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043,聽說我們在戀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043,聽說我們在戀愛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科幻小說

秦文遠的父親一早出去打工的時候,跟廠里一個有夫之婦好上了。

兩個人的奸-情很快就被那個女人的丈夫知道了,女人的丈夫把兩人抓了個當常抄了廠里的鐵棍當場就把他父親的腿給打斷了。

他的父親殘廢之後,就再也沒有工廠願意要他,處處碰壁后終於自暴自棄回了家,再也不肯出去找事干。他們家自此就全靠他母親擦皮鞋勉強度日。

秦文遠一旦放假了,就要回家幫母親上街給人擦皮鞋。

所以,他今天沒空約會。

從劉媛媛脖子上的草莓已經知道兩個狗男女已經搞上了,大概是因為她對兩個人愛答不理,又逮著機會就磋磨劉媛媛,劉媛媛受了刺激,就比前世提前跟秦文遠搞上了吧?

她不介意兩個人多搞搞,最好是自掘墳墓把肚子搞大,到時候就有兩人好果子吃了。

她尋思著,打算再給他們多製造點機會,本想拒絕,忽然改變主意同意下來。

「嗯,會去的。你到時候先去勸一勸你姐夫,讓他對我態度好點,要是他還像剛才那樣給我臉色看,我是不會跟他和好的。他以後也別想花我一分錢。知道嗎?」

劉媛媛看到她這個盛氣凌人的態度,心裡怒不可遏,真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了?

但是臉上她還是甜甜的笑了起來:「大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勸勸我姐夫的。」

林晚對她笑了笑,那天晚上,讓秦文遠和劉媛媛一直等著她。

到時候等個大半夜她都沒有出現,秦文遠肯定氣瘋了,劉媛媛為了安慰他,兩個人少不得又要干點什麼。

她忽然心裡靈機一動,如果能拿手機把兩個人幹壞事的場面給拍下來就好了!

只是,這個時候手機還不怎麼普及,她沒有手機。

她要去哪裡找個有手機的同學借個手機呢?

她心裡想著事情,沒有搭理劉媛媛。

劉媛媛感覺她的喜怒無常很是可恨,訕訕的收起臉上僵硬的笑容,只得又接著掃地。

好半天才將地掃好,清掃出來的垃圾又沒辦法開口讓林晚出來倒,她只得跑到林晚面前賣乖。

「大姐姐,垃圾我也幫你倒了哦1

林晚頭也沒抬:「趕緊去。」

劉媛媛看她這麼不客氣,恨不得把垃圾扔到她臉上,卻只能忍住,轉身去倒垃圾。

林晚看到她氣沖沖的提著垃圾走了,翻開書本繼續學習。視線里忽然探進來一個男生,是一班的劉平川。

劉平川趴在窗戶上,奸笑著沖她做著招財貓的動作:「林妹妹,你是不是約了韓少意去小樹林見面啊?他已經先過去了,你也趕快去吧,別讓他久等。」

他說完也不等林晚開口,就仰天笑著走掉了。

林晚覺得他笑的很賤,都不知道他有什麼好笑的。

不過韓少意家裡比她家裡更有錢,說不定他可能會有手機。她正好去找他把話說清楚,順便問問他有沒有手機。

想到這裡,她就放下書本,去了小樹林。

教學樓後面的這片小樹林是情侶幽會的勝地,私底下被大家取了很多名字,什麼鴛鴦谷、情人坡……

樹林的面積不大,但也不是很校劉平川又沒有告訴林晚,韓少意在哪裡等她。她找了好一會,才在樹林中央的緩坡處看到了韓少意的身影。

韓少意正懶洋洋的靠在楓樹下,林晚東張西望的踩著落葉走入他的視線,他的視焦落在她的身上,臉上隱隱的緊張立即變成了一派不驚不忙的淡然。

直到林晚走到他面前,他才淡淡的問到:「找我什麼事?」

林晚走到他面前,不自覺伸手遮著照在眼角的刺眼的陽光,微微眯起眼睛,仰頭看著他說到:「我想跟你借個手機,你有嗎?」

陽光像投光燈一樣投下一塊,林晚就恰好站在這一束斑駁的光線里。婆娑的光影在她臉上跳躍。

女孩子的皮膚白凈得像一塊玉脂,清秀的眉毛,纖長如鴉翅的睫毛,還有臉頰上細微的絨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而那雙眼睛像黑色的琉璃,透著清透的光芒。

被她這樣近距離盯著看著,韓少意感到一陣心跳臉熱,慌得移開了目光,看向了別處。手有些發慌的放入了褲兜里。臉上有些鬱悶,默了兩秒才開口:「沒有,你藉手機幹什麼?」

說完,他臉上浮上了一點懊惱,嘟囔到:「我家的老頭子恨不得磨死我,哪會給我買那種東西。」

林晚聽了有點失望,說到:「算了,我就問問。」

韓少意聽她這麼說,目光又重新回到她臉上:「你找我就是說這個?」

林晚猶豫了一下說到:「不是,其實,……我想跟你說,你以後還是別來找我麻煩了,現在學校到處都是我們的流言,我們最好是老死不相往來……」

韓少意的臉色一瞬間變青。

林晚察覺到自己太毒舌了,忙又趕緊解釋到:「我沒有別的意思,我是想你爸爸對你那麼嚴格,要是聽到了我們兩個在談戀愛的流言,肯定會揍你的,我也不想害了你,所以……就這樣。」

韓少意本來一臉生氣,可是聽到「戀愛」兩個字,他的耳朵一下子紅了,羞惱的道:「誰跟你談戀愛了,……你、你是不是很想跟我談?」

林晚被他嗆得都答不上話,還能好好說話嗎?

她停下來解釋到:「我沒說我們在談戀愛啊,我的意思是大家在傳流言,你也覺得流言很難聽吧……」

韓少意立即打斷了她:「流言止於智者,你怕什麼?你是不是心虛啊?」

林晚看了看他難看的臉色,感覺自己和他好像溝通有障礙。

她一時沒有說話,韓少意看她撇過臉似乎是不想跟他說話,臉色又難看了一點:「既然不想和我來往,你還抄我答案?你還跟我藉手機?」

聽他在提起「抄答案」三個字時語氣咬得極重。

林晚感覺他也太計較了。

給別人是抄,給她也是抄。不都是抄嗎?

至於藉手機,他不也沒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