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奮鬥俏軍嫂>025,考試
小說:| 作者:| 類別:

025,考試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

劉媛媛去倒垃圾去了,林晚翻出課本,打算研究下課程。

重來一世,她絕不會再沉溺墮落,她發誓要好好學習,要成為父母親的驕傲。

她才這麼想著,教室忽然安靜下來,原來是班主任來了。

她也忙跟大家一樣抬頭挺胸坐好。

班主任走到講台上,拿著板擦敲了敲講台說到:

「昨天已經通知了,今天月考。大家的考場已經安排好了,待會班長會把你們的准考證發下去……」

班長抱了准考證交給各組組長,組長按照座位開始依次發放。

林晚接到自己的准考證,整個人都懵了,沒想到竟然一來就考試!

她已經十幾年沒有碰過課本了,高中的知識早就忘了個乾淨,怎麼考?

要知道錦原市第一高中是錦原最好的高中,收錄的條件十分苛刻。不知多少學生擠破頭想要進來。

學校為了提高競爭,每個月都要實行月考,每學期會根據學期的月考綜合成績,將成績墊底的學生刷下去調去二中。

一中的學生除了少部分是靠關係進來,大部分都是佼佼者。能靠關係進來,就算成績不好,也能繼續留下來。所以剩下都是成績好的。

這當中的競爭非常激烈,差一分都不得了。

如果她這次月考沒考好,那她下學期就有可能會被刷下去,被調轉到二中去。

她才剛剛發誓要給父母親長臉,要是轉眼就被下放到二中去,那父親的臉肯定會被她丟光了。

林晚只覺得無比憂心,可就算是憂心,也只能硬著頭皮迎考了。

考試安排從上午九點開始,在這之前是早自習和早餐時間,她借著這段時間將語文、數學和英語這些重點科目翻出來仔細複習。

還好,她瀏覽一遍后發現自己很多知識點忘記了,但有些她還有印象。不至於會交白卷。

就這樣經過臨時抱佛腳作了短暫的複習,到了九點,大家按照早上班主任安排的學號和准考證去各自的考常

為了防止同班學生作弊,考試實行分班插班的形式分佈考常

林晚被分到了高二班,被分到別的班是很悲慘的,因為環境不熟悉。

但是幸好,林晚的考桌是第一列最後一張桌子,這個位置很方便作弊。

監考老師會坐在講台上,最關注的還是前方的考生。所以她這個是作弊的風水寶地。

只可惜,林晚不知道考點,連夾帶都不知道該夾帶什麼好,所以白白浪費了這麼個風水寶地。

她在座位上坐下來,轉頭看自己的周圍,很可惜,全都是不認識的同學。想要抄別人是沒有門路了。

正在她有些絕望時,她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走了進了教室,是韓少意。

看到他直直的朝她這個方向走過來,一瞬間林晚的心裡忍不住祈禱,讓韓少意坐在她前面吧!

韓少意從入學開始就始終蟬聯全年級第一,如果說學習好可以稱為學霸,那他就是巨無霸了。

要是他能坐在她的前面,她隨便抄兩道題,那可都是白撿來的分數!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眼神太熱烈,韓少意的目光也落在了她的身上,他迎著她的目光一路朝她走過來。

昨天被他爸揍得跟孫子似的屁都不敢放一個,可是今天在學校他卻是無比的傲嬌。

兩手插在褲兜里,文具稿紙都被他夾在腋下,步子走得不緊不慢,渾身都寫著「我是天之驕子」。

而他經過之處,所有同學都像看到了天兵下凡似的,全都雙眼冒熱火。還沒走兩步他就被熱情似火的同學們給攔住包圍了,大家驚喜激動的簇擁著他,滿臉都是討好的笑容:

「韓少意,你在本班考嗎?你坐哪裡啊?」

「喂,兄弟待會給個答案啊?」

「韓少意,你坐在那裡啊?待會給個答案好不好?」

「……」

不管男女,大家都緊緊的圍著他。

韓少意的禮貌里還帶著一些倨傲,用下巴指了指林晚的方向:「我坐那邊,大家抄我沒意見,但我不會給任何人遞答案。」

有他這句話就夠了,大家幾乎要歡呼了。

因為考試競爭太激烈,成績好的學生很少樂意給別人抄。但是韓少意竟然不介意大家抄他的答案,大家全都奉承討好起他來。

「韓少意,你真是太夠意思了……」

「韓少意,你人太好了……」

「……」

大家就像吃了定心丸,不必再擔心自己會考砸,更加關心起他坐的位置,只想坐在他的周圍好抄他的答案,都忙不迭的追問:「你坐在哪個位置啊?」

「……離我們遠不遠啊?」

「待會坐直一點,好讓我們看答案哦……」

韓少意走到林晚前面的一張桌子,將手從褲兜里抽回來,拿了腋下的文具稿紙丟到桌上,不冷不熱的從鼻孔里發出一個「嗯」字。

確定了他坐的位置,離他遠的都在哀嚎,離他近的同學都歡呼起來。

他拉開椅子,在前面坐下來的時候,林晚眼裡的期待在一瞬間消褪,變成了驚悚。

因為就在他坐下的那一刻,林晚忽然想起來了。

前世就是這一天,她跟他發生爭執,然後他在她胸口推了一把,然後兩個人發生爭執,這個梁子就結下了。

隔了十幾年了,他的手落在她胸口上的那一瞬間,疼痛和恥辱的觸感還記憶猶新,她的臉色一會白一會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麼多年過去,她當然已經不覺得這種小事恥辱了。

只是昨日重現,她的心情難免有些複雜。

她暗暗的在心裡發誓,今天說什麼都不能再跟他發生爭執,只要偷偷的抄他的答案就行了。

不過這個念頭才起,她又有些不放心。

韓少意對別人向來大度,可是卻獨獨好像對她成見,看到她就沒什麼好臉色。

如果被發現她在偷抄他的答案,他會不會指責她、繼而引發爭執?

林晚覺得今天的一切都很×蛋,明明分配到了一個風水寶地,卻無力帶小抄。

明明眼前分到了一個學霸,還是不能抄。

心裡的喜悅全部化為烏有,她只能在心頭祈禱自己不要忘記的太徹底,考得不要太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