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16,上眼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016,上眼藥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才走到門口,外婆家養的土狗大花一個箭步衝出來,險些把林晚嚇壞。

大花汪汪亂叫,十分激動的撲到她的身上,對著她的褲子又是啃又是咬,看到林晚嚇得尖叫,它才消停下來,淡仍抑制不住躁動和高興,蹲在一邊看著林晚,不停的朝她搖著尾巴。

林晚抱著弟弟,騰不出手來摸它,只是激動的用鞋子撓了撓它的前爪,大花立即開心的舔著她的鞋子。

「大花,你還記得我礙…」

大花後來是在姨媽和舅舅打架中,因為護著舅舅,被二姨夫拿鋤頭給打死了。到現在她還記得大花倒在血泊中的情形。而現在大花居然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

這一刻,她是真真切切的感覺到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她才十六歲,一切噩耗都還沒有發生。

所有她愛的人、在意的人都還健在,連外婆家的狗都還在……

大花不知道主人心裡在想什麼,只是對主人的回應非常開心,更加賣力的搖著尾巴。

它的叫聲將媽媽引了出來,媽媽打開門看到她的時候,吃了一驚。

「林晚,你怎麼……把洋洋帶來了?是洋洋病了還是怎麼了?」

趙慈說完,幾乎已經確定了這個念頭,搶上前幾步就從林晚手裡接走了洋洋,洋洋好多天沒有看到媽媽,忽然看到媽媽,聞到媽媽熟悉的味道,好似無比委屈一般放聲大哭起來。

「媽……」

林晚看著母親年輕漂亮得讓人挪不開眼的容顏,終究還是忍不住紅了眼。她幾乎無法把面前容光懾人的女子與後來那個床不能言的醜陋老太聯繫在一起。

幸好,幸好她回到了一切都還來得及的時候,她再也不會讓舒宏山傷害她的任何一個家人!

女兒忽然撲到自己身上哽咽,趙慈嚇得不輕。

懷裡的小兒子在哭,十幾歲的大女兒也在哭,簡直把她給嚇壞了。她一下子就慌了,騰出一隻手拍著林晚的腦袋:「小晚,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你爸爸他出事了?」

穿過淚眼看到母親一臉驚惶,林晚連忙將心頭翻湧的情緒強壓下去,怕把母親嚇到,她胡亂的拿袖子擦了擦眼睛,隨口找了個借口說到:

「沒事沒事,爸爸沒事,是舒宏山……舒宏山他、他打我……」

「什麼?」趙慈臉上露出了更加震驚的表情,彷彿不敢相信。

林晚極力讓自己說得像真的,父親和母親心裡舒宏山是他們的恩人,他們極其信任舒宏山。她直截了當的說穿舒宏山的真面目,兩人肯定不會相信,她必須徐徐圖之,時刻給他們上點眼藥,慢慢瓦解舒宏山在他們心裡的形象。

她刻意加重了聲音里的哽咽:「是因為我不小心將舒宏山賭錢搞鬼的事情說出去了,別人找他麻煩,所以他就打了我。」

趙慈聽她說完,立即將她上下看了一遍,確定她沒有什麼大問題,就鬆了口氣。心裡自動理解為舒宏山只是由於氣怒,隨手拍了女兒一下。

女兒從小沒有受過委屈,他們是一根手指頭都捨不得碰,所以就會覺得別人輕輕碰她一下就是打了她,就委屈的哭鼻子。

知道沒有什麼大事,趙慈放下心來,聲音恢復了柔軟:

「好了,十幾歲的人了還哭,丟不丟臉?快別哭了。你叔叔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動手打你,肯定是你說錯話了,再說,叔叔那麼疼你,怎麼會打你?他打你哪裡了?以後不可以這麼沒有禮貌、直呼叔叔的名字,聽懂了嗎?」

母親果然根本不相信舒宏山會打她。

「外面這麼熱,快進屋……」洋洋找到了母親,一上午沒吃,迫不及待就往母親胸口鑽。還使勁蹬腿,不吃奶不罷休。

趙慈最終只得讓洋洋吃了起來。怕孩子熱壞了,揉了揉林晚的頭髮,這就走進了屋裡。

在林晚眼裡,她跟母親分開了十年。可是在趙慈的眼裡,女兒只是跟她分開了一個月,所以她自然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

林晚看著母親根本沒將舒宏山的事放在心上,根本不相信舒宏山會打她。才發現,舒宏山在母親心裡的地位,比她想象的還要牢固。

想讓父母親相信舒宏山不是好人,只怕不容易。

能再次見到母親的喜悅將她心中的憂慮和不快衝淡,她不再理會舒宏山的事,跟著母親進了大門。

外婆正在包餃子,她有一個躲月沒有過來了,外婆見到她十分高興。

林晚看到外婆,心情又是一陣激蕩。借著「舒宏山打她」的事,又紅著眼睛抱了外婆好一會,外婆拍著她又是心疼,又是哭笑不得的哄著她,替她把舒宏山給罵了一通,林晚心裡這才舒服了些。

外婆看到洋洋趴在趙慈懷裡一心一意的吃著,眼尾都不掃旁人一眼,烏亮的眼睛里還掛著未乾的淚珠,對趙慈說到:「你算是白白忍了這幾天了……」

本來趙慈回來這麼多天,就是為了給洋洋斷奶。

趙慈苦笑,沒可奈何的看了林晚一眼,寵溺的責備到:「多大的人了,為這麼點小事就哭鼻子,還賭氣把洋洋也帶過來,人家會覺得你不明事理……」

林晚只覺得母親的責備她都甘之如飴,她挨著外婆,看著外婆包餃子。心說我可不是賭氣才把洋洋帶回來的,她已經在車上聽到別人說舒母被他兒子誤傷暈倒的事情,即便她不帶走洋洋,舒家也沒有人會照顧洋洋。

總之她把洋洋帶過來只有對沒有錯。

不過舒家的事她要先瞞著,等晚上再告訴媽媽,不然以媽媽的個性,她肯定立即就要趕回舒家給舒宏山收拾爛攤子。

她要等舒宏山吃點苦頭再說。

她這麼想著,就挽了外婆的胳膊,撒嬌的說到:「我可沒有賭氣,再說,對壞人講理,只會讓壞人更加放肆。有句話說,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意思就是說『講道理的善良人最好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