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奮鬥俏軍嫂>006,計上心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006,計上心來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

舒母做事慢,買了菜回來就馬上開始做飯。屋子裡很悶,院子里還有一口涼風。

林晚見洋洋熱得不肯睡覺了,便抱了洋洋坐在院子乘涼。一邊看舒母在井裡打水起來洗菜。

前面的棋牌室時不時發出陣陣喧嘩,院里樹上的蟬也在叫個不停,林晚的心裡也越發焦躁起來。

她聽著棋牌室那邊隱約能聽見舒宏山的聲音,也不知道這個時候舒宏山到底有沒有已經和父親的政敵聯繫上,不知道那份合約還在不在,不知道自己晚上能不能順利偷回合約……

諸多猜測讓林晚更加心神不寧,很快天就晚了,舒母也做好了飯。

前面打牌的人也散了,舒宏山回到後邊,母親將飯菜擺上桌就開飯了。

「多吃點啊,難得過來一趟,你爸爸最近怎麼樣?」

舒宏山又是給她夾菜又是給她倒水,表現的十二分的熱情。

前世林晚不諳世事,看到舒宏山熱情洋溢的笑臉,就覺得他是好人。

經歷過後來的那些苦難,她才學會了分辨好壞。都說相由心生,舒宏山面上無論笑得有多麼熱情,臉上那種隱隱的戾氣和發浮的眼神,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可是人有時候總是會被表面現象給迷惑。就像她的爸媽。

這件事她沒有去跟父親說,而是親自來做,原因之一就是爸媽十分信任舒宏山。

舒宏山和父親有著十分深厚的革命情誼,兩個人曾經是戰友時,關係就非常好。後來舒宏山退伍了,父親卻升做了軍官。

兩個人分別了幾年,父親以為舒宏山還是從前那個兩肋插刀的好兄弟,卻不知他已經被生活打磨成了一個心靈扭曲的社會人渣。

如果她把事情告訴父親,父親一定會覺得是她腦子出了問題,而不會相信舒宏山是個壞人。

林晚心裡厭惡舒宏山至極,又很焦慮不安。也懶得跟舒宏山虛與委蛇,只道:「我爸爸挺好的……」

舒宏山大概只當她小孩子脾氣,依然擺著熱情的態度。又問起了她的學習。林晚只「嗯哦」之類簡單的敷衍,無意間看到舒宏山手邊的酒杯,她心裡一突,忽然計上心來。

舒宏山有個毛病就是極度嗜酒,如果醉狠了,就會完全睡死過去,屋子著火他都不一定會醒。如果能把他灌醉,那就能放心的進他的房間偷回合約了。

這個念頭一生出,林晚心頭一陣劇跳。

即便她的靈魂並不是十六歲的小女孩,可是她向來是安分守己,從來沒有做過太出格的事情,更遑論是偷東西。

她壓了壓緊張的厲害的心臟,伸手拿起桌上的酒瓶,給舒宏山的杯子里添滿酒,臉上擠出幾分坦然,強作鎮定的說到:

「宏叔,非常感謝你照顧我媽媽和我弟弟,我敬你一杯。」

舒宏山頓時朗笑出聲,做出很給面子的樣子,拿起酒杯一口就悶幹了,感慨的大笑道:「我們小晚真是長大了,還知道給人敬酒了。照顧你媽媽和你弟弟都沒什麼,你將來長大了啊記得叔叔的好就行啦。」

林晚又給他倒了一杯酒說到:「宏叔做好事不留名,可是我們卻不能不感謝宏叔。宏叔,我再敬你一杯。」

「好好……」舒宏山又是一陣大笑,拿起酒杯又喝了。

這酒是最普通的白酒,但是酒精度很高。舒宏山本身就愛酒,加上要在林晚面前表現,林晚連著敬了他好幾杯,他都沒有推拒,沒一會就酒氣上頭,一張臉紅似關公,帶著幾分醉意笑說到:「小晚,你這是想把宏叔灌醉啊?」

林晚故意擺出出一臉天真,認真的說到:「叔叔,我是真的很感謝你,我來的時候,爸爸叮囑過我,一定要敬重宏叔,把宏叔當成親叔叔。」

「我爸爸說像宏叔這樣好的人已經不多見了,不止現在,將來我們一家人都要記住宏叔的好。我長大了有錢了會好好報答宏叔的1

舒宏山做什麼都不如昔日的兄弟,他心底深處是極度嫉恨不甘的。明明林海天沒有任何地方比他強,可是林海天永遠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當初在部隊,他喜歡的文藝女兵,喜歡林海天。

後來兩個人一起參加晉陞考試,林海天順利就考上,他卻灰溜溜的退伍了。

他離開部隊以後,也處過幾個對象。可是知道他家裡窮,沒有一個人願意跟他。

而林海天卻一路晉陞,不但娶了如此漂亮的媳婦,還生下了一個漂亮的女兒。

想到林家沒有男丁,他還很高興。覺得老天總算不是那麼優待林海天。

卻沒想到,林海天說想要兒子,轉眼就如願以償的得到了一個兒子。

憑什麼林海天要什麼就有什麼,而他卻一無所有?

明明娶了老婆,卻連一根手指頭都不能碰。

明明兒子是掛在他的戶口上,卻不是他親生的。

林海天每每想起,他心裡都嫉妒的發狂。

唯一讓他平衡一點的是林海天夫婦將他當做恩人對待,他從他們身上得到了不少好處。聽到林晚這些話,他心裡越發舒服了。就越想在讓林晚覺得他好,二話沒說就把酒杯端起來一口喝掉。

他才剛把杯子放下,林晚又給他滿了一杯。

「宏叔,你人這麼好,爸爸說好人有好報。你將來一定會娶到一個漂亮的嬸子,生個聰明的兒子1

無妻無子是舒宏山的心病之一,聽到林晚這麼說,他心裡越發舒服了,心情一好,就更加想要喝酒,笑得合不攏嘴,又將林晚給他倒的酒端起來喝掉了。

雖然他也也隱約看出來林晚是在灌他酒,但他根本沒有對林晚設防。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他還不放在眼裡。所以,林晚給他倒了幾杯他就喝了幾杯。

舒母抱著林洋,看著林晚灌他兒子酒,想要阻止又不敢發言,兒子最討厭她勸他不要喝酒,她幾次欲言又止,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兒子醉倒了。

舒宏山倒在了桌子上,嘴裡還嘰里咕嚕著說到:「再來一杯……」

林晚見他醉倒了,心頭緊張驚喜交集。她一秒都不想耽擱,走到舒母面前從舒母手裡接過弟弟,說到:「洋洋晚上跟我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