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46,扇死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46,扇死她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去哪兒啊?」韓少意問了一句。

他才問完,剛才說話的女孩子忽然在後面很不開心的推了林晚一把,沒好氣的說到:「少意哥,她是誰啊?」

林晚冷不防被她推一下險些跌倒,她抓住了路牌,扭過頭就去看女孩子。

女孩子一臉敵意的瞪著她,她的臉型很圓,被熱烈的太陽曬得發紅,像一隻圓圓的紅蘋果。

劉海很齊,梳著兩個馬尾辮。她的眉眼林晚看著有些眼熟,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看到她穿著校服,林晚下意識要去看她胸口別著的校牌上的姓名。緊接著就聽到韓少意帶著薄怒斥到:「蔣嘉月你幹什麼?」

「蔣嘉月」三個字猶如一道轟雷落在耳膜上,林晚的大腦在一瞬間像是失去信號的電視機全都是閃爍的盲點。與此同時,她的目光也看清了她別在胸口的胸牌,上面寫著「二中,蔣嘉月」幾個字。

看到這個名字,林晚的胸口彷彿受到重重的一擊,痛苦的記憶排山倒海般的襲來,前世蔣嘉月與她丈夫程風糾纏的畫面,她給程風發的消息,她和程風在錦山的山道上偷-情的畫面瘋涌閃現在腦海。

嫉恨與痛苦像一條劇毒的蛇盤起來將她整個人都勒住了,她無法忘記她小鳥依人的抱著程風的手臂,兩個人俯視著她被撞倒在血泊中的情景。

萬箭穿心般的記憶襲來,她狠狠的顫抖了一下,眼睛在一瞬間變得猩紅,怒火與恨意在她的胸腔里爆開,她忽然抬手狠狠的扇向蔣嘉月的臉。

在她死後重生之後的很多個夜裡,她回想起往事,心裡只有悔恨,悔恨自己的懦弱無能,如果現在讓她回到那個時候,她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打死那對不要臉的狗男女!

現在蔣嘉月出現在她的面前,她只想扇死她,以雪前恥!

「蔣嘉月1

韓少意就站在她面前,看到林晚抬手要打蔣嘉月,幾乎是本能反應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

蔣嘉月被突然擋到前面的韓少意撞得倒跌兩步,她愣怔了一瞬,意識到林晚要打她,她瞬間也怒了:「你幹什麼,你想打人啊?」

林晚被韓少意阻攔,只覺得烈火焚心。反手抓在韓少意的手臂上一把憤怒的甩開他。

她的指甲很長,暴怒之下如同尖利的刀片划進肉里,韓少意痛得當即就鬆開了她,抬手一看,三條深深的血痕。

他又氣又急,還來不及說什麼,林晚已經撥開他又朝蔣嘉月的臉上扇去:「滾開,搶別人男人的不要臉的狐狸精1

蔣嘉月也氣怒至極,不甘示弱的衝上來罵道:「你說誰是你的男人?韓少意嗎?你要不要臉,他是你男人嗎?你才是狐狸精!你是不是就是在考場上勾-引他的那個不要臉的狐狸精啊?」

幾個男孩子本來被兩個女孩子突然爆發的打鬥嚇壞了,全都衝上來拉著林晚的拉著林晚,按著蔣嘉月的按著蔣嘉月。聽到兩個人打鬥的原因,卻全都在一瞬間無語了。

劉平川直接沒忍裝噗」的笑了出來。

韓少意痛得一張臉都扭曲了,聽到這話卻也是不知該做什麼表情好,他怕兩個人打架,就一直攔著林晚。

可能是因為他練過,力氣比普通男孩子大,林晚掙不過他,被他攔得死死的,可是蔣嘉月爆發力太強,劉平川根本拉不住她,她的手幾乎要撓到林晚臉上。

韓少意立即跨出兩步,扣住了她的手,不讓她抓到林晚,怒斥到:「蔣嘉月,你夠了1

他訓完她,轉頭小心的看了林晚一眼,有些不自在的說到:「林晚,你也別鬧了,大家都看著呢。待會又說什麼流言不中聽1

林晚聽到這話,才從憤怒中醒過來,轉頭看了眼周圍聽到熱鬧趕過來正對著她們指指點點的同學,她心裡閃過一點難堪,怒火平息了一些,憤恨的看了蔣嘉月一眼,慢慢恢復了理智。

她絕對不會放過蔣嘉月,但眼前顯然不是時候。

她慢慢平靜下來,可是看著蔣嘉月的這張臉,心裡的恨意仍然濃重的要衝破她的胸腔。

待冷靜下來,她才發現蔣嘉月後來的瓜子臉此時是圓的,想必她後來是整容了。以至於她沒有在第一眼就認出蔣嘉月來。

幾個男孩子打發掉了圍觀的同學,又過來勸和:「好了好了,有話好好說,沒必要動手。女孩子家動手可不太好,再說抓破了臉也不好看……」

蔣嘉月因為韓少意訓斥她,她非常委屈非常憋屈,哭著質問韓少意:「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我們的情分還比不上一個外人嗎?你竟然幫著一個外人教訓我1

韓少意不耐煩的說到:「你別哭了行不行,我最討厭女孩子沒事就哭了。真是受不了你,誰讓你沒事先推人家啊,本來就是你沒道理……」

蔣嘉月哭得更凶了:「你還幫著她1

韓少意被她哭得頭痛:「我幫理不幫親1

他說完,將書包甩到肩膀上,拔腿就走,同時丟下了一句:「平川,你哄著這個大小姐,我先走了。」

林晚看到蔣嘉月這麼在乎韓少意,見韓少意走了,她故意也朝韓少意追過去。

在經過蔣嘉月旁邊時,狠狠的撞了她一下,蔣嘉月被她撞得撞在了身後的路牌上,痛得臉都扭曲起來,看到她去追韓少意了,她也不甘落後,也追上來跟她一起追韓少意。

一邊大罵道:「狐狸精,你是不是眼睛瞎啊?」

林晚看她哭得鼻涕一把眼淚一把,冷酷至極的笑道:「眼瞎的是你,如果我眼瞎我還能把你撞個正著嗎?」

「你!你真要招惹我嗎?我告訴你我爸是軍區的連長,你敢招惹我,我讓你全家滾出錦原市1

蔣嘉月簡直被她氣瘋了,惡狠狠的威脅著一邊抬手就要動手。

但她的手才抬起一半,就被林晚先一把狠狠抓住了,她越是生氣,林晚越是解氣:

「你爸是連長啊?我不知道連長是什麼職務。不過,我覺得,如果你非要鬧到你爸那裡,可能滾出錦原的是你全家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