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09,昧良心的事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009,昧良心的事情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大約十點多的時候就開始有人陸陸續續的來打牌了。

快到吃中飯的時候,舒宏山也醒過來了,看到林晚還沒走,還有些意外,隨即就擺出一臉熱情的笑容,說到:「難得來一趟,多玩兩天……」

林晚為昨夜的事還有些心虛緊張,看到舒宏山完全沒有察覺,應該是還沒發現合約不見了。

她鬆了口氣,做出從前乖巧的模樣說到:「好埃」

舒宏山自己開棋牌室,自己也愛玩兩把,匆匆扒了幾口飯,就迫不及待出去玩了。

林晚也趕快吃飯,吃完了就借著教洋洋走路,在屋裡屋外到處亂轉。

棋牌室分裡外兩個廳,裡面是大賭,外面是普通人玩玩麻將打打撲克什麼的小賭。

顯然大賭吸引人,裡面已經進去不少人,門也給謹慎的反鎖上了。不過只隔著一道門,還是能聽到裡面各種粗話、各種拍桌子咋呼。

林晚進不去,便端了把椅子,一直守在門口關注著裡面。

而在她旁邊是一張桌子,桌子上擺滿了開水瓶和一次性水杯,還有備好的茶葉、瓜子。

一個胖女人走過來倒水,她拿起水杯看了一眼,這一看就發現杯子發皺,好像是被人用過的,她臉色頓時不好了。看到林晚坐在旁邊,就問她:「你們是不是把用過的杯子拿出來用啊?」

林晚看了看她,她穿的衣服很時髦,脖子上帶著金項鏈。家庭條件可以,肯定會講究,而且看臉就知道她脾氣性格是個不好糊弄的。

林晚可不想讓她以為她是舒家的人,免得待會戰火燒起來,燒到她的身上。她淡然的瞅了胖女人一眼,眼神里盡量帶著看不起,以顯示自己的身份高貴。

她不緊不慢的說到:「我不是負責人,我只是舒家的客人。」

說完,她就朝裡面喊了一句:「姥娘,有人找。」

她的穿著和氣質本來就與這裡充滿鄉土氣息的人不同,加上膚如凝脂,眉目清秀漂亮,身上本就有一種高貴和與眾不同,現在刻意在眼神裡帶了幾分看不起的冷淡,就更讓人感覺到了她高高在上的樣子。

錢紅梅在南湖也算是有錢人,看慣了各種巴結奉承的眼神,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別人對她的輕視,看到林晚一個小女孩這樣不把她放在眼裡睨她的眼神,她心裡頓時火冒三丈。

可是林晚又沒有說什麼過分的話,她想發泄也找不到宣洩口,這口惡氣就憋在了心裡。

舒母聽到叫喚,連忙就跑了出來。舒宏山在裡面賭牌的時候,需要她收錢,她還以為是收錢的事,立即就掀開帘子趕了出來。

只是,剛走到錢紅梅面前,錢紅梅心裡正因為林晚看不起她而窩火著,看到舒母老實巴交的樣子,火氣就灑在了舒母的頭上,很不滿的把水杯拍到舒母面前,怒氣沖沖的說到:「怎麼回事啊,為什麼這些杯子都是用過的?」

舒母一看被人揭穿了,嚇了一跳,連忙慌亂的擺手,就想趕快抵賴。林晚卻這個時候不緊不慢的插了一句:「你放心,這些杯子雖然都是用過的,但是都已經用清洗過了,不會傳染病的。」

舒母還沒來得及抵賴,突然就被林晚揭發出來,她慌得連忙就要上來捂林晚的嘴,急道:「小晚,可不要胡說!這這……」

林晚懷裡還抱著弟弟,可不想把事情鬧大嚇到弟弟。她從椅子里站起來,淡淡的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我說漏嘴了,我以為大家都知道,大家都能接受。」

她說完,轉身就迅速回了裡屋。

舒母還想追她,想讓她解釋挽回,可是錢紅梅聽到了實情哪裡肯罷休。當即一把揪住舒母,挑眉罵道:

「好啊,舒家姥娘,你們居然這麼黑心,這麼損陰德的事也做得出來?這些杯子皺成這樣,我看不止回收一次吧?你就隨便過過水就拿出來給大家用?」

「我們每個人的桌位費都要五塊錢,還有抽成。你們一桌子最低能賺十五塊,你竟然給我們用別人用過的杯子?你知不知道這樣會讓大家染上傳染病?」

「你看看這地上,大家咳了那麼多濃痰,肯定有人有肺結核,要是給我們都染上肺結核怎麼辦?我看你們的良心是被狗吃了是不是啊?」

「做了這樣昧良心的事情,還敢看不起人眼睛長在頭頂上?你們是開棋牌室發達了是吧?了不起了是吧?都覺得我們大傢伙是傻子好糊弄是吧?」

錢紅梅揪住舒母的衣領一個勁的推搡,唾沫星子噴了舒母一臉,舒母老實慣了,在錢紅梅的氣勢下根本就抬不起頭,只是小聲的解釋:「那個是我兒子戰友的女兒,她不懂事,她亂說話,你別相信她……」

錢紅梅的嗓門又大,說話中氣十足,吵鬧聲一下子引得大家都圍了過來,本來就有好多人是知道這件事的,但礙於舒宏山不是個好說話的,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當做沒有這回事。現在被錢紅梅給當眾揭發出來了,有了這個領頭羊,大家立即都將一肚子怨氣和不滿發泄出來。

而原本不知情的,現在也知道了,聽到錢紅梅口口聲聲說傳染病什麼的,頓時都給嚇到了。

還有聽到錢紅梅算舒家的抽成,頓時都眼紅起來。贏了錢的無所謂,可是輸了錢的就覺得舒家的人太黑心,收費太高。

一時間大家都將舒母圍起來討要說法:「你當我們是傻子是吧?我跟你講,你們做這種昧良心的事情,今天不給我們個交待,我們以後都不會來你們家打牌了1

錢紅梅感覺身後站了一群擁護者,彷彿是聽她號令,站在身後給她助威,她頓時感覺自己是大家的中心人物,氣焰越發大漲。

聽到舒母的辯解,她譏誚的扯了扯唇角冷笑起來。「舒姥娘啊,你當我們瞎呢嗎?小姑娘是不是亂說,我們一看這個杯子就知道了,你看這個杯子皺的,上面還沾著水,你是早上才胡亂的沖洗了一下就拿出來給我們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