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15,揭露
小說:| 作者:| 類別:

015,揭露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汽車站很小,車輛發車時間也不規格。車子里已經坐了一半人,但是司機還沒有開車。得要等車上人坐滿了才會發車。售票員這會還在車外面到處招呼人坐車。

林晚抱著弟弟坐在車子的最後面,陸續上車的幾個乘客都在興緻勃勃的的討論著自己聽到的關於舒家棋牌室打架風波。

「聽說打的可激烈了,桌子全砸了,滿地都是血……」

「就是那個叫舒宏山的啊?」

「是啊,鎮上就他一家棋牌室,平時生意好著呢。聽說他黑心肝,跟人賭錢搞鬼。被人家識破,當場就拿鐵鍬往死里打,場面那個激烈喲,一條街的人都轟動了,全都擠到門口看熱鬧……」

「……」

林晚聽到他們描述的打架的場面,心湖陣陣起伏,彷彿能想象到舒宏山挨揍的畫面,心裡一陣陣解氣。

又過了一會,車上人總算坐滿了。車子啟動,售票員一個個的過來買票。

林晚買了票,車子已經駛離了車站,小鎮漸漸在窗外退後,周圍漸漸變成了群山,蒼翠的山腰上密集的點綴著古建築。

後來南湖鎮被開發成景區,每年有成千上萬的遊客。此時尚未開放成景區,一切都是原生態,鱗次櫛比的房屋座落在青山綠水間,美不勝收。

她看著懷裡熟睡的弟弟,看著窗外的美景,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這種愉快美滿的感覺了。

她打算把洋洋放在外婆家,這樣洋洋再也不會像前世一樣被虐待變成一個傻子。

心裡被激動充盈,她的眼睛不知不覺又有些濕潤。車裡人擠得滿滿當當,旁邊的人注意到她在哭,都奇怪的看她,還有心腸好的問到:「姑娘,這是怎麼了?」

她連忙用袖子擦乾眼淚,笑著道:「謝謝,我沒事。」

平時坐車的都是這附近的人,大多都是認識的。有人就打開了話匣子:「你是哪裡人啊,以前沒看到你礙…」

林晚聽到坐在汽車前部的幾個人還在討論舒宏山,她本來想搖頭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卻又忽然改變了主意。

舒宏山恩將仇報,狼心狗肺,可是由於他會做人會說話,大家都以為他是個好人。

那個時候,在家裡動不動就毒打她,有時候還會對她上下其手,轉個頭到外面又在外人面前裝做一位和藹慈父,林晚想要揭發他,反而被大家認為是討厭繼父,才詆毀繼父的不懂事的壞孩子。

那個時候痛苦得恨不得拿刀殺了舒宏山,不明白大家為什麼都看不清惡人的真面目,把壞人當好人。

現在,她不會再讓他裝好人。她要抓住一切機會揭露他醜惡的嘴臉。

想到這裡,林晚故意抹了抹眼角,聲音哽咽起來說到:「我不是南湖人,我媽媽離婚後嫁給舒宏山,我過來看我媽媽。」

「可是因為我不小心把舒宏山跟人賭錢搞鬼的事說漏了嘴,舒宏山就揍了我一頓,叫我帶著我弟弟趕快滾……」

「什麼,舒宏山?」

聽她提到舒宏山的名字,車裡瞬間轟動起來。

大家都正在議論舒家的打架風波,沒想到風波中的人物會出現在自己身邊。

眾位乘客沒有座位的,紛紛都擠到林晚旁邊將她圍住:「到底是怎麼回事?是知道了舒宏山搞鬼,大家才打起來的嗎?」

「她是趙慈的女兒啊,可真漂亮,跟她媽媽一樣漂亮……」

「舒宏山打你了?你去派C所報案啊,連這麼小的小姑娘都打,簡直是牲口1

林晚被大家圍在中間也沒有慌,哽咽著將舒宏山平時道德敗壞做的一些惡事都揭發出來。

都不用裝,只要想到前世他對她的毒打,對母親的毒手,她的眼淚就會不由自主的往下流。

「他酗酒,喝醉酒了就打我媽媽;還虐待我弟弟,我弟弟是他的親兒子,可是他眼裡只有錢,捨不得給我弟弟看病,捨不得給我弟弟買奶粉,為了錢他什麼壞事都能做。他還跟野女人有一腿,被我媽媽發現,要跟他離婚,他說要給他十萬才離……」

聽到這個,大家都憤怒了:「狼心狗肺吧,自己亂找女人,還反問人家要錢,太可氣了這種牲口1

「哎呀,小姑娘快別哭了,遇到這種人也是沒有辦法……」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原來還覺得舒宏山那是個不錯的人……」

「哪裡不錯了?知道他為什麼一直找不到老婆嗎?就是品行有問題……」

大家聽了點影子,這就你一句我一句的發揮自己的想象,捕風捉影添油加醋的說起來。

到最後越傳越離譜,漸漸的舒宏山在眾人心中就變成了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人,大家都相互討伐指責著他的惡行。車裡吵得跟菜市場一樣熱鬧。

林晚說了幾句就不說了,現在是舒宏山在明她在暗,所以收拾他很容易。

如果被舒宏山知道了是她在對付他,對她有了防備,她以後再想對付他就難了。

現在她放出這一點傳言,是為了給母親和他離婚做伏筆,讓大家都知道他人品敗壞、他是過錯方。

車子一路顛簸,洋洋一直在熟睡中,沒有鬧人。林晚到底只有十六歲,抱著個孩子跑那麼遠,還背個大包,真的是累得夠嗆。

大約一個小時左右,車子到了百里鎮,想到就要見到健康年輕的母親,她心裡彷彿踹了一隻小鹿,又是緊張又是激動。

歸心似箭的下了車,循著記憶的線路,大約走了二十來分鐘,終於視線里出現了一排樓房,門口停著一輛自行車和一輛摩托車。

熟悉而又陌生的房子映在眼中,一瞬間,她幾乎邁不動腳步。

後來拆遷,這座房子被拆了。舅舅姨媽等人為了拆遷款的事,把外婆給氣病了。沒多久,外婆就撒手人寰。想到母親,想到自小疼愛她的外婆,她的心情就陣陣翻湧。

洋洋走到半路就醒了,哭了兩聲看到周圍覺得新奇就沒有再哭,這時看到林晚停下來不走了,頓時踢著小腿掙紮起來,想要讓林晚繼續走。

林晚被他蹬了兩腳,從激越的情緒中回過神來,忙將他抱緊了,這就朝門裡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