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41,小小年紀不自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041,小小年紀不自重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這時,她下台坐下。劉媛媛立即對她說到:「大姐姐,你好厲害啊,你外語分數竟然超過了韓少意呢,真的是好給我們班級長臉哦1

班主任就站在林晚旁邊。劉媛媛說完,朝班主任看過去。希望她的話能得到老師的共鳴。班主任聽了她的話,果然很開心,臉上的笑容更重了。

林晚看她這個做作的樣子,很是受不了,這個時候,忽然轉身扒開她的領子,指著她脖子上一圈於痕驚訝的說到:

「咦,媛媛你脖子上怎麼了?是被人掐的嗎?」

她的驚呼立即引來了大家的目光,大多同學是不了解這個於痕是怎麼回事。

可是班主任是個成年人,只看一眼,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他剛還覺得劉媛媛是個不錯的學生,此刻看到她脖子上這麼多吻痕,對劉媛媛的印象即刻差到了極點。

班裡有幾對班主任是心知肚明的,只是沒有被教導主任抓住,沒有影響到成績的,沒有特別親密特別出格的,他都是當做不知道的。

原來劉媛媛在他心裡還算個好學生,班裡面早戀的也沒有她的名額,沒想到她這麼小的年紀竟然就已經跟人做這樣的事了,簡直就是不自重。

要是將來弄得肚子大了,傳出去,那丟的是他們2班全班的臉!

班主任看劉媛媛的眼神瞬間變得極度陰沉。原本的好心情也被破壞了。

劉媛媛感受到大家落在她身上探究懷疑的目光,她羞臊心虛的抬不起頭來,都是昨晚和秦文遠在小樹林約會,兩個人親著親著,不自禁秦文遠就親到她的脖子上去了。

要不是當時教導主任拿著手電筒突然襲擊小樹林,估計現在她已經跟秦文遠偷吃禁果了。

她內心還沒有那麼強大,到底沒辦法保持鎮定,慌亂的拉起領口,結結巴巴的說到:「是昨天蚊子太多了,我覺得很癢抓傷的……」

「哦,我回頭給你帶一盒蚊香,你下次別再把自己抓傷了。」

林晚讓班主任看到了劉媛媛做的醜事就夠了,敷衍的說了這一句,不再搭理她,轉頭去看接下來的頒獎儀式。

很快,林晚再次上台去領獎。

她獲得了兩張獎狀和兩個紀念的筆記本,頒獎完畢之後,所有優秀學生再次與校長等領導留念拍照。她看著鏡頭笑得格外燦爛。

無意間目光落在台下的秦文遠的身上,秦文遠看著她,眼裡全是嫉火。所有的學生都在舉著手鼓掌,只有他沒有鼓掌。他的目光幾乎要把林晚吞了。

林晚卻根本懶得搭理他。

秦文遠之前成績也很好,但是他也從來沒有進過全年紀的前十名,從來沒有上台領過獎。

明知道林晚成績不如她,可是林晚竟然考得比他好,他心裡哪裡咽得下這口氣?

他又是嫉恨又是惱怒,越看越覺得台上沒有幾個人的成績是真實的,只覺得大家都是靠作弊才超越了他。

他看看台上的韓少意,只覺得無比的不順眼,再看看當中幾個平時跟韓少意玩的好的同學,他越發肯定了心裡的想法。

韓少意家裡有權有勢,這是眾所周知的,連校長都要看他三分臉色。

他的成績肯定是名不副實,說不定是校長為了巴結他們家,提前給他透露了題目也不一定。

而韓少意得到了題目,自然是隨便就能考第一名了,他再把答案給了跟他關係好的幾個人,就一下子把領獎名額都搶走了。

秦文遠知道這次考試,林晚跟韓少意坐在一起。

他敢確定,林晚一定是抄了韓少意的答案。他可是很清楚,林晚的成績現在已經不如他了,怎麼可能會比他考得好呢?

想到這幾天四處都在流言說林晚在追韓少意,在大家眼裡,林晚已經給他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

他看著台上滿面笑容的韓少意,只想上去將韓少意打倒,踩在腳底下。

這些有錢子弟就是這個德行,仗著父母在學校耍威風。

不過,自己沒本事就是沒本事。

雖然大家都在傳言林晚移情別戀喜歡上了韓少意,但是他很清楚,林晚心裡只有他。

而且據劉媛媛幫他觀察,林晚根本就不搭理韓少意,是韓少意一直追著林晚屁股後面跑。

他心想,家裡再有權勢又怎樣,林晚還是不喜歡他。

這麼一想,秦文遠心裡既痛恨又痛快。

月考大會結束之後,就是全校大掃除。為了保證學生們德智體美勞全方位發展,學校的清潔工作需要學生們一起參與。

住校的學生被分配去清掃宿舍,林晚走讀生要負責教室的清潔工作,被分配負責教室和班級走廊的清掃衛生。

林晚掃好了教室,就到外面清掃走廊,許多其他班級的同學已經做完衛生,或者不需要做衛生的同學都站在走廊外面聊天。

看到她,隔壁班的幾個男生立即涌過來,故意跑到她面前晃。

她也懶得搭理,只拿著掃帚埋頭清掃。聽到幾個男生在笑鬧著點評她的頭髮、裙子,又說她和韓少意與秦文遠的流言。

她抬頭冷冷的看了幾位男生一眼,重重的將掃帚從他們的腳下掃過,沒好氣的說到:「麻煩讓讓……」

幾位男生自討沒趣,趕快你推我搡的跑開了。

她又繼續掃地,很快掃帚就被人踩住了。

她不假思索的抬起頭,就看到韓少意雙手抱胸,一副趾高氣昂的表情看著她。

「掃地啊?」

林晚瞅了他兩眼,心裡有點鬱悶。

她已經很努力友好對他了,為什麼他們兩個還有像前世一樣結梁子的趨勢?

就不能和平相處或者不相往來嗎?

她的目光在他臉上停留了兩秒,決定不招惹他,跟他保持距離。

所以她用力抽回掃帚,重新低下頭掃地。可是才掃兩下,掃帚又被他踩住了。

「喂,和你說話呢,沒長耳朵?」

林晚看了他一會,慢慢挺直了腰桿。將掃帚捏在手裡掂了掂,很想像前世一樣把掃帚掃在他臉上,但是忍住了。

對待他這種脾氣,還是溫和處理比較好。跟他講道理,給足他面子,他更容易接受。

她抬起頭,心平氣和的開口說到:「韓少意,我有話要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