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奮鬥俏軍嫂>028,我喜歡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028,我喜歡你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

這下裝迷茫也沒救了。

只等著老師沒收她的試卷,把她做零分處理吧。這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學校對作弊的處分很是嚴格,當場抓到的,做零分處理還是小事,並且還會全校通報,到時候開月考總結大會,還要上台當全校師生面前寫檢討,那個丟臉程度就不用說了。

整個教室里鴉雀無聲,林晚眼角的餘光看到老師冷冷的瞟了韓少意一眼,接著就伸手從他的試卷上拿走了那張紙條。

老師展開紙條的一瞬間,林晚閉了閉眼。

足足過了一分鐘,預想中的老師的批評詰問並沒有發生,老師似乎沒有反應。

林晚從異樣的安靜里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她緊繃的心弦鬆了一點,下意識奇怪的朝老師梭了一眼,這一看,就對上老師複雜到無法形容的眼神。

她微微有些愕然。

老師的眼神說不出是恨鐵不成鋼還是想罵娘亦或者是根本說不出話來,她的心莫名的一緊,很想收起臉上的心虛,但還是抵不住周圍落針可聞的安靜,低下了頭。

周圍的同學也意識到了異樣,有些小聲的議論起來。

又過了良久,老師才嘴角抽搐的將紙條拍在了林晚的桌面上。

似笑似怒的砸吧著嘴說到:「平時也就算了,現在是在考場上,是考試的時候,說的稍微誇張一點,也可以說是決定你將來是坐寶馬還是坐永久的時候。」

「你竟然在這裡表白?在考場上表白?你是不是覺得這個時候表白比較能引起同學的注意?」

「還是說,你想抱得學霸歸,將來考試不用愁?」

老師的話像一滴水濺入了油鍋,讓原本無聲的考場一瞬間沸騰了,特別聽到最後一句話同學們全都哄堂大笑起來。

有人大著膽子湊過來看到老師拍在林晚桌面上的紙條,隨即就是吸氣聲唏噓聲和驚嘆聲。

林晚緊緊盯著紙條上:「韓少意,我喜歡你。」幾個字,心裡的佩服如同滔滔不絕的黃河水簡直無法形容。就老師下來的功夫,絕對不超過一分鐘,可是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他就想好了對策,並在老師眼皮底下弄了這麼張偽證出來。

只是她很快又開始心律不齊了,這個字跡是韓少意的字跡,要是看一眼韓少意的試卷,就知道這個紙條是他在作偽。

可是監考老師卻並沒有發現。

大概這位監考老師是第一次碰見,在考場里傳紙條,不是為了抄答案,而是為了表白這麼震驚的事,所以忽略掉了筆跡。

林晚在同學們全都炸開鍋的哄鬧聲中,很配合的沒有解釋、沒有狡辯,算是默認了。

比起作弊考試成績做零分處理、且作全校通報變成全校名人,與在考場上跟男同學表白成為全校名人相比。

她覺得還是後者比較能承受。

反正她將來離韓少意遠一點,如果老師找她談話,她就虛心的反省誠懇的檢討,表示自己會放下他,將所有的心思放到學習上就沒事了。

不損失一毛錢。

原本安靜的教室被這麼勁爆的事件給攪得一片沸騰,老師又意味深長的盯了林晚兩眼,沒有再往下追究,因為林晚已經快將頭低到了桌子底下。

看她是女同學總要幾分臉面,老師沒再讓她難堪,這就轉頭朝大家說到:「好了,好了,都趕快做卷子……」這就回了講台上。

林晚的心情就像是坐了一趟過山車。

等到考試結束,大家全都涌過來,大概是林晚不說話的樣子有些冷,所以大家不敢和林晚說話,都湊到韓少意跟前,跟他嬉鬧打趣:「喂,考場上被表白,是什麼感覺啊?」

韓少意站起來,兩手插在褲兜里,臉上帶著些不願意回答的敷衍和不耐煩,不冷不熱的回到:「沒感覺。」

同學們看林晚的眼神又布滿了同情或者幸災樂禍。

「真是夠膽量礙…」

「唉,這女生叫什麼啊?」

「好像是二班的,叫林晚吧?」

「長得倒是夠正的。」

「剛才好像看到韓少意給她傳答案了,難道兩人不是在傳答案,而是在傳情?」

「……」

林晚聽了同學們各種八卦感覺心裡堵的厲害,剛歷經了一場這麼雷人的風波,她自然不能再跟韓少意說話了。

上午的考試已經結束,她收拾好東西,快速離開了一班的教室,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雖然逃過了作弊被抓的劫數,可是這麼特立獨行的在考場上表白,估計她在學校要紅一段時間。

韓少意這個主意雖然很餿,但是不得不說,成功的解救了她於水火。

才十幾歲就有這樣的機智和應變能力,將來前途一頂是不可限量。

林晚回到教室,將東西放好,準備去食堂吃中飯,然後趕緊回來複習。

然而才剛走到教室門口,就看到秦文遠這個不速之客迎面走了過來。

顯然他還記恨著早上的事情,所以臉上沒有什麼好臉色。

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底氣,他走過來,把一個飯盒很不客氣的塞到林晚手上,冷著臉說到:「打好了送來我教室。」

也沒問她同不同意,交待完就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林晚看著他遠去的背影,不可思議的怔了好半晌。

慢慢想起來,以前即便是兩個人冷戰,只要他來找她讓她幫他打飯,她絕對不會拒絕。

所以,他已經理所應當習以為常了。

林晚忍住了把他的飯盒扔進垃圾桶的衝動,原本並不想再跟他有什麼糾葛,可是看到他趾高氣昂理所應當的背影,她忽然改變了主意。

既然上蒼眷顧給了她重來的機會,她自然不能浪費這重來的機會,她要把每一個曾經踐踏過她的人欠她的,她都一分不少的討回來。

她沒再猶豫,繼續朝食堂走去。

食堂的人很多,擠得像沙丁魚罐頭一樣,長長的隊伍一直排到了食堂門口。

她有些納悶,正猶豫要不要在食堂吃,忽然劉媛媛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林晚,林晚,快過來啊!到我這裡來1

林晚定睛一看,劉媛媛在一條隊伍的中央,正喜出望外的笑著朝她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