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奮鬥俏軍嫂>019,自己找揍
小說:| 作者:| 類別:

019,自己找揍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

趙慈說完就見舒宏山臉色陰沉的嚇人。

舒宏山在她面前向來寬宏大量,第一次看到他露出氣急猙獰的表情。

她的心裡生出了一些不適,帶著驚訝疑惑輕聲詢問到:「宏山,你……這是不願意嗎?」

舒宏山想到可能的後果,就急得不得了。只想憤怒的質問趙慈為什麼不管他。

可是話到嘴邊,看到趙慈臉上驚疑不定,他才驚覺自己險些露了馬腳,立時就僵硬的換上了一臉笑容。

「我……我沒事,我不要緊,我的事不要緊。千萬不要給林哥添亂子。這樣的事情對林哥多少有些影響,千萬不要動用他的關係。讓人抓住把柄那就不好了。行,你和小晚都回去吧,媽就拜託你照顧了……」

他不能讓趙慈覺得他計較,他得讓趙慈夫婦都感激他,所以只能吃了這個啞巴虧。

面上假做不計較,心裡卻氣得七竅生煙,暗暗的把趙慈兩夫婦罵了個狗血淋頭。

趙慈看到他如此通情達理,臉色緩和了一些。對他生出的猜忌也消散了不少。

出於愧疚,還是說了幾句安慰他的話,這就帶著林晚離開了。

趙慈前腳剛走,後腳昨夜被舒宏山指著鼻子罵的劉所長就拿著警棍過來了,指著舒宏山問到:

「你的靠山呢?就你老婆來看你啊?」

舒宏山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依仗了,不敢再跟劉所長硬碰硬,忍著心頭滴血,擠出笑容想要說些軟話。

可是嘴巴才剛一張開,腿上就挨了火-辣辣的一記警棍。

「麻的,嚇唬老子是吧?」

「不不不,劉所長,我沒有嚇唬你礙…」

他們卻根本不聽他的廢話,兩腳就將他倒在地。隨後招呼了幾個下屬過來一起揍他。

舒宏山倒在地上蜷縮成蝦米一般,抱著頭哀求解釋。

可是這些人根本不聽他的解釋,只管往他身上打。

他已經好多年沒有挨過這樣的胖揍,忍無可忍不再求饒,將打他的人挨個痛罵了個遍。

只是他的痛罵沒能讓他們住手,只是給自己招來更重的胖揍。

林晚想到舒宏山遭到的報應,心裡很是解氣。

相較於他從前對他們母女三個做的惡事,這個小小的懲戒簡直是便宜他了。

除了損失罰款的三千塊,因為民-警調解,他還得把張老五輸給他的錢還回去一半;

他的眼睛也受了傷,剛才看他整個眼珠子全都充血紅的嚇人,派所的人沒讓他去醫院,肯定是他得罪了派所的人。

他這個人,平時很會搞虛情假意的那一套,不過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脾氣是很火爆的。

因為被生活打磨,那麼多年吃了無數苦頭才懂得收斂一點。

可是一旦有人踐踏他,他是忍受不了的。

派所的人對他這種不良公民,肯定沒什麼好態度,所以他肯定會跟派所的人硬碰硬。

沒有她父親出面,他跟派出所的人強硬,只怕就是只有吃苦頭的份。說不定會再給自己惹來一頓痛揍。

林晚只覺得心情好極了。

不過想到弟弟,還是有些不放心。舒宏山這個人報復心太強了,絕對不能讓洋洋跟他住在一起。

想著她便又不放心的囑咐母親,給母親上眼藥:

「……媽,我昨天來的時候,舒宏山只顧著打牌,看都不看洋洋一眼。洋洋蓋著厚被子,屎兜了一屁股,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舒姥娘也當沒聽見。」

「我覺得他們對洋洋很不上心,洋洋現在學走路的時候,很容易磕碰受傷,必須有個人跟著全心全意的照顧才行。這段時間,你還是讓洋洋留在外婆家才行。」

趙慈看著女兒,她的話讓她心裡生出了震驚。女兒是什麼時候竟然變得如此懂事了?

這兩年,她只顧著小兒子,都忽略了女兒。她心裡一陣發堵,摸著林晚的發心,柔聲說到:「小晚,你長大了,都懂事了。」

林晚想讓她趕快跟父親復婚,讓一家人團聚。所以刻意給她施加壓力,眼中帶著酸楚說到:

「爸爸整天不在家,媽你更是遠在外地。沒有父母在身邊的孩子早當家,你知不知道,……我都已經開始發育了,可是都不敢自己去買內衣……」

趙慈聽到她說這話,下意識的朝她胸口看了一眼。果然就看到她胸前微微的隆起。

一瞬間,她不知道是該為自己缺席女兒的成長感到心酸,還是該為女兒漸漸長大感到欣慰。

看到女兒被她注視時,一臉羞澀的樣子,她心裡只覺得無比的內疚,滿眼愧疚的對林晚說到:「對不起,媽媽太疏忽你了,媽媽現在就帶你去買衣服。」

林晚內心已經不是十六歲的自己,所以也並沒有多少的羞澀。只不過故意裝羞澀給母親看。

但是聽到母親要帶她去買衣服,她還是很開心的。

她到現在還記得,前世的時候因為不知道買內衣,就一直沒有穿內衣,有一次跟男同學爭執,被男同學在胸前推了一把,那一刻的恥辱她三輩子都忘不了。

公車到鎮上最繁華的街道中心時,母親就帶她下了車,鎮上有一家小超市,母親帶她去挑內衣。

內衣無法試穿,只能按照胸圍挑選,趙慈給她挑了兩件說到:

「不知道合不合身,衣服太大或者太小都會影響發育,就先買兩套,這是兩個尺碼,你回去穿了看看那個尺碼合適,下次媽媽再給你買。」

林晚點點頭,母親要照顧弟弟,又要照顧舒家,她只是想和母親多親近親近,又怎麼會真給母親添事?

她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去買內衣沒有絲毫心理負擔。

她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買好了內衣,趙慈送她到了車站,親自將她送上回錦原的汽車,叮囑到:「一路上注意安全,在家裡好好照顧自己。」

林晚看到母親的眼睛紅了,她的眼睛也跟著紅了,她笑著朝母親揮揮手:「我知道了。」

趙慈也跟她揮揮手,車子啟動,駛出車站。林晚隔著窗戶,再次跟母親揮手告別。直到再看不見母親的身影,她的心頭一陣喜悅、一陣酸澀。

親人在身邊的感覺多好礙…

回到家時,張姨說父親已經出任務回來了,林晚想到曾經連父親最後一面都不曾見。一顆心激動的都要衝出胸腔。

父親還沒下班,她迫不及待的去找崗哨兵把她送去了駐地。

到了駐地,警衛兵知道她又來找父親,就讓她進了。不過派了一個人隨行,防止她亂跑。

路過大操場,烈日炎炎下,士兵們正在演練。時不時爆發出一聲聲嘶吼:「絕對服從,保家為國1

「刻苦訓練,自強不息;振我中華,為國爭光1

「一二一,一二一,向左轉……」

震天的口號,令人熱血沸騰,也讓人心中生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