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18,讓他在派所里待著
小說:| 作者:| 類別:

018,讓他在派所里待著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林晚沒再提舒宏山,依偎著母親,跟母親說著自己的學習、自己的近況,聽母親說外婆家的小趣事,感受到前世所有壓在頭頂的陰霾噩運在消失。

她不再被生活的重擔壓得抬不起頭,有人疼她、護她,她不再是踽踽獨行,不再是孤苦無助。

想到舒宏山此刻正在派出所受罪,她心裡就更加愉快,她很快就睡了過去。

早上她還沒來得及告訴母親,舒宏山就打了電話過來,知道舒家出了這麼大事,女兒竟然沒有告訴她。趙慈又氣又急,看到林晚還敢湊到她旁邊,氣得瞪了她好幾眼。

舒宏山昨天聽張老五說是林晚說他搞鬼,他在電話里委婉的跟趙慈提了一句,趙慈心裡頓時又是愧疚又是過意不去,又連瞪了林晚兩眼,說了句:「我馬上就回來……」就把電話掛了。

經過林晚旁邊時,朝她腦門戳了一下:「你真是越來越不懂事了……」

林晚知道自己攔不住母親,知道自己不能操之過急,只能慢慢來。反正她已經把合約毀了,舒宏山就是想害父親,也翻不出什麼浪花,所以她也不急了。

不過她不放心舒宏山,萬一舒宏山把昨天的事情算到她頭上記恨上她了,把這筆賬報在洋洋頭上,再虐待洋洋那就完了。

為了杜絕這種可能,絕對不能讓母親把弟弟帶回舒家。

她追上去說到:「媽,你是不是要帶洋洋回去?我聽說舒姥娘被叔叔打得很嚴重,你要照顧她肯定沒辦法照顧洋洋。反正你現在在給洋洋斷奶,你就把洋洋留在外婆家吧?」

「外婆、舅媽都可以幫著看著洋洋,你要是非要把洋洋帶過去,萬一照顧不周全,讓洋洋摔了或者怎麼樣那後悔就遲了。」

趙慈本來是想把洋洋帶過去,聽到林晚這麼一說,她覺得很有道理,她正好也能全心全意照顧舒母,也正好給兒子斷奶。

舒宏山在電話里說他被拘留兩天,事情一定是鬧得很大,舒家出這麼大事,她肯定要幫忙處理,帶著洋洋也不方便。

所以女兒說的沒有錯,將洋洋留在娘家是最好的。

她當即就點頭同意了:「就這樣,你趕快回家去,昨天你爸爸打電話還擔心你。明天學校要上課,你今天必須回去,不要耽誤學習……」

林晚只想跟去看看舒宏山的下場,連忙跑去收拾東西:「我現在就跟你一起坐車回去。」

要回錦原,就必須經過南湖,所以趙慈也沒有說什麼。

兩人收拾好了東西這就一起乘車回了南湖。

本來林晚是要換車回錦原的,但是她堅決要跟著母親去探望舒姥娘和舒宏山。她也沒有再在母親面前提舒宏山的不是,相反表現的很尊敬舒宏山。

這招果然奏效,母親沒有再訓斥她,反而說她懂事,當即就同意她先去探望舒母。

這個時候,林晚才體會到當初婆婆在丈夫面前用這招對付她次次都能得逞的時候,心裡到底有多爽了。

可惜那個時候她總自命清高,不屑於用這種卑劣的手段,所以受委屈受冤枉受罪的永遠是她。

舒母昨天和鄰居送到了醫院,在醫院住了一晚上。

林晚提議給舒母買補品,買水果,母親更高興了。兩人到了醫院,舒母已經醒了。

其實她只是血壓飆的太高,並沒有什麼大礙。看到兩人提那麼多補品來看她,她高興得都有些激動,一個勁的說:「帶那麼多東西幹什麼真是……」

雖然她經常在背地裡說趙慈的壞話,但和在林晚面前一樣,她也有些害怕趙慈,所以趙慈對她好,她會感到受寵若驚。

醫生說舒母沒有什麼大礙,只是需要回去養很長一段時間,所以趙慈就叫了車把她接回了家,這就又轉頭去派所看舒宏山。

舒宏山因為聚眾賭博還把張老五打得頭破血流幾乎去掉半條命,所以被拘留兩天。另外罰款五千塊,並且歸還張老五一半的賭資。

林晚看到他穿著拘留服,跟一個勞改犯沒有什麼區別,而且因為打架渾身挂彩,特別是眼角的一塊傷痕簡直是觸目驚心。雖然簡單處理過,還能看出斑斑血跡。就算眼睛沒有瞎,將來也會留一個丑疤。

林晚只覺得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胸中的憤恨一掃而空。

趙慈因為舒宏山在電話里特意跟她提過是林晚亂說話才導致他被人打,因此既然將女兒帶到了舒宏山面前,自然要讓林晚跟他道歉。

林晚也沒有抗拒,很認真的和舒宏山解釋:「我根本就沒有說過那樣的話,是你們棋牌室的一個小混混說的,他問我,我告訴他沒有,可是張老五誤會了,是他不甘心輸了那麼多錢,所以才把髒水潑到我身上,不過是找借口想要跟叔叔討回他輸掉的錢而已……」

林妥牛就委屈的「哭了」起來。

舒宏山要在母親面前裝好人,而且他也不知道原委,似乎更相信是張老五想要討回輸掉的錢才找了這樣一個由頭。

因此他和藹的對林晚說到:「好了別哭了,叔叔沒有怪罪你的意思。趙慈你也真是的,別嚇著小晚,我知道都是張老五挑事,跟小晚沒有關係……」

趙慈雖然敬重舒宏山,但心裡到底是更偏心自己的女兒。本來還對舒宏山告狀有些不滿,聽到舒宏山對女兒態度如此親切,她心裡的不滿才消失。

現在是敏感時期,不好動用丈夫的關係,反正也只有一天。趙慈就跟舒宏山商量讓他在派所待著。

舒宏山昨晚因為被拘留把派所的人全罵了個遍,什麼狠話都放出去了,把林海天搬出來說自己和他交情有多深他今天一定會把他弄出去。可是沒想到趙慈竟然不管他。

可是他昨晚把狠話說了一夜,派所的人都有些忌憚林海天,就沒有敢對他動手。今天要是知道他昨晚說的都是大話,他的靠山根本不搭理他,那派所這些人還不弄死他?

可是他一向是裝大方裝好人習慣了的,哪裡能拒絕趙慈的提議?只能硬生生的打落牙齒和血吞,心裡氣得七竅生煙,在心裡把林海天和趙慈兩夫婦罵了個狗血淋頭,面上卻只能笑著說沒事。

「我沒事,我不要緊,這樣的事情對林哥多少有些影響,千萬不要動用他的關係。讓人抓住把柄那就不好了。行,你和小晚都回去吧,媽就拜託你照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