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奮鬥俏軍嫂>011、再挑起點事端
小說:| 作者:| 類別:

011、再挑起點事端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

舒宏山長得普普通通,但是個子高大。最重要的是他的妻子趙慈非常漂亮,可以說是這一塊最漂亮的女人,趙慈剛嫁到舒家時,附近的男人都往這裡跑。

舒家的棋牌室的生意能那麼好,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的老婆長得太漂亮了。

現在看到舒宏山對自己表現出那方面的意思來,錢紅梅想到自己能打敗萬人迷的趙慈,能把她老公給勾上,頓時感覺自信心膨脹,彷彿找回了年輕時魅力四射的自己,心情完全好轉過來。

她當即就收起怒容,挑眉笑道:「舒宏山你可不是耍我玩呢吧?」

舒宏山笑道:「怎麼會呢,說話算數。」他壓低了聲音,說到,「你可別讓其他人知道,不然大家都讓我免了,我可吃不消。就只有錢大姐我才給你這個好。」

錢紅梅被他恭維的都要飄起來了,臉上浮上了紅光,再不見一絲不滿,暗暗送了個眼波給他:「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爽快人。」

「行了,快去玩吧。」舒宏山趁人沒注意在她臀上摸了一把。

錢紅梅見他果然對她有這個意思,整個人都要飄起來了。

舒宏山平日里在趙慈面前,那可是個絕世好男人,從來不多看別的女人一眼。

錢紅梅曾經無比的嫉妒趙慈,此時舒宏山獨對她生出旁的心思,她的虛榮心更加膨脹了。只覺得自己是獨一無二,魅力無窮,將漂亮的趙慈踩在了腳底下,心裡跟吃了蜜沒什麼兩樣。根本沒有怪罪舒宏山的揩油,心花怒放的就去找了桌子去打牌了。

舒宏山看她搔首弄姿故意將臀部對著他一扭一扭的走遠,心裡冷笑了一聲,罵了一句臭表子,心說等老子把你玩了,再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

他從兜里掏出一支煙,塞到嘴裡點燃,給自己消氣。一根煙沒抽完,想到自己今日手氣那麼好,只急著想再大賺一筆。這就將煙掐滅丟出去,重新擺出一臉爽朗的笑容,招呼安慰了大家幾句,這就迫不及待的回了裡面的牌局。

林晚在裡面將外面的事情聽得清清楚楚,先前還有些意外舒宏山會這麼大方,輕易就將大家的怒氣化解了,轉念一想,就覺得這也是在情理當中。

舒宏山剛退伍那會,脾氣很不好,後來被生活打磨幾年磨平了稜角,變得極其虛偽很會做人。要不是如此,父親怎麼會那麼輕易就被他騙了呢?

不過,以舒宏山的為人,林晚知道,他肯定不會放過那個胖女人。那個胖女人家裡一看就是有錢的,有錢的人多多少少有點勢。如果舒宏山跟她較量起來,不知道舒宏山會有什麼好果子吃?

本來以為事情鬧大,起碼把鄉派出所驚動,至少給舒宏山罰一筆錢,讓他吃點排頭。她還收拾了弟弟的用品衣物,準備等事情鬧大,就趁亂帶著弟弟走,免得弟弟在舒家又落得前世被虐待至傻的地步。

可是沒想到讓舒宏山花了幾百塊錢就把風波平息下來,這樣當眾帶走弟弟,舒家肯定不會同意,要走必須趁亂才能走。

所以,她還得再挑起點事端才行。

弟弟這會已經睡著了,她將鼓囊囊的雙肩包放到被子里藏起來,這就出來外面,打算再製造點混亂。

她才走出房間,舒母就買了瓜子水果回來,便宜的放在外面給別人吃,貴的她特意帶進來留給自家吃。她才將東西放下,看到林晚走出來,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了。

剛才就是因為林晚的一句話,導致她成為眾矢之的,導致他們損失了今天和明天兩天的桌位費和抽成,還浪費這麼多錢去買瓜子茶葉。想一想,就心疼的厲害。

只是,舒母雖然心裡有怨氣,看到林晚身上高人一等的氣勢,想到她爸媽,舒母也不敢出言斥責。

忍住了心裡的憤懣,走到林晚面前,仍用和氣的態度說到:「小晚啊,今天的事情你以後可不要再亂說了啊,可讓你叔叔損失多少錢你知道嗎?這可都是洋洋的奶粉……」

林晚看到她強作和氣,都替她難受。此刻也不再跟她裝了,不等舒母說完她就打斷了她:「洋洋的奶粉錢,都是我媽出的。今天的事情我並沒有亂說,只是說了實話。」

「你之所以不讓我說,是因為你心虛。你心裡很清楚,這樣做不對。既然知道做的不對不是好事,為什麼還要昧著良心去做?」

「小孩子和大人都是有樣學樣,你們這樣,洋洋跟著你們耳濡目染,他將來也會變成品德敗壞之人。我希望姥娘和叔叔以後不要再貪圖這點小便宜,做這種昧良心的事情了。我媽可沒有少你們一分錢花……」

舒母被她堵得沒有話說,被一個小女孩這樣指責說教,她臉上到底有些掛不祝心裡憋屈難受至極,可是卻找不到話來反駁。

心裡對林晚越來越不喜。可是想到她的背景,又不敢得罪她,幾乎把手裡的錢包給揉碎,臉色幾變終究是提不起氣勢說什麼重話,訕訕的轉過身去說到:「我去洗些水果給你吃。」

林晚看到她手裡破舊到發黑的錢包,沒有搭理她,轉身重新走了出去。

外面大傢伙因為鬧了一場被免了桌位費和抽成,又有新鮮水果瓜子點心吃,全都心情大好,吆喝著比先前玩的更起勁了。她四處走著,根本沒有人關注她。

她來到裡面大賭的房間門外,重新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錢紅梅中途過來倒水喝,看到她手裡抱著杯水,靜靜的坐著,明顯與烏煙瘴氣的人群格格不入,彷彿是高貴的公主落到了凡間。這種認知讓錢紅梅極其不爽,覺得這個女孩子極其礙眼。

從她與趙慈有幾分相似的長相中,猜到了她是趙慈的長女。她也是聽舒母和人抱怨時說的。

趙慈原本是某個軍官的妻子,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離婚。舒母對自己的兒媳是個二手貨始終心存芥蒂,當面不敢說,背後在外人面前什麼話都說。

抱怨她家務做不好,抱怨她不會過日子,抱怨她沒把她兒子當丈夫……

關於她和前夫有個十幾歲的女兒的事情,也四處說遍。

所以錢紅梅一想就猜到了林晚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