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奮鬥俏軍嫂>48,我跟你糾纏到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48,我跟你糾纏到底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

林晚就像個烏龜一樣,怕死的把頭縮在他的懷裡,兩隻手卻穿過他的頸側,隔著他,勇猛的揪住蔣嘉月,奮力撕打,把蔣嘉月打得嗷嗷叫。

她整個人都掛在他的脖子上,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在抱著他。

公車上混雜著各種難聞的臭味汗味,可是她身上只有一片柔柔的薔薇花的香味。

她的手臂在他脖子間磨蹭著,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耳邊的一切都消失了,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他獃獃的看著她,無處安放的手,僵硬著,彷彿變成了電影里被放慢的鏡頭,帶著不自知的失神,途徑了漫長的猶豫與小心才一點點的落下,終於覆在了她纖弱的後背。

掌心碰觸著那柔軟的衣料,卻不敢將所有的力道放上去,只是虛抱著她。

懷中的人軟軟的香香的,纖弱的讓人顫抖。

所有的心神都被牽走。

忘了要去扯開兩個人,也忘了蔣嘉月憤怒的拍打在他背上的鈍痛。

「別打了,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的呢……」

「再打就下車打去……」

公車上的乘客見越打越烈,這才過來阻止,好不容易將兩個女孩子拉開。司機也發了飆。

林晚和蔣嘉月這才消停下來。

蔣嘉月頭髮被扯下一把,辮子也被扯亂,披頭散髮,臉色紅漲,滿臉是淚,消停下來卻也還是滿眼怒火的狠狠瞪著林晚,整個人邊抖邊喘。

林晚也氣得直喘氣,手裡還攥著蔣嘉月的一把頭髮,看到蔣嘉月被她打得狼狽不堪,蔣嘉月卻沒有碰到她的一根汗毛,她心裡這才痛快了一點。

恰巧這時車子也到站了,三個人下了車。

林晚將頭髮甩到蔣嘉月的臉上,惡狠狠的說到:「以後看到我繞道走1

蔣嘉月個子比她小,又加上剛才因為韓少意的阻攔,她只有挨打的份,臉上被抓了兩條口子,嘴巴也被傘給捅破了。

渾身的痛讓她對林晚產生了恐懼,她也不敢再輕易跟林晚動手了,聽到林晚囂張的話,只能含悲忍淚。只想快點走。

韓少意耳尖還紅著,看著兩個人還是劍拔弩張,都有些擔心她們再打起來。有些沒好氣的朝蔣嘉月說到:「夠了,能不能別吵了?」

林晚看到蔣嘉月要走,立即攔在了她面前。蔣嘉月嚇得連退兩步,幾乎要哭出來,慌忙上前抓住韓少意。哭道:

「少意哥,不是我要跟她吵,是她在找我麻煩1

韓少意立即甩開了她,皺著眉說到:「別拉我1

林晚跟上去嗤笑道:「你的少意哥一看就不喜歡你1

蔣嘉月看了看對兩個人的爭吵無動於衷的韓少意,又氣又恨又不甘心,再次抱住韓少意的胳膊,用力抱住,一張臉幾乎扭曲的對林晚惡狠狠的說到:

「你以為少意哥就喜歡你嗎?不要臉的東西,我媽說了,我們兩個是指腹為婚。少意哥將來一定會娶我的。」

韓少意聽到這個話,臉漲得通紅,慌亂的看了林晚一眼,惱羞成怒的甩開蔣嘉月,沒好氣的說到:

「蔣嘉月,你不是三歲小孩子,你能不能別那麼幼稚?我媽和你媽那只是一句玩笑話……」

「誰說的,伯母明明很喜歡我,她們不是玩笑話1

韓少意惱火的打斷了她:「好了,以後別再提這個了,煩死了,幼稚1

他說完,健步如飛的走掉了。

林晚看著蔣嘉月,想到她曾經過得那麼幸福,卻不知足,還來勾-引別人的丈夫,現在也有她被男人嫌棄的一天。

要不是她現在需要學業為重,她一定會跟韓少意攪在一起,讓蔣嘉月好好嘗一嘗心愛的人被搶走的滋味。

她故意在轉身時狠狠將書包甩到蔣嘉月的臉上,蔣嘉月痛得差點跳起來:「林晚,你不要臉,你是個賤-貨1

她哭著揉著被打紅的臉,咬牙切齒的瞪著林晚,已經恨到極致想要上來廝打林晚,卻不敢動手,只能用兇狠的眼神看著林晚。

林晚看到她的樣子,心裡舒服了一點:「說起賤-貨,我覺得你才是。我曾經以為世上沒有報應,原來佛經上說的沒錯,天理昭昭,報應不爽!蔣嘉月,我這輩子沒別的目標,我跟你糾纏到底1

蔣嘉月聽不懂她的話,只是用更加兇狠的眼神瞪著她,順著她的話反口罵道:「不要以為我怕你,你爸爸再厲害,也厲害不過韓伯伯,我們兩家關係好著。你就等死吧!這輩子,我也跟你沒完1

林晚又甩了一下書包,她嚇得一個踉蹌,差點從山道上滾下去。她抓住山道旁的一棵松樹,又哭起來。邊哭邊罵:「林晚你這個賤-人1

林晚轉身看著她,兩個人已經從岔路走到了主山道。她的目光落在蔣嘉月身後幽僻的岔路,心裡突然好像有無數鋼針在扎。

那天晚上,蔣嘉月就是和程風在這條路上偷-情。她被車子撞上的那一刻的痛感,想起來便覺得撕裂般的痛。

「蔣嘉月,你來一中吧1

蔣嘉月聽到這話,驚訝的看了她一眼,隨即紅腫的眼睛里露出了凶光:「你以為我不敢來嗎?」

林晚目光沉沉的看著她:「你最好早點來1

她忽然揪住蔣嘉月的袖子,蔣嘉月以為她要打她,嚇得抱住頭尖叫一聲:「賤-人,你再敢打我,我就跟你拼了1

林晚沒有打她,只是尖利的指甲掐入她的手臂。

蔣嘉月痛得臉都扭曲了,抬頭看到林晚沉靜得如同萬丈深淵般的目光,她渾身都發起抖來,磕磕巴巴的說到:「放開我,你你……」

林晚上下看了她一眼,又說到:「如果不能早點來也沒有關係,你現在窩囊的樣子,讓我感覺很沒意思。那就等程風來了,我們再新仇舊恨一起算1

她說完用力一推,蔣嘉月一屁股跌坐在地,恨得沖她的背影痛罵:「神經病!不知道你說什麼,你就是個神經病!我不會怕你的,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1

林晚的腳步停了停,回頭看她:「哦,對了,這輩子你都別想找男人了,只要是你的男人,我都會橫插一腳。」

蔣嘉月氣得再次放聲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