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奮鬥俏軍嫂>010,給我們一個說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010,給我們一個說法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

她忽然拽住舒母的領子,將她拖到門外,指著門口的招牌上的說明說到:「上面寫的明明白白,包茶水,包瓜子點心。你們拿些劣質茶葉瓜子出來糊弄我們,我們也不跟你計較,沒有點心,我們大家也沒有計較。」

「現在你們竟然還拿人用過的杯子給我們用,敢情是你們眼裡只有錢,把良心拿著去喂狗了是吧?」

「就是啊,簡直太過分了。老劉叔就有肺結核呢,他有時候也會過來看人打牌,就用過這些杯子。他都已經咳血了。難怪我最近總感覺嗓子有痰,我該不會傳染了吧?」

一個男人說完,大家嚇得立即跟他隔得老遠。他紅了紅臉,又怕又氣,也湊上去推搡舒母:

「我告訴你,我要是染了病,我的醫藥費非得你們負責不可!別當我們都好欺負。要是別人就算了,我們都是街坊鄰里的,你們就敢這麼昧良心,我看你們是不想在南湖待了1

男人手上力道大,推得舒母撞在一個婦人身上,婦人懷著孩子,是個大肚子,被舒母撞了一下,頓時跳起來就給舒母一巴掌,緊緊護著肚子大叫到:

「怎麼地,做了黑心事,還不夠啊,我這胎可是兒子。我們老張家就等著這個兒子續香火,要是被你撞流產了,我男人絕不饒你1

雖然打的是手臂但是舒母年紀大了,骨頭不太好,被她一巴掌打來,只覺得整條手臂都木了。

舒母看著自己成為了眾矢之的,所有人都在罵她,她又委屈又害怕,幾乎要哭出來。

有幾個比較有血性的漢子看到她眼睛紅了,一副要哭的樣子,到底是這麼大年紀了,不想為難老人家,一個男人揮手說道:「這事是舒宏山做主,我們找舒宏山去,簡直太過分了,今天不給我們一個說法饒不了他1

那邊舒宏山已經聽到了外面的動靜,趕緊就跑了出來。看到老娘被人圍在中間,他嚇了一跳。聽到大家議論紛紛,這才弄清是怎麼回事,也就是個水杯,哪裡就那麼容易染病了?心裡暗暗把這些人都罵了個狗血噴頭。很想把帶頭鬧事的幾個人都給揍一頓,但為了自家生意只能賠禮道歉。

他趕快撥開人群,擺出一臉歉意的笑容對大家說到:「不好意思啊,各位真的是不好意思,我一向沒有注意到這個事情。我娘他年紀大了,不知道事。」

「我一再跟她強調過這個事情,可是她老年人,節省慣了的,不知道這個一次性杯子只能用一次。今天都是我對不住大家,我保證這樣的事情下次不會再有了。」

「為了補償大家,今天的桌位費和抽成我都不要了,好吧?大家都擔待點。這前後一條街可就只有我這一家棋牌室啊,大家不想以後沒地方玩了吧?」

見他認錯態度這麼好,又說今天的桌位費不要了,大部分人立即感覺佔了便宜,心裡就舒服了,就不想再鬧下去了。

可是錢紅梅聽到他後面的威脅,就不愛聽了。她根本聽不得反駁的話,立即衝到舒宏山前面,指著他的鼻子罵到:

「舒宏山,你以為你家棋牌室不開了,我們就沒地方打牌了?你就是仗著這個,才讓你老娘做這個黑心事的是吧?」

「我告訴你,我們隨便在誰家擺一桌,都比在你這裡乾淨舒服。大家不過是圖個人多熱鬧,真以為沒你不行啊?」

「你們做這個黑心事不是一天兩天了,免了今天的桌位費就想打發了我們是吧?你打發叫花子怎麼的啊?」

舒宏山剛才在裡面贏了兩千多塊錢,心情好得已經冒泡了。又不是只做一兩天的生意,所以他也不想把事情鬧大,相對於他剛贏的兩千多塊來說,一天二百多的桌位費根本就是九牛一毛。所以他當即就爽爽快快的免了大家今天的桌位費和抽成。

本來大家都很滿意他的交待,聽到錢紅梅的話,大家立即又跟著起鬨,想要佔更多便宜。把舒宏山的如意算盤給毀了,舒宏山心頭火起,惡狠狠的看了錢紅梅一眼,又看了一眼她脖子上的金鏈子,在心裡暗暗的罵了一句表子,臉上卻仍然笑得爽朗大方。

「好好好,我舒老三是個實誠人,絕對不跟大家搞那虛偽的一套,今天的事是我老娘不懂事,我一力擔下來!我知道大家不是看中這幾個錢,主要是對事不對人,對吧?」

「我也不含糊,既然大家不滿意,那連上明天的桌位費和抽成,我也不要了,好吧?沒話說了吧?」

有幾個跟舒宏山玩的來的男人當即就跟著附和點頭,奉勸大家:「可以了,宏山拖家帶口的也不容易,都是鄉里鄉鄰的,何必搞得這麼下不來台呢……」

大家被這麼一奉勸,又想到連明天都可以白吃白玩,便都息事寧人了。

錢紅梅還想再撈些好處,可是看到大家都滿意了,不再跟著她起事,她也沒有底氣鬧了,只得恨恨的作罷。

舒宏山賠著笑臉哄了大家都坐回去,又拿了錢讓舒母去買瓜子糖果好茶回來,大家越發滿意了,都重新坐下繼續玩牌。

等把所有人都基本安撫好了,舒宏山走到錢紅梅面前,目光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抬手指在腦袋上,朝她比劃了一個槍斃的動作,笑道:「錢大姐,有種1

錢紅梅感覺到了他**裸的目光在她身上遊走的下流的意味,又看到他比的這個槍斃的手勢,頓時惱羞成怒,揪住他的衣擺就凶神惡煞的問到:「舒宏山你幾個意思?」

舒宏山也不動怒,拍了拍她的肩膀說到:「大姐別動氣,沒什麼意思,以後你來我家打牌,我都不收你錢1

錢紅梅感覺到他的手在她肩膀上揉了一把,頓時要跳起來,可是聽到他忽然放低了語氣,還說以後都不收她的錢,她的臉頓時就紅了。

她已經不年輕了,丈夫早就對她失去了興趣。她每天把自己打扮化妝的漂漂亮亮出來到處玩,心底深處是無比渴望男人的注目,可是無論她怎麼打扮,都沒有男人對她有那方面的想法。

這個時候,從舒宏山話里聽出那種男人對女人討好求好的意味來,她心裡的怒火頓時就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