一定會被人揭發出來。現在又是父親升職的關鍵時刻,未免被人抓住把柄他不會在這個時候讓母親和舒宏山離婚。

這才是最難辦的地方。

外面的張德華又糾纏了一會,見林晚根本不搭理他,自討沒趣的走了。

林晚坐了一會,就感覺汗流浹背。

悶熱讓她的心情更糟糕了。只要想到自己要晚上潛進舒宏山的房間偷合約,她就無比的不安。

曾經,她最害怕的就是在晚上看到舒宏山,他喝醉了酒、賭輸了錢就會找她撒氣,他會大耳刮子扇她,毒打她都是家常便飯。

現在只要看到他,她就像遇到天敵的鳥類會不自覺的豎起渾身的毛髮。

因為不敢心存僥倖,所以只想馬上拿到那份合約。

哪怕多耽擱一天,她都不放心。

當初父親會出事,舒宏山是整個事件的導火索,如果沒有他拿出合約揭發父親,父親就不會停職查看,就不會在失去理智的時候為了挽回,著了別人的道而丟掉性命。

父親沒有死,母親就不會中風,弟弟也會健康長大。

所以,她多一秒都不想耽擱,只想立刻馬上拿到害死父親的合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