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重生奮鬥俏軍嫂>027,人贓並獲
小說:| 作者:| 類別:

027,人贓並獲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玄幻魔法

韓少意給她遞答案的動作,被其他同學看到了,其他同學立即都跟著嚷嚷了起來:「韓少意,也丟我一個答案,哥們,我先謝謝了……」

韓少意淡淡的回到:「自己來抄。」

大家立時對他的偏心怨聲載道,但也不敢對他說什麼,只能自己跑過來抄。

林晚看著他漠然的後腦勺,不再多想,先抄答案要緊。

她拿起紙條展開來,又是一陣意外,竟然就是那幾道她不會做的題目的答案。

他剛才回頭看過她的卷子,其實是在看她哪些題目沒做,然後把答案抄給她?

她忍不住朝他的後腦勺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心裡都有些不敢相信,昨天還給她臉色看,她還以為他很討厭她,不會樂意讓她抄他的答案呢。

不過,現在兩個人梁子還沒結下來,他應該還沒有討厭她吧?

林晚滿心激動的將答案抄了下來。

沒一會監考老師回來了,大家都從躁動中恢復平靜,很快考試結束。大家上交試卷,老師帶著試卷離開。

休息二十分鐘,接下來要考的是物理。大家都圍過來,將這一角圍得密不透風。都顧不上跟韓少意對語文的答案,都在央求他待會給答案。

物理是很多人的弱項,也是林晚的弱項。

從前都不會,現在過去那麼多年,很有交白卷的可能。

她想到剛才他給她遞了答案,心想兩個人這麼友好的狀態下,肯定不會再發生前世的爭執,再結梁子了。

她放下心來,也不再跟他保持距離。趁著沒人找他的空隙,拿圓珠筆在他背上捅了捅。

韓少意立即回過頭來看她,好看的眉頭微微挑著,帶著一點傲氣,問到:「怎麼了?」

林晚討好的沖他笑了一下,輕聲說到:「待會能給我答案嗎?」

韓少意看了她一眼,目光觸到她的臉,立即有些不自然的挪開了,輕哼了一聲:「沒問題。」

林晚見他這麼爽快就答應了,心裡一陣歡喜。

很快開始第二科考試,如她所料,她會做的題不多。好在韓少意並沒有食言,做完之後,立即就抄了答案,趁老師不注意丟給了她。

紙條的最下面,還寫了一句提醒的話:

你成績沒那麼好,免得太離譜,抄一半就行了。

林晚看到這句話,心裡一陣抽抽。她在跟秦文遠交往之前,明明成績是很好的好嗎?成績掉下來也就這個學期的事,居然就直言不諱的就說她成績不好。

說話要不要這麼扎人?

不過,她並不打算接受他的忠告。

因為是由所有月考、期中考、期末考的綜合平均分來決定會不會被丟臉的下調去二中。

所以每次考試能多考一分就必須多考一點。

離譜一點又有什麼關係?

只要沒有被老師抓當場就行了。

畢竟下次大考再這麼好運氣碰到一個大方的學霸的幾率太小了。

所以現在趁著在學霸旁邊,她能多考一分是一分。

她快速將答案抄完,在稿紙上撕下一塊小紙條,寫了一句:「拜託,全部答案。」

將紙條捏著團,悄悄用筆頭戳了戳他,他也沒有回頭,手在桌底下敲了敲。

她領會,在桌底下將紙團給了他。他拿到紙條后就趴在桌上給她抄答案。很快,另一半答案再次傳過來了。

她有些緊張的朝講台看了一眼,老師昏昏欲睡的坐在講台後面,沒有看下面。

她將答案抄好,看著試卷上寫的滿滿當當的答案,再看看其他人引頸期盼的朝韓少意張望,企圖引得他的注意得到他的善念也丟過去一個答案。

可是他穩穩噹噹的坐著,對於大家哀求的眼神全都視若無睹。

林晚心裡生出了一點感激,又朝老師看了一眼,老師的眼睛已經閉上了,應該不會發現。她飛快撕下一塊紙條寫上了「謝謝」兩個字,在桌底下塞給韓少意。

可是悲慘的是她跟他太沒默契,塞的方向不對,手急匆匆的伸過去沒有碰到他的指尖,反而不偏不倚的戳在了他的屁股上。

林晚低頭扶住了臉,心裡只能用×蛋兩個字來形容。

韓少意被她摸到的一瞬間,身體顫抖了一下,她猜他這一刻的心情一定也很×蛋。

她的手也跟著顫抖了一下,然後一下子手沒抓緊,紙團就掉在了地上。

林晚的心弦驟然繃緊,還好韓少意反應敏捷,紙團堪堪落地,在她尚在反應的間隙,他已經飛快彎腰撿起了紙條。

林晚只感覺鬆了口氣,抬頭朝老師看過去,想看看老師有沒有發現,在看到老師還低著頭彷彿睡著了的時候,她心裡一松,看來老師應該沒有發現。

然而她剛要從老師的臉上收回目光時,監考老師忽然抬起頭,厲聲說到:「韓少意後面那個女同學1

林晚驚得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霎時間教室里所有的目光齊刷刷的都朝她射了過來。

不用說就知道她是作弊被抓。

同學們有作弊都跟著心慌的做小動作掩飾,沒有作弊的有些人露出了鄙視。

還有些人露出了同情,還有些人滿臉看好戲的幸災樂禍。

老師點完她的名字,快步朝她走了過來。

林晚僵坐著,心跳如鼓。

她臉上刻意做出迷茫的神情,眼神里不帶絲毫畏懼,就這麼坦然的迎著老師的視線。想要用自己的淡定打消老師對她的猜疑。

手在兜里捏緊了韓少意遞給她的兩張答案,內心裡心驚肉跳的祈禱老師千萬不要搜身。

老師很快走了過來,大概是她故作茫然的表情起了作用,老師狐疑的朝她的桌面看了兩眼。

發現她的桌面並沒有紙條一類的蹤跡,老師就轉頭朝韓少意看了過去。

——畢竟剛才低頭去撿東西的是韓少意。

只是剛才沒有先點韓少意的名字,是老師覺得這位學霸抄別人的可能性不大,所以即便看到是韓少意低頭撿紙條,卻也理所當然的點了他後面的林晚的名字。

只是林晚順著老師的目光一起落在韓少意的桌面,她頓時替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韓少意大概是來不及將紙條藏起來,紙條被捏成一團,就放在他試卷上面。

林晚只看一眼,就感覺自己欲哭無淚。

這不是人贓並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