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奮鬥俏軍嫂>014,你也要坐牢
小說:| 作者:| 類別:

014,你也要坐牢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歷史穿越

「嗎了個畢,你自己運氣不好輸了錢,還敢打人,我×你全家1

「啊,打人啦1

張老五被他暴怒下兩個耳光把嘴都打歪了,牙齒被打掉一顆,滿嘴都是血不斷的往外噴,舒宏山憤怒,他卻比舒宏山更憤怒。

被舒宏山揪住領子打兩個耳光,他只覺得胸中的怒火幾乎將他渾身的血液燒乾,他暴跳起來反手掐住舒宏山的脖子,狠狠一爪子撓在舒宏山的臉上,滿臉血淚混合破口大罵起來:

「舒宏山你個烏龜王八蛋,你搞鬼騙了我的血汗錢,你還敢殺老子,老子死了做鬼都不放過你。你個黑心腸的狗東西,把你丟到池塘餵魚,魚吃了你的肉都會被你的黑心肝毒死。」

「你在外面害人,現在還敢回家裡來害人,你當我們老張家好欺負?你當我們老張家沒有人了是不?老子今天就跟你這個毒心腸的狗東西拼了1

所有人都被驚起來,丟下牌桌圍了過來。有幾個男人上來勸架,卻根本拉不住暴怒的兩個人。

大家都亂作一團,舒母聽到外面叫罵震天,趕快掀了帘子跑出來。

看到張老五滿臉是血,叫罵時嘴裡還在噴血沫子,而她的兒子也好不到哪裡去,鼻子被打破,鮮血直流,眼睛也被打了兩個烏青的眼圈。

舒母本來就膽小怕事,看到這一幕嚇得幾乎要哭出來,連忙撲上去拉自己的兒子。

她自己的兒子的脾氣她知道,那動起火來是真會殺人的。

她死死揪住兒子的袖子,哭嚎起來:「宏山啊,你別跟人動手啊,你把他打死了你也要坐牢礙…」

整個棋牌室亂成了一鍋粥,女人們都嚇跑了,可是又不甘心丟下這麼好看的熱鬧,只是跑到門外就停下來,又是亢奮又是害怕的擠在門口向里張望著。

男人們有贏了錢得了便宜的就跟著罵張老五,輸了錢的就覺得舒宏山搞了鬼,都想跟著趁機把錢要回來,都站在張老五身後跟舒宏山對峙。

整個棋牌室里混亂成一片,哀嚎、叫罵、吵鬧震天。

「張老五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輸了錢怎麼賴別人?你還不趕快撒手1

「舒宏山,老五說的是不是真的,你給我們說清楚,你是不是搞鬼了……」

張老五一邊目露凶光跟舒宏山扭打,一邊信誓旦旦的指控舒宏山:「我親耳聽見他家侄女說的,這還有假?就是他搞鬼,不然為什麼一直是他在贏,這個龜孫子,昧了良心的東西,簡直是豬狗不如。」

「錢老六你還幫著這個龜孫,你家雙搶的時候老子幫你家,現在老子被人坑害,你幫別人……」

錢老六聽了他的話,心裡到底是心虛了,跟著一起對抗舒宏山:「舒宏山,這就是你的不是了,老五說的沒錯,每次都是你贏的多,你敢說你沒搞鬼?」

「老子敢對天發誓,老子沒有搞鬼。老子要是搞了鬼老子就斷子絕孫……」

舒宏山可是老油條,摸爬打滾那麼多年,怎麼可能老老實實全憑運氣與人賭?牌是他家的,牌桌是他家的,他想搞鬼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

但是為了證明自己是清白的,他氣怒之下連連發了幾條毒誓。

在這個年代,這樣的小鎮大家都多多少少有些迷信,聽到他連斷子絕孫這樣的毒誓都發了出來,頓時信了三分。

而舒母最是迷信,聽到兒子這個毒誓,嚇得險些兩眼一翻昏厥過去。

要不是身後有人抓著她,她就要跌倒了。她站直了,憤怒之下一巴掌打在舒宏山的後腦勺上,嚎哭起來。

「舒宏山你是要你老母的命呀,這樣的毒誓你也敢發,你是要我們舒家在你手裡斷了香火礙…」

舒宏山正和張老五打的不可開交,後腦勺突然挨了一下,他還以為是跟張老五一夥的人在偷襲他。他反手一巴掌就打回去,恰好打在舒母的腦門上。舒母只覺得眼前一陣金光,血壓上來,當場就翻倒下去。

「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1

旁邊的男人們看到舒母忽然倒下來,連忙接住了她。

而遠處門口的女人們看清了是舒宏山打死了他自己的母親,忙跟著又急又亢奮的嚷了出來:「舒宏山打死他老娘了!舒宏山打死他老娘了1

舒宏山聽到自己打的是自己的老娘,頓時嚇壞了,再也顧不得跟張老五扭打,轉身去看自己的老娘。

而張老五恰在這時趁他不備,一拳打在他的臉頰上,舒宏山眼前一黑,眼角被一拳打破,血色一瞬間瀰漫了視線。

他怒從心頭起,顧不得昏死的老娘,反身揪住張老五就按在地上往死里打。

「敢打老子,張老五你不想活了1

「別打了,舒宏山,張老五被你打死了……」

「……」

「快去派C所報案啊,要死人了……」

混亂中,有人反應過來,門口圍著的女人們趕快回了神,有正義心的女人全都往鎮派C所跑去。

但是,才剛跑到街道口,派C所的人已經來了。

是林晚唆使張德華去報的案。

派C所的人平時都沒有什麼事,都閑的在所里打牌喝茶玩的開心,突然接到報案,玩的正開心被打擾簡直是一肚子氣。

趕到舒家的棋牌室,看到裡面打得滿地是血,兩個人倒在地上,更加來氣。

鎮上什麼時候鬧出這樣大的事情來?簡直是給他們向來把南湖鎮維護的安安定定的南湖派C所抹黑!

派C所的人怒氣沖沖的把舒宏山張老五兩個主犯給拷回了派C所。

林晚早在事發時,慫恿張德華去報案,隨即她趕快就回房拿了早就收拾好的背包,這就帶著弟弟偷偷從後門離開了舒家。

跑到南湖車站,坐上去外婆家所在的百里鎮的汽車,她從車窗看向舒家的方向,還是心跳如鼓。

她沒有親眼看到舒宏山和張老五打架的場面,但是聽聲音就知道了戰況極其慘烈。

想到他前世對她們家所做的所有惡事,她只覺得無比的解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