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07,要怎麼打開呢?
小說:| 作者:| 類別:

007,要怎麼打開呢?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聽到她這麼說,舒母是求之不得。

帶孩子很辛苦,自從趙慈回了娘家,這兩天她都被這個孫子折騰得瘦了不下兩斤。

她把洋洋交給林晚,這就把兒子扶回房間,收拾碗筷去洗碗了。

林晚帶著弟弟睡在母親的房間,哄著洋洋睡著了。她一直撐著沒有睡,不知道熬了多久,直到外面再無任何聲息動靜,她才悄悄的起床,摸出了房間。

母親的房間和舒宏山的房間相隔不遠,她小心翼翼的壓著步子,來到了舒宏山的房門口,將耳朵貼在門上,只聽到裡面鼾聲如雷。

果然是睡死過去了。

儘管知道舒宏山睡著了,她的一顆心還是高高的提了起來。

她壓著紊亂的心跳,極力讓自己鎮定。握住門把手試著推了推,如她所料,門沒有上鎖。

舒母也將兒子送回房間離開時,只是將門帶上。而舒宏山喝醉了,自然不可能爬起來鎖門。所以,門只是虛掩著的。

她屏著呼吸極其小心的將門推開一條縫,只見房間里一片漆黑。過了片刻,眼睛才適應房間里的黑暗,隱約能看到舒宏山倒頭躺在床上如同一頭死豬。

巨大的呼嚕聲,讓她的心跳到了嗓子眼裡。

她摸了摸事先藏在兜里的水果刀,這就壓著陣陣發緊的嗓子,摸進了房間里。

為了方便被發現能及時逃跑,她也沒有把門關死。

房間有一扇小窗,窗戶沒有關,灑下一點月光。借著這點稀薄的月光,她勉強能視物。

房間里很簡陋,床的左側有一排組合抽屜的儲物櫃,合約十有**就藏在那抽屜里。

她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貓著腰朝柜子摸過去。

摸到柜子前面,剛好那處放了一張靠背大椅,她躲在椅子後面,盡量將自己縮在椅子的陰影里,又看了眼舒宏山,看他沒有醒過來的徵兆,她就小心的拉開了最下面的屜子,輕手輕腳的翻找起來。

窗子沒有關緊,被風吹得吱吱呀呀的開合。在這寂靜的夜裡,讓人心神高度緊張。林晚站起來時不小心碰掉桌上的什麼東西,那東西啪啦一聲掉在地上,發出嘰里咕嚕的聲音滾出去了老遠。

她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第一反應就是去看舒宏山。

幸好舒宏山沒有被驚醒,依舊鼾聲如雷。

她長長的吐了口氣,等心跳稍稍平緩,這才繼續在屜子里翻找。沒有手電筒,她只能借著稀薄的月光艱難的辨認屜子里的東西。

她多希望有隻手電筒,可惜即便是有手電筒她也不敢打開。她只能借著月光,瞪大了眼睛艱難的搜找。

從最下面的屜子找起,挨個往上翻。可是,看不清、加上不敢鬧出聲音,她找得相當艱難。搜完三隻屜子還沒有找到合約,她的心裡湧上了陣陣焦急和不安。

外面的風停了,房間里安靜下來。就算她極度小心,還是避免不了屜子拉開時細微的聲音。而這聲音被安靜的夜色放大百倍,更讓人心驚肉跳。

「小晚……」

林晚忽然聽到舒宏山叫她,她幾乎嚇得魂飛魄散,險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回頭,就看到躺在床上的舒宏山正在揮舞手臂,嘴裡含糊的嘟囔著:「別再灌了,宏叔……」

嘟囔完他的手臂垂落下去,又重新打起了呼嚕。

林晚背上全是冷汗,鬆開捂在嘴巴上的手,艱難的喘息了兩口氣,好一會劇跳的心臟才平復下來。

她忍住逃離的念頭,緊緊按著兜里的水果刀,好半晌才重新積攢起勇氣,收回心神,繼續在柜子里翻找起來。

找到最後一隻抽屜,發現這隻抽屜上了鎖。她扣住抽屜的把手使勁拉了拉,沒有拉開。她盯著鑰匙孔,心跳再次加快了起來。

既然上了鎖,自然是放重要物品。

很可能那份合約就放在這隻柜子里!

心裡湧上了巨大的喜悅,但只是一瞬喜悅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抽屜上了鎖,她又沒有鑰匙,要怎麼打開呢?

費盡千辛萬苦,要找的東西就在眼前了,可是卻沒有辦法拿出來。林晚心裡的焦慮再次升到了極點。

她咬著唇,盯了抽屜一會,乾脆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摸出兜里的刀子,在鎖孔亂撬起來。

可是在她意料之中,抽屜的鎖並沒有那麼容易被撬開。

舒宏山的鼾聲還在刺激著她的神經,半掩的門外,是月光清冷的院子。院子里的樹木在夜色中形成一片鬼影幢幢的畫面,令人神經的更厲害。

在地上蹲了那麼久,林晚的雙腿麻木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她焦躁不安的盯著眼前緊鎖的抽屜,正感到無邊的絕望,窗戶忽然啪嗒的一聲被風吹開,月光短暫的照進來的那一剎那,桌上有束反光一閃而過。

林晚一下子站了起來,那好像是一串鑰匙!

她的心裡好像揣了一面鼓,說不定會是抽屜的鑰匙!

她急忙起身走到桌子前面,窗戶又是啪嗒一聲被風吹開,驚得她險些奪路而逃,而恰在這時,舒宏山忽然翻了一個身,鼾聲消失了。

她心頭警鈴大作,本能的一把抓了鑰匙,一個矮身蹲在了桌子底下。

狂跳的心幾乎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她死死捏著水果刀,神經到了極限。

這一刻,回想起前世舒宏山對她上下其手時猥瑣至極的嘴臉,她橫了心的想,如果他敢過來,她就一刀捅死他!

林晚在黑暗中豎起了渾身的鬥志,只覺得黑暗中的時間無限的漫長。預料中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寂靜的夜裡重新響起舒宏山的鼾聲。

林晚緊繃的心弦瞬間鬆弛下來,她眨了眨睫毛,慢慢的睜開眼睛,就看到舒宏山翻身面朝裡邊又睡著了。

她將手按在胸口,平復了好一會,確定舒宏山不會醒來,她再不想耽擱,幾步回到抽屜前面。

一根根的鑰匙嘗試,不知道第幾次失望,終於聽見噠一聲輕響,屜子被打開了!

她壓抑著激動驚惶的心情,忙不迭打開抽屜,抽屜里全是現金存摺合同亂七八糟的重要物件。

她手慌腳亂的將屜子里所有文件都翻出來,也沒時間耽擱,就大著膽子將所有A4紙一類的文件全翻出來,拿到月光下面仔細翻找。

即便月光不是那麼明亮,可是這些文件大多是白紙黑字,雪白的紙張會反光,基本可以清楚辨認上面的字跡。

很快,林晚就翻出了那份假結婚的合約。

她抓著合約的手激動的都有些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