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奮鬥俏軍嫂>49,讓少意作證
小說:| 作者:| 類別:

49,讓少意作證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歷史穿越

林晚看著她這個樣子,只覺得解氣。都說什麼男人之所以會外遇,是女人留不住男人的心。

我留不住,就輪到你來搶了?

對待這種插手別人的感情,還覺得理所應當,還覺得是別人的錯的小三,直接親手兩耳光扇上去,比什麼都實在。

要不是顧忌著會把事情鬧大,林晚真的想再揍她一頓。

以後再慢慢收拾她,也不想再看到蔣嘉月,以免影響自己的心情。

她懶得再搭理蔣嘉月,轉身向山道走上去。

蔣嘉月一直等她走遠了,才戰戰兢兢的爬起來,看著她在山道上黑點般的背影,眼神如同毒蛇的尖牙。

「賤-人,你給我等著1

她推開家門就高聲大哭:「媽,我被人打了1

母親聽到她的哭聲,從房間跑出來,一看她臉的被人抓花了,頭髮也被抓得亂七八糟,震驚的嘴唇發顫,跑過來將她拉到懷裡,從頭到腳的看:「月月,你這是怎麼了?是誰把你打成這個樣子?」

蔣嘉月哭得眼淚一把鼻涕一把,把和林晚的事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母親頓時氣得渾身亂顫,臉色鐵青的說到:「少意也在旁邊是不是?」

蔣嘉月邊哭邊抽紙巾擦眼睛,一聽就哭得更凶了:「少意哥都不管我,任我被人欺負。」

蔣母名叫郭慧君,平日里很寵愛這個女兒。聽完女兒的話,臉色十分難看,胸口氣得一陣起伏:「沒有教養的東西,走,我們去你韓伯母的家裡,讓少意跟過去作證,去看看林海天是怎麼教女兒的1

蔣嘉月一聽要去韓家,連忙就要去洗臉梳頭,卻被母親給拉住了:「不要洗臉梳頭,讓你韓伯母也看看,這樣才知道你被人欺負的多狠。」

蔣嘉月聽了覺得母親的話有道理,胡亂點點頭,乾脆將自己的頭髮弄的更亂了,讓自己看起來非常慘,這才跟著母親去韓家。

韓家在靠山的豪華別墅區,要進去還需要過一道崗哨,不過蔣家和韓家關係好,經常往來,所以警衛員都認識蔣家的人,也沒有阻攔就讓她們進去了。

保姆給開了門,看到是郭慧君和女兒,臉上立即露出熱情的笑容說到:「是慧君啊,快進來吧。」

保姆月琴是韓家的遠房親戚,深知郭慧君和少意的母親是一起長大的好閨蜜,兩個人的關係非常好。

少意的母親還曾說嘉月臉盤大,是個旺夫相,且又是她看著長大的,跟少意青梅竹馬。這樣知根知底,也不用擔心婆媳關係處不好。話里話外都透著將來要讓少意娶嘉月的意思,所以月琴對蔣家的人一向視為上賓。

只是這個蔣嘉月在少意母親面前裝得乖巧溫順,對她這個保姆卻是極其瞧不起,小小年紀就極其的勢利眼,月琴很是不喜歡她,卻也不能說什麼。

說完讓兩個人進來的話,她就看清了蔣嘉月灰頭土臉的樣子。

月琴吃了一驚,隨即就看出來蔣嘉月這是跟人打架了。

蔣嘉月在少意母親面前乖巧,在外面可是個驕橫跋扈的主兒,估計是遇到比她更強橫的主兒了。

郭慧君表面看著通情達理,卻對她女兒的任性妄為不以為杵。

人說三歲看到老,這個蔣嘉月長大了估計也並不能做個好媳婦。

但是這些話,月琴也不敢往少意母親面前說,雖然她是韓家的遠房親戚,但並不如郭慧君與少意母親的關係好。

而且兩個母女在少意母親面前又很會表現,貿貿然跟少意母親說兩個人的不好,估計少意母親還覺得她喜歡搬弄是非,搞不好會辭退她,所以她也懶得管閑事,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

雖然不喜蔣嘉月,月琴還是故作震驚,假惺惺的問到:「哎呀,小月這是怎麼了?跟人打架了嗎?」

兩個人聽她一問,勾起了心頭恨,郭慧君臉色頓時發青,蔣嘉月也哽咽起來。

郭慧君氣憤的說到:「你是不知道,我女兒今天放學去找少意一起回家,沒想到被林海天的女兒給打了。沒有媽的孩子真是沒有教養,你看看1

她一邊激動的說著,一邊把女兒拉過來,將她的臉上的傷痕指給月琴看:「你看看,竟然把我們小月的臉給抓成這樣,這要是留疤了可怎麼得了?」

月琴配合的跟著連連咂嘴:「嘖嘖,怎麼給打成了這樣呢,這臉都抓破了,這真是……哎,來來來,先進來,我去找藥膏來給小月擦傷,這天氣熱,要是等傷口發炎了就不得了了。」

「可不是嗎,這才是最讓我生氣的地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野蠻的女孩子,就因為看到我們小月和少意講話,就把我們小月給打了。我們小月可是跟少意一起長大的呢,真是可恨可氣……」

郭慧君一邊說著一邊跟著月琴進了門,月琴拿了拖鞋出來給兩個人換,郭慧君邊說邊道了句謝,這就接了鞋子。可是蔣嘉月卻沒有拿手去接,而是直接甩掉鞋子這就抬高了腳,就著月琴的手就直接穿進去了。

一副把她當成保姆,理所應當被伺候的派頭。

月琴差點氣得血壓飆了上去,就是少意母親也沒有讓她伺候過穿鞋,她暗暗的用刀片般的眼神剜了蔣嘉月兩眼,心裡更加不喜歡她。

只是面上還得跟母女兩個維持著熱情客套。

請兩人坐下,她就去打開冰箱給她們拿西瓜汁,笑著說到:「上午新榨的果汁,就是準備給少意放學回來喝的,放冷藏室里冷藏了兩個多小時,現在吃正好解暑又解渴……」

她說著就要拿出來,蔣嘉月卻三步做兩步跑過來,險些把她手裡的果汁打翻,將腦袋塞進冰箱里嘟著嘴說到:「我自己來我自己來……」

看她一點禮貌也沒有,完全把自己當主人的姿態,月琴對她很是反感,卻也不好說什麼。反正少意母親喜歡蔣嘉月,她那裡管得了?

她拿了果汁要走過去給郭慧君倒一杯,就聽見蔣嘉月驚呼到:「咦,柳橙汁!我要喝這個1

月琴回頭一看,頓時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