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奮鬥俏軍嫂>026,學霸
小說:| 作者:| 類別:

026,學霸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歷史穿越

考試還沒開始,監考老師還沒有來,大家都湊過來跟韓少意套近乎。

林晚想著自己就沒必要去他面前湊熱鬧了,她默默的拿出文具,整理好稿紙。

大約過了十來分鐘,監考老師帶著考卷進了教室,大家都立即做鳥獸散,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坐好。

為了防止作弊,連監考老師都是高一調過來的。

老師走到講台上,扶了扶眼鏡。

韓少意在學校太出名,所以老師第一眼就朝他看了過來,開口說到:

「抓到作弊,一律做零分處理。尤其是坐在韓少意周圍的同學,不要做小動作。我會重點關注,希望大家靠自己的實力答卷。」

老師的話引來一片暗暗的白眼,相比起老師的恐嚇,大家更害怕考試考砸了。

所以大家並沒有放棄作弊的心思,只是對於老師的恐嚇感到很不滿,不多翻幾個白眼不足以表達內心的氣憤和不屑。

老師廢話了兩句,就撕開考卷的封條,開始按照座位往下發放考卷。

第一科考的是語文,這個除了一些需要背誦的詩詞,大部分知識點是靠語感,對於林晚來說,幾乎沒有什麼難度。

她將自己會做的都做了,又把作文寫完了。最後還剩下半個多小時的時候,她才回頭看自己做不了的難題。

只是做不了就是做不了,再怎麼想也想不出來。

她悄悄抬頭,剛開考的時候,大家都很老實。

現在時間過了一半,大家都有些騷動起來,韓少意周圍的同學都或多或少的在偷看他的試卷。

林晚看了他一眼,他一手撐著臉頰,身子微微后傾,背靠在她的桌上,方便大家看他的考卷。

林晚看著他,心裡對他肅然起敬,不愧是學霸,這麼快就做完了。

她的視線忍不住越過他的肩膀,悄悄朝他鋪在桌上的考卷瞄了一眼,字跡工整漂亮的驚人,跟他人一樣出色,讓人看過第一眼,就難以忘記。

難怪她前世曾經會喜歡他。最開始剛進高中的時候,知道他的大名起始,她就對他有些好感,默默的將他當做努力上進的標杆。

只是後來,她遇到了秦文遠,就把他給忘了。

再後來,發生了一件小插曲,她對他的好感短暫的升華為了喜歡。

那個時候她已經和秦文遠在交往了,那天晚上下了暴雨,她沒有帶傘,本來說好秦文遠送她回家,可是劉媛媛突然來大姨媽肚子痛。秦文遠就執意要帶著唯一的一把傘去送劉媛媛。

她心裡雖然明白秦文遠應該去送劉媛媛,可是看到秦文遠對劉媛媛的關心,已經完全超越了她這個正牌女友,她心裡到底還是難過了。

她忍不住就質問了秦文遠一句,問他在心裡是她重要還是別人重要。

秦文遠當即就惱羞成怒,當眾罵她神經並不可理喻、大小姐脾氣。難聽的話說盡,然後就頭也不回的拿著傘,丟下她去追劉媛媛了。

那時候,她蹲在雨地里,感覺到秦文遠根本就不愛自己,無比傷心的哭了起來。

秦文遠走了之後,沒有一個人搭理她,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感覺自己被全世界都拋棄了,是韓少意突然出現問她怎麼了。

她覺得很丟人,胡亂說自己沒有桑韓少意鄙視的罵了一句:「不就是一個垃圾嗎,有什麼好哭的。」

說完就沒好氣的走了,但是走之前卻丟給了她一把桑

她看到他拿書包頂在頭上衝進大雨里,從那天起,她心裡就隱隱開始喜歡他了。

只是後來劉媛媛知道了她和秦文遠鬧彆扭要分手的消息,到她面前哭了一場,又是道歉又是認錯,說都是她才害得他們兩個鬧彆扭什麼的,還說了秦文遠的一堆好話。

每天想法子讓他們兩個和好。

到底是第一個與她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的男孩子,又是初戀,所以林晚短暫的心死之後,在劉媛媛的撮合下,最終又因為和韓少意結下樑子,她又跟秦文遠和好了。

林晚的思緒飄了一會,又很快回到了韓少意的試卷上。

他這樣靠下來的坐姿,她只要稍稍抬眼,就能清楚的看到他考卷上的答案。

林晚看了看他的後腦勺,心想,他後腦勺又沒長眼睛。為了不考砸,不給爸媽丟人,她偶爾作弊一下也不算什麼。

這麼一想,她將視線聚焦在韓少意的卷子上。不費吹灰之力,就偷到了一個答案,她心裡有些竊喜。

抄完一題,她又抬眼看向他的試卷。

這個時候,監考老師大概是要去上廁所,站起來說了句「都老實點」就出去了。

老師前腳剛走出去,同學們瞬間一片騷亂,有人丟紙條傳答案,有人探長脖子抄答案。

還有猖獗的下了位置跑到韓少意旁邊看答案,還有直接隔了老遠問韓少意答案的。

不過韓少意沒有搭理大家,他如他所說,別人抄他的答案可以,但他絕不會主動給人提供答案。

林晚覺得他還真是講原則,看到大家都在抄他,他都沒有反對。

於是她也趁著這個時候,使勁抄他的答案。

就在她剛偷看了一眼韓少意的卷子,韓少意忽然回過頭朝她的試卷看了過來。

林晚嚇了一跳,想到前世和他的爭執,真怕歷史重演,握著筆的手抖了一下,連忙撇清:「我沒有抄你的答案!真的1

她的表情無比的認真誠懇。

韓少意涼涼的看了她一眼,低聲嘟囔道:「笨,這麼簡單的送分題都不會……」

他說完,扭過頭去拿起了筆。

林晚不知道他在幹什麼,反正他離開她的桌子坐回去之後,視線被他後背擋住,她就沒有辦法看到他的卷子了。

她有點懊惱的想,他可能是發現了她在抄他的答案,所以不讓她抄了。

她也沒辦法了,只能放棄了那幾道題目。開始從頭到尾檢查試卷是否有遺漏。

桌上忽然掉落一個紙團,她驚了一下,抬起頭,就剛好看到韓少意轉回頭去。

紙條是他扔過來的?

林晚很是驚訝,他不是說他不會給人遞答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