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13,火上澆油
小說:| 作者:| 類別:

013,火上澆油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林晚忙向他介紹自己:「我跟舒宏山是親戚,我到他家玩。」

張老五本來看到她一張臉長得如此精緻,穿著氣質都是那麼的乾淨高貴,雖然只是一個小女孩,但看著就像是有錢有權人家的孩子。

人在比自己有錢有權有勢的人面前,會本能的感覺低一等。他心裡就對林晚生出了幾分敬懼的心理,只是才一生出這種心理,忽然就聽到林晚介紹她是舒宏山家的親戚,怒火頓時將他心裡所有的畏懼都澆滅了。

他的臉一瞬間拉了下來,沒好氣的瞪了林晚一眼,惡狠狠的將桌上的另一袋子糖果抓到懷裡,泄恨般的一連抓了好幾塊丟進嘴裡,再也不想多看林晚一眼。

林晚絲毫沒有表現出生氣,又給他杯子倒滿水,還刻意用含著同情的眼神看了他幾眼。在張老五察覺到她眼裡的同情時,她又故作慌張的低下頭閃躲,彷彿怕被他看穿什麼一般。

她的怪異果然讓張老五起了疑,張老五不由得多看了她兩眼。

這時,張德華看到了她,如她所料,他立即跑過來搭訕:「喂,美女,又見面了……」

林晚想利用他,自然不會再給他擺臉色。她勾了勾唇,擠出一個淺淡的笑容,對張德華說到:「你好,我昨天心情不好,說的話有些重,不好意思埃」

張德華看過她昨天的冷傲,此刻她不僅對他笑,還跟他解釋道歉,他簡直受寵若驚,惶急的連連擺手說:「沒事沒事……」

林晚拿了個蘋果給他,笑道:「你是來打牌的吧?」

「啊?……是埃」張德華愣了一下之後,有些不好意思跟她承認他就是想來賭錢的,怕她會對他印象不好。但轉念想到這是她家開的棋牌室,又猶豫著承認了。

林晚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故作警惕的向四周看了一眼,忽然站起來,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這就拉著張德華就走,一邊說道:「你跟我來,我有事要告訴你。」

她說時,怕張老五聽見似的,又警惕的看了張老五一眼。

張德華被她抓著胳膊,更加受寵若驚了,又是拘謹又是高興,沒有任何拒絕就順從的跟著她朝後院走去。

張老五本來就被林晚看他的那一眼引住了注意力,忽然看到她問過張德華是不是來打牌的隨即就拉著他進去,倒像是要說什麼關於打牌的秘密似的。

林晚臉上那一閃而過的警惕沒有逃過他的眼睛,他幾乎就肯定了兩人要說什麼內幕。看到兩人去了側院,他看了看四周,發現沒有人注意到他,他立即賊頭賊腦的跟了過去。

這邊側院比較小,旁邊是不高不矮的一座山丘,下面被圍了一道豬圈出來,舒母養了兩頭豬。

林晚將張德華帶到豬圈邊,豎起耳朵,隱隱聽得門外有細微的腳步聲,知道是張老五起了疑跟了過來,也不拖延時間,這就對張德華說到:「我勸你還是別打牌了,我是看你年紀小,才告訴你的。」

「他們有弄鬼的,幾個人合夥騙人,只要你上了牌桌,能把你輸得傾家蕩產。我叔叔從前在別處就開了棋牌室,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家破人亡,後來東窗事發,混不下去了才回來開棋牌室。」

「都是鄰里鄉親的他也騙,我可真是看不上他們這樣的親戚。我是看你年紀小,怕你上了他們的當才告訴你這個秘密,你藏在心裡可千萬別說出去,不然我會被叔叔打死的。」

張德華聽得目瞪口呆,聽得她最後一句,才反應過來,忙不迭的點頭:「我知道了,絕對不說出去。」

林晚拍著胸口說到:「我剛才看到坐在那裡吃東西的那位叔叔被我叔叔騙了,我好同情他,他根本就不知道他不是輸在運氣不好,而是被人騙了……」

躲在門外的張老五聽到這裡,一瞬間怒火中燒,將所有家當輸光的不甘恐懼害怕憤懣悔恨在這一刻爆發出來幾乎將他給氣炸了,他以為是自己運氣不好,原來是舒宏山那個王八蛋找了人合夥騙了他的錢,他一想到方才舒宏山贏了他的錢時,所有人的嘲笑諷刺挖苦湧上心頭,血氣一個勁的往腦門上躥。

「嗎了個畢!舒宏山1

騙了他的錢,還敢嘲笑他諷刺他,是在嘲笑他蠢嘲笑他好矇騙么?

一股邪火躥上心門,瞬間將他的所有理智燒了個精光。他一轉眼看到門後邊放著一把鏟豬-屎的鐵鍬,憤怒的一把抓起來,就腳下生風的回到正屋裡,旋風一般來到了裡面的小廳門口,舉起鐵鍬狠狠砸在門上,破口大罵到:「舒宏山,龜孫子,你給老子出來1

的一聲,木門生生被鐵鍬砸了個洞,裡面玩得正起勁的人們喝外面玩得忘神的人聽到這一聲巨響,全都嚇得彈起來。

張老五砸了第一下,沒見人來開門,緊接著又狠狠一下砸下來,的一聲又是一聲巨響,門上的洞更大了,清晰看到裡面舒宏山等人全都驚懼的站起來了。

「舒宏山,你這個狗娘養的,你敢和人合夥騙老子的血汗錢!你就不怕遭天譴嗎你這個孫子!你給老子出來,今天不把老子的錢還給老子,老子跟你拼了你個龜孫王八蛋1

舒宏山反應了一下,回過神來,明白過來張老五是輸了錢不甘心回來找事了,看著破敗的門,他也頓時氣得臉紅筋暴,他從前是當過兵的拿過真搶實彈,上過戰場,面對張老五這樣的鄉下漢他哪裡會怕?

張老五砸破了他的門,還敢罵得這麼難聽,毀他名聲,毀他棋牌室的名聲,他暴走幾步拉開門栓打開門就要出來。張老五手裡的鐵鍬卻是第三下子揮舞下來,儘管他飛快的往旁邊閃躲了一下,肩膀還是劇烈的一痛,只覺得肩骨都被鐵鍬敲碎了。痛得他一陣顫抖。

火氣瞬間直冒三丈,他雙眼噴火反手飛快將鐵鍬抓住,一個扭轉,鐵鍬就被他奪下來。他幾步就近了張老五的身前,揪住他的領口,里啪啦就給了他兩個大耳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