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42,又要表白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42,又要表白了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她才說完,就聽到幾個男生鬨笑的聲音插嘴說到:「是不是又要表白了啊?」

「韓少意趕快去吧,去小樹林……」

她還沒反應過來,韓少意忽然被人推了一把,眼前一黑,韓少意就撲到她身上,將她壓到了窗台上。

後知後覺的感覺胸口上的隱痛,她一低頭,就看到韓少意的手掌罩在她的胸口上。

她抬起眼睛,與他四目相視。

韓少意的臉漲得通紅。觸到她目光里的惱怒,他慌亂的收回無措的手,從她身上爬起來,耳朵紅得像著火了。

轉過身就憤怒的去追剛才幾個推他的男同學。

「你們是不是找死礙…」

「礙…」幾個男生被他踢得鬼哭狼嚎。

要不是他跑的快,林晚真的要動手打他了。

她暗自揉了揉胸口,可能是發育的時候,所以輕輕按一下都痛的很。

心裡問候了一遍他的祖宗十八代,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胸礙著他了,上次被他推了一把,痛幾天。

這才剛好,又來一次!

要是她的胸發-育不良,那就全都要怪他!

周圍的人還不少,她也不敢多揉。忍著隱痛,繼續拿起掃帚重新掃地。

「大姐姐……」

忽然聽到劉媛媛的聲音,她抬起頭,就看到劉媛媛一臉討好的笑容快步走了過來,說到:「怎麼你一個人掃地啊?我來幫你吧。」

她一說完,林晚就不加思索的將掃帚塞到她手裡:「行,你掃吧1

劉媛媛還想跟她一起掃,好跟她聊聊天增進一下感情。可是沒想到林晚竟然就把掃帚扔給她了。

扔完后連句感謝的話都沒有,就扭頭走進了教室里。

劉媛媛又氣又急,卻也說不出什麼話來,恨恨的盯著林晚的背影,在心裡詛咒了她好幾句。

都是被她那句話給害的,剛才開完月考大會,班主任就找她談話,話里話外都告訴她女孩子要自重之類的,說的她簡直抬不起頭。

自己沒有找她算賬,討好著她,她還這樣給她擺著一副死臉。她越是這樣,她越要搶了她的男朋友,讓她嘗嘗被人拋棄的滋味!

劉媛媛握著掃帚,很想把掃帚扔了,痛恨的將掃帚揮舞的老高。

那邊秦文遠提著垃圾筐經過,她立即對秦文遠做出了可憐委屈的表情。

秦文遠現在正是迷她的時候,看到她露出這個表情,立即走過來了:「小媛。」

自從兩個人確定了關係,他就改口喊她小媛,因為兩個人已經很親密了。

秦文遠走過來下意識的牽了下她的手,看到她眼圈紅了,心疼的問到:「你怎麼了?」

劉媛媛回頭朝教室里的林晚看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秦文遠就明白了,一定是林晚把自己的事情都賴給劉媛媛做。

劉媛媛已經告訴過他了,林晚這幾天把什麼事都給她做,好心幫她做完事情之後,她還當全班同學的面拿錢羞辱她。把她當成乞丐來施捨。

他一陣心疼,當即幾步走到窗口外面。

月考重新排座位之後,林晚分到了窗戶旁邊。秦文遠走到林晚面前,惱恨的說到:「林晚,你不要太過分……」

林晚聽到了他的聲音,只專註的學習,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不是說不過他,而是根本沒有和他說話的欲:望。

劉媛媛卻嚇得將秦文遠給拽住了,低聲勸阻道:「姐夫,你別這樣。這都是我心甘情願做的。」

她沒想到秦文遠這麼衝動,本來林晚這麼久還沒消氣,他還敢去惹怒林晚。

秦文遠還帶著怒氣,回頭瞪著她說到:「她就知道欺負你,你還幫她說話1

劉媛媛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林晚現在變得很是冷漠,從前跟秦文遠鬧分手會傷心,跟她鬧小矛盾,也會傷心。

可是現在林晚看她時冰冷的眼神,讓她感覺林晚是真的討厭了她和秦文遠。

她不想失去林晚這個提款機,哪裡敢在林晚面前囂張?受了氣也只能先忍著。

等到畢業的時候,再把她和秦文遠相愛的事告訴她,那才叫她痛不欲生呢!

她拉著秦文遠,給他使眼色,一邊輕輕的撓著他的手心。

秦文遠接到她的暗示,這才消了氣。但對林晚說話的語氣里卻仍然帶著惱怒,開口提到:

「林晚,你要鬧到什麼時候,真要分手是吧?你要是知道錯了,周一晚上來小樹林找我。我就原諒你了。」

見林晚把他當空氣,他心頭很是惱恨,臉上很有些掛不祝就轉頭看劉媛媛。

還怕劉媛媛會吃醋。還好劉媛媛通情達理,一點也沒有怪他的意思。他心裡一陣激蕩,忍不住曖昧的看了劉媛媛一眼。這才離開。

劉媛媛接到他眼神里的意味,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裡也是陣陣激蕩。

跟著張玉玉她們看過那些朦朧的電影,真的很渴望嘗試吃禁果到底是什麼滋味。聽張玉玉幾個說那種感覺很美妙,她越發想要嘗試。

想到這裡,她忽然想到一個和張玉玉她們和好的主意。

只要把她和秦文遠在一起了的事情告訴張玉玉幾個,她們一定會支持她,女孩子一旦分享了彼此的秘密之後,關係就會變得很好。

再說張玉玉幾個不跟她玩,就是因為恨林晚,恨她跟林晚好。

她若告訴她們,她和林晚的男朋友在一起了,張玉玉幾個一定能泄心頭之恨,會重新跟她做朋友。

她這麼想著,心裡的陰霾全都消散了。轉頭看到林晚對他們的話無動於衷,還在專心複習功課。

她走到窗邊,討好的對林晚笑道:「大姐姐,我姐夫的氣已經消了呢,你的氣也應該消了吧?周一晚上我幫你們兩個把風。你去嗎?」

林晚聽到她的話,抬起頭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

今天是周五,學校兩點就會放學。

秦文遠沒有約她放學見面,反而約到下周。原因其一是秦文遠非常的自命不凡,總覺得應該別人來求他。

所以即便是他提出和好,他也要用施捨者的姿態,還想著要晾她兩天,讓她再痛苦兩天。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秦文遠家裡是給人擦鞋的。他今天要早早回去幫他媽上街給人擦鞋。所以今天沒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