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38,你負責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038,你負責嗎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林晚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內心仍然還處在驚懵當中。

胸上還有點痛,但此刻她已經沒有前世那種恥辱的感覺。

前世她被他推了一把之後,當場就氣哭了,羞辱之下她拿筆往他臉上戳去,把他的眼睛給戳出血了。

又把文具扔了他一臉,結果就是戰火升級越鬧越凶,兩個人險些都被取締考試資格。

這一次,她絕對不能再跟他把戰火升級了。

她很是詞窮的看了他一會,憋出了一句道歉的話來:「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她的道歉使得韓少意臉上的羞惱降了下去,他有些訕訕的看了她一眼,轉過身去不再理她。

林晚看他迴轉過身去之後,好半天還在捂著眼睛,似乎被她戳的不輕。

她想起來,前世好像把他眼角扎破了,雖然傷口不大,但是後來好像一直留著一塊小小的疤痕。

回想起這個,林晚感覺有些對不起他。

疤痕雖然很小,但在眼角,怎麼都會影響美觀。

他的五官那麼漂亮,卻被她弄上了瑕疵。前世的後來估計他一照鏡子就會想起她,在心裡詛咒她吧?

也是自己年紀小太衝動了,他畢竟也不是故意碰她的,她就為了這麼點小事把人家的眼睛戳破了。

剛才他捂著眼睛,她也不知道有沒有再次把他眼睛戳破。她猶豫了一下,試著開口問到:「韓少意,你眼睛怎麼樣?有沒有流血?要不要去醫務室?」

她也不敢再用筆捅他了,換成用手拉了拉他的衣角,他好像還在氣頭上,才被她碰到他立即坐直了,避開了她的手。

林晚怕待會又惹怒了他,只得算了。

想著只能回頭給他買個祛傷疤的藥膏,免得他記掛自己一輩子。

她不再理會其他,去看手心裡抄的一些化學公式。休息時間過去,第二堂考試很快開始了。

她以前很喜歡化學,功底還算紮實,所以對於有些題目還是有些印象的。

不過,因為過了太久,還是有些遺忘。她做了一半就寫不出來了,咬著筆頭苦思冥想。

不知道過了多久,監考老師不知道幹什麼又出去了,同學們瞬間騷動起來。到處小紙條亂飛。

吧嗒一聲,一個小紙條丟在了她的桌上,她愣了一下,抬頭朝紙條扔過來的方向看了一眼,是一個男同學。

她抬頭看過去的時候,男生也在看著她,看他的表情似乎沒有扔錯對象。

林晚感覺很不解,她並不認識這個男生,為什麼給她丟答案?

她有點心虛緊張的撿起紙條展開看了一眼,果然是答案。

但是,辨認出這個字跡是韓少意的筆跡,她就有點懵了。

韓少意的字跡非常獨特,在筆畫走到尾部時不是繼續放,而是會突然回收。所以他的字跡非常好辨認。

她又側頭看了男生一眼,男生已經沒有再關注她了,似乎是把答案給了她就完了任務一般。

男生戴著眼鏡,她仔細想了想,他好像跟韓少意是朋友。

這個答案,難道是韓少意授意讓他給她的嗎?

她古怪的朝韓少意的背影看了一眼,怎麼也感覺說不通。

上午還挺好的,不知道他下午為什麼莫名其妙跟她翻臉。

剛才她又把他的眼睛戳了,他應該不會給她答案的吧?

再說了,要給她答案就直接給了,為什麼要搞這麼迂迴?

林晚很是想不通,想想就乾脆不想了,趕緊把答案抄了上去。

考試的時間過的很快,一個半小時過去,考試結束。所有人交了試卷,都各自回各自班級。

林晚交完試卷拿了文具盒,想了想走到了韓少意的面前。

他正在整理桌上的書本。

晚朝他眼角看了看,水筆筆尖有些尖利,他的眼角果然破了,此刻看著還腫著。

都過了這麼久,還沒有消腫,可想當時有多痛。

林晚有些自責,試探著問到:「要不我去醫務室給你買盒藥膏?」

韓少意整理書本的動作停了停,靜默了兩秒,抬起頭悻悻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從書包里拿出錢包遞給她,有些沒好氣的說到:「去吧。」

林晚看著他遞過來的錢包愣了一下,忙搖頭說到:「是我扎傷你了,醫藥費我負責。」

他聽了,望著她又是一陣靜默,隨即緩緩站起來,視線垂下來,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她,黑湛湛的目光在她臉上打轉:「你確定你負責嗎?」

聽到他這個不陰不陽的語氣,林晚的心裡緊了緊。遲疑著擠出兩個字:「負責……」

他將手裡的書本往桌上一扔,這就將錢包踹回褲兜里,眉宇間帶著些賭氣的味道說到:「那走吧,我順便看個醫生1

他說完就先邁步往外走去。

走了兩步發現林晚沒有跟上,還在原地愣愣的看著他,他的臉紅了一下,頓時有些沒好氣的說到:「你不是說你負責『醫』藥費嗎?我看醫生你有意見啊?」

聽他把「醫」字咬得極重,林晚這才明白過來他的意圖。

可是又不是什麼大傷,有必要佔這一點小便宜嗎?

林晚很是無語。

但拒絕的話現在說也遲了,只能陪他去了。

兩個人到了醫務室,醫務室的醫生給韓少意開了支消腫止痛的藥膏,韓少意塗上了藥膏之後,就一直捂著眼睛。

在回教學樓的路上碰到同學,他還跟做賊似的躲躲藏藏。說是自己臉上頂著一塊黑色的藥膏沒辦法見人。

林晚看他自尊心這麼強,又是一陣無語。

很想告訴他沒有人會關注他。

但話到嘴邊,又忽然想起了他是全校的天之驕子,還真的是挺多人關注他的。

跟他走在一起,路上碰到十個女生中有八個看他的眼神是脈脈含情的。

最後林晚不得不陪著他繞了路去走小路。

從教學樓後面繞過來的路程要遠一倍,就這樣他還不滿足,還走路磨磨蹭蹭,讓他走快一點,他還說眼睛看不見。

林晚乾脆停下來看著他,沒好氣的說到:「你要不要我幫你找根拐杖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