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奮鬥俏軍嫂>021,你是打算輟學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你是打算輟學嗎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

韓明生比父親軍銜高,父親看到他,自然要敬禮打招呼。

父親領著她過去跟韓明生夫婦敬禮打招呼,韓明生笑著說到:「現在不在軍隊里不注重這個,帶你女兒過來散步嗎?」

父親笑著點頭:「是埃……林晚,過來跟韓伯伯、韓伯母問好。」

林晚走過來,乖巧的叫了一句:「韓伯伯、韓伯母好。」

韓明生夫婦都笑了起來,韓明生雙手背在身後,身上屬於軍人特有的威嚴令他看起來領導的派頭十足。

他笑著誇林晚:「你女兒看起來可真是又乖巧又漂亮,我一直希望有這樣一個漂亮可愛的女兒,只可惜我生了個不成器的兒子。」

父親看了眼在跑道上揮汗如雨的男孩子,笑著道:「說哪裡話,我看韓小公子很能吃苦,將來一定能子承父業前途不可限量……」

韓明生聽了直擺手,但那眼裡的得意與驕傲之色掩都掩不住:

「那還指望他呢,跑不了兩圈就叫苦叫累,哪像我年輕的時候啊?唉,現在的孩子都太嬌慣了……」

韓明生的妻子聽到丈夫在外人面前貶低兒子,臉上有些不滿,手落在韓明生的手臂上,看似是挽著他,實則是掐了他一下。

她看向林晚,臉上也露出了溫和的笑容,也跟著誇了一句:「你女兒看著就很乖巧懂事,好像聽我兒子說,你女兒跟我兒子是一個學校的是吧?」

「你女兒學習成績怎麼樣啊?我兒子雖然不太成器,但是學習成績可都是拔尖的,從來都是全年級第一呢。」

父親聽她話里話外都對兒子十分看重寵溺,就順著她的話頭,笑著誇了她兒子一番,韓明生的妻子果然就笑得合不攏嘴。

「……哪裡的話,不過,我兒子確實很優秀呢,從小就不讓人操心,我從來沒有管過他的學習,可他次次都考全校第一……」

她聲音柔柔和和的,人長得漂亮,聲音也好聽。林晚轉頭覷了一眼還在跑步的韓少意的那張俊臉。心想,果然父母基因好,生出的孩子才漂亮。

這時,一直在繞著跑道跑步的韓少意漸漸跑到了近前。

林晚剛好站在跑道中間,擋住了韓少意的去路。因為背對著他的,沒有察覺到。

當她注意到背後的腳步聲時,剛要回頭,韓少意擦過她的衣角,跟她錯身而過的時候,斜了她一眼。

等他跑過去了,林晚才遲一拍的反應過來他的話。他低聲說:「你是打算輟學是吧?」

林晚有點懵,他已經從她身邊跑過去了。

他跑到他母親身邊時,被他母親伸手給截住了。

他母親拉著他,一手拿著毛巾心疼的給他擦汗,一邊說到:「只是讓你跑四千米,又沒有規定時間。你也不要急,慢點跑,可千萬別摔著了。」

林湍千米」幾個字,還是有些震撼。

韓少意應該也才十六七歲吧?白天課業繁重,晚上還要讓他跑四千米?

這韓明生估計真的是要讓他子承父業,所以把他往死里磨練。

也難怪父親想再生個兒子,自古以來男子才是家族的繼承。所以她一定要好好保護弟弟,再也不讓舒宏山毒害弟弟,弟弟是父母親繼承門楣的希望。

韓少意滿頭大汗,大概是跑累了,輕喘著站在母親面前微彎著身子,任母親給他擦汗。

十六七歲的少年,身高已見端倪。在一色綠裝的軍人當中,他一身白色的襯衣,顯得格外奪目。他精緻的臉孔被夕陽鍍上了一層熠熠的光輝,更是耀眼的奪目。

大概是察覺到林晚的注視,他忽然扭過頭來看向林晚。似乎是不經意的將她給上下打量了一眼,然後他漂亮的臉孔上就露出了一個略帶嫌惡的表情。

林晚收到他突如其來的嫌惡,有點莫名其妙,低頭看了一下自己,自己除了穿著睡衣並沒有什麼不妥。

因為是剛洗過澡,所以她就直接穿著睡衣出來了。

她這個睡衣,是完全可以外出穿的款式。也不知道怎麼就遭到他的嫌棄了。

林晚很淡然的把目光從他臉上移到了正從後面掀開他的衣服、給他的後背上擦汗的韓母身上。

她跟那母子兩人相距並不遠,所以韓少意的衣服被掀起來,她就看到了他的身子。

他身上的皮膚泛著細膩的光澤,摸上去手感應該很光滑。

沒想到一個男孩子皮膚那麼好,應該是像他媽媽。

林晚心想,這一家子也是奇葩,十六七歲雖然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了。韓母居然就這麼大喇喇的在外人面前掀開兒子的衣服給他擦汗了。

若說韓明生把兒子當成三十歲的成年人來磨礪,那韓母就是把兒子當成三歲的孩子來溺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林晚的目光太過直接坦白,韓少意在她的注視下,慢慢的紅了臉。彷彿突然意識到母親的行為讓他很丟臉。

他強作淡定的掙脫了母親,推開了母親給他擦汗的手絹。壓抑著懊惱輕聲埋怨說:「媽,我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了,我去跑步了1

他原本是朝前跑的,這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調轉了個方向,朝林晚這邊跑過來。

經過林晚旁邊的時候,林晚看他直線衝過來,立即想避讓,可是她的動作不如他敏捷,她還沒來得及避讓,他已經飛快跑過來,在她身上撞了一下。

林晚扶著被他撞到的但也並不痛的手臂,收到他涼涼的眼神,又是一陣莫名其妙。

目送他跑遠的背影,她忽然就想起了前世兩人結下的梁子。

記得那時候是月考,學校為防止作弊,都是將同一年紀的學生混考場考試。那時候,林晚恰巧跟他一個考場,兩人是前後座的位置。

因為什麼原因發生了爭執,林晚現在已經不記得了。

只記得,兩人起了爭執之後,他一怒之下推了她一把。而他推的不是別處,正是她的胸口。

林晚當時羞恥屈辱得簡直將他祖宗十八代都跟著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