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12,絕不能讓他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012,絕不能讓他走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錢紅梅每次過來這邊打牌,找趙慈搭訕,趙慈就對她愛答不理。她早就心存怨氣。現在竟然連她的女兒也敢瞧不起她。

她用極度不尊重的眼神將林晚上下打量了個遍,林晚只是淡淡的瞧了她一眼,根本沒有把她放在眼裡。

錢紅梅氣得冷哼了一聲,心裡想到舒宏山剛才對自己的暗示,頓時感覺心血沸騰,心想等我把你媽地男人勾走,看你們兩母女還清高的起來不?

這麼一想,她只覺得自己已經贏了趙慈和她女兒,朝舒宏山所在的門裡面望了一眼,心裡就有些火熱起來,只想早點和他搭上,早點讓這母女兩個知道做人不要太張狂。

她將杯里的水添滿,又用極度不尊重的眼神斜了林晚一眼,這就冷哼一聲昂著頭轉身走了。

林晚根本懶得搭理她,並不想去尊重一個並不值得尊重的人。前世的她,總想討好身邊的人,對誰都三分笑臉,總想著她尊重別人,別人也會回饋給她同樣的尊重。

可是最後她並沒有得到善待,在死的那一刻,她才幡然醒悟。

即便是善良,也需要一點鋒芒。

否則你的善良在別人眼裡不過是軟弱可欺。

她現在就是有看不起別人的資本,所以她沒有必要遷就比她姿態低的人,而她再也不會為了別人,委屈自己半分。

她喝著水,靜靜的坐著,看著遊離物外,實際專心關注著裡面的一切動靜。

隔著一道門,舒宏山爽朗的笑聲不斷的響起,他似乎一直在贏錢。而不斷輸錢的男人就笑不出來了,一直惱怒的拍桌子爆粗口。

林晚從男人的聲音里聽出他已經處於暴怒的邊緣,已經輸紅了眼,越輸他就越不甘心,越想撈回本。到最後,已經是那一口惡氣在撐著他執意的往下賭。

可是他的堅持並沒有讓他翻本,老天也沒有因為他的不甘而眷顧他。林禿逍Τ靶λ:「張老五,你已經輸的光了,趕緊回去和你媳婦磕頭請罪吧,下回沒有手氣就不要逞強嘛1

叫張老五的男人顯然不甘心,可是沒有辦法,願賭服輸。

林晚聽到他的聲音罵罵咧咧的罵了幾句「你麻筆」「曹你娘」之類的髒話,狠狠一拉門,因為門被人從裡面反鎖了他一下子沒拉開,就將惡氣撒在門上,狠狠往門上踹了幾腳。

卻立即引發更多人的鬨笑,舒宏山半是打趣半是較真的說到:「張老五,你自己手氣不好,可別找我家的門撒氣,把我家的門踢破了可要你賠1

張老五大概是氣得說不出話來了,狠狠拉開門栓,走出來,反手將門甩上,這就氣急敗壞的走了。

林晚看到他出來時整個人都在發抖,一張臉布滿憤怒不甘,臉色紫漲得發青,不僅是手腳在顫抖,烏青的嘴唇也在顫抖。

林晚看著他,心念一動。輸紅眼的賭徒最好挑唆,因為已經失去理智。看著他即將走出棋牌室的大門,她有點急了,眼前就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絕對不能讓他走了。

她正想起身去找個什麼話將他絆住,舒母忽然從裡面走了出來,恰好看到張老五一陣風似的走來,她連忙快走幾步將張老五攔住了。

她本意是想著自己剛才得罪了大家,現在出來多對大家笑笑,也算稍稍能挽回一點。她根本就不知道張老五已經將家裡的存款全輸光了,心裡又氣又怕又不甘,正是有氣無處撒憋的七竅生煙的時候。

舒母走到他面前臉上堆滿笑容就討好的招呼道:「張老五,你來的正好啊,我買了好些瓜子水果,你趕快來吃一點吧。」

張老五兜里的錢都是被舒宏山贏走的,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和老婆攢的一點血汗錢都白白奉獻給了舒宏山,想到回家之後老婆的憤怒,他心裡咬牙切齒的把舒宏山祖宗十八代都給惦記上了。

因此看到舒母走到他面前,想到舒宏山,連帶她也看著不順眼,沒好氣的一揮手:「吃什麼吃1

舒母被他揮手推中,險些一個趔趄。沒想到自己一片好心反而碰釘子,舒母愣在當常

而張老五忽然反應過來舒母是讓他吃東西,他的心裡頓時又生出一股惡氣。舒宏山把他兒子下半年的學費都贏走了,怪只怪他死性不改非要好賭,算他倒霉他也只能認賭服輸。

可是他到底不甘心他的錢就這麼白白拱手送給舒宏山,自己還沒落個好,反而被人嘲笑。他怎麼咽得下這口氣?錢拿不回來,他多吃點東西,多喝點茶,能賺回一點是一點。

這麼一想,他怒氣稍減。沒好氣的瞪了舒母一眼:「有什麼好吃的好喝的,都給我拿來。」

舒母還處在驚懵當中,忽然聽到他的話,下意識指了指林晚旁邊的桌子,結巴的說到:「吃的在那邊桌子上……」

張老五從鼻孔里哼了一聲,揮開舒母,這就轉身朝桌子走去。幾步就走到桌前。拉了把椅子大刀闊斧的坐下來,腿抬起來壓在另一條腿上,把一袋子蘋果全抱到腿上放著,這就拿了一隻蘋果送到嘴邊嚓嚓的大口吃了起來。

林晚看他幾乎是一口半個連嚼也不嚼,就快速吞下去又拿了一隻出來飛快的吃。這個樣子恨不得是將舒宏山家的東西都吃光。隔著兩米左右的距離,她都能感覺到他渾身怒氣衝天。

他一心吃東西,根本沒心情注意旁人。

林晚看了他一會,又朝四周看了看,心裡正措辭著要怎麼和他說,才能讓他去找舒宏山算賬。剛好這時就看到門口晃進來一個黃頭髮的男孩子,正是昨天進內院問她找廁所的小混混張德華。

看到他,林晚忽然計上心來。壓了壓臉上的情緒,轉頭拿了個大杯子泡了一杯濃茶推給坐在桌子另一邊的張老五,神情自然平靜的說到:「叔叔,喝茶。」

張老五轉眼就將一袋子蘋果吃了一半,忽然看到視線里送來一杯茶,想到是舒家買的茶,他想也沒想就端起來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兩口就悶光了。

他將茶杯拍在桌上,水喝的有點急了,他拍著胸口順了順氣,待胸腔里的憋屈消散了一些這才轉頭看林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