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50,不懂事(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50,不懂事(加更)

小說:重生奮鬥俏軍嫂| 作者:舊時晴天| 類別:女生小說

「這個是給少意榨的……」

這柳橙是進口的,貴的要命,特地給少意買的。三顆幾十塊錢,就打了這麼小小的一杯。要是被蔣嘉月喝了,她可怎麼給婉儀交待?

「小月啊,這個是少意點名要喝的……」月琴臉上非常的為難,可是蔣嘉月卻一點也不以為意,嘟著嘴說到:「我就要喝這個嘛,少意哥又不會跟我計較的。」

月琴看她已經拿走了橙汁,又沒辦法阻攔,求助的看向郭慧君。

郭慧君卻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還在義憤填膺的說著林晚的不是。

月琴眼睜睜看著蔣嘉月把果汁送到了唇邊,又急又氣,卻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而蔣嘉月喝了一口,就差點噴出來,皺眉說到:「怎麼這麼難喝,苦死了,沒有放糖嗎?你去給我拿點糖來。」

月琴聽到她這把人當奴隸指使的語氣,氣得嘴唇都抖了抖,喝了人家的東西還有得嫌!

就算是少意都不會用這種指使命令的語氣跟她說話,簡直把她當她家的傭人了!

她忍著怒氣沒有發飆,自然不可能去給蔣嘉月拿糖,轉身有些氣憤的走到樓梯口朝樓上喊了一句:「婉儀啊,小郭過來了。」

樓上正陪著韓少意寫作業的卓婉儀聽了,聲音里立即染上了喜悅:「好,我就下來……」

說完沒一會,卓婉儀很快下樓了。蔣嘉月接到母親暗示的眼色,連忙放下果汁,一臉委屈的垂著腦袋。

卓婉儀才剛走下樓梯,就看到蔣嘉月一臉狼狽的抹眼淚,嚇了一大跳,快步走下樓梯就過來問到:「這是怎麼了?」

蔣嘉月哽咽道:「就因為我和少意哥說話,林海天他女兒就跟我動手,把我打成這個樣子……」

卓婉儀一聽,吃驚的追問到:「到底是怎麼回事?」

郭慧君就顛倒黑白、誇大其詞的將女兒與林晚的糾紛複述了一遍:

「……你說至於嗎?年紀小小的,不好好讀書,盡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還為了爭風吃醋竟然跟我們小月動起手來。真的是沒有媽的女孩子就是沒有教養……」

卓婉儀聽了也很是憤慨,想到那天還在校場上見過林海天的女兒,看著乖巧漂亮,沒想到心思這麼不單純。還跟她兒子扯上,這事要是落到丈夫耳朵里,兒子肯定又少不了一頓打。

「這事別往少意他爸面前說,他聽了,又會不分青紅皂白就先揍我們少意。」

郭慧君喝了口果汁,氣憤道:「這個我當然知道,我來呢其實就是想讓少意跟過去,給我們做個證。要讓林海天好好管教管教他的女兒,不然這樣下去遲早是害人害己。」

卓婉儀猶豫了一下,兒子正在寫作業,她不想讓這種事情影響到兒子。

不過郭慧君跟她是多年的好友,兩個人小時候還經常換裙子穿,交情不是一般。

郭慧君都跟她開口了,她也不好拒絕。

再說,看到嘉月的臉被抓成這個樣子,她也很看不過眼。覺得林海天的女兒確實太過分了,確實應該好好管教。她想了想,就說到:「行,我讓少意下來。」

說完,她朝樓上喊到:「少意,少意礙…」

喊了兩聲沒有回應,她就轉頭對月琴說到:「月琴,你去把少意叫下來。他房間的門關著聽不見。」

「哎,好的。」月琴應下來這就走上樓梯,的上樓了。沒一會就領著韓少意下來了。

韓少意懶洋洋的下了樓梯,看到了蔣嘉月和她母親,也沒說什麼,就直接走到冰箱面前打開冰箱。

月琴看他在翻找,估計是找橙汁,忙焦急的走過去對他耳邊低聲說到:「柳橙汁給小月喝掉了,要不我給你倒杯西瓜汁吧?」

韓少意不滿的皺起了眉頭:「不是說了我要喝橙汁嗎?」

卓婉儀連忙跑過來問到:「月琴,你不是買了柳橙嗎,怎麼還沒榨嗎?」

月琴忙不迭的解釋:「榨了啊,剛才小月要喝……」月琴翻了個白眼,很是窩火,凈給她找事!

她頓了頓才說完下半句,「……就給她了1

卓婉儀從月琴臉上的鬱悶里猜到了可能是蔣嘉月要喝,畢竟來者是客,客人點名要喝月琴也不好拒絕。

她明白過來,看了蔣嘉月一眼,又看了一眼茶几上只喝了一口就被丟在一邊的橙汁,心裡突然對蔣嘉月有些不喜。

郭慧君也意識到了問題,跑過來驚疑的問到:「這是怎麼了?」

卓婉儀連忙朝她擠出一個笑容說到:「沒事沒事……」

雖然有些不愉快,但也不過是一杯橙汁而已。只是因為兒子喜歡,又只有這麼一杯,她才過問的。她又不是小氣的人,不至於為了一杯橙汁去讓客人難堪。

可是她沒意見,韓少意卻有意見。月琴給他倒了杯西瓜汁,他雙手插在褲兜里,接都懶得接,冷冷的說到:「我不喝別的1

郭慧君看到小孩子說翻臉就翻臉,絲毫沒有顧忌,臉上很是掛不住很有些尷尬,連忙道歉:「都是我們小月不懂事。少意你別介意,回頭阿姨就給你買……」

卓婉儀也連忙摟著他哄到:「哎呀行了行了,就是一杯橙汁,別生氣了啊,馬上就讓琴媽去給你買了重新榨……」

韓少意很不喜歡母親在外人面前把他當成小孩子一樣又摟又抱,他推開母親,冷冷的坐到了沙發里。

卓婉儀這時注意到他眼角的傷口還有點發炎,就跟上去,又將他拉到懷裡察看他的眼角,一邊給月琴使眼色。

月琴接到她的眼色,也連忙附和:「對對對,我馬上就去買……」她回房拿了錢包,這就趕快去了。

韓少意看琴媽已經去,臉色這才好了起來,不耐煩的推開母親,抬頭問她:「叫我幹嘛?」

卓婉儀看著他的眼角很是憂心,聞言才轉頭指了指蔣嘉月說到:「小月被你同學欺負你知道嗎?」

郭慧君也連忙把垂頭喪氣的蔣嘉月拉過來,和顏悅色的對他說到:「少意啊,我們小月被林海天他女兒欺負了,這件事你知道吧?」