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47,我跟你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47,我跟你拼了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你1蔣嘉月以為她不知道軍區的事情,不知道她父親的厲害才敢這麼囂張。

剛要再罵,劉平川跑過來,死死拉住她,在她耳邊低聲說道:

「你對她一點印象沒有嗎?她叫林晚,她跟你和韓少意住一個家屬區啊,她爸是林海天,比你爸高好幾個職位。你還是別招惹她吧……」

「什麼?」蔣嘉月驚住了,盯著林晚,這下子終於想起來她有些眼熟,兩個人都住在一個軍家屬區里。

雖然沒有來往過,但總見過幾次。因為見林晚長得漂亮,所以看見林晚很不喜,從來都沒有跟她說過話。

此刻真正有了交集,結下了仇,卻意識到林晚的父親比她的父親職位高,她幾乎咽不下這口氣。

她又急又怒,伸出另一隻手就要來打林晚。

卻又再次被林晚給狠狠捉住了,林晚的力氣大的驚人,林晚鄙視的看向她的胸牌說到:

「你不要害怕,我不會把我們的事告訴我爸的。不過,就算不提我爸,你跟我說話也應該客氣一點,你難道不知道二中的窩囊廢要尊敬一中的學長學姐嗎?」

「你1蔣嘉月恨得直磨牙。

林晚狠狠的甩開她,又罵了一句:「窩囊廢1

蔣嘉月終於氣不過,又不能動手,父親也不能耐林家如何,她頓時痛哭起來,歇斯底里的罵道:

「你才是窩囊廢,少意哥不會喜歡你的,如果他喜歡你,我就去告訴韓伯伯,讓韓伯伯打死他1

幾個男孩子一路跟著兩個人,在旁邊又是哄又是勸,可是兩個人沒有一個人搭理他們。

他們非常無奈:「兩位大小姐,能不能別再吵了1

韓少意也受不了,轉身跑回來罵道:「蔣嘉月,你夠了!你要是敢到我爸面前亂說,以後我跟你連朋友都沒得做1

蔣嘉月看他是真生氣了,死死忍住了怒氣不敢再說話了。

林晚從氣怒中轉過頭來,也看到身邊不少同學在看著她們指指點點,她心中極度氣怒惱火,卻也只得暫時壓下激動的情緒。

這個時候,剛好車子來了。劉平川哄著蔣嘉月上了車,朝韓少意說到:「走好啊,我們不送啦?」

韓少意趕蒼蠅似的朝他們揮揮手,回頭看了一眼站在公車旁邊的的林晚,有些沒底氣的問到:「不回家嗎?」

林晚冰冷的看了他一眼,本來是不想回家的。但是,看到蔣嘉月,她只想撕了她。

心裡的怒火還在,她現在心裡就像住了一隻發了瘋的狼,只想跟著蔣嘉月這條狗,以伺機咬死她。

她也沒有搭理韓少意,如果不是他阻攔,她已經扇死蔣嘉月了。

他跟蔣嘉月是朋友,那麼以後她也不會再對他客氣!

她沒有回答韓少意的話,但是順勢就跟著他上了車。

韓少意又看了她兩眼,看她臉色不好,也不再跟她說話了,扭頭朝後面走去。

一直走到蔣嘉月的座位前面,剛要坐下來,就被蔣嘉月一把拉到了她的旁邊。

「少意哥,你跟我一起坐。」

林晚也走過去,看到他們這是個三排座位,韓少意與蔣嘉月的中間還空著一個座位,她走到韓少意麵前說道:「朝里讓讓1

韓少意看了她一眼,臉上露出一點擔憂無奈,還有一點彆扭,卻也沒說什麼。

挪了個位置,坐到了中間的座位上,將外面的座位讓給了她。

蔣嘉月看了卻很是來火,沒好氣的沖林晚說到:「你要不要臉,你為什麼要和我們擠在一起?」

林晚一屁股在韓少意的旁邊坐下來,目光里淬著寒冰,冷笑到:「公車是你家的?這座位寫你名字了?我就愛坐這裡,你管得著嗎?」

蔣嘉月被她氣得渾身打顫,眼睛里釋放出惡毒的光芒,咬了咬牙騰地站起來說到:「少意哥,我們走,不和這個神經病坐在一起1

韓少意的臉色已經黑了,不耐煩的說到:「煩不煩,要鬧到什麼時候?我不走,要走你自己走1

蔣嘉月看到他在外人面前也這麼不給她留面子,她氣得眼圈又紅了。只是,韓少意就是這個脾氣,她已經習慣了。

對上林晚刀片般的目光,她還有些害怕。

她又不甘心讓林晚和韓少意單獨坐在一起。她忍了忍,只得氣大的重新坐了下來。

林晚感覺到她坐下來之後就用嫉恨的目光瞪著她,她也轉頭看了她一眼。

蔣嘉月毀了她的人生,她跟程風偷-情最後還和程風開車撞死了她。

這血海之仇不共戴天!

林晚收回目光,發現旁邊的座位邊靠著把長柄雨傘,她突然恨不過,抓起雨傘朝蔣嘉月捅過去。

韓少意眼疾手快的往後一閃,雨傘的尖頭就捅到了蔣嘉月的嘴巴。

「礙…」蔣嘉月痛得驚呼一聲,捂住嘴巴,頓時大怒,跳起來就撲過來要廝打林晚:「狐狸精,我跟你拼了1

林晚也只想撕了她,看她撲過來,她即刻迎戰,傾身撲過去抓她,混亂中抓住了她的頭髮,這就死力往這邊拽。

一車人看到兩個人女孩子在打架,都很是驚訝,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但是也沒有人過來拉,只是有人在動嘴皮子勸和,但兩個人誰的話也不想聽,都只想將對方撕碎。

蔣嘉月痛得大哭,因為韓少意擋住了她,她根本就碰不到林晚。

而她的頭髮卻被林晚給死死拽住了,頭皮火燒火燎的痛,連頭都抬不起來。

一時間只氣得急火攻心,只是一個勁的臭罵:「臭表字,狐狸精!放開我1

林晚冷笑:「你是罵你自己嗎?我也覺得只有這幾個字形容你的為人最貼切1

韓少意夾在兩個人的中間,有那麼一瞬間他非常後悔讓劉平川和陳孝北走了。

又或者是該恨自己看到兩個女孩子不對付就應該讓她們分開走。

只是這樣的後悔只是很短的一瞬,然後他所有的理智、所有的心神就全部都被摟著他的女孩子給佔據。

迷迷糊糊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

女孩子打架的樣子為什麼會這麼搞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